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艳遇
    她闷闷应了一声:“嗯?”

    “桑榆,你听明白了吗?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昨天晚上和今天晚上,与金贝贝在一起的男人都是松田太郎……”

    他的手轻轻摩挲她的下颌:“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她还能说什么呢?

    小把戏被戳穿,金贝贝也被气跑了!

    在想出更好的办法之前,她只能先顺着他。

    容瑾西得到她肯定的回答,俊脸上笑意漾开:“你相信我,那我也就不怪你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时咱们两个人之间的情趣游戏好了!”

    他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今天晚上不该那么冲动,不该那么愤怒,害得你受伤我真的很抱歉!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

    “没关系!其实我……”

    夏桑榆还要说没事儿,他已经帮她穿上漂亮的红色鹿皮靴子,然后将她一把抱起,大步就往外面走去。

    青木武重先生准备的快艇已经停在了游轮的旁边。

    一位身穿水上救生衣的男人冲他们热情挥手,用日语道:“容先生,快上来吧,我送你们去医院!”

    青木武重介绍说道:“这位是光夫先生!容先生,他会带你们去最近最好的医院!”

    青木武重介绍完之后,又满是担忧的看了夏桑榆一眼:“桑榆小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我好得很,什么事情都没有!”

    夏桑榆生怕青木武重会在这时候提及家族遗传病什么的,连声催促道:“容瑾西,我们快上去吧,你看光夫先生都等急了!”

    “好!”容瑾西对青木武重说了再见,抱着夏桑榆便往快艇上面走去。

    两人正要和青木武重挥手作别,乔玉笙突然往这边跑了过来。

    她拎着裙摆,脚上的高跟鞋都跑掉了一只:“容先生,容先生你等等我,你答应过我,要带我回晋城的!”

    容瑾西将夏桑榆放下,转身道:“乔玉笙你放心,我答应过要带你回晋城,就一定不会食言!”

    乔玉笙不安道:“那你为什么要偷偷离开?”

    “我没有偷偷离开!桑榆受伤了,我带她去医院看看!”

    容瑾西极有耐心的给乔玉笙解释。

    夏桑榆却皱起了眉头:“容瑾西,你干嘛要给她解释这么多?”

    容瑾西看了她一眼,心道,我给她解释这么多还不都是因为你?如果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没有被这个女人偷拍抓住把柄,我何至于会与这样的女人多费唇舌?

    夏桑榆看不懂他眼神里面的内容,也不想与乔玉笙说话,便将视线看向波澜起伏的碧蓝大海。

    几分钟后,快艇箭一般离开游轮,往繁华大都市的方向快速驶进。

    海面上风很大。

    夏桑榆的身上穿着容瑾西的外套,头上裹着一条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大围巾,倒也并不觉得冷。

    容瑾西坐在她的身边,用一种占有欲很强的姿势将她紧紧护在怀里。

    她仰头看他,正对上他那双流转着爱意的墨色眼瞳。

    他唇角微勾,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然而风太大,她还没有来得及听清,他的声音就已经飘散在了风里。

    她叹了口气,有些畏寒的往他怀里蹭了蹭,没过多久,迷迷糊糊坠入了梦境。

    在恍惚的梦境里,她和他好像都漂浮在高高的空中。

    身周是棉花一样洁白的云朵,阳光从上方照射下来,在他的眼睫上镀上一层迷人的浅金。

    画面虽然好美好美,可是两人还是像刚才在房间里面那样一直都处于争执的状态。

    “桑榆,告诉我,说你是爱我的!”

    “……”就算是在睡梦中,她也记得自己只有九个多月的寿命。

    这个爱字一旦出口,对他来说就是永生都摆脱不了的枷锁。

    所以,她不能说。

    他俊脸邪狂,还在继续逼她:“说!说你是爱我的!”

    她倔强的咬着嘴唇,不让那个字从口中迸出!

    他更加愤怒,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

    “你说不说?你再不说,我就将你从这上面推下去!我可以让你永坠地狱,也可以让你永堕黑暗!”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她的肩膀都快被他捏碎了。

    奋力挣扎之下,她纵身就往绵软的云朵上面跳去。

    云朵一层一层分开,无尽的黑暗,无尽的深渊让她惊悸尖叫:“啊——!”

    “桑榆,桑榆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快醒醒!醒醒!”

