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5章 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的女人
    她紧张得不得了!

    嘴巴里面含着监测仪,脑子里面飞快的回想上一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

    她和容瑾西上次在青木武重的游轮上面有过一次。

    那一次恰好就是她的排卵期。

    回国之后她就应该来一次例假。

    可是她一下飞机就遭遇了机场大爆炸,亲眼目睹哥哥被炸得粉碎之后,又被陆泽劫持到了仓库里倒吊了起来……

    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太让人猝不及防。

    她一直都以为例假推迟是因为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原因,等她慢慢调整过来,例假就会准时了。

    却没想到今天因为一块红香蕉居然也出现了孕吐的反应。

    她忐忑莫名,将口腔监测仪从嘴巴里面取了出来。

    那检测柱体,红得不要不要的!

    她瞪大双眼:“怀孕了?”

    不会这么倒霉吧?

    这监测仪难道坏掉了?

    对,肯定是坏掉了!

    没道理检测三个女人,三个女人就都怀孕了吧?

    容瑾西在外面拍门:“桑榆,桑榆你好点儿没有?还是很难受吗?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她手忙脚乱收拾一番,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容瑾西看了看她苍白的脸色:“是不是肠胃受凉了?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不用了!我没事儿!”

    她极不自然的冲他笑了笑,走过去拿起拎包道:“我先回去了!”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不行!曜儿还在家里呢!”

    她推开他,借着撩头发的动作掩饰心里的慌乱:“你去应酬前面的宾客吧,我先走了!”

    “你刚才吐得那么厉害,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回去?”

    容瑾西拉着她的胳膊,柔声说:“实在要走的话,也让我送你吧?不然我不放心!!”

    她眉头轻皱,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好几度:“容瑾西,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粘人的毛病?你知不知道这样被你粘着,我会很累,很烦的!”

    “我这是在关心你,这也叫毛病?”

    “可是你的关心让我觉得很累!”

    桑榆的心情真是非常糟糕!

    一想到子宫里面极有可能正在孕育一个新的生命,她就恨不得伸手进去将那枚受精卵抠出来。

    她都活不长了,还生哪门子的孩子啊?

    烦躁得要命,重重推开容瑾西,她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一个侍者正要举手敲门,看见她出来连忙后退两步,恭敬道:“容夫人!”

    “让开!”她没好气的低喝一声,大步走向前面的宴会厅。

    容瑾西看着她的背影,眼底渐渐浮上一抹落寞的神色。

    侍者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容先生,外面来了一位叫厉哲文的先生!”

    夏桑榆正好听见了这一句。

    她脚下一滞:“厉哲文?”

    侍者忙道:“是的!厉哲文先生不在邀请名单之列,所以我们暂时将他拦在了门外。”

    “他是我的朋友,你们快点把他请进来!”

    桑榆刚刚说完这话,容瑾西便在一旁轻嗤一声笑了起来:“厉哲文?是以前在富太俱乐部做牛郎的那个吗?他倒是有点儿意思,既然不在邀请之列,还跑来凑什么热闹?”

    “容瑾西,你别这样说人家!他当初在俱乐部上班也是为了筹钱给他的女朋友治病……”

    桑榆刚刚解释两句,容瑾西的脸色就已经阴寒了下去。

    “是吗?既然他这么痴情,那干嘛还要来找你?”

    “他来找我,和他痴不痴情有什么关系?”

    桑榆心虚的辩解了两句,瞪了容瑾西一眼,转身就往外面走。

    临街的玻璃门一拉开,秋夜的凉风就刺激得她哆嗦了一下。

    一件尚带着体温的西装外套适时的披在了她的身上:“别冻着!”

    熟悉好闻的体息让她心头一暖,回过头,蓦然撞入一双深邃不见底的黑眸之中。

    她突然就很感动:“瑾西!”

    容瑾西帮她把外套拉拢了一些,末了还在她秀挺的鼻尖上面轻轻刮了一下:“我就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比刚才温柔多了!”

    刚才的她就好像一只炸毛的刺猬,一直到现在他都搞不懂她那突如其来的烦躁是因为什么。

    不过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她有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他!

    到底是什么事情,他现在还无从知晓。

    他只是隐约觉得,她的秘密应该与墨尔庄园有些关系……

    夏桑榆被他满含探究的目光压得浑身不自在。

    她侧过身避开他的视线,然后四下打量片刻,疑惑道:“厉哲文呢?不是说在这外面吗?”

