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4章 都是红色香蕉惹的祸
    金贝贝紧张道:“夏桑榆,我到底有没有怀孕?你倒是说话啊!”

    夏桑榆牵了牵唇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恭喜你们!你们都怀孕了!”

    “啊?”金贝贝身形摇晃一下,竟是要晕倒过去了!

    桑榆连忙扶着她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又是给她掐人中,又是给她喂糖水,过了好一会儿,金贝贝才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夏桑榆,我这次真的被你害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夏桑榆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让金贝贝与松田太郎发生关系,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让金贝贝怀上松田太郎的孩子,这更加违背了她当初的初衷。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归根结底,责任真的都在她的身上。

    她向来自负,却没想到会把这件事情办得如此糟糕。

    她握着金贝贝的手,诚挚道:“贝贝你别害怕!这件事情,我来担!”

    “你来担?你来怎么担?我难道要对大家说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你的么?”

    “……”桑榆一时哑然。

    是呀,她一个将死之人,如何担得起这样的责任?

    而旁边的薛紫涵知道怀孕后,也是一副愁眉深锁的样子,正一面抹泪一面低低的抽泣:“桑榆,我怀孕这事儿你千万别传扬出去……,不然我爸会打死我的!”

    面对两个准妈妈,夏桑榆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抱着手肘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思忖良久,终于下了决心:“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么办了!”

    金贝贝和薛紫涵都把希冀的目光看向她:“你有办法了?”

    “这也只能算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吧!”

    桑榆心里闷闷的堵得难受。

    不管她有没有这个能力,眼前的两位孕妇,她都得负责。

    带着她们回到宴会大厅的时候,宾客们正在玩一个最近很流行的找舞伴的游戏。

    头顶上巨大的彩色旋转灯随着音乐摇来晃去,七色的光圈斑斓夺目,整个世界好像都在随着强劲的音乐剧烈的颠簸。

    夏桑榆顿时就觉得很晕。

    搞什么啊,这是正经的宴会,不是歌舞厅好不好?

    不等她抱怨完,一束强光突然打在了她的身上。

    她愣了愣,尚未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便听见四周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一浪高过一浪的叫好声:“容夫人!容夫人!容夫人!”

    这些人,有病吗?

    她抬起右手遮挡那束强光,正准备去找容瑾西,一道伟岸的身影突然挡住了她的去路:“桑榆,很高兴能有机会与你共舞!”

    她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张英俊的脸,愕然道:“容淮南?”

    容淮南眉眼舒展,继续保持着邀请的姿势:“咱们去跳舞吧!”

    “跳舞?我不……”

    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容淮南就握着她的手腕轻轻一带,滑入舞池。

    桑榆的身体有些僵硬的往后面仰着:“容淮南,你放开我,我不想跳……”

    “是在担心容瑾西会吃醋吗?”

    容淮南薄唇吣着坏笑,手臂在她腰上一收,两个人几乎贴到一起了:“放心!这只是一个游戏!容瑾西不会当真的!……,就算他心里不舒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表现出来!”

    夏桑榆想起他与杜欣儿大半夜在阳台上做暧的场景,心里抗拒得很。

    真的,十分讨厌他的触碰。

    她四下看了看。

    没有发现容瑾西的身影,倒是发现男男女女都相拥着,在他们的身边随音乐翩然起舞。

    这种时候如果她强行推开容淮南,只会让他们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且这样的行为,是相当失礼的!

    所幸这支曲子并不长,忍他三四分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容淮南垂眸,痴痴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她素净如瓷的小脸浮着一层冷凝,樱桃红的唇瓣紧紧抿着,清冷逼人,却依旧让他移不开眼。

    桑榆被他看得极不自然,抬眸瞪他一眼,警告道:“容淮南,我现在可是容瑾西的妻子了!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会被打的!”

    他唇角咧出一抹浅笑:“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就算被打我也乐意!”

    这话也太直白了吧?

    桑榆不想与他深究,岔开话题道:“你的杜欣儿呢?怎么没看见她?”

    “她只不过是你的替身!”

    “替身?什么替身?”

    “容瑾西没告诉你吗?我心里面真正爱着的人一直都是你夏桑榆……”

    容淮南的话太吓人了!

    桑榆心一乱,脚下的步伐也就乱了:“容淮南,你失心疯了吗?这种话岂能随便乱说?”

