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2章 来啊,互相伤害啊!
    她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想被曜儿看见这样的场景,随手扯下一块五颜六色的丝巾搭在曜儿的头上。

    曜儿只当是爸爸妈妈在和他玩游戏,开心得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容瑾西将她的脸扳过来,俊眉微蹙道:“放松点!你这样弄得我也很疼你知道吗?!”

    “那就停下啊!”

    她使劲推他,嚷道:“出去!不能在这里!会被佣人发现的!”

    “发现又怎么了?咱们是合法夫妻,做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正常吗?”

    他低头吮住她的唇,霸道又强势的亲吻起来。

    桑榆又急又疼,偏偏他的火舌席卷进来,让她这不争气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异样的反应。

    亲吻间隙,他邪邪轻笑:“这就对了嘛,你放松点,咱们都没那么痛苦……”

    “容瑾西,你这是婚内强,奸!”

    “你的说法不成立!因为你明明就很想要啊!”

    他胸中的怒火,只有性,事才能平息。

    说话间,他又剧烈的运动起来。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身下的桑榆脸色苍白,额头上和鼻尖上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尽管怒火冲天,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忍:“怎么了?还很疼吗?”

    “我,我脚疼……,像针扎一样……”

    她惶恐极了。

    有过一次发病的经历,她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也知道死亡距离她又近了一步!

    她疼得近乎抽搐:“容瑾西,停下好吗?我现在很难受……”

    他暂停了所有动作,却并没有从她的身体里面退出来。

    自从知道她想打掉肚子里面的孩子后,他便不想再相信她说的话。

    可是她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很痛苦,像是正在受着某种煎熬一般。

    他伸手轻抚她苍白的面颊,惊疑的唤她的名字:“桑榆……,老婆……”

    她澄澈的明眸里,一下子就盈满了泪水:“瑾西,放过我,放过我吧,我真的难受死了!”

    针刺一般的剧痛在游走。

    从脚趾头到小腿肚,比上一次更严重,范围也更广。

    她知道,这种针刺的剧痛之后,将会是坏死一般的麻木和冰凉。

    上次持续了大半个小时,这一次,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应该会持续一个多小时吧?

    往后的日子又多难熬,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她紧紧抓着容瑾西的手腕,含泪哀求道:“瑾西,我没有骗你,我真的生病了,很严重的病……”

    容瑾西俯身吻她的眼,将她的眼泪一颗颗全部吮去:“老婆,别哭了,我信你!”

    他的浴望胀痛得快要炸开!

    做到一半就要退出来,这种情况他以前从来没有过。

    不过今天……,他实在不忍看她痛苦流泪的样子,强忍着浴望,抽身而出。

    他整理好衣服,又找了一张薄毯将她过去,抱着她就要往外面走。

    她忙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不容置疑的声音:“当然是医院!”

    “不行,不能去医院!”

    这种隐形遗传病,医院根本检测不出来!

    上次在日本做换肾手术的时候,那么高精尖的一流医学技术都没有发现她身体的异样,更何况是国内?

    检测不出来,容瑾西一定会认为人她是在撒谎骗他!

    她伸手抓住了婴儿床的铁床架,坠着身体不肯随他去医院。

    他刚刚隐忍下去的怒火,腾一下又燃烧了起来:“不是说脚疼吗?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我,我……的病医院没法治!”

    “呵呵,是什么惊世骇俗的病症,连医院都没法治?”

    他语气讥嘲,摆明了不相信!

    她无力解释,弱弱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生病了……,你把我放下吧,我过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过一会儿自己就好了?”

    他讥嘲的神色中平添了愤怒,一张俊脸阴鸷得如同暗夜黑魔王:“是不是等我走了你就好了?只要不见到我,你的病就好了对不对?”

    “瑾西……”怎么就越解释越纠结呢?

    “别叫我的名字!”

    他抱着她折身返回,动作粗暴的将她扔在床上:“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得的到底是什么怪病!”

    毫无前奏,再一次直接闯入。

    桑榆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因为这点痛和双腿的剧痛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两条腿像是正在被人用刀剐,用斧剁。

    她疼得天旋地转,很快便晕了过去。

    容瑾西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不相信刚才还与他谈条件耍心机的夏桑榆会在这时候晕倒。

    他架起她的腿,带着狠劲道:“夏桑榆你别装了!你的伎俩已经被我识破了!”

