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你尚未死,我怎能亡?
    乔玉笙顿时就不乐意了:“夏桑榆你骂谁是贱人谁是狗呢?”

    夏桑榆讥嘲轻笑:“骂的就是你们啊!这么明显你都听不出来吗?”

    “你,你凭什么说我是贱人?”

    “千人骑,万人压,还不叫贱吗?”

    逞一时口舌之快,并不是夏桑榆的风格。

    可是没办法,今天看到乔玉笙这副得意洋洋的嘴脸,她忍不住就想要与她掰扯对怼!

    乔玉笙与她打了一会儿嘴仗,突然冷笑说道:“好了夏桑榆,咱们别吵了!到底谁更贱,谁更惨,咱们拭目以待吧!”

    夏桑榆瘪嘴冷哼,算是回应。

    一想到几个小时后,一出机场就会看见陆泽那个大渣男,她的心里就十分没底。

    容瑾西说陆泽搞了很多制造炸药的化学原料,还搞了一套非常先进的遥控爆炸装置……

    他现在一无所有,都是她害的!

    他想要炸死她,出一出心中这口恶气,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他干嘛要搞两具仿真度那么高的人偶?

    莫不是真的恋上了金相玉质的容瑾西和邪魅俊美的宫少玺?

    呃……,想想都觉得好恶心啊!

    她真是搞不懂,像陆泽这样的人渣,怎么还能活在这个世上?

    怎么就没被人削死?

    她在暗咒陆泽的时候,乔玉笙摸出化妆包开始补妆。

    她从化妆镜里面瞟了夏桑榆一眼:“我和陆泽打算元旦节结婚,如果你能够活到那个时候,欢迎你在那一天来见证我们的幸福!”

    夏桑榆已经不想再和她无意义的斗嘴下去,冷冷的翻了一个白眼,抽出杂志随意翻看。

    乔玉笙挑衅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不敢来?”

    “来!我一定来!”

    桑榆啪一声合上杂志,冷笑道:“我手里正好有几部原汁原味儿的片子,到时候就送给你们当新婚贺礼了!”

    乔玉笙脸色微变:“片子?什么片子?”

    桑榆冷声道:“你拍的片子啊,和不同肤色的男人!而且还是原声版哦!”

    “你手里怎么会有?”

    “渡边次郎给我的!等到你和陆泽结婚的时候,我就将你的这些片子用高清的投影仪播放出来,让到场宾客都欣赏欣赏你在床上的高超技巧……”

    桑榆笑了起来,一想到那样的场景,莫名就觉得很有喜感。

    乔玉笙脸都气白了:“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夏桑榆摸出耳机戴上,淡淡说:“元旦节是吗?我记住了,会到场的!”

    闭上眼睛,不想再与乔玉笙多废话一句。

    几个小时后,飞机在Z国晋城国际机场平安降落。

    中午十二点十分,夏桑榆随众人走出机场。

    她的左手边,乔玉笙在不停的打电话:“阿泽,我已经平安落地了……,你会来接我?太好了,我等你呀……”

    她的右手边,那位王建国先生正满脸堆笑,热情的对她说道:“容夫人,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饭吧?”

    桑榆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只想早点回家!”

    “那我送你回家吧?”

    “也不用,我哥会来接我的!”

    桑榆压根就不想和王建国这样的人来往。

    在飞机上调,戏女人,殴打女人,这样的男人,她连多说两句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转过脸,她的目光开始在大厅里面来回搜寻。

    上飞机之前,她就将航班信息分别发给了容瑾西和宫少玺。

    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最放心不下的人。

    按理说,他们都应该到机场接她才对。

    可是放眼望去,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难道是忘记了?

    被什么重要的事情给耽搁了?

    在赶来的路上堵车了?

    夏桑榆心里胡思乱想,假设了各种导致他们不能来接机的突发状况。

    可是,他们一个不能来也就算了,两个都不能来,会不会太巧合了?

    她心里突然升起些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乔玉笙打完电话,快步追上她道:“夏桑榆,我家阿泽十分钟之后会来接我,我先去洗手间补个妆,要不要一起去啊?”

    “不用!”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我记得咱们以前关系好的时候,经常一起去洗手间!”

    “抱歉!我不记得咱们什么时候好过!”

    夏桑榆冷声冷气,脚步不停的往出口走去。

    走了五六步,乔玉笙突然在身后急声叫住了她:“夏桑榆!”

    她转身看向乔玉笙:“怎么?还想说你元旦结婚的事情?”

    “不是!”乔玉笙的表情有些奇怪。

    她神色复杂的望着夏桑榆,片刻后,才一字一顿的说道:“夏桑榆,再见!”

    叫住她,就为了与她说一声再见?

    脑子有病吧?

