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闲言碎语,会压断她的脊梁骨
    “你说!”他在她的耳际暧妹吐纳:“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

    她被撩拨得心下酥痒,然而往容淮南的方向看了一眼,神色便恢复了清冷:“我不想见到容淮南!以后咱们的宴会,别邀请他!”

    他爽快的答应下来:“好!”

    他也正有此意.

    今天邀请容淮南,也只是想要借机打压打压他,以便能够将他心中那点儿龌龊的想法给扑灭!

    至于以后,不请他便是了!

    夫妻两人一曲终场舞罢,众宾客也开始陆陆续续散场告辞。

    桑榆在人群中找到了薛紫涵和她的父亲薛东来。

    她含笑走了上去:“薛先生!”

    “容夫人!”薛东来满面笑容的说道:“容夫人,恭喜恭喜啊,你与容先生可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桑榆清浅含笑:“薛先生这是要走了吗?”

    “对啊,时间不早了,我得带紫涵回去了!”

    薛东来满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薛紫涵,笑呵呵的说道:“证券大亨黄董事长刚才邀请我和我家紫涵明天上午去他府上做客,所以我们得早点回去做些准备……”

    桑榆皱眉打断了他:“黄董事长?黄邦德?”

    “对对!就是他!”

    “他请你和紫涵去他家作客?”

    “没错!桑榆小姐你也是知道的,紫涵的母亲去世得早,她的婚事可真是让我懆碎了心啊,这高不成低不就的,我实在是……”

    “你想让紫涵嫁给黄邦德?”

    “嗯,没错!我看黄董事长也有这个意思,他今天一看到我家紫涵啊,那两眼就……”

    “黄邦德是离过婚的!”

    桑榆心下着急,又一次打断了他:“他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儿子!薛先生,你是想要紫涵一过去就给人当后妈吗?”

    “当后妈怎么了?”

    薛东来看了薛紫涵一眼,恨其不争的说道:“你看她这唯唯诺诺的样子!她和今天在场的名媛小姐比起来,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要差一大截,哪有品行端正的青年才俊会看上她?”

    “薛东来,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桑榆走到薛紫涵的身边,抬手轻轻的捋了捋薛紫涵的头发,柔声问:“紫涵,你不愿意嫁给黄邦德,对吗?”

    薛紫涵自从检测出怀孕之后,整个人就都是懵懵的。

    她望着夏桑榆,低声嗫嚅道:“桑榆,我,我该怎么办啊?”

    如果她父亲知道她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孩子,肯定会将她乱棍打死的。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慌乱,一张小脸上颜色尽失,惶恐至极。

    桑榆看着她,眼前浮现出刚刚见到她的样子。

    那时候的薛紫涵,是墨尔庄园十二名代孕女仆的领班。

    她美丽出众,性格也热情火辣,是最拔尖的那一个。

    只可惜她遇上了夏桑榆。

    两人几番互撕之后,桑榆直接用掺了强力胶的海藻泥面膜糊住了她的面容,用夸张怪诞的发彩和齿形的黑色指甲毁了她的形象!

    不仅如此,夏桑榆还害得她被丢进了丛林。

    在丛林里面那几天几夜,她每一分每一秒都生活在恐惧和煎熬当中!

    现在虽然回到了父亲的身边,性格却由原来的开朗活泼,变成了现在的沉郁寡言!

    再加上子宫里面正在悄然长大的孩子,更是让她完全没了主见。

    她一双手紧紧抓住夏桑榆,指甲都深深陷进了桑榆的皮肉里。

    桑榆叹息:“紫涵别怕!有我呢!我会照顾你的!”

    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这一句之后,转身看向薛东来道:“薛先生,紫涵美丽聪慧,她的终生大事实在不应该就这样草草订下!”

    薛东来眼中闪过希冀的亮光:“容夫人,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紫涵的终生大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容夫人,你,你愿意为我家紫涵挑选合适的青年才俊?”

    薛东来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

    桑榆含笑点头:“对!这段时间,就让紫涵和我住在一起吧,有什么社交应酬我都带着她,不愁找不到更好的结婚对象!”

    “是是是!容夫人的眼光我自然是信得过!那就辛苦容夫人了!”

    薛东来连声道谢,心里都快要乐开花了!

    紫涵在晋城名媛圈没有什么朋友,如果能与容夫人交好,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而且他知道,容夫人现在的身价已经到了不可限量的地步。

    她既是旷世集团的总裁夫人,名下又还拥有庞大的夏氏集团,传闻她还是神秘隐世的宫氏一族的继承人!

    紫涵若能与这样的人物交往一段时间,不愁在名媛圈没有声望,不愁那些青年才俊注意不到她!

