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7章 死神的狞笑
    这种危险的意味,让桑榆想起了他从前那些幼稚疯狂的举动,比如在她脸上刻字,比如将她摁在身下疯狂索要直至带出了血丝……

    她心里突然就有些发虚:“瑾,瑾西,你这是怎么了?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他的指肚从她的唇瓣上轻轻抚过,眼神中危险的意味逐渐加浓。

    “桑榆,我是在昨天晚上接到你的示爱信息,这才精心筹备了这一切,你如果不喜欢,你应该提前告诉我……”

    “我没有不喜欢!我只是……”

    “你只是有事情瞒着我?”

    他勾起她的下颌,逼视着她道:“是什么事情?嗯?告诉我!”

    “哪有?”她强打精神干笑两声:“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最好是没有!如果有的话……”

    他真的很讨厌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所以借此机会就想要好好威胁她一番。

    然而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已经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了他的嘴唇。

    香滑,柔嫩,瞬时让他失去了语言能力。

    他的大手滑向她的后颈,搂着她想要将这个吻加深。

    她却往后面退了一步,含笑对他挥了挥手:“晚安了老公!我明天再联系你!”

    ‘老公’这两个字,绝对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字眼。

    他心花怒放:“好的老婆!路上小心点儿!”

    桑榆笑笑,转身上了那辆火焰红的跑车。

    跑车很快就驶出了容瑾西的视线。

    他望着夏桑榆离开的方向,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融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深思凝重之色。

    司机小何上前,低声问道:“容先生,咱们要不要跟上去?”

    “不用!”他看了小何一眼:“去忙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好的!”小何识趣的退了下去。

    容瑾西在夜色中站了一会儿,摸出手机给阿宇打了一个电话。

    “阿宇,给我盯着夫人,不管她那边有任何动静,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容先生!”阿宇为难道:“容先生,我怀疑墨尔庄园当初在修建的时候,就选址在了一座对信号干扰极强的矿脉之上,每次夫人一回到庄园,我这边的一切信号就都会失联!”

    “意思就是说,她在庄园里面的动向,你查不出?”

    “是的!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宫氏一族存在了数百年,却很少有人知晓他们真实情况的原因之一吧!!”

    “……”容瑾西神色凝重,想起了上次去丛林找夏桑榆的情形。

    他记得丛林中岔路极多。

    那些路标真真假假令人难以分辨。

    他开着他的迈巴赫进去之后没多久,导航和定位仪就都失灵了。

    在丛林中胡乱开了两三个小时,他还是迷路了。

    最后若不是墨尔庄园的人发现他并且将他带出来,只怕他现在都还困在丛林当中……

    墨尔庄园是个巨大的谜团。

    而他的桑榆,就是这谜团的最核心。

    无论如何,得让她尽快从那墨尔庄园里面搬出来才行。

    他继而又想起那次到墨尔庄园遇见的那些美丽女仆。

    她们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装,上衣薄薄的,里面的内容清晰可见,下裙短短的,一撅屁股就春色无遗……

    女仆都穿成这样,可想而知庄园的内部是怎样的淫靡不堪!

    桑榆虽然说是宫少玺的妹妹,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浸淫着,终归是不好!

    容瑾西越想越是烦乱,草草与阿宇交代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转身往酒店大门走去。

    走了两步,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折身来到了停泊在路边的迈巴赫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焰红色的超级跑车内,夏桑榆的神色也恢复了犀利清冷。

    她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后排坐着的薛紫涵和金贝贝,沉声说道:“今晚先在庄园好好休息,明儿一早,咱们再做一个专业的早孕检测!”

    “嗯!我们都听你的!!”

    薛紫涵没了往日的嚣张,金贝贝也没了昔日的骄狂。

    两个人都很顺从,很听话。

    事到如今,能够帮她们的,也就只有夏桑榆了。

    车子驶上跨海大桥,桑榆拨通了方管家的电话。

    “方管家,让人准备两间客房,我今天晚上要带两位朋友回家暂住!”

    “好的!我这就让佣人准备!”方管家沉吟片刻,又问道:“桑榆小姐,你还有多久才到家?”

    桑榆敏感的捕捉到了方管家语气当中的异样:“出什么事情了?”

    “是,是光头蛇……”

    “光头蛇?他又怎么了?该不会又对那女人做了什么吧?”

