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92章 她的小肉肉
    她惊声尖叫,吓得快要晕过去了!

    要死了要死了,快要被摔死了!

    然而就在她的脑袋距离地面不足两三米的地方,绳子猛然一紧,她下滑的速度骤然停了下来。

    她大口大口倒抽凉气,眼角余光扫过去,看见容瑾西不知何时扑倒在了地上,右手紧紧的勒住了被烧断的绳子!

    他也是紧张得额头上冷汗直冒。

    不过还好,总算是在桑榆掉下去之前抓住了绳子!

    紧绷着的心弦尚未放松下来,便看见陆泽将地上那柄黑色左轮捡了起来。

    乌黑的枪口,直直对准了容瑾西的脑袋:“容先生,永别了!”

    ‘砰——!’枪响了。

    根本不给容瑾西和夏桑榆说话的机会,枪,就响了!

    夏桑榆只觉得那子弹击穿的是自己的心脏,剧痛之下,直接晕了过去。

    而容瑾西也以为自己定会必死无疑,甚至他在陆泽举起枪的时候,就已经将那一截绳子压在了身下,生怕自己中弹后会不受控制的松手,摔倒他心爱的桑榆。

    可是……,枪响之后,他浑身上下并未觉得哪里有痛感。

    一抬眼,正看到陆泽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枚钱币大小的弹孔。

    血从弹孔中很快涌出。

    连哼也来不及哼一声,陆泽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一枪爆头,死了!

    乔玉笙凄声尖叫,正准备扑过去,突然看见仓库卷帘门外面涌进来不少穿着特警服的警员。

    左手举盾,右手持枪,分明是专业的防爆特警!

    她心念急转,突然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呜,警官先生,你们可算来了……,呜呜,再晚一步,我和容先生就都被陆泽这个噬血狂魔给杀害了……”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直接从犯罪嫌疑人变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容瑾西看向她:“乔玉笙,我对你可真是刮目相看!”

    “你最好别戳穿我!我这人胆儿小,进了监狱,我一个想不开,就把夏桑榆在游轮上害死唐又琪和渡边次郎的视频交给警官先生了……”

    她的威胁很有用。

    容瑾西当即便说道:“行了,继续演吧,我不会戳穿你的!”

    警员都围拢了过来,帮着他把昏迷的夏桑榆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

    乔玉笙还在旁边继续哭诉着陆泽的‘罪行’:“呜呜,陆泽就是个混账,他劫持了我,还强爆了我呜呜呜……”

    “好了好了,别哭了,跟我们去警局做份笔录吧!”

    “啊?你们要带我去警局啊?”

    乔玉笙求救的目光看向容瑾西:“我胆儿小,最怕见警察了!”

    容瑾西清咳一声,对那两个准备带走乔玉笙的警员道:“要不算了吧?这位乔小姐说的都是实话,我进来的时候,确实看见她也被绑着……”

    “我还被强爆了!”

    乔玉笙说着,撩起了身上的裙子。

    白皙的腿上,确实有青紫的淤痕。

    明明是欢爱后的痕迹,这时候也可以用来说成是被强爆后的伤痕。

    为了活命,为了脱罪,乔玉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容瑾西投鼠忌器,也只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没错!我亲眼所见,陆泽确实强爆过她!”

    “既然容先生都作证了,那我们自然是不会再怀疑,不过这程序嘛……”

    “我会通知我的律师,让他尽快与你们联系!”

    “那好,先暂时就这样吧!”

    警员一走,乔玉笙就长长松了口气:“好险!”

    容瑾西眸色幽暗:“乔玉笙,我这人最讨厌被人威胁!”

    “嘿嘿你放心,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用那件事情来威胁你的!”

    乔玉笙得意的笑了笑,又道:“谁让你那么在乎夏桑榆呢?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乎她了,我的威胁自然也就对你起不到作用了。”

    容瑾西不想看到她这副称心得意的表情,抱起桑榆便上了车。

    夏桑榆只是惊吓过度和紧张过度导致的晕厥,在回去的途中,便悠悠的醒了过来:“瑾西……”

    “我在这里!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他用空出来的手紧紧握了握她冰冷的小手:“别怕,都过去了!”

    桑榆的目光上上下下看了他好一会儿:“你真没事儿?”

    “没事儿!那一枪是特警人员开的,直接就击毙了陆泽!”

    “真的击毙了?”

