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91章 两根蜡烛
    容瑾西心里咯噔了一下,伸手将男人的领口一把揪住:“说!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容先生,我姓王,我叫王建国……”

    “谁他妈管你叫什么了?”

    容瑾西气怒之下,几乎要挥拳往王建国的脸上揍去:“说!她在哪里?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不!桑榆小姐并没有死!”

    王建国吓得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道:“我和桑榆小姐是乘坐同一班飞机回国的,出机场的时候,发生了大爆炸……”

    “我不想听这些细节,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容瑾西咆哮着,一记重拳打在了王建国的胖脸上:“再不说,我弄死你!”

    王建国惨叫一声,用手捂住流血的鼻子,惶恐道:“别,别打……,我在废墟下面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桑榆小姐跪在一个名叫陆泽的男人脚前……,最后桑榆小姐被陆泽打晕,带走了!”

    “陆泽?她被陆泽带走了?”

    容瑾西封住王建国领口,凶狠道:“你叫王建国是吗?我记住你了!如果你还敢骗我,我定叫你在晋城混不下去!”

    “不敢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王建国连连告饶道:“我刚才被埋在下面,心里害怕得很,这才哄骗你说桑榆小姐也在下面……,容先生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与我这样贪生怕死的升斗小民计较……,我,我还望着能够继续做您旗下的建筑项目呢……”

    容瑾西只觉得这个王建国真是神烦,乱七八糟扯了一大堆,却对于他寻找桑榆一点儿帮助都没有。

    口中低咒一声,扔掉王建国,转身就往车上走去。

    “阿宇,马上定位一下陆泽的位置!”

    黑色迈巴赫像是离弦的箭,咻一下飚得没了踪影。

    今天是夏桑榆回国的日子,他早早就做好了安排,亲自将紫荆酒店的豪华套房布置得温馨又浪漫,除了玫瑰花,他还特意把爷爷留下的那些宫廷秘戏香薰灯都用上了。

    小别胜新婚,他们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的!

    然而,就在他准备开车前往机场接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酒店经理的电话。

    酒店经理说他的房间里,有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人偶容瑾西。

    他大吃一惊,联想到那些炸药,猛然之间就明白了陆泽的恶毒用意。

    炸药就放在人偶的身体里!

    只要他接上夏桑榆,两人回到酒店房间,陆泽就会在暗中启动遥控爆炸装置。

    他和夏桑榆,都会被炸成肉泥!

    包括紫荆酒店里面其它的客人,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牵连。

    他不敢怠慢,急忙便折身回了酒店。

    处理好酒店这边的事情,才知道机场这边发生了大爆炸。

    他带着人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却发现夏桑榆已经被陆泽接走了!

    陆泽有多危险,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桑榆落在他的手里,只怕是好不了了……

    他心急如焚,迈巴赫都快被他开得飞起来了!

    夏桑榆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听到了那种嗯嗯啊啊的声响。

    这种夫妻床笫之间的声响,她这段时间已经听得够多的了!

    所以她也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讶。

    睁开眼睛,她淡定的看了看正在做着某种运动的两人:“陆泽,乔玉笙,你们把我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等到容瑾西来了之后,送你们两个一起入黄泉啊!”

    陆泽说着就更加兴奋起来,抓着乔玉笙的身体一阵猛烈的冲撞。

    乔玉笙在日本浸淫了几个月,果然更会讨男人的欢心,也更加懂得男人的身体。

    她身体紧绷,臀部轻摇,陆泽居然直接就缴枪了。

    夏桑榆只厌恶的看了两人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这是一间废弃多年的巨大仓库,四周堆放着杂物,地上全是锋利的碎玻璃渣子。

    她两只手被反绑着捆在了椅背上……,如果能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用这些碎玻璃割开手上的绳索就好了!

    然而这是现实,她连动都动不了,又怎么可能捡起地上的玻璃?

    陆泽把身上收拾干净,走过来用脚踩在了她的椅子上:“夏桑榆,你猜猜我会怎么虐死你?”

    他居高临下,神色甚是凶狠!

    然而夏桑榆并不怕他!

    “陆泽,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杀了你?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陆泽伸手捏住她的下颌:“还记得上次在电梯里面吗?我记得你那里还是粉红色……,呵呵,我一直都想尝尝容先生的女人是怎样的滋味儿!”

    “别碰我!”她脑袋一偏,挣开了他的钳制。

    他的手上还残留着恶心的膻腥味儿。

    她肠胃痉挛,想吐。

    陆泽看到她眼底的躲避和厌恶,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征服欲。

    大手直接揪住她的头发,让她转过脸来面对自己:“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想要睡你吗?”