    容瑾西温暖醇厚的声音将她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她迷迷瞪瞪睁开眼睛,才发现快艇不知何时已经靠岸了。

    她眨了眨眼睛:“光夫先生呢?”

    “光夫先生去帮我们开车去了!”

    溶剂西伸手将她紧拧的眉头缓缓熨开,柔声问道:“怎么吓成这样?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她凝目望着他,静默片刻后迟疑道:“我梦见……我死了!”

    他皱眉:“怎么死的?”

    “从很高很高的地方掉了下来!摔死了!”她难过的垂下眼睫:“瑾西,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我当然是陪着你啊!”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咱们的夫妻!同命同运,你都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瑾西,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有一天我死……”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那我肯定也死了!”

    他俊脸上带着淡淡笑意,说话的语气也很是稀松平常,可是眼神十分十分的认真。

    他不是在开玩笑!

    也不是为了哄她开心才故意这样说。

    他是认真的!

    以她对他的了解,相信他也真的做得出殉情这种傻事!

    她活,他就生!

    她死,他就亡!

    她望着他深情的眼神,一时讷讷着不能言语。

    容瑾西含笑吻她:“干嘛这样看着我?你该不会到现在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吧?”

    她微微侧脸:“别……,岸上有好多人看着呢!”

    他魅惑一笑:“怕什么?就让他们羡慕去吧!”

    一低头,就吻在了她慌乱的唇上。

    光夫先生开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来到码头,冲他们挥手道:“容先生,容先生!”

    容瑾西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她唇上移开:“上车再亲你!”

    嘴唇都快被吮破了,他居然还没亲够?

    桑榆抿了抿微肿的唇瓣,岔开话题道:“你什么时候回晋城?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旷世集团肯定乱套了吧?”

    “怎么会乱套?现在是信息时代,就算隔着几千里,我也一样能够掌控旷世集团的动向!”

    他先跳下快艇,然后伸手来搀扶她:“来,慢点!”

    她一站起身,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他问:“怎么了?”

    她强撑着笑了笑:“没事!”

    然而才走了三五步,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地上倒去。

    他急忙伸手将她扶住,语气紧张的问道:“夏桑榆你这是怎么了?”

    她倒抽凉气:“我的脚……”

    “你脚怎么了?疼吗?”

    “可能是坐太久,麻了!”

    “还是我抱你吧!”

    他将她轻轻松松抱起,大步往车上走去。

    他先带她去看了妇产科。

    医生只询问了症状,便让他们以后同房的时候不要太猛,不要太频繁就好。

    从医生那里出来,容瑾西心里还不踏实:“要不咱们换一家医院吧?!”

    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换?”

    “这医生太水!你都流血了,她居然连检查都不给你做一下,药也不给你开一颗……”

    “我本来就没事嘛,根本不需要吃药做检查!”

    “真的没事儿?”

    “真没事儿!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难道会不清楚?”

    “那好吧,咱们先休息两晚上,以后同房的时候,我也尽量等你够滋润的时候再进去,这样你就不会痛也不会受伤了!”

    “大白天的,你能不能别说这些话?”

    “对对对!大白天确实不应该说这些……,说着说着我就又想了!”

    “……”

    夏桑榆做了一回‘盯裆猫’,红着脸说:“别说你认识我!”

    说完便快走几步上了光夫先生的车:“送我回酒店吧,谢谢!”

    容瑾西快步跟上来:“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夏桑榆不想和他说话,便摸出手机来玩。

    手机上面,金贝贝发来了几十条充满怨念的信息,还有十几条气急败坏的语音。

    “夏桑榆,你给我记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桑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敢泄露一个字出去,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夏桑榆……”

    语音还没听完,容瑾西直接将语音关掉了:“别听!影响心情!”

    夏桑榆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一次确实是我亏欠了她!”

    “什么亏欠不亏欠的?她和欧亚纶同居多年,早就不是什么初女,这两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当是她在日本的艳遇好了!”

    他满不在乎的散淡语气,让夏桑榆秀眉皱得更紧:“你不懂,别乱说!”

    想了想,还是低下头,认认真真的编,辑道歉信息给金贝贝。

    容瑾西还要再劝说她两句,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俊脸凝重起来。

    侧了侧身子,他压低声音接听道:“阿宇,查到什么了?他真的还活着?”

    “没错!他还活着!”

    阿宇将查到的消息一一告诉了容瑾西。

    容瑾西听完神色骤变,惊得手机都差点滑落在地上:“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