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96章 床太脏,她不想脱衣服
    “乔玉笙你够了!”桑榆气得声音都在发抖:“陆泽死了,你在晋城声名狼藉又无依无靠!你和我斗,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是吗?那我们走着瞧啊!”

    乔玉笙漫不经心,像是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

    桑榆的心里已是窝火得快要爆炸!

    她和乔玉笙之间,从前一世斗到这一世,厮斗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都还没有分出一个胜负。

    九个月,过一天就少一天。

    她实在不想把本就不多的时间浪费在仇恨和撕逼上。

    不如今天,就去做一个了断吧!

    方管家从她电话的只言片语里面听到了乔玉笙的名字,当下就安排人调查这个乔玉笙的底细去了。

    他倒要看看,这个乔玉笙是有怎样的三头六臂,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诅咒他家桑榆小姐!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与宫氏为敌。

    桑榆却徐徐叹了口气:“方管家,不必查了,我的事情你别插手!”

    “乔玉笙是什么人?桑榆小姐你告诉我,我帮你出这口恶气!”

    “不用!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我自会了结!”

    夏桑榆心里有了主意,神色也恢复了镇定从容。

    她上楼换了衣服,秀发用一根复古银箍松松盘起,露出颀长秀美的脖颈和迷人的锁骨。

    脸上那道闪电一样的疤痕无损于她的美貌,反而让她有一种另类的,凌厉的美。

    方管家看出了她眼中的杀气,不安道:“桑榆小姐是要出门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如明天再去办吧,天都快黑了……”

    “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

    她已经等不及,要与乔玉笙做一个了断了。

    从车库里面提了一辆炫红色的跑车,对方管家挥手道:“帮我照顾好曜儿!”

    “桑榆小姐……”

    方管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跑车就已经呜一声驶向了庄园大门。

    路上,桑榆给许久不曾联系的厉哲文打了电话:“哲文,今天晚上有时间吗?”

    “有有有!太有了!”厉哲文掩饰不住的兴奋:“学姐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今天晚上想请你帮一个忙!”

    “好!没问题,学姐你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先发个地址给你,咱们见面再谈吧!”

    “行!我一定尽快赶到!”

    桑榆很快就把地址发给了厉哲文。

    大晚上的,麻烦人家厉哲文确实不怎么好。

    可她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信得过的男性朋友,又不想惊动容瑾西,想来想去,就只有厉哲文可以帮忙了。

    乔玉笙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陆泽的葬礼。

    天色黑透的时候,才回到了陆泽生前住的出租屋。

    夏桑榆说得没错,她在晋城早就已经声名狼藉,没了陆泽,更是无依无靠。

    几个月前,她在良辰夜总会与牛郎互啪的视频被放到网上后,所有的家人,朋友,同学,就都与她划清了界限,不再与她来往。

    这次她想尽千方百计从日本回到晋城,原本是来投靠陆泽的。

    却没想到与陆泽见面才不到半天时间,就被特警人员给一枪爆了头。

    若不是她反应快,只怕现在她也作为同犯被关起来了。

    她无处可去,只能暂时屈居在陆泽生前的小出租屋里。

    出租屋只有门,没有窗,空气中始终有一股子令人作呕的味道。

    这样下去可不行,明天得找容瑾西要个酒店套房住住。

    反正她的手里有夏桑榆偷偷往唐又琪房间放裂头海蛇的视频,容瑾西那么在乎夏桑榆,肯定会对她言听计从的!

    她只需要忍过今天晚上就好了。

    床太脏,她没有脱衣服。

    就那么仰面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头顶上污渍斑斑的天花板出神。

    和陆泽一起有过的恩爱甜蜜仿佛还在眼前,而那一声枪响,让她所有的憧憬都变成了一场不留痕迹的幻梦,不可追,不可寻。

    眼泪顺着眼角流淌而下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停电了?

    她心下一悸,忽地从床上跳起。

    开关摁来摁去,头顶上的白炽灯就是不亮!

    真的是停电了!

    黑暗中那种蠢蠢欲动的危险吓得她浑身冷汗。

    童年留下的心里阴影,总是会在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露出狰狞的嘴脸来。

    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期那个停电的夜晚。

    隔壁的怪叔叔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粗糙的大手把她稚嫩的身体揉得火辣辣的生疼,胡茬子针扎一般落在她稚气的脸上。

    “玉笙莫怕,不疼的,真的不疼……,叔叔给你打针好不好?打了针,以后你就不怕黑了……”

    那邪恶的东西几乎要顶破她的身体!

