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两具男性仿真娃娃
    “那个叫陆泽的男人确实是从晋城第三监狱逃出来了!”

    阿宇重复道:“这段时间他一直藏身在城西的一间小出租屋里面,我这边对他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控和深入的调查,发现他不久前从海外购入了大量硝基苯等化学原料,还从网上购买了一套遥控爆炸软件装置……”

    容瑾西的俊眉越锁越紧:“他到底想干什么?搞这么危险的东西,是想要炸死谁?”

    “他的意图我目前还摸不透!不过容先生,如果你能够在日本多呆一段时间就尽量多呆一段时间吧?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你还有什么发现?”

    “嗯!我曾经趁着他出门,偷偷进入过他的房间!”

    “然后呢?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房间里面有你和夫人的画像,画像上面除了插满铁钉子,还用红色的油漆写了许多诅咒的话语!”

    阿宇这话让容瑾西的脸色霎时阴霾密布。

    他看了夏桑榆一眼。

    夏桑榆也一脸紧张的望着他,口型道:怎么了?

    他摇摇头,表情轻松的对她笑了笑,示意她没事儿,别害怕!

    然后他继续问阿宇:“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阿宇充满担忧的声音道:“我还在他的房间里面发现了两具仿真度很高的充气娃娃!”

    容瑾西不屑冷笑,只会玩充气娃娃的猥琐之徒,量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一个念头尚未转完,忽又听见阿宇补充了两个字:“男的!”

    他一愣:“男的?什么男的?”

    “充气娃娃是男的!”

    “噗……,这个陆泽,在监狱里面呆了一段时间,连性取向都变了?”

    容瑾西忍俊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儿。

    阿宇的声音却依旧显得很紧张:“容先生,我话还没有说完!”

    他正了正心神:“你说!”

    “这两具男性的充气娃娃,经过陆泽的易容和装扮,其中一具与你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另外一具和宫少玺先生十分相识!”

    “什么?阿宇你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容先生,你认识我十来年了,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

    “那……你是认真的?”

    “无比认真!我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卧槽!他把我和宫少玺当成意银对象了?”

    “目前看来,有这个可能!”

    “……”容瑾西觉得恶心不已!

    这个陆泽可真是够变态的!

    就因为在男子监狱里面呆了一段时间,居然就喜欢上了男人?

    他做这些炸药,应该是想要炸死桑榆的吧?

    炸死桑榆,他就可以和容瑾西和宫少玺在一起了?

    容瑾西想到这一层,真是恶心得不得了。

    他心里暗咒一声,沉声吩咐:“把照片发过来!”

    “好的容先生,我这就把陆泽房间所有的照片都发过来!”

    “快发,我等你!”

    容瑾西刚刚挂断电话,夏桑榆就凑近过来:“是陆泽?你在帮我查他?”

    “嗯!这家伙憋着一肚子坏水,不知道想干什么!”

    容瑾西说话间,阿宇已经将照片和小视频发过来了。

    小视频是陆泽房间的全貌。

    二十来平米的小房间,很脏,很旧,很破,很乱。

    一张凌乱的单人床靠墙摆放,床头床位分别立着两具充气人偶。

    人偶都是成年男性,一米八几的身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恍眼看去,与真人无异。

    桑榆看得啧啧称奇:“这,这不是你和我哥吗?”

    说完,又紧跟着补充了一句:“陆泽这个混蛋,没想到居然这么变态!”

    容瑾西岔开话题道:“看看照片吧,照片更能体现细节!”

    阿宇发过来的这些照片,都是高清。

    钉在照片上的长铁钉,垃圾桶里面的避,孕,套,桌子上发霉的饼干,墙上浓痰一样的秽物……

    一张张,一帧帧,把陆泽的居住环境暴露无遗。

    桑榆看得直犯恶心,正准备收回视线,突然看见床头摆放着一摞她的全,裸写真照。

    这些写真照还是她前一世和陆泽新婚三个月的时候,一起去黄山旅游的时候,陆泽帮她拍的!

    那时候她美丽性感,大胆自信。

    身上只裹了一层似有若无的薄纱,就敢在陆泽的面前摆出各种撩人造型。

    在山崖边,在栈道上,在草丛间,在晨光里在斜阳里,她露胸,露腿,露背,露……点!

    除了那袭薄纱,她近乎全裸!

    那时候陆泽还说,这套写真拍出来之后,他要独家收藏,等到她花甲之年的时候,送给她做最特别的礼物!

    她当时觉得这想法挺浪漫的,就信了他。

    写真照拍出来后,她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被他收起来了。

    若不是今日看到,她都已经忘了这茬了。

    那时候的她,真的很美……

    可是现在一想到这份写真还在陆泽的手里,她心里就十分不舒服!

