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3章 它们真的不会伤害我?
    容瑾西抬眼看去,认出这女人正是随他一起去过日本的金贝贝。

    很漂亮,很抢眼的一个女人。

    只可惜他并不感兴趣。

    他和她之间好像还发生过很多事情,可他都选择性的遗忘了。

    他表情漠然,转过身就要离开。

    “容先生请等一下!”

    金贝贝小快步走过来,到他跟前怯怯问道:“容先生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走?”

    他淡淡睨她一眼:“无话可说,不走还能怎样?”

    “怎么会无话可说?”

    金贝贝鼓起勇气道:“容先生还不知道吧?我和夏桑榆都怀孕了!”

    他控制着起伏的情绪,淡定点头:“嗯!桑榆都告诉我了!”

    “那你知道夏桑榆准备怎么安排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了吗?”

    “不知道!没问!”

    “容先生你怎么能这样?我怀孕怎么说也是因为你啊!”

    金贝贝有些着急,又跺脚嗔道:“我知道你和容夫人伉俪情深,所以也没想从你这里得到名份什么的……”

    “你能这样想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他墨黑的眼瞳往她平坦的小腹看了一眼,殷红的唇撩起一抹凉薄:“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松田太郎!”

    “你……”金贝贝又是羞恼又是气忿,一时语塞得紧。

    她对容瑾西真的是一见倾心!

    当初在小江南遇见盛怒下的他,瞬时就被他身上狂肆邪妄的气息吸引,明知道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夏桑榆,可还是飞蛾扑火一般陷了进去。

    直至现在,遍体鳞伤,万劫不复。

    容瑾西表情凉淡,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伤人的话,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转身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金贝贝僵在那里,望着他的背影,好一阵失望,又好一阵沮丧。

    二楼这边的卧室里,夏桑榆掐算着时间,应该已经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了。

    可双腿还是麻木得像是被人锯掉,半点儿要恢复知觉的迹象都没有。

    这样躺下去也不是办法。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扯过旁边的毯子裹在身上,然后像个重度残疾的人一样,双手撑在床上,一点一点挪到床边。

    她想要拿床头的座机给方管家打电话。

    可是手刚刚伸出去,身体便失去平衡,咚一声从床上栽倒下来。

    这身体,真特么的没用啊!

    她还来不及检查有没有哪里摔伤,熟睡中的曜儿就被她这咚的一声给惊醒,哇哇的啼哭起来。

    “曜儿,曜儿你别哭……,妈妈在这里……,妈妈没事儿,妈妈陪着你!”

    她的声音里面染着悲戚的味道。

    曜儿哭得更凶了。

    专门负责侍候曜儿的刘婶儿听见动静从外面走了进来:“曜儿醒啦?”

    话音未落,她转眼就看到了摔倒在地上的夏桑榆。

    “哎哟喂,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刘婶儿惊慌失措,连忙过来将她从地上扶起:“怎么摔倒了?容先生呢?他怎么没在身边陪着你?”

    “别提他了!”

    夏桑榆坐起后,用手掐了掐毫无知觉的双腿。

    冷冰冰,软哒哒的感觉令她恐慌至极。

    “快打电话给方管家!让他马上过来!”

    “好的好的!桑榆小姐你别着急哈,我这就给方管家打电话!”

    刘婶儿很快就用身上佩戴着的内线呼叫器通知了方管家。

    方管家正在前院,处理一个名叫吴森的男佣的辞职申请。

    “为什么突然要辞职?不是说干到年底的话,存的钱就可以在晋城首付一套住房了吗?”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吴森想起兜里那张崭新的支票,想起容先生说过可以去旷世集团上班的承诺,顿时觉得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干下去了!

    “方管家,还请你把我的身份证件都还给我吧!我已经想好,以后不做男佣了!”

    “你呀!没文凭没背景,就只会一点儿厨艺,不做男佣你还能做什么?难不成你还做白领?”

    方管家以过来人的语气絮叨了几句,见他心意已决,根本听不进去劝告,便只得无奈摇头,将身份证件和应得的薪酬一并给了他。

    刘婶儿的内线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一听说桑榆小姐摔倒了,方管家二话不说,直接就往刘婶儿这边小跑了过来。

    “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就是腿麻了……”

    桑榆只说了这么一点儿简单的信息,方管家的脸色就凝重起来。

    桑榆小姐这是发病了!

    和宫少一模一样的病!

    不方便对外人提及的家族遗传病!

    他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对刘婶儿道:“把桑榆小姐背起来!咱们去温泉池!”

    “哦哦,好的!”