    薛东来越想越高兴,叮嘱薛紫涵一番之后,就美滋滋的告辞了!

    薛紫涵脸色发白,轻轻扯了扯夏桑榆的衣角:“桑榆,谢谢你,不然的话,我还真的找不到机会打掉肚子里面的孩子!”

    桑榆眉梢一挑:“打掉?谁说要打掉了?”

    这可是哥哥宫少玺梦寐以求的孩子,是容氏的根,容氏的种,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个孩子被打掉的!

    薛紫涵见她这样的态度反倒纳闷了:“桑榆,你的意思是……不打掉?”

    “当然不打掉!你难道忘记当初为了怀上这个孩子,你有多辛苦了吗?”

    那些奇怪的易孕体,位,曾经让她腰酸背痛,第二天连床都下不了。

    那些欢爱后的贴墙倒立,曾经倒立得她头晕眼花,怀疑人生。

    而她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怀上宫少的孩子。

    只可惜,现在孩子是怀上了,宫少却走了。

    薛紫涵心里酸楚,眼眶紧跟着就红了:“那段时间确实很辛苦……,可是我知道做一个没名没分的未婚妈妈会更辛苦,我担心……”

    “你放心吧,我会给你名份的!”

    桑榆安慰了薛紫涵几句,远远看见金重泰带着金宝宝金贝贝两姐妹走来,急忙又小快步迎了上去:“金先生!”

    “容夫人!”金重泰有些尴尬,干笑两声,歉然道:“容夫人,贝贝不懂事,给你和容先生造成了一些困扰,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金先生这是说哪里话?”

    夏桑榆眉眼含笑,走过去一手挽着金贝贝,一手挽着金宝宝:“我和宝宝是最好的闺蜜,和贝贝也情同姐妹,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得很呢!”

    金宝宝表情僵硬,将胳膊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我有点不舒服,我先上车了!”

    桑榆看着她的背影,一头雾水道:“宝宝这是怎么了?谁惹她生气了吗?”

    金先生连忙打圆场解释道:“容夫人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她可能是因为今天来的时候,被那些名媛千金的话刺激到了!”

    “好吧!我以后有机会再联系她!”

    桑榆说着,将目光看向身边的金贝贝:“贝贝,我带你去墨尔庄园玩几天好不好?”

    “墨尔庄园?传说中宫氏一族居住的地方?”

    “对啊!就在跨海大桥那边的丛林里!”

    桑榆努力勾绘出庄园美好的一面:“庄园里面有罕见的百年生植物,还有天然的药浴温泉,早上的时候,还有猕猴进庄园偷果子吃呢……,是真的很好玩,紫涵也要去,你就陪我们一起去玩几天好不好?”

    桑榆在说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从她的腹部扫过。

    金贝贝马上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这是要争取时间,带着她悄悄做流产手术吧?

    怀着一个异国牛郎的孩子,这事儿若传扬出去,她的脊梁骨都会被人戳断!

    金氏家族也会跟着她蒙羞!

    所以,打掉就打掉吧!

    金重泰见她愿意留下,便语重心长的说道:“贝贝呀,难得容夫人宽宏大量不与你计较,你在她身边一定要听话,一定要懂事,在容先生面前一定要懂得分寸,万万不可再给容夫人惹出什么烦恼来!”

    “爸,我知道了……”

    金贝贝被他数落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桑榆连忙打圆场说了几句,然后让侍者带着金先生往出口走去。

    等到身边的人都走完,三个女人互相对视一眼。

    眼底都是重重的心事。

    “桑榆!我到处找你!”

    容瑾西含笑走来,矜贵优雅,浑身上下像是自带一种令人炫目的光华。

    金贝贝一看到他,脸上顿时泛起了情动的红晕。

    薛紫涵连忙拉了她一把:“咱们到车上去等桑榆吧!”

    “哦,好!”金贝贝反应过里,连忙跟着薛紫涵往外面走去。

    容瑾西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在夏桑榆的身上。

    他走过来,伸手搂过她就是一记亲吻:“桑榆,带上曜儿,明天开始,咱们就一起住在容氏公馆好不好?咱们的房子都重新布置过,保证会是你喜欢的样子!”

    “再给我两天时间吧,庄园里面还有一大摊子事儿呢,你得容我先安排安排!”

    “那就两天时间,超过两天我就抱着爷爷的骨灰和牌位住到你的墨尔庄园去!”

    “我真是怕了你了!好吧,两天就两天!”

    她敷衍了他,挣开他就想要往外面走。

    手腕一紧,却被他再次拽了回去。

    她勉强笑问:“怎么了?”

    他粗砾的大手缓缓摩挲她精致的下颌,眼神渐渐有了危险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