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
    她不让自己有任何犹豫的机会,伸手便去端这杯白开水。

    “夏桑榆!”乍然响起的声音仿若惊雷,吓得她一声惊呼,本能的将手缩了回去。

    只见容瑾西西装笔挺,正神色冷峻的往饭厅走来。

    她表情僵硬:“瑾西,你,你醒了?”

    他幽深的暗眸中似有愠怒,身上的气势也透着令她不安的犀利。

    她迎上他的目光,突然之间就心虚得要命:“我,我……”

    他唇角邪妄一挑:“我要惩罚你!”

    大手一伸,直接将她揉进怀里,低头就吻了上来。

    他的怀抱炙热滚烫,充盈着男性特有的阳刚和力量。

    她很快就沉迷在他的亲吻和爱,抚里:“瑾西……”

    容瑾西亲她吻她,温暖的大掌一如从前那般,轻轻抚过她温软的身体。

    可是那双幽暗莫测的眼神里面,却始终有一种冰冷且坚硬的东西弥久不散。

    他对站在不远处的佣人使了一个眼神。

    那佣人心领神会,立马上前,用一杯干净的白开水,换下了夏桑榆加过药的白开水。

    佣人的动作一完成,容瑾西马上就松开了夏桑榆:“有吃的没有?我好饿!”

    夏桑榆还没有从刚才的旖旎当中抽身出来。

    她脸颊潮红,神色迷离:“你饿了吗?那快吃早饭吧……,我刚才看你睡得很香,所以就没有叫醒你!”

    她甚至还主动帮容瑾西拉开了餐桌前面的椅子:“把容先生的早饭送上来!”

    “是!”那佣人从容应答,很快就将一份丰富的西式早饭送到了容瑾西的面前:“容先生请!”

    容瑾西动作优雅,一面慢条斯理的吃早餐,一面问夏桑榆:“再吃点?”

    “不不!我吃过了!喝水陪你!”

    这水加了药,却一点儿怪味儿都没有。

    越喝越顺口,一杯白开水,很快就见了底。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搞定了!

    一抬头,却发现容瑾西的面色极为难看,那双在她面前总是蕴含着笑意的眼眸更像是凝了一层寒冰。

    她眨了眨眼睛,诧异道:“瑾西你怎么了?是早餐不合胃口吗?”

    “不是!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他放下手里的餐具,扯过餐巾纸动作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我吃好了!”

    转过身,居然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桑榆一头雾水,跟上去道:“瑾西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没有休息好?要不要再去睡一会儿?”

    “不!我想去看看曜儿!”

    “那好!我陪你!”

    夫妻两个,很快就离开了餐厅。

    那位帮忙调换白开水的佣人等到他们走远,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兜里摸出一张崭新的支票。

    个,十,百,千,万……

    哈哈哈,没想到这钱来得如此容易。

    他只不过帮忙调换了一杯白开水,居然就得到了这样丰厚的酬劳!

    容先生的意思是让他拿了支票就离开墨尔庄园,如果愿意的话,还可以去旷世集团上班。

    哈哈哈哈,他这是要飞黄腾达的节奏啊!

    他欣喜若狂,摘下佣人围裙,转身就要找方管家辞职去了。

    几分钟后,金贝贝和薛紫涵睡眼惺忪的走进饭厅。

    看着餐桌上吃剩下的早餐,薛紫涵皱眉道:“好过分!吃早饭也不叫我们!”

    金贝贝倒是不甚在意:“你不是说你以前在这里做过女仆吗?那你自己进厨房去找点吃的呗!”

    “你难道不饿吗?”

    “我不饿!我就是渴得很!”

    金贝贝说话间,看到不远处的搁台上放着一杯凉白开,边缘上凝结着晶莹的水珠,看上去干净得不得了。

    她想也不想,走过去端起杯子就大口大口猛喝起来。

    “你慢点儿喝!”

    薛紫涵提醒道:“你这如牛饮水的模样,若被别的名媛千金看见,又会被人家嘲笑的!!”

    金贝贝一杯白开水喝得见了底,这才擦了擦嘴角水渍笑道:“你又不会笑我,我怕什么?”

    两人都被名媛圈排挤在外,又都是未婚先孕,同病相怜,很快就成为了朋友。

    薛紫涵去厨房里面拿了早餐,和金贝贝一起,气氛愉悦的吃起了早饭。

    金贝贝问:“你猜夏桑榆会怎么安置我们?”

    薛紫涵表情轻松的说:“我不担心!她不会亏待我的!”

