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你生的娃,都随我姓
    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瑾西约她在酒店,难道不是为了啪啪啪么?

    容瑾西安排这么多人送玫瑰给她,难道不是为了表白示爱么?

    为什么她热情满满的推门,看见却是这些冰冷的摄像头?

    她仿佛是一脚踩空,惊悸之下本能的就想要转身逃离。

    记者们却围住她,七嘴八舌的问开了。

    “桑榆小姐,请问你和容先生是什么时候和好的?”

    “这次高调复婚,请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桑榆小姐,你手里的玫瑰是要送给容先生的吗?四朵玫瑰是代表至死不渝的爱情吗?”

    “桑榆小姐,听闻你身边收养了一个夏氏集团的孩子,请问这次复婚,会让那孩子随容先生的姓吗?”

    桑榆越听越头大,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她的目光越过这些记者看向房间深处:“容瑾西,你给我出来!”

    沙发上矜贵优雅的男人这才轻轻击掌:“好了各位,都别为难容夫人了!下去领红包吧!”

    慵懒磁性的声音像是命令,不容人有丝毫质疑。

    记者们很快就从房间里面退出去了。

    容瑾西起身,走到小脸愠怒的夏桑榆面前,薄唇带笑道:“吓到你了?”

    夏桑榆狠狠瞪他一眼,手中玫瑰径直拍在他的怀里:“我去一下洗手间!”

    胸,衣带子早就解开,这时候都快掉出衣服了。

    她得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然而才刚刚举步,便被拽入了他刚阳滚烫的怀抱里。

    温暖的大手从衣服下面探入,直接揉上了她的饱满:“生气了?是不满意我的安排?”

    “放开我!”她绷着小脸使劲挣扎:“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吗?快点说正事吧!”

    他邪邪一笑,修长的手指极富技巧的一勾,她的胸,衣被取了下来。

    “看在你这么想要的份上,我决定先满足你,然后再谈正事儿!”

    “谁说我想要了?”

    “不想要?那胸,衣带子是谁解开的?”

    他抵在她耳边低声呢哝:“真的不想要吗?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

    她又羞又恼,还想要推开他,他却已经将她一把抱起,大步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她身上醉人的气息简直就是要命的催晴药,迷惑着他,引诱着他,让他肿胀欲裂,疼得直吸气。

    桑榆面色酡红,浑身火热滚烫。

    陷入浴望的浪潮之前,她用细软的小手轻抚他潮红的面颊:“瑾西,我把曜儿送给你抚养好不好?以后他就跟你姓,叫容曜好不好?”

    “当然好了!你都嫁给我了,他自然是跟我姓!”

    他呼吸急促,含糊的回答了一句,便急不可待的俯身压了上来:“以后你生的娃,都随我姓!”

    他深邃的眼眸中情浴翻涌,修长的手指一颗颗挑开她的衣扣。

    她的锁骨薄薄的十分漂亮。

    肤色却白皙如雪,他只在上面轻轻一吮,便有诱人的粉红出现,一朵一朵,宛如桃花初绽。

    他沉迷其中,醇厚低声的声音带着性感的哼吟:“桑榆,你是老天派到我身边来惩罚我的吗?”

    “嗯?”意乱情迷之下,她没有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他继续吻她,含糊的低语声带着丝丝痛苦:“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每次一见到你,我就会失去理智,失去一切的自控力……,我只想要你……,你告诉我,我对你的爱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我要怎样才能从对你的迷恋中挣脱出来……”

    在遇见桑榆之前,他是一个多么强势的男人啊!

    腹黑冷漠,刚毅果断,几乎没有人能找到他的弱点。

    可是自从夏桑榆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他便突然有了软肋,有了不能克服的弱点。

    他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又恼恨自己对她如此依恋。

    矛盾的情绪让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目光落在她蔷,薇红的唇瓣上,他情不自禁的俯身吻了上去,火热的手掌一点一点爱,抚她的全身。

    她的身体超乎寻常的敏感,白里透红的肌,肤,很快就泛起了想要的情潮。

    反正都活不长了,从今往后,她的生命要百无禁忌!

    爱就狠狠爱,恨就死命的恨!

    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柔软的身体像一张被拉满的弓,抬高身体向他索要更多的欢爱。

    他双目猩红,听到她小猫咪一般的嘤咛,体内的情浴更是被激发到了极致。

    血脉喷张。

    “桑榆,我爱你……,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我也爱你……”

    有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他急忙细细舔过,低低问:“疼吗?”

