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10章 不可原谅
    楼下,方管家连夜找来的早孕检测专家都已经等候多时了。

    看见她下楼,都恭敬的起身:“桑榆小姐!”

    桑榆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检测专家:“薛紫涵和金贝贝呢?去把她们都叫过来吧!”

    “是!我这就去叫她们!”

    很快,睡意朦胧的薛紫涵和金贝贝就都被叫到了楼下大厅。

    夏桑榆将两只取尿杯递给她们:“走吧,取晨尿做孕检!这应该是最准确的检测方式了!”

    “哦!”薛紫涵和金贝贝两人都是呵欠连天,拿了取尿杯往洗手间走去。

    方管家看着她们三人的背影,在后面欲言又止。

    其实,他送给桑榆小姐的那些口腔早孕检测仪也是极其精准的。

    德国人素来以严谨著称,他们研发出来的早孕监测仪,最早受孕三天就能检测出来呢。

    准确率据说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八!

    这话他刚才没好对桑榆小姐说。

    毕竟怀孕是大事,怀上宫氏的孩子更是头等重要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

    为了稳妥起见,多检测一次就多检测一次吧!

    不多时,三份晨尿都取过来了。

    专家医生带着两名助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精细仪器,现场就对三份晨尿做了检测。

    桑榆紧张得掌心沁汗,一直在心里祈祷:不要怀孕,不要怀孕,千万千万不要让我怀孕啊!

    “恭喜桑榆小姐,三份尿检都是阳性!”

    一句话就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真的怀孕了!

    她拔高声音:“检测准了?我们三个人都怀孕了?”

    专家医生推了推鼻梁上面的眼镜,十分郑重的说道:“千真万确!都怀孕了!”

    薛紫涵和金贝贝早就知道了结果,听了专家先生的话也不觉得诧异,给夏桑榆打了招呼,两人便回房间睡回笼觉去了。

    夏桑榆的心里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她走到专家医生的旁边:“医生,我想求你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帮我堕胎吧,我肚子里面这个孩子不能留!”

    “桑榆小姐,快别开玩笑了!你和容先生刚刚复婚,现在又怀上了孩子,容先生若知道了,指不定多高兴呢!”

    “不行!这个孩子真的不能留!”

    桑榆根本听不进医生的劝告。

    她拉着医生的手腕,苦苦哀求道:“医生,请你一定要帮帮我!这个孩子我真的不想要……,你是方管家请来的专家,身上一定有堕胎的药物对不对?你给我两颗,只要能打掉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我一定重金谢你!”

    她语无伦次,情急之下,只有用钱来打动这位专家医生。

    方管家在旁边听不下去了,轻咳一声劝道:“桑榆小姐,你冷静一点儿!宫氏向来子嗣凋零,你既然怀上了,就生下来吧!”

    “生下来做什么?生下来像我一样吗?”

    夏桑榆情绪失控,怼了方管家一句,伸手便从医疗瓷盘里面取出一柄锋利的镊子。

    手一抬,镊子对准了她的颈动脉。

    “给我堕胎药,不然的话,我就死给你们看!”

    “桑榆小姐,你别乱来!”

    方管家和医生都吓惨了。

    二楼隐蔽处,容瑾西看到这一幕,瞬时浑身凉透如坠冰窟。

    桑榆这是在干什么?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怀他的孩子?

    他万念俱灰,绯色的唇片也瞬时变成了灰白色。

    他想不通,明明前天晚上她还发告白信息说爱他,说余生的所有时光都愿意与他在一起。

    现在他们复婚了,她却要杀死他们的孩子!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容瑾西拳头紧握,恨不得现在就冲下去质问她到底是爱他,还是不爱他?

    夏桑榆用镊子顶住自己的颈动脉,太过用力,使得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现。

    她嘶声咆哮道:“给我!把堕胎药给我!”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桑榆小姐你千万别乱来!”

    医生一面安抚她的情绪,一面从药箱底部取出一颗锡纸包裹着的药丸:“将它溶于水,饭后服用,三天后,受精卵会化为血水从你身体里面流出!”

    桑榆接过药丸看了看:“一颗就够了?万一没效果怎么办?”

    “桑榆小姐请放心,这是最新研发出来终止妊娠的药物,效果肯定是会有的!”

    医生交代一番之后,又郑重其事的叮嘱说道:“不过桑榆小姐你一定要切记,在服下药物这三天时间里,千万不能喝酒,与酒精有关的一切食物和饮料也都不要沾,因为药物和酒精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新的物质叫……”

    “好了好了!不喝酒不沾酒对吧?我记住了!”