    桑榆一想到这里就头疼。

    光头蛇守墓几十年,不要说和女人睡觉,就连见也很少见过女人。

    这次是她疏忽了,不该将活色生香的乔玉笙丢给光头蛇。

    光头蛇玩玩乔玉笙也没什么,毕竟她和乔玉笙之间的关系,早就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所以玩玩就玩玩呗,反正乔玉笙也不会在乎多被一个男人玩。

    可问题是光头蛇他不是普通的男人!

    夏桑榆一想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心里就有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她咬着嘴唇思忖片刻,沉声吩咐道:“方管家,给我准备一副精钢煅造的手铐,我一回家就要用!”

    “好的!那桑榆小姐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方管家斟酌片刻,小心翼翼又补充了一句:“我刚才去给光头蛇送食物,发现他还在对那个女人……做那样的事情!”

    桑榆听出了他话里面难以启齿的尴尬,也不多问,简洁的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等我会来再说吧!”

    挂断电话后,她突然之间就情绪失控,重重一拳捶在了方向盘上。

    跑车快速右拐,往深不见底的桥下面冲去。

    死神的狞笑伴随着薛紫涵和金贝贝的尖叫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撕破。

    千钧一发之际,夏桑榆控制住了已经冲出桥面的车子。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滞了。

    只需要再往前一点点,她们三个人肯定就去见阎王了。

    因为车头已经撞开桥面护栏,小半截都悬空了。

    三个人都吓得魂不附体,除了大口大口倒抽凉气之外,谁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薛紫涵拖着哭腔道:“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

    金贝贝则抱怨说:“夏桑榆,有你这么开车的吗?你是想害死我们吗?”

    夏桑榆被卡在安全气囊里,整个胸腔好似要炸裂一般痛不可抑。

    她从后视镜里面看着脸色如土的两个女人,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我就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你们,我夏桑榆,是一个把命都豁得出去的人……,你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最好乖乖听话,不然的话,我不介意与你们同归于尽……”

    “夏桑榆你疯了吧?这种时候你还说这样的话!”

    “对呀桑榆,你别这样吓我们,我们什么都听你的便是……”

    两个女人也不敢再刺激她,生怕她一个想不开,就带着她们一起冲向大海深处。

    桑榆神色恍惚的笑笑,仰头望着浩瀚苍穹上面的点点繁星,喃喃说道:“你们都怕死,我却不怕……,我已经在积极的为死亡做准备了……,如果死神如此急不可待,现在就要取我性命,我也无话可说……”

    薛紫涵和金贝贝两人对视一眼:“她疯了吗?”

    对!她肯定是疯了!

    她真的快要被这残酷的现实给逼疯了!

    她自己身上本身就一大堆麻烦事儿,现在还摊上了哥哥留下的两个遗腹子,还有误打误伤的金贝贝也需要她来负责,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无形的压力给搞得原地爆炸了!

    命运给了她一堆积木,可惜她竭尽所能,也搭建不出自己想要的样子。

    越是努力,境况就越是乱糟糟的脱离掌控!

    真的好想破罐子破摔,就这样撒手不管,然后找个风景宜人的小镇去度过最后的八个多月时光呀……

    她望着天际繁星正胡思乱想,突然感觉到车身猛烈一颤,竟是要往桥下冲去。

    她吓得闭上了眼睛,耳边再度传来薛紫涵与金贝贝的尖叫声:“啊——!救命!救命啊!”

    夏桑榆也很害怕,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就在她们都以为这一次一定会一命呜呼葬身大海的时候,车子突然往后面倒退了一点点。

    她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车子又往后面倒退了一点点!

    什么情况?有人在后面拉她们这辆危在旦夕的车?

    夏桑榆扭头往后面看去,这才发现原本来往车辆并不多的跨海大桥上,什么时候停了这么多的抢险车在左右?

    每一辆车都亮着应急灯,来来往往的人影忙碌又有序。

    她的车子被人从后面绑住了保险绳,一辆大型拖车挥动着有力的机械臂,正将她们一点一点拖离险境。

    “有人在救我们!”

    “太好了!我们不会死了!”

    薛紫涵和金贝贝抱在一起喜极而泣:“呜呜,吓死我了!”

    夏桑榆的目光却被灯光映照下一道峻拔伟岸的身影吸引,双唇微颤,讷讷吐出了他的名字:“瑾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