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7章 他的呕吐
    夏桑榆在外屋只听到这么两句,就已经羞得面红耳赤了。

    而里屋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

    暧妹露骨的声响,让夏桑榆忍无可忍,砰一下推门走了进去:“你们在干什么啊?”

    床上叠坐在一起的男女迅速分开。

    夏桑榆这时候也看清了两人的样貌,惊讶道:“哥?林心念?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宫少玺苍白的俊脸泛着情动的潮红。

    被妹妹撞破好事,他的神色倒也十分坦然,半点儿也没有尴尬的意思。

    “青木武重的游轮今天上午就靠岸了,我接到容先生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与我商谈,便谢绝了青木武重晚宴的邀请,提前回来了!”

    “容瑾西给你打电话了?”

    “对呀,电话里面催得很急,可我回酒店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还不露面!”

    宫少玺的语气有些抱怨。

    说完他又看了林心念一眼。

    林心念面色桃红,一双眼睛含羞带怯的望着他,眼神里面渴求的意味很浓。

    宫少玺轻咳一声:“桑榆,我正忙着为宫氏传宗接代呢,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可不可以先在外屋等等我们?我们完事儿就出来找你?”

    “……”桑榆忖了忖,问道:“你的身体,已经没事儿了?”

    “没事儿!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

    他语气很轻松,仿佛在游轮上像个活死人一般不能动弹的人不是他一样。

    可是桑榆心里很清楚,下一次他再发病,将会是包括脖子在内的部位都不能动,持续的时间也将会更长!

    下一次,再下一次,应该就已经快要接近死亡了!

    可悲的是,在死亡来临之前,他必须还得竭尽所能,想尽一切办法为宫氏留条根!

    夏桑榆也想到了传宗接代的问题上,心下怆然:“你们继续吧……,我帮你们把门关上!”

    从里屋退出来,她觉得呆在外屋也不合适。

    因为他们的响动实在太大了,林心念的表现尤其夸张,尤其浪荡!

    想了想,干脆拎着包从1604退了出来。

    正要将房门关上,容瑾西穿着烟灰色的家居装从1606走了出来:“桑榆?宫少玺回来了没有?”

    桑榆点了点头:“回来了!”

    “那我进去找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他说!”

    容瑾西神色焦急,说着就要推门进1604。

    桑榆想起正在奋力造人的宫少玺与林心念,心下一急,连忙伸手拦在了门口:“你现在先别进去!他正忙着呢!”

    他蹙眉:“忙?忙什么?”

    “他……”桑榆有些为难:“忙着和林心念在一起呢!如果事情不急的话,就等一等吧,半个小时再进去找他应该差不多……”

    “怎么不急?我都快急得火烧眉毛了!”

    容瑾西说着还要推门强入。

    夏桑榆急忙用身体挡住:“不行!不能打扰他们!”

    宫少玺的机会不多了!

    为了宫氏能够后继有人,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们。

    她伸手抵住容瑾西的胸膛,一张干净清丽的脸上全是急色,澄澈的眼眸还慢慢浮上了一层雾气。

    她在难过些什么?在伤心些什么?在担心些什么?

    看着她的眼睛,他的心房像是被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攥住:“桑榆……”

    “嗯?”刚刚应了一声,嘴唇便被他封住了!

    他霸道的撬开她的唇,疯狂的舌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席卷而来。

    她用小拳头捶他胸口:“唔……,放开……”

    他干脆抓住她的两只手,举高,摁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她死命挣扎,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在这里……

    他微喘着:“我要你,就现在!”

    “不行啊,这里是过道上……”

    “那就进我房间去!”

    在游轮上面弄伤她之后,他心里一直都挺内疚的。

    所以昨天晚上,他也强忍着浴望没有动她一丝一毫。

    可是现在,他突然就很想要!

    恨不得现在就闯入她的身体!

    夏桑榆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身体一个旋转,已经落入了他的怀里。

    片刻后,她已经置身在他的豪华套房内。

    他动作急切,一路走一路剥她身上的衣服。

    开始的时候她尚有一丝冷静:“不行,瑾西别这样……,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做这种事情……”

    “给我……”他低沉的声音性感得要命:“我准备回晋城了……,今天你就给我吧……,满足我,好不好?”

    她莫名的就柔情泛滥,除了回应他,配合他,再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他将她放倒在床上,直起身正要解裤扣,胃里面突然涌起一阵痉挛:“呃……”

    他急忙翻身下床,捂着嘴就往洗手间走去。

    夏桑榆从床上坐起:“容瑾西,你怎么了?”