    桑榆没耐心听医生讲解药物与酒精会产生怎样的新物质,她只需要牢牢记住不喝酒不沾酒就对了!

    打发了医生,她又对方管家道:“我服用堕胎药的事情,你一定要替我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容先生……”

    桑榆突然觉得二楼上像是有一道极为锐戾的目光正冷冷盯着自己。

    她心头一悸,急忙抬眼看去。

    空荡荡的楼道上,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心里始终不踏实,便又轻手轻脚回到了二楼卧室。

    宽大舒适的床上,容瑾西还保持着她离开时候的睡姿。

    壁灯的辉映下,他五官深邃俊挺,安静的睡颜像是西方油画中静思的神祗,性感又圣洁,令人想要亲近又不敢亵渎。

    她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将他滑落的薄被拉上去一些。

    “瑾西……,我真的很爱你……,你要相信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她不想让他经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所以要将这悲剧的来源扼杀在自己的子宫里。

    她宁愿不要自己的孩子,也要让他以后的人生少一场苦难。

    这份苦心,他将来应该会懂吧?

    容瑾西听到这里却是在心底里冷冷的哼了一声!

    为了我好?

    杀死我的孩子是为了我好?

    夏桑榆,你的理由还能再奇葩一点吗?

    还说什么爱我?

    爱我就应该和我长相厮守,爱我就应该和我子孙绕膝,爱我就应该和我坦诚相见而不是背着我杀死我的孩子!

    容瑾西在心底里怒声咆哮!

    可恶的女人,只要你敢吃下这粒堕胎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夏桑榆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见他睡得沉,便也不忍心叫醒他。

    她俯身在他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想了想,又在他极为性感的唇片上面碾磨轻吮了一阵。

    若他是清醒着的,这时候肯定会伸手将她拽入被窝好好疼爱一番。

    但他一丝儿反应都没有。

    可见真的是睡着了!

    她放下心来,轻柔的抚了抚他的头发,下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轻手轻脚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咔哒一声刚刚合上,容瑾西就从床上呼一下坐了起来。

    他用手使劲的擦嘴巴,擦额头,擦一切被她碰过的地方!

    “都要打掉我的孩子了,还亲我做什么?哼!夏桑榆你给我记着,只要你真的敢把孩子打掉,我这一辈子都不再让你亲了!”

    像个赌气的孩子,他的动作和神情说不出的可笑和幼稚!

    那双深邃如瀚海的眼瞳里面,却有可怖的怒火在隐隐闪现。

    他不是孩子,他是手段狠辣心机腹黑的容先生!

    若他想要惩罚一个人,手段会残忍得令他自己都觉得可怕。

    一楼的饭厅里面,佣人早就准备好了丰盛营养的早餐。

    宫少玺的代孕女仆林心念双眼浮肿,早早就在餐桌前面等着夏桑榆了。

    夏桑榆在她的对面坐下来:“你看上去很憔悴!昨晚没睡好吗?”

    林心念魂不守舍的撕扯着面前的全麦面包,情绪恹恹的说道:“你走了之后,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你的那个条件!”

    桑榆抬眼看她一眼:“我说过我不急的!你还可以再考虑两天!要么按照当初的代孕合同来,生下孩子,得到一笔七位数的巨款便从庄园里面离开!要么答应我的条件,留在孩子身边,做宫氏夫人!”

    她笑笑,接着说:“这样的选择确实挺难的哈,你慢慢考虑吧,我不急!”

    “我想好了!我愿意留下来陪着孩子长大!”

    林心念语速很快,好像生怕自己说慢了,就又改变主意了一般。

    桑榆眉梢微挑:“真的想好了?”

    “嗯!我昨晚想了一夜!”

    “不后悔吗?这可关系着你的一生!”

    “都想好了,不后悔!”

    “那好吧!我替我哥哥谢谢你!”

    桑榆对林心念宽慰一笑:“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林心念勉强扯出一丝笑意算是回应。

    两人继续吃饭。

    都没啥胃口的样子。

    林心念吃了半片面包,喝了小半杯牛奶就回去休息了。

    夏桑榆对站在不远处的佣人招了招手:“给我一杯白开水!”

    “好的!”佣人很快就将白开水送到了她的手边。

    她从兜里摸出那粒堕胎药,剥开外面的锡纸,将药丸丢进去。

    药丸冒了几串气泡,很快就溶解在水里。

    白开水依旧很清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要喝下去,三天后,她子宫里面的受精卵就会化成血水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