    容瑾西也各处张望了一下,笑道:“今天是咱们复婚的大喜日子,也许他觉得没趣,已经走了!”

    “不会!他来找我一定是有正经事的!”

    厉哲文这人的脾性,夏桑榆还是比较了解的。

    他识大体,知进退,不会因为一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就上这里来找不自在。

    难道是他创业办公司的事情有进展了?或者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不然的话,他不会冒然出现,打扰她的生活的!

    她又各处看了看,低声嘀咕道:“这个厉哲文可真是,既然到了这里,什么事情都还没说,怎么就这样走了呢?”

    “算他聪明!知道你现在是有夫之妇,所以就把那些花花肠子都给收回去了!”

    容瑾西说着,将她一把抱起:“走吧,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开香槟呢!”

    两人进入纤尘不染的玻璃大门。

    片刻后,金宝宝和厉哲文从左侧巨大的石狮后面走了出来。

    厉哲文看着他们的背影,清俊的脸上,神色晦暗莫测。

    金宝宝则挽着他的胳膊,欢喜道:“哲文,你好久都没和我联系了,今天到这里是为了见我吗?”

    “我……”厉哲文脸色十分迟疑:“其实我今天到这里,是来找学……”

    “我就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金宝宝把他将要出口的话给堵了回去,笑着说道:“其实我这段时间也一直都挺想你的!不过我爸把我们姐妹两个看得特别紧,没有他的允许,我们连门都不能出……,不然的话我早就去找你了!”

    她热情洋溢,说了许多思念他的话。

    他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夏桑榆消失的那扇玻璃门后面。

    那里面光影斑斓,衣香鬓影,欢笑阵阵,看上去热闹得很。

    今天是她和容瑾西复婚的大日子,这是属于他们的盛宴,全晋城的人都在为他们举杯欢庆。

    他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居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刚才还一门心思想要进去见她!

    但是现在看来,金宝宝拉着他藏在石狮后面的做法是极为正确的!

    因为学姐和容先生真的很般配,是天作之合的一对。

    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大学生,无论是身价实力还是外貌长相,他都没法与容瑾西容先生比。

    他心里那点儿痴妄的想法,是时候掐灭了。

    回过神,他看向身边一脸兴奋的金宝宝:“你刚才说什么?”

    金宝宝心下一沉:刚才说那么多,他居然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忍着心里的失望,她撑笑说道:“我刚才说……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好不好?”

    他失语片刻,恍惚道:“我该回去了……,我今晚还有一节选修课要上……”

    说完,转过身,往街道的尽头走去。

    金宝宝看着他修长清瘦的背影,心里一抽脱口道:“厉哲文你醒醒吧,你想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她的身边已经有了比你更适合的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厉哲文便已经拔腿奔跑起来。

    他跑得很急,不消一两分钟,便消失在金宝宝的视线当中。

    宴会厅里面,众人一看见容先生抱着容夫人进来,全都跟着鼓掌起哄。

    “容先生容夫人好恩爱啊!”

    “是啊,我好羡慕容夫人……”

    “他们可真般配,将来生出来的宝宝一定也会非常可爱!”

    所有人都极尽吹捧之能,尽全力的夸赞容先生与容夫人,以及他们将来的宝宝。

    只有容淮南冷哼一声,绷着一张脸将一杯烈酒灌进了口中。

    他的心里,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容瑾西先是把他从旷世集团分割出去,继而又十分高调的与夏桑榆复婚,这种种举动,无疑都是在打压他!

    只可惜他现在势单力薄,根本还撼动不了容瑾西的地位!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忍!!!

    夏桑榆和容瑾西一起,开了香槟,切了蛋糕,然后在众人的起哄下,滑入舞池,和容瑾西共舞了一曲。

    她的舞姿轻盈曼妙,全无刚才与容淮南在一起跳舞时候的笨拙僵硬。

    容淮南就算再笨,此时也看出来了,夏桑榆不是不会跳舞,而是不愿意和他跳舞!

    她,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属于他的女人!

    可是他的心里,为什么就这么想要征服她,得到她呢?

    他单手擎着下巴,邪妄的目光痴痴的黏在她的身上。

    夏桑榆对于他的注视早有察觉。

    想起刚才跳舞的时候,他在耳边说的那些露骨言语,她淡淡的秀眉更是紧紧的拧了起来:“瑾西,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