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9章 人家下次轻点还不行吗
    光头蛇怔了一下,紧接着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口中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还是一个尚未启智的愚儿?

    桑榆疑惑的看向方管家。

    方管家解释说道:“宫氏一族的守墓人自小都会被割去舌头,这么做,也是为了不让宫氏的秘密泄露出去!”

    “割舌头?”桑榆变了脸色:“这也太残忍了吧?”

    方管家表情讪讪:“世世代代都是如此!不仅割舌头,还不让他们读书识字……”

    宫氏一族,手段果然够狠!

    桑榆心下感慨一句,又对光头蛇道:“光头蛇,我知道你喜欢她!可是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就必须得帮我看着她一天!不准她从这里逃脱,你知道吗?”

    光头蛇使劲点头,神色惶恐至极。

    桑榆又道:“你以后也不准再对她做那种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光头蛇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飞快的垂下了视线。

    紧接着,他抬起蒲扇版的大掌,一下一下抡自己的耳光。

    桑榆见他嘴角很快就流出血来,心下也是不忍:“好了!你记住我的话就好,以后别再犯了!”

    说完她示意方管家,用精钢链子将乔玉笙锁起来。

    乔玉笙刚才一直沉浸在无边的黑暗和无边的恐惧当中,当强光照射进来的时候,她虚脱的晕过去了一会儿。

    这时候被男佣拖着,足踝拷上冰冷的精钢锁链时,才大梦初醒一般,对着桑榆跪了下来。

    “桑榆,桑榆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我保证以后一定离你远远儿的,再也不招你不惹你”

    一面求饶一面流泪,蓬头散发的样子,要多狼狈就又多狼狈!

    桑榆冷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

    “我发誓!我发誓说到做到,以后绝对不会再为难你……”

    乔玉笙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咚咚咚的声音,在石屋里面闷闷回响。

    血很快就顺着她的额头渗了出来。

    桑榆看着她的惨样,心里突然也觉得很是酸楚。

    “玉笙,我记得咱们在很久之前,是好得不能再好的闺蜜……,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乔玉笙抢她老公,夺她孩子,还害得她惨死在妇科产房里!

    她重生就是为了报仇!

    按理说,她就算用这世界上最残忍的手段对乔玉笙都不为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她把乔玉笙踩在脚底下,她的心里也依旧没有丝毫快,感!

    报仇,已经失去意义了!

    她悠悠叹息了一声,低低道:“乔玉笙,你别害怕,我不会要你性命,也不会将你囚禁太久!”

    乔玉笙抬眼望着她:“你的意思是,你会放了我?”

    她点了点头:“嗯!你数着时间吧,八个月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八个月之后,她已经死了。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的恩怨情仇,应该都散了!

    为了一个个已经出世或者即将出世的孩子,她不能再造杀孽。

    所以乔玉笙,你最大的胜利,应该就是比我活得长吧!

    她自嘲苦笑,吩咐佣人将精钢铁链拴在乔玉笙的腿上。

    然后她拿了钥匙,转身离开了石屋。

    临走之前她又看了光头蛇一眼。

    光头蛇好似被她的目光烫到,立马就低下了头。

    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害怕说多了,这个男人反而会起叛逆心。

    回到灯火通明的庄园,她从方管家那里要了一颗具有强效镇静的胶囊。

    然后亲手热了一杯温牛奶,又将胶囊里面的药粉融入牛奶,这才端着杯子往卧室走去。

    容瑾西不仅沐浴过,还用漱口水仔细的清洗过口腔。

    他正在床上做热身运动,见她进来,立马就来了精神:“桑榆你可算是回来了!快,咱们休息吧,再不休息天都该亮了!”

    她笑意盈盈,将手中的牛奶杯递给他:“你今晚忙着应酬,根本没吃什么东西,来,喝杯牛奶咱们就睡觉!”

    他墨眸精亮:“喝完牛奶就睡觉?”

    “嗯!”她将牛奶递到他的口边:“你先喝,我去洗漱,很快就出来!”

    “好啊!”他一手接过杯子,一手搂过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老婆,你可别让我等太久哦!”

    “放心吧!你喝完牛奶我就出来了!”

    桑榆说完,又催促道:“喝吧!”

    “好!”他听话的喝了一大口。

    她这才放下心,站起身对他抛了一个并不熟练的媚眼:“要喝完哦!”

    “嗯!”他认真的点头答应,咕咚一声吞下去,又喝了第二口。

    她眼神中的紧张和戒备这才彻底松懈下去:“我去洗漱,很快就好!”