    她疼得撕心裂肺,惨叫着,连鞋也顾不上穿,拉开了房门就往外面冲去。

    外面也很黑!

    整栋出租楼都停电了,很黑,真的很黑!

    她害怕极了,只想快点逃离这里,逃离童年的可怖阴影……

    摸索着刚刚走到楼梯边,耳旁突然传来一声不屑的轻嗤:“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还是挣脱不了童年的阴影!”

    乔玉笙靠着墙壁瑟瑟发抖:“桑,桑榆?是你吗?”

    “没错!是我!”桑榆淡笑说道:“接到你送来的骨灰匣,我怎么着也应该过来向你当面道谢一声是不是?”

    乔玉笙看着她模糊的轮廓,恍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是你?你断了电闸?”

    “对啊,就是我断了你的电闸,因为我知道你从小就怕黑嘛!”

    夏桑榆语气欢快,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十分愉悦的事情:“怎么样?刚才在房间里,又想起童年时期猥亵你的怪叔叔了?”

    “夏桑榆,你实在可恶至极!”乔玉笙背靠墙壁瑟瑟发抖:“你这样整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行了!快别撩狠话了!咱们两个人斗来斗去,我已经烦透了!”

    夏桑榆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现出森寒的幽光:“所以,我今天晚上过来,就是要和你做一个了断!”

    “你,你想怎样?你别过来!”

    乔玉笙突然觉得眼前的夏桑榆很可怕,比黑暗更可怕。

    她扶着墙壁退了几步,鼓起勇气转身就跑,却直接撞在了一度坚实的肉墙上。

    她伸手摸了摸,是男人紧致结实的胸膛。

    夏桑榆,居然还带了一个男人来?

    不等她惊呼出口,这个男人就一手钳住了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捂上了她的口鼻。

    她闻到了奇异的熏香,胸口发闷,眼前一黑直接就晕倒了过去。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平静无波:“学姐,她晕过去了!”

    “好!我们走吧!”

    桑榆转身就往楼下走。

    厉哲文则直接将乔玉笙扛起来,跟在她的身后蹬蹬蹬下了楼。

    桑榆从车上抽出一捆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在厉哲文的帮助下,将乔玉笙结结实实绑在座位上。

    最后还在她身上盖上外套,以免被过往路口的摄像头拍下可疑的画面。

    一切安置妥当,她对厉哲文道:“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可以替我保密,不对任何人提及吗?”

    厉哲文直接举起了右手,郑重道:“我厉哲文对天发誓,若将今夜之事……”

    “别!你别发誓啊!用不着发誓这么严重的!”

    桑榆急忙制止了他。

    想了想,半是感激半是愧疚的说道:“哲文,今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吧……”

    “学姐,下周五学校会举办一个慈善舞会,你能来吗?”

    “学校?”桑榆如实道:“我没有想过再回学校!”

    “如果我邀请你呢?”厉哲文的眼神异常灼热:“你愿意来吗?”

    “……”桑榆真的很为难。

    她有很多事情要忙,学校里面的慈善舞会,与她毫无关系。

    她真的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面。

    厉哲文见她迟疑,上前两步,诚挚道:“学姐,求你了,你来吧,我有惊喜要给你!”

    她笑笑:“惊喜?有惊喜我就更不敢来了!”

    他急了:“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的惊喜应该和金宝宝分享,你们……”

    “我和金宝宝之间清清白白什么关系都没有,学姐你又何必硬要将我们牵扯在一起?”

    厉哲文有些生气,说完之后转身就要离开:“学姐不愿意来就算了!我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学姐吧!”

    桑榆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又有些不忍,脱口道:“好吧,我去就是了!”

    “真的吗?你周五会来参加我们学校的慈善舞会?”

    他满心欢喜,黑亮的眸子在夜色下熠熠生辉。

    她点了点头:“我尽量吧!应该能来!”

    挥挥手,和兴奋的厉哲文告别,然后发动车子,往墨尔庄园的方向驶去。

    跑车从跨海大桥上经过,凉凉的海风扑面而来。

    乔玉笙哼哼两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灯火,近处有桥上的亮化灯闪耀夺目。

    她终于从那个漆黑的房间里面逃出来了?

    然而她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辆正在飞速前行的跑车上。

    她慢慢想起了晕倒之前的事情,夏桑榆?

    她落入夏桑榆手里了?

    像是突然一脚踩空,她心里慌得要命。

    扭过头,看着正在开车的夏桑榆,她磨牙道:“夏桑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