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203章 来,把它含在口中!
    吐得太急,连最起码的礼仪形象都顾不上了。

    桑榆关切的上前:“贝贝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金宝宝也轻轻的帮她扶背:“贝贝你是不是感冒了?我看你这段时间脸色不怎么好,胃口也很差……”

    金贝贝接过夏桑榆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水渍:“没事儿……,呃……”

    突然又是一阵抽搐呕吐。

    夏桑榆的秀眉慢慢拧了起来:“怎么回事儿?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旁边一位身穿火红色晚礼裙的女人突然嬉笑出声:“去什么医院啊?我看金贝贝这八成是有孕了……”

    “你别瞎说!我妹妹连男朋友都还没有,怎么可能怀孕?”

    “呵呵,这年头,没有男朋友也是能怀孕的哦!”

    穿火红色晚礼裙的女人唯恐天下不乱,拔高声音,嘻嘻又道:“说不定,上次她跟着容先生去日本,就已经背着容夫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金宝宝还想要护着妹妹,旁边的名媛千金已经议论开了:“对呀对呀,我看金贝贝这反应就像是孕吐呢!”

    “我嫂子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一闻见不喜欢的味道就会呕吐……”

    “啧啧!金贝贝还没出嫁就怀上了孩子,我看以后还有谁敢娶她!”

    “金家两姐妹都是一个德行,又贱又騒……”

    “真不知道容夫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还对她们这么好!”

    “对呀!全晋城品性最坏的就是这金氏两姐妹了!”

    墙倒众人推。

    这些名媛千金又开始攻击金氏两姐妹了。

    金宝宝气得脸色发白,扭身看向夏桑榆:“桑榆,你别听她们的,我妹妹绝对不会和容先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她可能是最近心理压力过大,所以才会呕吐……”

    “嗯!我知道,不会是容先生的……”

    容瑾西碰都没有碰过金贝贝,金贝贝就算怀孕,也和容瑾西扯不上关系。

    那么,是松田太郎的?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瞬时在夏桑榆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会真的是松田太郎的吧?

    那松田太郎身为牛郎,难道就没有采取什么避孕措施?

    这也太不敬业了吧!

    越想越不踏实,正好包里面有几支最新型的口腔早孕监测仪,当下就想要拿出来证实一下金贝贝是不是怀孕了。

    刚刚把手包打开,一道有几分熟悉的身体突然往这边走了过来:“容夫人,恭喜啊!”

    她秀眉微蹙,薛紫涵?

    薛紫涵脸上那些黑乎乎的海藻泥面膜和头发上的强力彩色发胶都已经清洗干净了。

    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露肩晚礼服。

    晚礼服出自名家之手,质地上乘,做工一流。

    只可惜与薛紫涵的气质十分不搭,不仅没有将她身材的优点显露出来,反而让她身材上的缺点暴露无遗。

    薛紫涵大概也感觉到了众人挑剔的目光,不由得双肩微缩,下意识的伸手理了理肩带。

    身穿火红色晚礼裙的女人斜睨她一眼,轻嗤一声,讥诮笑道:“哟!这是谁啊?咱们名媛圈怎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啊?”

    她身边一位身穿墨绿色露背裙的女子也跟着笑道:“这位小姐是走错地方了吧?”

    “瞧她那畏首畏尾的样子,肯定是来自小门小户,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呵呵,她身上的裙子去年就过时了,居然今年还拿出来穿!”

    “还有她的妆容,又不是夜店,干嘛画这么浓的妆?”

    薛紫涵没想到自己一出场,就会被人这样品头论足的点评一番,当下更是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她看向夏桑榆,眼神里充满求救的味道:“桑榆……”

    夏桑榆这才回过神来。

    她上前挽起薛紫涵的胳膊,含笑对众名媛道:“你们别为难她!她叫薛紫涵,父亲薛东来经营全球连锁酒店,不久的将来,她的身价不会比你们低哦!”

    几位名媛千金这才不自然的讪笑说道:“既然她是你容夫人的朋友,我们自然不会为难她!”

    那位身穿火红色晚礼裙的女子更是殷勤的从果架上面取了一份儿黑皮西瓜递到薛紫涵的面前:“紫涵小姐,刚才是我太过刻薄了,我向你道歉!”

    薛紫涵受宠若惊,连忙双手接过:“没关系没关系!我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夏桑榆安抚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吃吧!”

    “嗯!”听话的吃了一口!

    这是什么瓜啊?

    好怪异的香味,好独特的甜味。

    薛紫涵从来没有吃到过这样的水果。

    可是……,好难下咽啊!