    “我就不一样了……”金贝贝忧心忡忡:“我总觉得她会拿掉我肚子里面的孩子!”

    “不会吧?”薛紫涵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神色:“她看上去也不像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啊!”

    “她不心狠手辣?”

    金贝贝怨念十足的补充道:“她若没点儿手段,我也就不会莫名其妙怀上这个孩子了!”

    金贝贝想起游轮上面的经历,本就不高的情绪更是跌入了谷底。

    薛紫涵也不好多问,低下头继续吃早饭。

    她是真的不担心!

    她怀的是宫少玺的孩子,夏桑榆还能亏得了她?

    夏桑榆自从喝下那杯白开水之后,心里悬着的石头就落了地。

    只管等着三日后流出血水就万事大吉了。

    不过她想不通的是,容瑾西的脸色怎么会那么阴鸷难看,就像是在忍着极大的怒火一般!

    就连对着曜儿那么可爱呆萌的笑脸,他也板着一张脸不肯给出一丝笑意。

    桑榆终于忍不住,直接问道:“瑾西你到底是怎么了?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你就一直冷着一张脸,你告诉我,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做错了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容瑾西墨瞳骤然泛起可怕的冷光,一把钳住她的手腕:“收拾东西,跟我回容氏公馆!”

    “凭什么?你说过要给我两天时间的!”

    她的脾气也上来了。

    奋力挣扎想要从他的大手中挣脱。

    然而他用力一拉,她整个人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深邃的眼瞳里跳跃着危险的火焰:“我改变主意了!今天必须跟我回去!”

    “容瑾西,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处理,凭什么你说今天回去我今天就必须跟着你回去?”

    她像是被激怒的小猫,张牙舞爪的叫嚣着。

    他邪妄冷笑,根本不把她的叫嚣放在眼里。

    他蓦然将她拽近,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要处理的事情,就是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吧?”

    她大惊失色:“你,你怎么会知道?”

    他视线有些模糊,心里疼得像是被她插了几十刀。

    “你想方设法的隐瞒,就是不想要我知道这个孩子存在过对吗?你所谓要处理的事情,就是让他变成血水从你的身体里面流出来对吗?”

    夏桑榆完全乱了分寸:“瑾西,你别激动……,你听我说……”

    “听你的谎话?”

    “不!听我的解释!”

    “解释?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夏桑榆,我已经听到了最真实的真相,对你的解释我不感兴趣!”

    他情绪激动,抓着她的胳膊厉声又道:“现在我只想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我爱你!”她不想违背自己的真心:“我真的爱你!”

    然而她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嘲讽:“爱我,就是杀死我的孩子?”

    “不!瑾西你冷静一点!”

    夏桑榆强撑着不让自己慌乱。

    她紧张的抿了抿唇,一字一句艰难道:“瑾西,我不能怀孩子!因为我有家族遗传病!”

    他满眼讥诮:“家族遗传病?你为什么不干脆说自己得了绝症?”

    “和绝症差不多!我活不长了!所以不能给你孕育孩子!”

    她说的都是实情。

    可是为什么她从他的脸上只看到了嘲讽和讥笑?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没法信!现代医学如此发达,连不同血型的换肾手术都能成功,还有什么家族遗传病是不能医治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根本就不想给他生孩子!

    他眼中燃起十级怒火,大手一抄直接将她摁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夏桑榆,你够了!别再绞尽脑汁的编造谎言欺骗我!我承认我在面对你的时候很弱智很幼稚,可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把我当个傻瓜一样愚弄!”

    “我没有愚弄你,我……”

    嗤啦一声,裂帛之音打断了她将要出口的解释。

    她低头看了看被撕裂的衣服,怔然道:“容瑾西,你要做什么?”

    “我要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利!”

    他低下头就往她漂亮如玉的颈脖吻去。

    旁边还有曜儿在看着呢!

    她又羞又恼,扬起手就要往他的俊脸上掴过来。

    然而那巴掌在半空中就被他截住了。

    “不想给我生孩子?还不想和我亲热?夏桑榆,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

    “我怎么可能会有别的男人?容瑾西你别胡说八道!”

    “有没有,必须得你的身体来证明!”

    他大手邪肆的揉上她的身体:“它可比你诚实多了!”

    “容瑾西你滚开!你知不知道你精虫上脑的样子有多令人讨厌!”

    她用手推他,用脚蹬他,却还是不能阻止他的动作。

    双手握着她的膝盖,轻易就分开了她的双腿:“我知道你讨厌我!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想方设法打掉我的孩子了!”

    带着怨气与怒气,他直接闯入她干涩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