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98章 两份遗嘱
    就算再忙,他也不应该连句再见都没有,就这样直接撂了电话吧?

    桑榆觉得自己受到了冷遇。

    不过转念又一想,他说不定正忙着和容淮南划分家产,等他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自己宽解了一阵,她开车去了夏氏集团。

    她让曾有信律师帮忙起草了两份遗嘱。

    一份是关于曜儿的监护权和抚养权,她离世之后,容瑾西就是曜儿唯一的监护人。

    她以前曾经给容老爷子承诺过,说是会替容瑾西生一个孩子。

    可是由于这该死的家族遗传病,她已经断绝了给容瑾西生孩子的想法。

    因为这孩子就算生下来,也只能活到二十多岁,她不想留给容瑾西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恸。

    所以,就把曜儿留给瑾西吧!

    曜儿将来会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有他的陪伴和照顾,瑾西的晚年才不至于凄凉无依。

    第二份遗嘱,是关于夏氏集团继承权的。

    夏氏集团的市值前不久已经被专业人士估出了天价,这份产业先暂时交由容瑾西打理,等到曜儿成年后,再从容瑾西的手里接管过来。

    桑榆这么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容瑾西今年才二十七八,将来肯定会为曜儿娶个后妈回家的。

    后妈进了家门,要不了多久,就会为容瑾西生儿育女。

    如此一来,曜儿在容家就极有可能会受到排挤。

    有了这份关于继承权的遗嘱,曜儿可以轻轻松松从容氏抽身而出,不用仰人鼻息,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才识让夏氏集团发扬光大。

    这应该也是父亲夏挚老先生的心愿吧!

    夏桑榆自问这两份遗嘱缜密无遗,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这样决定的。

    曾有信律师的眉宇之间却隐隐有些担忧的神色:“桑榆小姐,夏挚老先生将夏氏集团交给你,是希望你能够亲自打理,你怎么接手这才几个月时间,就又要转给容先生呢?”

    桑榆叹了口气:“曾律师,你别劝我!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曾律师无奈摇头:“桑榆小姐如果觉得这么做能够对得起夏挚老先生,我便也无话可说!”

    夏挚老先生当初将负债累累的夏氏集团交给夏桑榆的时候,他曾经怀疑如此年轻纤弱的女子,能不能担负起如此沉重的一副担子。

    然而夏桑榆很快就用实际行动给了他一个惊喜。

    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居然说动了宫氏的人,融入大量资金,成功的化解了夏氏集团资金链的危机。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她能够在商界大展拳脚的时候,她却悄无声息的找到曾有信律师,立下了这样两份遗嘱。

    曾有信表面上无话可说,心里却满满都是遗憾。

    夏桑榆自然不方便将自己是宫氏后人的事情说给曾有信知道,更不方便将自己身患家族性遗传疾病的事情告诉他。

    算了,什么都别解释了。

    九个月后,当他们参加她葬礼的时候,就会明白她今日这么做的缘由了。

    接下来的时间,桑榆又旁听了一个高层会议。

    父亲用毕生心血为夏氏集团打下了极佳的运营基础,一旦度过了资金链断缺的危机,公司又进入了良好的循环运作当中。

    如果她能够再活二三十年,一定可以带着夏氏集团到达一个更新更高的高度。

    只可惜,她活不长了。

    会议结束,容瑾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桑榆!”

    “干嘛?”语气凉凉的。

    明明不是那种扭捏的小女人,可是心里面对于他刚才那么快挂断电话透露出来的冷淡还是多少有些介怀。

    他听出了她的不悦,赔笑说道:“一起吃午饭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谈!”

    “好啊!把地址发过来吧,我这就出发!”

    正好她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他谈,当即便脱口答应了下来。

    容瑾西约的地点在紫荆酒店。

    桑榆将车交给泊车小弟,一面往里面走一面给容瑾西通电话。

    “瑾西,不是说吃午饭吗?你干嘛约我上酒店啊?”

    “酒店大厨做的菜比外面饭店的好吃嘛!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这里的水晶排骨和酱汁儿牛肉……”

    “真难为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样的菜式!”

    她唇角溢笑,正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容瑾西闲扯,迎面突然走过来一对颜值颇高的小情侣。

    两人手挽手,笑容十分甜蜜。

    桑榆开始的时候并未在意,淡淡扫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没想到那对小情侣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姐姐,这玫瑰送给你,希望你和你的爱人能够一生都幸福甜蜜!”

    女孩儿说着,将手中一株怒放的玫瑰递到了她的面前。

    桑榆微怔:“给我的?”

    女孩儿一脸无害,含笑点头道:“对啊!今天是我和我男朋友相识一百天的纪念日,我把这株玫瑰转赠给你,也希望能把这份幸福和甜蜜分享给你!”