    砰——!洗手间的门关上了!

    “呃……”痛苦的呕吐声让夏桑榆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她跳下床,走到洗手间外面拍门道:“容瑾西,容瑾西你还好吗?”

    他将水龙头哗哗哗开到最大,掩盖自己呕吐的声音:“我……没事儿……”

    她实在放心不下,拧开门锁走了进去:“瑾西!”

    他弯腰趴在水池旁边,一张俊脸上冷汗涔涔:“出去……”

    “你这是怎么了?”

    她看了一眼他大手摁着的地方:“是胃不舒服吗?”

    “我,我可能是吃了变质的东西……”

    他一面说,一面又呕吐了起来。

    他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往外冒,一张俊脸也呈现出骇人的青白色。

    她不敢怠慢,连忙说道:“瑾西你先坚持一下,我这就去叫急救车!”

    正要转身去打电话,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她急忙回头看去,一米八几的男人,此时像个虚脱的孩子跌坐在洗手台旁边,昔日的强势霸道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迷茫与痛苦。

    她心里一软:“摔疼了吧?来,我扶你到到外面去……”

    他虚弱摇头,有气无力道:“不去,我……难受……,不想动……”

    “哪里难受?我帮你揉揉好不好?”

    “好……”他只说出一个‘好’字,脑袋便软软的往她肩膀上面靠了过来。

    像个孩子依靠在母亲的身边。

    他脑袋靠在她的肩窝处,呼出来的气息灼热得烫人。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紧张道:“容瑾西,你必须得去医院,你在发烧!”

    将他斜靠在墙壁上,她站起身就要去外面拿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桑榆,别走……”他突然伸手拉住了她。

    冰冷的大手,让她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

    他望着她,痛楚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担心:“桑榆,你听我说,如果我死了,你就别回Z国,别回晋城了……”

    “什么死不死的?容瑾西你在说什么啊?”

    她眼眶一热,雾气瞬间就模糊了视线。

    他冰冷的手掌缓缓摩挲她的脸颊,虚弱道:“你记着,除非陆泽也死了,不然的话,你就呆在日本……,别回去……”

    “容瑾西,你先别说话,我打电话,我这就打电话找急救车!”

    她的手机被扔在了外面的客厅,可是容瑾西的手机还在身上。

    她摸出手机,刚刚拨打了急救电话,容瑾西便身体一软,在她身边晕过去了。

    事后夏桑榆才知道,容瑾西自从昨天接到阿宇的电话,知道陆泽正在私制炸药企图炸死她之后,整个人就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高度戒备的状态!

    这二十多个小时,他一直都在忙着对付陆泽的事情,明里暗里,他做了许多安排。

    唯一吃下的食物,是她前天带着金贝贝一起煮剩下的半碗冷面!

    在这其间他没有睡觉,也没有喝水!

    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他身体底子好了!

    夏桑榆在医院里面守着他。

    等到他一醒来,忍不住就是一阵数落:“容瑾西,你都是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连这点生活常识都没有?酒店里面那么多点心和干果,你为什么要吃隔了两夜的冷面?”

    他眼神清明了些,语气却还是有些虚弱:“因为,因为我只想吃你煮的东西嘛!”

    一句话,将她的火气全部浇灭了。

    郁郁的瞪了他一会儿,她又抱怨的问道:“到底什么事儿?可以让你几十个小时不睡觉,不喝水?”

    他牵过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你的安全!”

    她怔了怔,眼眶里面突然就有了湿意:“以后别这样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他吻过她的手背又吻她的手心:“嗯,除掉陆泽,我就不再这样懆心了……”

    “陆泽的事情,还是等回国之后再说吧!”

    提到陆泽,她的眼神里面也有狠戾的神色闪过。

    她夏桑榆,从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如果陆泽想要炸死的人是她,那她也一定不会让陆泽有好日子过。

    时间一天天过得飞快。

    容瑾西和宫少玺提前回国了。

    因为他们要对付陆泽这个打不死的渣男。

    还因为宫少玺的身体离不开墨尔庄园药浴温泉的滋养。

    更因为宫少玺听说自己的模样被陆泽做成了十分逼着的人形玩偶,顿时气得不行,一天也不愿意耽搁,带着林心念就回国了。

    桑榆安排好黄玉柔,将她亲手交给夏云姿之后,也就启程回国。

    如果她能够未卜先知,绝对不会选在这一天作为回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