    “我没有乱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过!”

    容淮南也停下了脚步。

    他的目光从她脸上细细抚过,低沉的声音夹杂着痛苦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实,你刚出现的时候,我对你并没有太大兴趣!我招惹你,调,戏你,也仅仅是因为我想从容瑾西的手里抢东西而已……,他越是在意你,我就越是想要染指你……,可是到后来,我发现你的样子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容淮南,你在胡说些什么,我都听不懂!”

    她扭身想走,他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怎么会听不懂?”

    “听不懂就是听不懂!难道我必须得听懂吗?”

    她昂着头,神色清绝冷傲。

    他眼中的神采渐渐黯淡下去:“你不懂,我就一一给你说明白!我和杜欣儿在一起,是因为她和你有三分相似……,我让她戴你的首饰,穿你的睡衣,用你的化妆品,喷你的香水,就是为了从她的身上找到更多你的影子!我甚至……,甚至和她做暧的时候,脑子里面也都是你的样子,叫出来的也是你夏桑榆的名字!”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结束了他疯狂的告白。

    夏桑榆后退两步,小脸凝霜,冷道:“容淮南,你一个人脏也就罢了,别把我也说得和你一样脏!!”

    “桑榆……,你听我解释!”

    容淮南神色痛苦,快步上前,伸手就要去拉夏桑榆的手腕。

    容瑾西峻拔的身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容淮南,你的曲子完了!”

    这么快?就完了?

    看着容瑾西拥着夏桑榆走远,容淮南的脸色变得极其阴鸷难看。

    夏桑榆满以为容瑾西把她带出舞池会生气的责怪她,没想到他只是闷闷的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啊?这么快就要走?”

    “怎么?你不想走?你不是说要早点回墨尔庄园陪曜儿的吗?”

    “我是说过,可是现在……会不会太早了点儿?”

    夏桑榆一面说,一面把目光往不远处的金贝贝和薛紫涵看了过去。

    一想到她们肚子里面的孩子,心情就沉甸甸的。

    她的寿命都只有不到九个月了,哪里还有办法去顾她们的周全啊?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谁来告诉她应该怎么办啊?

    容瑾西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柔声问道:“怎么了?是累了吗?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呢!”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确实有点儿累……,我去那边坐坐!”

    “我陪你!”

    两人来到旁边的休息区。

    侍者很快就送上了红酒和糕点过来,另外还配送了一份粉红色的香蕉。

    容瑾西用银叉叉了一块香蕉递给她:“尝尝看!香蕉是能够令人心情愉悦的水果,吃点东西也许你心情就好了!”

    红色的香蕉,桑榆没吃过,却听过。

    据说这种香蕉产于法属圭亚娜群岛库鲁岛上,由当地人精心培育,味道极其鲜美,产量却十分低。

    能吃上这种红色的香蕉在岛上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般情况下只有酋长和大祭司才能享用。

    容瑾西为了这场复婚盛宴也颇费了些心思,不仅空运采买了日本的黑皮西瓜,连这种罕见的红色香蕉都给找到了!

    她不想扫了他的兴致,也不想让他担忧,遂点头说:“好,我尝尝!”

    她伸手去接香蕉,他却宠溺一笑:“我喂你!”

    “好吧……”

    她顺从的张口含住了递到嘴边的红色香蕉。

    容瑾西期待的看着她:“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香蕉特有的气味儿在口腔中一漫开,她瞬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恶心,想吐……,呃……!

    反应来得太突然,她根本还来不及掩嘴,直接就吐了出来。

    辛亏她中午就没怎么吃饭,吐也只吐出了一些清水。

    饶是如此,也难受得她够呛。

    容瑾西吓坏了:“桑榆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吐了?”

    她摆摆手,语气有些虚弱的说道:“我没事儿……,我就是吃不惯这个香蕉!”

    “那我把它端走!”

    这么高端的水果,她居然一吃就吐,也真是太没口福了。

    容瑾西把香蕉果盘交给侍候在门口的侍者,一转身却看见夏桑榆进了内置的洗手间。

    他走过去关切道:“怎么了?还是想吐吗?”

    “不!我不想吐,已经没事儿了……”

    夏桑榆动作麻利,取出早孕监测仪,撕开包装纸,将检测柱体含进了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