    “不疼……,是高兴……”

    她紧紧缠着他,恨不得融入他的身体当中。

    过了不知道多久,两人终于恋恋不舍的分开。

    他半拥着她,俊脸上还有情事的余韵来不及散去:“想不想喝水?”

    “不想喝……”她用额头轻蹭他的下颌,软软问:“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吗?”

    “嗯,叫你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复婚了!”

    “复婚?”她呼一下从床上坐起:“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就刚才!咱们不是已经召开过记者见面会了吗?”

    “刚才?我一直以为那些记者只是在瞎掰扯……”

    夏桑榆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严重了。

    她放纵自己,却并不代表还想要做回容夫人。

    九个月的寿命,活一天就少一天,她没资格去占有那个位置!

    容瑾西见她脸色不好,眸色不由得深暗了些:“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不开心?”

    桑榆无力解释,翻身从床上下来。

    一迈步,滚烫的液体就从体内流了出来。

    他眼神中刚刚平息下去的浴望,又被点燃。

    跳下床,从后面直接抱住了她:“告诉我,为什么你会不开心?难道你不想和我复婚吗?”

    她咬着唇,控制着不让自己嘤咛出声。

    他一下一下,极富节奏的撞击着她:“说!你到底想不想和我复婚?”

    “不……,不想!”

    刚刚含糊吐出一句,身体便被他扳转了过来。

    他眼眸中蕴着怒火:“你撒谎!我昨天晚上明明收到过你的告白信息,你说过你是爱我的……”

    “瑾西,我确实很爱你,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们要复婚啊!”

    “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复婚?”

    他理解不了她的逻辑,却感受得到她的逃避。

    带着惩罚的意味,低头在她的嘴唇上面狠狠啃咬起来。

    美味如她,惹得他分分钟都想要占有她。

    又是一番风雨旖旎,他在她身体里面打下爱的烙印,她已经全身瘫软如泥,从他手中往地上滑去。

    他邪邪一笑:“我带你去沐浴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让他陪着去沐浴,说不定在浴室里面就还得再缠绵一番。

    她可没力气再来了。

    挣开他,逃一般进了浴室。

    他唇角染上些餍足的笑意,眼神里面满满都是爱意。

    客厅的茶几上面,手机在不停的嗡嗡震动。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骤然冷了下去:“容淮南,找我有事儿?”

    “容瑾西,你行啊!前脚把我扫地出门,后脚就和夏桑榆复婚!”

    容淮南声音里面怒气很重!

    容瑾西的语气却十分凉淡:“怎么?看到我们复婚的消息,你是想恭喜我们?”

    “……”容淮南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谁也理解不了他此时的心情!

    他的愤怒,失落,憎恨,只有他自己能懂。

    容瑾西在电话里面淡淡讥嘲道:“哦,我忘记了,今天是四方传媒筹谋已久的《帝宠》开机的日子,我和桑榆订婚的消息,抢你的头条了?”

    “容瑾西,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尝到失去一切的滋味儿!”

    容淮南恶狠狠撂下一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容瑾西耸耸肩,根本不将容淮南的威胁放在眼里。

    失去一切?

    笑话,他怎么可能会失去一切?

    倒是他容瑾西离开容氏庇护,身份和地位都会急速下降,不久的将来,定会变成一个一文不值的废人!

    不要怪他容瑾西不念兄弟情分,谁让他胆敢觊觎他的女人呢!

    容瑾西心下冷冷嘀咕了几句,正要将手机扔开,突然又记起一件事情。

    昨天晚上他接到了乔玉笙的信息,要求他为她准备一间长住的豪华套房。

    他顾忌着乔玉笙的手里有不利于夏桑榆的视频,所以今天上午就已经为乔玉笙安排好了房间,只不过后来忙着和夏桑榆复婚这事儿,就忘记给乔玉笙回话了!

    趁着桑榆在洗澡,他拨通了乔玉笙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听了。

    他尚未开口,乔玉笙痛苦万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容先生,救救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

    他俊眉微蹙:“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好害怕……,这里好黑……,容先生,请你告诉夏桑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乔玉笙说话的声音十分痛苦,像是正在被上刑。

    她说话的间歇,还夹杂着男人野兽一般的粗重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