    桑榆面无表情的转身,继续往前面走。

    几秒钟之后,她心里才慢慢回过味儿来,怎么都觉得乔玉笙刚才的表情像是在诀别!

    她转身看过去,乔玉笙刚才站立的地方空荡荡的,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微微皱眉:“神经病!”

    摸出手机,打算给容瑾西打电话,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

    两个走在桑榆前面的年轻女留学生更是激动的低声议论起来。

    “哇快看,他好帅呀!”

    “天呐,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帅的男人?”

    “帅是够帅,就是太苍白了些……”

    “你懂什么嘛,这种肤色苍白的帅哥总容易激起女性的母性情怀了……,反正我是很喜欢!”

    “那你过去从他身边经过,我帮你拍张照吧?”

    “好呀好呀!”

    夏桑榆的目光顺着她们的方向看过去,赫然看见宫少玺就站在前面二十几米远的地方。

    他穿着龟裂纹淡金色薄款风衣,脖子上挂着金属十字架,耀目的钻石耳钉,还有手指上的黑骷髅戒指,让他整个人都透着惑人的邪魅妖异。

    极度危险,又极度诱惑。

    过往路人被他吸引,忍不住都有意无意从他身边走过,借此自拍,将俊美如斯的他收入镜头之中。

    夏桑榆唇角微挑:“哥……”

    还以为他不会来接机呢,没想到他早就到了。

    她快步往宫少玺走去。

    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他又发病没有?

    不过看他气色好像还不错,相信在墨尔庄园药浴温泉的作用下,他这几天没有过得太痛苦!

    她一步步往前,宫少玺离她越来越近。

    只是,他逆光而立,她无论如何都看不清他脸上此时的表情。

    十米,九米,八米……

    “哥,你最近好吗?”

    她眉眼含笑,正准备向他小跑过去,身侧突然传来宫少玺焦急的声音:“桑榆小心!”

    她循声望去,只见又一个宫少玺急步往她面前跑来。

    她揉了揉眼睛,看看前面逆光而立的宫少玺,又看看侧面急步跑来的宫少玺,完全懵了!

    怎么回事?两个宫少玺?

    不等她反应过来,宫少玺已经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快跑!”

    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身体跟着宫少玺在快速奔跑。

    砰——!一声巨响在身后响起。

    桑榆被震得耳膜刺痛,尖叫声脱口而出:“哥——!”

    宫少玺抱起她,在强大无匹的气流和摧毁一切爆炸力席卷而来之前,纵身往远处的人工湖跳去。

    他胸前挂着的金属十字架在她的右边脸颊上铭刻一般划过,血珠飞溅而出。

    她满心恐慌,根本感觉不到痛。

    她看到他苍白的俊脸因为痛苦而扭曲,看到血从他的口鼻瞬间溢出。

    他冲她笑,伸手将她往远处推了一把:“走……”

    他的模样在快速龟裂,散开……

    那一瞬间的画面,恐怖得宛如梦魇!

    “哥……”她刚刚唤出一个字,便已经噗通一声,掉进了冰冷的人工湖里。

    呛了几口水,她居然比刚才清醒了些。

    双手用力哗划拉,浮出水面,她看到远处的机场出口已经坍塌尽毁。

    烟尘弥漫之下,血迹和尸体的残肢断骸散落得到处都是。

    她心下骇然:“哥,哥你在哪里?”

    从水里湿漉漉的爬起来,她摇摇晃晃往事发地点走去。

    沿途到处都是血淋淋受伤的人,他们悲嚎,呼救,诅咒……

    警车和急救车正在赶来的路上,嘀呜嘀呜的声音几乎要将人的耳膜撕破。

    夏桑榆小脸煞白,眼神里面全是惶恐与惊悸:“哥,哥你在哪里?呜呜,你别丢下我……”

    心房痛得像是被钢刀搅动,眼泪更是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你去哪儿了?

    你快出来好不好?

    我一个人好害怕,我想回家……

    脚下突然像是踩着了什么东西,硌得她脚底板微微发痛。

    她低下头,赫然看见脚下有一条再熟悉不过的金属十字架男式项链。

    这是哥哥宫少玺从不离身的项链!

    她泪如泉涌:“哥……”

    弯下腰,正伸手要将项链捡起来,一只黑色皮鞋的脚突然踩向了项链,同时也将她的手踩在了脚下。

    “夏桑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是陆泽的声音!!!

    夏桑榆后脊一寒,抬起眼,果然正对上陆泽那双充满恨意的冰冷眼眸!

    她心下大乱:“陆泽??你,你还活着?”

    “当然!不亲手将你送入地狱,我怎么能安心的死?”

    陆泽恨恨说着,脚上用力,残忍的碾压她握着项链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