    容瑾西等到她一进洗漱间,急忙就将口中含着的牛奶吐了出来。

    绯色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冷邪:夏桑榆呀夏桑榆,你能不能换个套路?

    没次都下药,就不能花点儿心思想点别的套路吗?

    他虽然不知道夏桑榆要做什么,不过自从在游轮上面被她套路了两次之后,现在他对于她主动送到嘴边的东西,都有一种很强的戒心。

    这牛奶的味道虽然尝不出什么古怪,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他喝下去,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古怪。

    走到垃圾桶旁边,他伸手到咽喉处一挠,刚才喝下去的那一口牛奶也就呕了出来。

    他将杯子里面余下的牛奶从窗户泼了出去。

    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继续摆出最为性感撩人的造型等着夏桑榆。

    身体闲着,脑子里面却在飞快的运转着。

    以夏桑榆今天对他的态度,牛奶里面就算下药,也不可能是摧晴方面的药物。

    当然,更不可能会是什么伤害他的毒药。

    那么……应该就是安眠药了!

    她有事情要瞒着他,所以就在他的牛奶里面下了安眠药,希望他能够一直都睡着,不要被惊醒?

    他刚想到这里,桑榆穿着柔滑的丝织睡衣从里面出来了。

    看见容瑾西斜靠在床头,正用一双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得脱口道:“你还没睡?”

    容瑾西心里骤然一沉,果然是安眠药?

    他强作镇定的勾了勾唇角:“人家在等你嘛!”

    说完坐起身,伸手道:“来,过来……”

    桑榆看了看他旁边空着的牛奶杯,心中不由得疑惑暗道:方管家说这是强效的镇静药,可以让人一觉睡到明天中午。

    瑾西如果全部都喝下去了的话,没道理现在还清醒着啊!

    她一面在心里疑惑的嘀咕,一面磨磨蹭蹭的往容瑾西的身边走。

    刚刚走到床边,容瑾西突然低语一声:“咦……,我头好晕……,怎么回事……”

    话未说完,便一头歪倒在了枕头上。

    夏桑榆紧绷着的心弦这才彻底放松下来,还好还好,总算是生效了。

    她走过去,扯过被子轻轻替他盖上。

    他的睡颜极为俊朗迷人,五官少了犀利深邃,多了些孩童般的安静与柔和。

    她爱恋的亲吻他的额头:“老公,晚安哦!”

    容瑾西的心都快要被她吻化了。

    刚才还在念头急转的与她斗智斗勇,这时候却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共度销魂一夜!

    不过他骑虎难下,不敢乱动啊!

    装都装到这一步了,倒不如索性再忍一忍,继续装睡,说不定就能发现她一直隐藏着的秘密了!

    主意打定之后,他继续装睡。

    夏桑榆倒也没有别的动作,在他身边躺下来,从后面拥抱着他,柔软温香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后背。

    细软的小手沿着他的腰际探过来,在他紧致的腹肌上面停留片刻,然后习惯性的顺着人鱼线往下移动。

    “……”她的小脸蓦然一红。

    就算睡着了也还有这方面的意识,她的丈夫会不会太强了啊?

    她本能的想要将手收回来。

    可是转念一想,摸一下就摸一下呗,反正他都深度睡眠了,又不会被他知道……

    她更紧的往他身上蹭了蹭:“瑾西……”

    低低的呢喃,差一点就要将他从假睡的状态唤醒过来。

    容瑾西真的忍得好辛苦啊!

    他可以假装睡着了,可是身体在她靠近过来的时候,本能的就起了那样的反应,这一点却是他根本不能控制的。

    幸好桑榆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依偎在他的身后,很快就睡着了。

    黑暗中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翻了个身将她拥进怀里。

    她嘤咛一声,如同小猫咪一般往他怀里拱了拱,更香更甜的睡着了。

    他用下颌轻蹭她的秀发,心中暗忖道:下药难道就只是为了让他安静的睡一觉?

    是被他要怕了?所以才会想到下药?

    傻女人,我下次轻点,温柔点还不行吗?

    不知不觉之间,他也跟着进入了梦乡。

    桑榆睡觉之前特意灌下去了一大杯白开水,第二天早上刚刚六点半,便被尿给憋醒了。

    她轻手轻脚下床,秀发随意的拢了拢,穿上衣服后,轻轻把房门打开,闪身走了出去。

    房门一关上,容瑾西的眼睛就睁开了。

    看夏桑榆这鬼鬼祟祟的样子,果然是有事情瞒着他!

    他连鞋都不敢穿,蹑手蹑脚的跟着她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