    没有亲眼看见陆泽被打死,她心里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

    容瑾西郑重的点头:“千真万确是死了!一枪爆头,再也活不过来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

    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靠在座椅上没多久就又昏睡了过去。

    容瑾西带着她去找了肖鹏医生。

    里里外外做了一个全身的体检,都没有大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只是,她的右边脸颊上,被哥哥宫少玺的金属十字架划出了一道蜿蜒如闪电的伤口,头发也遮不住,算是毁容了。

    他见她对着镜子愁眉深锁,便宽解说道:“桑榆你别担心!大不了过两天我陪你去一趟韩国,听说那边的整容技术出神入化,你这点小伤疤,很轻易就抹掉了!”

    “这是哥哥留给我的,我不想抹掉!”

    她想起了宫少玺抱着她纵身跃入人工湖的场景。

    他将她整个都护在怀里,最后关头,还推了她一把。

    而他就那样在她的眼前龟裂,溃散,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眼眶刺痛得厉害,却像是是突然干涸了一般,再也流不出一滴泪来。

    容瑾西心疼的看着她:“那我去把我的左边脸颊也纹一个和你一样的伤疤吧,这样的话……”

    “不用!”她打断了他,也拒绝了他:“真的不用!我这样挺好的,别担心!”

    怔怔然望着窗外出了好一会儿神,她才又低低说道:“瑾西,我想回墨尔庄园,让我单独呆几天吧!”

    “……,好!”

    这一刻他只想纵容她,顺从她。

    不舍得让她有一丝一毫的为难。

    亲自开车送她回到墨尔庄园,亲眼看着她被方管家等佣人簇拥进了大门,他这才开车离开。

    方管家热情的说道:“桑榆小姐,宫少今天出门的时候交代过,你的卧室都按照你喜欢的风格换了新的被褥和床单,晚饭也都是你爱吃的菜式……”

    夏桑榆脸色阴郁,抿着唇不说话。

    方管家又道:“桑榆小姐是饿了吧?我让厨房佣人给你盛一碗冰糖雪梨?秋天了,润燥生津正好……”

    她缓缓摇头:“不用!”

    “那桑榆小姐你先休息一会儿,等到宫少会来,咱们就可以开饭了!”

    “我哥……,他回不来了!”

    她从包里摸出那枚黑骷髅戒指,和金属十字架放在桌子上,哽声道:“永远都回不来了!”

    “桑榆小姐,你,你莫要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

    方管家声音颤抖,红着眼眶说道:“我算过,宫少至少都还能活两个月……”

    “我没有开玩笑!”

    桑榆脸色灰败至极:“机场发生了大爆炸……,他为了救我,死了……,连尸体也找不到了……”

    说到痛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滚落了出来:“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把航班信息发给他了……,呜呜,要炸就炸死我好了……”

    这样的假设,只会让人越想越伤心。

    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伤口被泪水一冲刷,更痛。

    她这一哭,方管家和家里的代孕女仆也都跟着悲嚎起来。

    特别是这些代孕女仆,经过层层筛选来到墨尔庄园,唯一的愿望就是怀上宫少的孩子,从此过上花团锦簇的富贵生活。

    却没想到宫少这么快就没了。

    她们做代孕妈妈的愿望自然也就落空了。

    夏桑榆的目光从这些女仆身上一一扫过:“林心念呢?”

    方管家抹泪道:“林小姐谨遵宫少的吩咐,今儿一天都在南园陪曜儿!”

    “曜儿?我的曜儿!”

    她站起身就往南园去见曜儿。

    刚刚走到门口,便看见林心念抱着曜儿往这边走来,一面走还一面逗曜儿:“曜儿真乖,咱们马上就要见到妈妈咯!”

    桑榆眼眶一热,急忙上前:“曜儿!”

    曜儿似乎长大了些,一双眼睛澄澈明亮,像是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子。

    小嘴里咿咿呀呀吐出几个软糯的音节,竟是直接张开双臂往她的怀里扑了过来。

    桑榆的心瞬间软化,急忙伸手将他抱了过来:“曜儿,我的孩子!”

    她亲吻曜儿的额头,亲吻他的脸颊,最后还抓起曜儿柔柔的小手亲了又亲。

    曜儿是她的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小肉肉!

    如果这个诅咒不能打破的话,曜儿也不能享受正常人的寿命,二十多岁就会走向死亡。

    思及此,她突然悲从中来,抱着曜儿就嚎啕起来。

    曜儿还小,虽然还不能领会她此时的心境,却也是小嘴瘪了两瘪,哇哇啼哭起来。

    林心念一头雾水:“桑榆,你这是怎么了?你哭什么呀?你瞧你把曜儿都惹哭了!”

    劝了一阵,又把目光往里面看了看:“宫少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桑榆深吸一口气,平定心绪道:“宫少的事情,你去问方管家吧,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抱着曜儿便回了她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