    她皱着眉头,强迫自己吞下去。

    然而喉头处一阵抗议般的紧缩,她口中的果汁果肉不仅没有吞下去,反而连早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众名媛全部都惊呆了!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场面霎时就静寂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来一个孕吐的?

    夏桑榆连忙帮薛紫涵顺背递纸,口中还疑惑的说道:“这是日本北海道的黑皮西瓜,不会难吃成这样吧?”

    “我……,我就是突然觉得好恶心……”

    薛紫涵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桑榆,我给你丢脸了!”

    身穿火红色晚礼裙的女人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薛紫涵,你是不是怀孕了啊?”

    “怀孕?”薛紫涵的脸色倏然变白:“没有没有,我没有怀孕!”

    她去墨尔庄园做代孕女仆的事情,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回到父亲的身边后,这几个月的经历她更是一个字也不敢提。

    但是……,她的月事这个月确实没有来!

    夏桑榆见她神色躲闪目光游离,心里也升起了重重疑窦。

    她抓住薛紫涵的手:“跟我来!”

    “桑榆你要带我去哪里?”

    薛紫涵自从上次在墨尔庄园被夏桑榆恶搞,后来又被宫少玺扔到丛林中喂狼之后,对夏桑榆就有了一种骨子里的畏惧。

    问了一句,便乖乖的跟着夏桑榆往里面走。

    夏桑榆经过金贝贝的时候,又一手将金贝贝的手腕抓住:“你也跟我来!”

    金贝贝已经被孕吐搞得有气无力,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了。

    三人很快来到了专用的贵宾休息室。

    夏桑榆关上房门,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吧,你们是不是怀孕了?”

    薛紫涵纠结了片刻,点头说:“可,可能吧,我这个月没来……那个!”

    金贝贝则咬牙冷笑:“怀孕?怎么可能?”

    她心里也十分清楚,如果怀孕了,这孩子和容瑾西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游轮上的两个晚上,和她在一起颠鸾倒凤的人,都是那个叫松田太郎的牛郎!

    怀上一个异国牛郎的孩子,这事儿若传出去,她和她的家人一定会成为晋城上流社会的大笑话。

    所以,绝对不能承认!

    她冷冷剜了夏桑榆一眼,转身就要开门离开。

    涂着红蔻丹的手刚刚碰到门锁,夏桑榆幽寒的声音潺潺传来:“金贝贝,我劝你想清楚!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你以为这事儿你能捂得住?不管你去哪家医院做人流,你未婚先孕的事情都会被曝光出来!到时候,你还有什么面目在晋城立足?”

    金贝贝愤怒转身:“那你想要怎样?我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都是你害的?”

    “没错!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我才要对你负责!”

    “负责?请问你要怎么负责?把容夫人的位置让给我吗?”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夏桑榆淡定起身:“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确定你到底有没有怀孕!”

    她从包里面取出两根口腔早孕监测仪,拆开包装纸,然后分别递给她们一人一支。

    “这是最先进的早孕监测仪!把它含在口中一到两分钟,记住千万不要被唾液润湿……”

    这东西是她从方管家那里拿来的。

    据说产自德国,相当精准可靠。

    金贝贝见薛紫涵十分配合就将监测仪含在了口中,不由得跺脚气道:“她也是被你利用过的女人?她怀了容先生的孩子?”

    “你想多了!”夏桑榆淡淡说:“她和容先生没关系!”

    金贝贝这才低哼一声,十分不情愿的将监测仪含进了口中。

    夏桑榆帮她们掐算着时间。

    一分多钟后,她先看了薛紫涵的监测仪。

    淡黄色的柱体已经变成了红色,显示结果,确实是怀孕了!

    是宫少玺的孩子吗?

    宫少玺除了在林心念的身体里面留下了种子,还在薛紫涵的子宫里面也留下了根?

    两个遗腹子,这到底是最大的幸运还是最大的不幸啊!

    薛紫涵见她看着监测仪不说话,心下发虚,不由得低声嗫嚅道:“我,我只有他一个人……,回去之后,我连别的男人的手都没有摸过……”

    “我知道!”她苦涩的应了一句。

    长长的叹了口气,桑榆又道:“薛紫涵,咱们呆会儿再聊吧!”

    说完,她转身走到金贝贝面前,捏着监测仪露在外面的那半截道:“张口!时间到了!”

    “哦!”金贝贝张口,让她将监测仪取出来:“怎么样怎么样?我没怀孕吧!”

    桑榆看着通红的柱体,只觉得一阵阵头疼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