    刘婶儿四十来岁,在庄园做佣也有好几年。

    她深深的明白一点,那就是不该问的千万别问。

    她身体壮实,背起百十來斤的桑榆小姐毫不费力。

    药浴温泉在庄园的南边儿。

    还没有走近,先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药浴熏香。

    随着潺潺水流声越来越近,眼前出现了一座雾气氤氲的大喷泉。

    方管家说:“前面就是药浴池了!刘婶儿你慢点儿,把桑榆小姐放进药浴池里!”

    “好的!”刘婶儿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紧张得眼神都不敢乱瞟。

    夏桑榆以前只知道宫少玺每晚播种之前,都会到这药浴池里面浸泡个把小时,却从来没有机会像今天这般走近了细看。

    只见药浴温泉池的四周被修建成一座巨大的花式喷泉。

    一共八个温泉喷口。

    每一个喷口处都有一对白玉雕刻而成的天使。

    天使一男一女,互相拥抱着,私密处紧紧贴合,而散发着药香的温泉水就是从它们的私密处流出来的!

    方管家见桑榆尴尬,遂解释说道:“这些天使是宫氏的祖辈们从西方油画里面得来的灵感,这些天使纯洁神圣,没有任何羞耻或罪恶的念头,所以它们才能如此自然的坦露自己的身体……”

    桑榆不想探讨这个话题,打岔道:“宫氏祖辈将庄园修建在这里,也是因为这药浴温泉对身体有辅助疗养的原因吗?”

    “应该是的!”

    方管家示意刘婶儿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入温泉池。

    她两腿没有知觉,只能靠双手抓住旁边的金色护栏,才能不让自己一下子就滑倒进去。

    两只脚刚刚浸泡进去,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黑压压一群游鱼,咻咻咻的往她两条腿围拢过来。

    她吓得尖叫:“啊!这是什么啊!”

    本能的想要将腿缩回来,奈何半分也动弹不得。

    方管家连忙安抚道:“桑榆小姐莫怕,这是常年生长在温泉池里面的黑裙锦鲤,它们不会伤害你的!”

    “真的不会伤害我?”

    这些拇指大小的黑裙锦鲤已经将她的两条腿包裹起来了。

    黑压压的,一层一层,将她两条病腿裹得严严实实,看上去真的好恐怖!

    方管家耐心的解释说:“黑裙锦鲤是这种药浴温泉里面几百年来衍生出来的新型物种,它们对于人体病变部位或者是受伤的部位特别敏感,会吸啄在皮肤上,用它们的方式为人体疗伤,缓解伤痛,消除炎症,促进愈合……”

    夏桑榆这时候也比刚才冷静了些:“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方管家道:“外面有女佣侍候着,桑榆小姐你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一声便是!”

    “嗯!”桑榆摆摆手:“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方管家和刘婶儿很快就退了下去。

    夏桑榆这才慢慢又将身体往温泉池的下面浸去。

    被温热的温泉水泡着,真的好舒服。

    那些黑裙锦鲤刚才一直都吸啄在她那两条没有知觉的腿上,这时候她大半个身子浸泡进来,竟是有一部分黑裙锦鲤往她最为隐秘的地方围拢过来。

    隔着巴掌大一块布料,这些鱼儿摆动着黑色的裙翼,居然争前恐后的吸啄她的……那里……

    奇异的酥痒让她又惊又怕:“滚开啊!”

    她伸手将这些鱼儿赶开,可是不消片刻,它们又围拢了过来。

    密密匝匝的鱼嘴,让她那里又麻又痛。

    她实在受不了,便再次伸手驱赶:“滚开,滚远一点儿!”

    可是这些鱼儿天性如此,就算被她一再驱赶,也还是很快就又会围拢过来。

    几次三番之后,她这才想起刚才与容瑾西在房间里面做的那些事情。

    容瑾西刚才粗暴至极,在所难免的伤到了她。

    而这些鱼儿竟是比她还要了解她的身体,纷纷上前来帮她疗伤了!

    想到这一层,她便也放松下来,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了这些罕见的新物种——黑裙锦鲤!

    足足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她的双腿才感觉到慢慢暖和起来。

    恢复了知觉,也能感受到这些黑裙锦鲤吸啄在上面的紧绷与微痛了。

    这一次的发病,总算是熬过来了!

    下一次,应该就到膝盖上面了吧?

    到时候,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一番痛苦煎熬。

    她在女佣的帮助下,换上一条轻盈的掐腰长裙,并用一支花簪将丝滑干净的秀发束起。

    她沿着小路往正院走。

    想到林心念和薛紫涵金贝贝都还在等她吃午饭,她的脚步便加快了些。

    刚刚绕过一处茂密的花藤,一道阴郁的声音便幽幽传来:“不是说腿不能动了吗?不说残疾了吗?这怎么又能健步如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