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8章 那浆果,那野花
    他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令人炫目的光晕,高大峻拔,恍若神祗。

    她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瑾西!”

    容瑾西一直在紧张的看着大拖车的动作,直到她的焰红色跑车被拖到安全的桥面上,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往她这边看过来,视线交织,眼眶瞬时就湿润了:“桑榆!”

    他快步上前,伸手将她的车门一把拉开:“桑榆!你没事吧!”

    “我没事儿!”

    她口里虽然说没事儿,下车之后却是脚下一软,往地上栽去。

    他急忙伸手将她拦腰抱起,大步往不远处低调奢华的迈巴赫走去。

    她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走了之后,我心里不踏实,就想跟过来送你一程,没想到你的车子会突然右转冲出桥面……”

    他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还觉得心有余悸。

    她却抿了抿唇:“瑾西,你该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他一愣:“跟踪?这怎么能是跟踪呢?我真的只是觉得心里发慌,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跟过来看看……”

    “瑾西,别解释了!”

    她眸色黯然:“我相信你!”

    容瑾西抱着她上车,将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发现并未受伤,这才把她搂在怀里,后怕道:“桑榆,求求你,你别再这样吓我了!”

    桑榆勉强撑笑,抬手捋了捋他额前柔软的碎发:“瑾西,我想回家!”

    他大喜:“回家?好好,我这就让芬姐和秀雅准备你最喜欢吃的宵夜!”

    “不!我是想回墨尔庄园!”

    桑榆连忙打断他:“你答应过给我两天时间的,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好,等我安排好一切,自然会带着曜儿和你住在一起!”

    说话间,金贝贝和薛紫涵拉开车门坐了上来。

    二人的小世界就这样被打破,容瑾西很不高兴。

    特别是看到金贝贝那别别扭扭的样子,心里更是不痛快:“她们上来干什么?”

    “她们要随我一起去墨尔庄园!”

    桑榆俯身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现在就只有辛苦你,送我们一趟了!”

    容瑾西眼神中有异彩划过:“我送你们去墨尔庄园?”

    “嗯!你不愿意吗?”

    “愿意愿意!”

    他求之不得呢!

    有机会进入墨尔庄园,就有机会窥探里面的秘密,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搞清楚桑榆到底隐瞒了他什么事情!

    小何留在现场处理遗留问题,他开着车,送三个女人回墨尔庄园。

    庄园门口,方管家已经带着佣人恭候多时了。

    看见车子停靠过来,方管家连忙上前帮着拉开了车门,恭敬道:“桑榆小姐!”

    桑榆下车,对方管家道:“方管家,找个佣人送容先生回去吧,这路标变来变去的,我担心他回去的时候会迷路!”

    “好的!”

    方管家答应一声,回头正要安排,却见气宇轩昂的容瑾西从车上走了下来:“不用送!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不回去?”桑榆讶然:“不回去你住哪里?”

    “当然是和你住在一起啊!”

    容瑾西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走过来搂着她的肩膀,又暧妹的蹭了蹭她的额头:“咱们是夫妻,没道理三更半夜的你还要将我这个做丈夫的撵走吧?”

    说完,也不等桑榆的回话,径直就往庄园里面走去。

    一面走,还一面问院中佣人:“你们桑榆小姐的卧室在哪里?我困了,想先休息!”

    众佣人谁也不敢应声,齐齐将目光看向了方管家。

    方管家心里也没底,又将征询的目光看向了夏桑榆。

    桑榆摊上这样无赖的丈夫也实在没辙,扶额叹道:“带他去休息吧!”

    “是!”这才有佣人上前,恭敬道:“容先生,这边请!”

    容瑾西回头对夏桑榆挤了挤眉眼:“老婆,快点来哦,我会等你的!”

    桑榆小脸发热,嗔了他一眼算是回答。

    等到容瑾西被佣人带下去休息之后,她又转身对金贝贝和薛紫涵道:“你们也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让佣人来取你们的晨尿!”

    “晨尿?”两女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色:“要那东西干嘛?”

    “为了更加准确的知道你们是不是怀孕了,所以明天一早咱们还得用晨尿做一个早孕检测!”

    桑榆耐心的给她们解释了一番,又道:“今天你们也辛苦了,又受了惊吓,都早点下去歇着吧!”

    “那好吧!”两女很快也就跟着佣人去了她们的住处。

    直到院子里面只剩下方管家,桑榆脸上的最后一丝笑意才敛藏殆尽。

    她走到方管家面前:“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桑榆小姐,我今天上午接到你的电话之后,就去后面陵园叮嘱过光头蛇,让他不要再碰那个女人!”