    换了个姿势,他双瞳被恨意和浴望刺激得血红一片:“夏桑榆你骗得我好惨!我一直以为你是爱我的!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你宁愿堕胎也不愿意要我的孩子,你宁愿装死,也不愿意与我欢好……”

    将她像一张弓那样拉弯,他的声音里面已经隐约有了悲咽的微动:“很好!真的很好……,我糊涂了这么久,像个傻子一样爱着你……,今天总算是把一切都看清楚了……”

    她始终不说话,不哼吟,也不呼痛。

    清丽如月下百合的脸蛋上,连一丝表情也吝于给他!

    他怒火更甚,变着法儿的要她。

    直到最后,他直起身,将所有的愤怒都宣泄在她的身上,她的脸上,她的头发上!

    夏桑榆,快点醒过来,你还要装晕到什么时候?

    我这般羞辱你,你都还不起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

    来啊!用你的谎言来继续欺骗我啊!

    然而不管他对她做了什么,她始终都安静得像个没有知觉的布偶娃娃,一动不动,用沉默抗拒他,用沉默回击他!

    他终于哽咽一声,颓然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桑榆,就算你不爱我,也请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好吗?你是知道的,爷爷一直都希望我们能够为容氏延续香火……,就算你不想要,也请你看在爷爷他老人家的面子上,把这个孩子留下来……”

    他绵密的眼睫下,有泪光在点点闪耀。

    哽咽的声音,透着令人恻然的卑微:“桑榆,我从来没有像爱你这样爱过一个女人,我没有经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讨你的欢心……,我也知道我的身上有许多缺点,我答应你,我以后都会改的!只要你别离开我,我……”

    “瑾西……”她弱弱出声:“容瑾西……,你走吧!”

    他俯身过去想要亲吻她的脸颊,才发现她的脸上满是他留下的羞辱痕迹。

    他自责不已,一面扯了纸巾帮她擦拭,一边愧疚道:“对不起,桑榆对不起……”

    她似有若无的叹了一口气,幽暗如凉夜的眼瞳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声音居然还十分平静:“我不怪你!真的!你的心情我都懂……,可是瑾西,也请你理解我的苦衷,给我两天时间好不好?我处理好身边的事情,会带着曜儿去容氏公馆找你的!”

    他如此折磨她,羞辱她,还将这种东西弄到了她的脸上和身上,而她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这样,容瑾西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他的桑榆,再也不是他记忆当中那个干净的,单纯的女孩子了!

    她的心思深得连他都看不懂,都摸不透了!

    无法拒绝她这种弱弱的请求,他帮她把身上的脏东西清理干净后,便听话的从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桑榆听到他的脚步声下楼,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膝盖以下都不能动弹,只能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这里,等着病症慢慢过去。

    上一次发病只到了脚踝,这一次就直接到了小腿肚,下一次应该就到膝盖上面了!

    再下一次,将会是大腿,大腿根,腹部,腰部,胸部,肩膀,脖子,脸……

    活死人,渐冻症,石化症!

    她曾经上网搜过,这每一种都是治不好的绝症。

    而她的症状介于这三种之间,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也是最短的!

    一切都在不可逆的发生!

    死亡就在八个月之后的某一天等着她!

    生孩子,绝不可能!

    她唯一能做的,还是只有想方设法把金贝贝安排到容瑾西的身边去,照顾他的余生,也希望金贝贝这个后妈能善待她的曜儿!

    她胡思乱想,静静等待着这种该死的病症快点过去。

    房间里面安静极了,只有旁边的婴儿床上,睡着了的曜儿偶尔发出一两声软糯的梦吁。

    容瑾西失魂落魄,在庄园里面漫无目的的闲散漫步。

    他脑子里面来来回回就只有一个念头:桑榆不爱他!桑榆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真的好想现在就将桑榆和曜儿强掳回去!

    管她爱不爱呢!

    就算现在不爱,他也有信心让她在将来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

    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以往那林林种种幼稚莽撞的行为,已经带给了他足够多惨痛的教训,他比谁都明白,违背她的意愿强掳她,只会将她越推越远,直到最后失去她!

    所以,他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应该是顺着她……

    可是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越想越烦躁,越想越没有主张!

    心烦意乱之际,他抬起脚就将路边一盆扦插的山茶花踹得飞了出去。

    噗通一声,花盆掉进了不远的湖里。

    湖水高高溅起,吓得湖边的女人呀一声惊呼,衣裳已经被湖水打湿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