    女孩儿声音甜甜的,十分好听。

    男孩儿则含笑站在旁边,时不时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一眼身边的女孩儿。

    桑榆不忍拒绝:“那好吧,谢谢你们!”

    玫瑰花很新鲜,上面还带着露珠,像是刚刚从玫瑰园中才采摘下来的一般。

    放在鼻端闻了闻,花香沁人。

    她笑笑,拿着玫瑰去见容瑾西,他该不会以为是她送给他的吧?

    昨晚才发了表白信息,今天就拿着玫瑰去见他,这其中的寓意会不会太令人遐想了?

    她一面走,一面纠结着等会儿要怎么给容瑾西解释这玫瑰花的意义。

    对面又走来一对像是刚刚结束婚礼的年轻男女。

    女的身上还穿着婚纱,头上也还戴着山茶花和百合花点缀成的美丽发冠,眉眼弯弯,一脸幸福。

    男的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胸口处的新郎礼花都还没来得及摘下。

    桑榆羡慕的看着他们,结婚了,真好!

    本来只想擦肩而过,没想到这对新人走到她面前也停了下来。

    “姑娘,请收下这支玫瑰花吧!这是我们爱情的象征,也祝愿你和你的爱人早日走进婚姻的殿堂,给彼此一个幸福的未来!”

    新娘笑意盈盈,将一支同样怒放的玫瑰递到了夏桑榆面前。

    桑榆愕然:“你们也送我玫瑰花?”

    “嗯!请收下我们的祝福吧!”

    新郎和新娘都十分诚挚,举着那支玫瑰花请求她收下。

    桑榆心里乐开了花。

    她喜欢玫瑰花,更喜欢被祝福!

    欣喜的接过玫瑰花,脚步欢快的往大厅里面走。

    可是走了几步她就发现了一个小细节。

    手里的两支玫瑰花,明明是不同的两对男女送给她的,可是为什么看上去如此相似?

    就连下面包着花枝的花纸都一模一样。

    她心里正觉得有些疑惑,大厅对面居然又走过来一对三十多岁的年轻夫妇。

    她注意到,那位妻子的手中,也捧着一支娇艳的玫瑰。

    同样的新鲜,同样的怒放,就连花纸都是一样的。

    她与他们相向而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以至于当那对年轻夫妇在她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尚未开口,她便着实惊了一下:“你们也要送我玫瑰?”

    妻子有些害羞,细声细气的说道:“对呀,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我们说好了,出了房间遇见的第十个人就是最幸运的人!我们要将这份爱情的好运传递给她!”

    说着,将玫瑰递到了她的面前。

    桑榆迟疑:“你们都是串通好了的吧?”

    妻子腼腆一笑:“我只和我的丈夫商量好了!”

    丈夫十分面善,含笑劝道:“姑娘你就收下吧!祝福你和你的爱人能够夫妻恩爱,相伴一生!!”

    桑榆表情僵硬的笑了笑:“谢谢!”

    走到电梯旁边,她摸出手机给容瑾西打电话。

    容瑾西的手机居然不在服务区?

    搞什么鬼?难道去火星了?

    正还要拨打电话,电梯门开了。

    一对满头银发的老夫妇走了出来。

    桑榆一眼就注意到,那位老奶奶的手中,也握着一支玫瑰。

    不用说,这又是送给她的!

    果然,老奶奶将红玫瑰递到她的面前,慈爱笑道:“孩子,今天是我们结婚六十周年的纪念日,这株玫瑰送给你,希望你和你的爱人能够像我们一样,白发苍苍还能恩爱如昔!”

    桑榆极不自然的牵了牵唇角:“老奶奶,你实话告诉我吧,是不是容瑾西让你们这么干的?”

    老奶奶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满眼柔慈的说道:“孩子啊,在茫茫人海中能遇见一个对你如此用心的人不容易,听奶奶的话,你一定好好珍惜,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

    夏桑榆的眼眶蓦地就红了。

    心里知道这对老夫妇和前面三对男女都极有可能是容瑾西花钱请来的群演,可是老奶奶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心里还是突然之间就很触动!

    和老爷爷老奶奶告别之后,她也没有再给容瑾西打电话,握着收到的四支玫瑰,径直坐电梯往约定好的房间走去。

    以她对容瑾西的了解,容瑾西这时候肯定已经干干净净的沐浴过了。

    说不定他还换上了舒适干净的睡衣,为了方便接下来的欢爱,他的睡衣下面肯定什么都不会穿。

    一想到他雄壮的样子,她的脸颊不由得有些发热,身体居然也泛起了奇异的酥麻。

    好吧,她承认,她也想他了!

    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

    等到有一天她发病严重的时候,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然后找个风景优美的小镇安静的死去。

    在这之前,请允许她尽情的放纵吧!

    她在敲门之前,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胸带。

    然而房门一开,迎面而来的却是好几只摄像头。

    咔嚓咔嚓的镁光灯让她一瞬间就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