    真的恨不得现在就飞回Z国,飞回晋城,将写真照从那个恶心又歹毒的渣男手中夺回来!

    容瑾西则比她看得更细心一些!

    他看到了这些写真照上面都被反复摩挲过,特别是胸和两腿的中间,摩挲的痕迹更重。

    有的地方甚至还留有可疑的污渍!

    身为男人,他自然懂得意银是怎么回事。

    容瑾西的心里突然就很恼火,恨声道:“等我回到晋城,第一件事情就谁让这个混蛋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夏桑榆见他真的动怒,忙道:“容瑾西你别乱来,杀人是犯法的!你别为了这么一个渣男把自己搭进去,这样不值得!!”

    “你别管!我知道该怎么做!”

    容瑾西粗声粗气,情绪相当暴躁。

    桑榆知道他的脾性,便也自觉的闭上嘴,不敢再激怒他。

    一路无话,光夫先生开着车子,很快就送他们回到了丽思卡尔顿酒店。

    金色的旋转门门口,两人恰好与面色铁青的金贝贝迎面相遇。

    夏桑榆急忙上前拉住金贝贝的行李箱:“贝贝,你别走,你听我给你解释!”

    金贝贝的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省省吧!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贝贝,对不起,这次的事情……”

    “放手!”金贝贝拖着行李箱一阵猛拽,挣开她的拉扯,大步往外面走去。

    “金贝贝,站住!你给我回来!”

    桑榆大声叫着还想要追上去,奈何脚下一绊,差点摔倒。

    容瑾西熟练的伸手扶住她,语气轻松的打趣道:“是不是每次有我在身边的时候,你都会这么容易摔倒?”

    她气得直瞪眼:“容瑾西,我没功夫和你打情骂俏!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你就快点把金贝贝追回来!”

    “为什么要追她回来?”

    “因为我们亏欠了她!不给她解释清楚,她会恨我们的!”

    夏桑榆急得声音都变了,他却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轻慢语气:“不用管她,恨就让她恨吧!”

    因为不爱,所以金贝贝的喜怒爱恨在他的眼里一文不值。

    他将夏桑榆一把抱起,直接坐电梯上了16层。

    他将她放到1604号房间门口:“你房卡呢?”

    桑榆双眼圆瞪:“你怎么会知道我住在1604?”

    “因为你一直都没有从我掌心逃出去过!”

    他的神色颇有些自得,唇角微挑,含笑又道:“你再不开门,我就把你抱进我的1606咯?”

    “你住在我对面?你在监视我?”

    “不不,我在保护你!”

    容瑾西说着,刷开了1606的房门,暧昧的冲她笑道:“要不要进来喝杯咖啡?”

    “不用不用!”

    她连忙用房卡刷开了房门,快步走进了房间,砰一声就将门关上了。

    容瑾西看着紧闭的房门,表情一点一点凝重起来。

    他今天不敢跟她同处一室。

    因为他害怕自己把持不住,又做出让她受伤的事情。

    更何况,他手头上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一一安排。

    在桑榆回晋城之前,他一定要想办法把陆泽这颗巨雷给摘掉。

    所以,亲爱的桑榆,好好休息吧,今天就不打扰你了!

    转过身,他走进了他的1606号房间。

    第二天,桑榆去医院看了黄玉柔。

    黄玉柔恢复得很好,拉着桑榆的手,说了很多感慨的话,一面说还一面抹泪。

    桑榆递纸给她擦眼泪:“你别哭!别难过了!我已经通知了夏云姿,最迟明天她就会来照顾你了!”

    黄玉柔急忙抓紧她:“桑榆,你,你不管我了?”

    她苦涩的牵了牵唇角:“我毕竟只是你的养女……,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一大笔钱,你的医疗费,后期的康复费,包括你的养老钱你都不用担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

    黄玉柔想要挽留,可是突然想起前不久才通过法律程序,断绝了与夏桑榆的一切关系。

    思及此,她想说的话便全部都被咽了回去。

    再开口,她的脸上多了畏惧和恭敬的神色:“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早就被土掩了脖子了!”

    桑榆心里酸涩,抿着唇不说话。

    黄玉柔便声音哽咽的继续说道:“等我病好了,一定日日为你烧香祷告,希望老天爷能保佑你长命百岁,子孙绕膝!”

    她神神叨叨的,却十分虔诚。

    桑榆听着‘长命百岁’这四个字,心里更是酸涩得紧。

    心不在焉的陪黄玉柔坐了一会儿,便打车回了酒店。

    刚刚进房间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令人面红心跳的暧妹动静。

    “……哇,你看,它好棒啊……”

    “再亲亲它,等会儿它会让你惊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