    夏桑榆毫不留情的回道:“因为你是畜,生!”

    “不不!因为你有好好的名字不用,偏要和我亡妻叫同样的名字!”

    他狰狞的脸靠近她,呵呵冷笑道:“夏桑榆,夏桑榆,每次我一听见这名字,就想起从前和她共度的那些夜晚……,她的美妙,我现在都还记得……”

    “陆泽,你真恶心!”

    夏桑榆怒斥一声,用脑袋重重往他的脸上撞去:“夏桑榆是被你害死的!她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陆泽完全没有防备,直接就被撞得鼻血长流:“夏桑榆,你,你今天死定了!”

    “谁死还不一定呢!”

    夏桑榆恨道:“你绑架我也就不说了,还在机场出口制造那么大的爆炸事故,单凭这一条,都足够将你枪毙十分钟了!”

    乔玉笙这时候也将衣服穿上,走过来道:“阿泽,你还和她废什么话?直接把她吊起来吧!”

    “好!她嘴硬得很!我倒要看看她是真的不怕死还是假的不怕死!”

    夏桑榆的后背上绑着粗麻绳。

    麻绳很长,一直穿过头顶上方的横梁。

    陆泽用绞架绞动绳子,夏桑榆的身体就被一点点吊离了地面!

    而且,居然他妈的是头向下脚朝上的姿势!

    乔玉笙在旁边看着抚掌大笑:“哈哈哈,夏桑榆,好不好玩?是不是很刺激?”

    夏桑榆心里害怕极了。

    因为她从来没有这样被倒吊过!

    “陆泽,停下……,你快点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就不好玩了!”

    陆泽的眼神中,有一种疯子似的癫狂。

    直接将夏桑榆倒吊至最高处,然后将另外一段的绳子固定住:“现在,咱们就等你的容瑾西吧,看他什么时候能来救你!”

    乔玉笙风情万种的咯咯娇笑:“这样干等着多没意思啊!”

    陆泽在她屁股上轻轻一拍:“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你稍等一下!”

    乔玉笙屁股一扭一扭,走到旁边找出一根粗蜡烛,点燃后放在绞架附近的麻绳下面:“这样岂不是更好玩?”

    要不了十分钟,蜡烛上面的火焰就会将麻绳烧断。

    麻绳一断,夏桑榆就会像块石头一样直坠而下。

    地上全部都是玻璃渣子,她摔下来能好得了?

    最重要的是夏桑榆现在的姿势决定了她十分钟后的下坠姿势,脑袋向下,必死无疑!

    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凌虐夏桑榆,乔玉笙觉得很过瘾!

    “夏桑榆,你的时间不多了!说吧,遗言是什么?”

    “我,我的遗言……就是对你们的……诅咒!我诅咒你们活着的时候生不如死,死了之后永世不得超生……”

    夏桑榆被倒吊在很高的地方,已经接近横梁的位置了!

    眼前的景物全部都在可怕的倒立摇晃。

    她呼吸不畅,每一个字说出口都异常艰难。

    恶毒的诅咒让陆泽和乔玉笙都变了脸色。

    “再给她加一根蜡烛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她脑浆迸裂的样子了!”

    “好!我再加一根!”

    两根蜡烛一起焚烧麻绳的同一处,麻绳很快就断裂了一股。

    “真的好期待啊!再过三四分钟,她就会摔死了!”

    乔玉笙小脸兴奋,抬起腿跨坐在陆泽的身上:“咱们的仇,很快就能得报了!”

    “我也很期待!”

    陆泽阴笑一声,搂过乔玉笙就啃咬起来。

    夏桑榆脑袋充,血,已经连正常的思维都不能进行了!

    “瑾西……,瑾西……”

    好像是听到了她的召唤,卷帘门的方向突然传来哗啦啦一阵巨响,大量的光线涌了进来。

    她的男人像是无往不胜的战神,身披霞光疾步而来:“桑榆……”

    “瑾西!”刚刚唤出一声,她高悬着的身体突然往下面沉了沉。

    那粗大的麻绳,又被烧断了一股?

    容瑾西看清楚眼前情景,急得直接拔枪对准了陆泽的脑袋:“放她下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开吧!反正我都逃不过一个死字,能拉上你们两个垫背,我也算值了!”

    陆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不仅没有把夏桑榆放下来,还把蜡烛移近了一些,用温度最高的外焰去烧最后一股麻绳!

    容瑾西吓得急忙将枪扔在了地上:“不要!求求你不要!有什么仇什么怨尽管冲我来,只求你放过她……”

    他话尚未说完,那最后一股绳子突然就断裂了!

    夏桑榆惊叫一声,脑袋向下,直直往坚硬的水泥地面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