    方管家有些难为情的看了桑榆一眼,继续说道:“我以为他会听话的!毕竟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很听话!可是等到晚上我给他送饭食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居然又抱着那个女人,在做那样……,那样的事情……”

    方管家是一个头发都已经斑白的老人。

    让他讲述那样不可描述的事情,也真是难为他了。

    桑榆见他满脸尴尬,便也不好再问细节。

    听到这里,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说来说去就是光头蛇不听话呗!

    身体的浴望强过了来自主人的命令,这个男人就危险了!

    她小脸肃冷:“带我去看看吧!把精钢链子带上!”

    “好!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方管家又道:“桑榆小姐你稍等,我让佣人把链子取出来!”

    链子是精钢煅造而成,十分坚固粗大,需要两个男佣合力才能够抬得起。

    夏桑榆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觉得方管家真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她只需要一根儿稍微结实点的链子来拴乔玉笙,因为她害怕乔玉笙蛊惑了光头蛇,从而又让她给逃脱了。

    所以,只需要一根乔玉笙挣不脱的链子就行了!

    可是眼前这根这么粗大,就算是猎豹猛虎也挣脱不了吧?

    一行人穿过院子,往西北角的陵园走去。

    陵园深处的石屋里面,光头蛇睡得正酣。

    他的怀里抱着乔玉笙。

    就好像孩子抱着洋娃娃,又好像大人抱着抱枕,手臂横过去,将乔玉笙牢牢的箍在怀里。

    乔玉笙身上的衣服早就变成了碎片。

    白皙的身体上,到处都是光头蛇蛮力冲撞后留下的青紫淤痕。

    身体各处都很疼,像是被人拆散之后又强硬的拼凑在了一起。

    最隐秘的部位更是疼得像是被人用钢刀绞过,流出来的血,染红了她两条玉白的大腿。

    她没有哭,也没有再呼救!

    她怀疑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被夏桑榆给杀死了!

    现在她正置身在十八层地狱当中,承受着最残酷的惩罚!

    四周很黑,黑得令人绝望!

    她童年时期被怪叔叔威胁的梦魇变成了现实,浓郁的黑暗中果然潜藏着凶残的怪兽,他用最锋利的武器割开了她的身体,鲜血淋漓,生不如死!

    恐怖和绝望到了极致,便只剩下空洞与麻木了。

    突然之间她听到了石屋外面传来簌簌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来救她来了?

    这个念头让她瞬间就兴奋起来。

    刚要坐起身,身边的男人含糊的嘟哝一声,一把又将她拽了回去。

    几乎同时,他用力一顶,蛮力的闯入她本就撕裂的身体。

    她痛得一声惨叫:“啊——!”

    石屋的门,就在这时候被打开了!

    夏桑榆的声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把灯打开!”

    啪的一声,强烈晃眼的光线照亮了石屋的每一个角落。

    光头蛇像头受到骚扰的野兽,猛然从石床上面一跃而起,口中发出了嗷的一声怪叫。

    方管家忙急声呵斥:“休得放肆!是主人来看你来了!”

    他这才低喘一声,偃旗息鼓的转身拿衣服穿上。

    然后走到夏桑榆前面,双膝跪了下去。

    夏桑榆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现代人,对于这种跪来跪去的礼仪实在有些吃不消。

    “起来吧,以后不用下跪了!”

    光头蛇站起身,充满敬畏的看了她一眼,便垂首站到了一边去。

    夏桑榆的目光缓缓扫过这间简陋的石屋。

    石床上除了一张薄薄的毯子,连个枕头都没有。

    铁桌子上倒是摆放着一张新鲜的芭蕉叶,芭蕉叶上面堆放着熟透的红色浆果,像是不久前才刚刚从丛林中采摘回来一样。

    芭蕉叶的旁边,还有一把颜色缤纷的野花,一朵朵开得十分肆意。

    野花放在浆果的旁边,画面美好得仿佛一副色彩饱满的油画。

    桑榆看着那浆果,那野花,眉梢便不由自主的蹙了起来。

    光头蛇是个守墓人,没人限制他的自由。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去丛林里面采摘最新鲜的浆果,欣赏最动人的丛林美景!

    根本没必要将野花和浆果都带回石屋来!

    他这么做的原因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乔玉笙!

    他在讨乔玉笙的欢心?

    想到这里,夏桑榆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之感。

    她走到光头蛇的面前,语带威慑道:“你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