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4章 一枚可笑的炮灰
    他听到‘活不长’三个字,心里一紧,动作又慢了下来。

    正想问问她在胡说些什么,便又听见她继续说道:“所以,你和金贝贝在一起,我也很开心……,金贝贝是个好女人,你的余生有她照顾,我真的很放心……”

    他心里的怒火又腾腾腾的升起来了。

    带着毁灭一切的愤怒,在药物的催动下,他更像是脱笼的浴望猛兽,一遍遍的狠狠占有她,撕裂她!

    什么发病,什么活不长了,这些糊弄人的鬼话,他才不会相信呢!

    他只相信,她是真的,真的不爱他!

    他愈加愤怒疯狂,动作也愈加粗暴强势。

    酣畅淋漓之时,他在她身体里面打下愤怒的烙印。

    他放开她,像是丢开被玩破的偶人娃娃。

    心冷如铁,他下床,打算到浴室里面去清理自己。

    恍惚间,听到她弱弱的声音道:“容瑾西,我恨你!”

    他俊脸凝霜,冷冷的牵了牵唇角,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桑榆觉得浑身都痛!

    唯有一双脚麻木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这才只是她的第一次发病,要不了多久,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麻木的部位,也会从脚踝往上移动,小腿,大腿,盆腔,腰部,胸部,脖子……

    石化病!渐冻症!!活死人!!!

    漫长而煎熬,一步步走向死亡。

    她仰面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尽情的流淌。

    隔壁房间内,金贝贝和‘容瑾西’的情事也已经结束了。

    四周安静极了,她甚至能听到死亡的狞笑。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感觉到有人在帮她清理身子。

    动作并不轻柔,所以她很快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张不情不愿的,幽怨美丽的脸蛋。

    她愣了愣:“金贝贝?你在干什么?”

    “你感觉不出来吗?我在帮你清理身上的脏东西啊!”

    金贝贝微微瘪嘴,有些嫌弃的说道:“你可真脏!”

    夏桑榆淡淡回道:“昨天晚上我不也帮你清理过吗?你比我脏多了,我可一句都没抱怨过!”

    “好好好!我不抱怨,我帮你清洗还不行吗?”

    金贝贝说着,又在水里面透了毛巾,啪一声搭在她身上,用力的擦洗起来。

    一面擦,一面又忍不住的比较起来:“你皮肤虽然很好,腰也还算细,可你的胸没我大,五官也没我长得好,容先生以后肯定会爱我更多一些!”

    “你都和他睡两晚上了,这种没自信,没出息的话,以后别再说了!”

    桑榆恹恹的,不想和金贝贝做没必要的比较。

    她伸手抢过毛巾:“给我!我自己擦,不用你帮忙!”

    金贝贝瘪嘴:“夏桑榆,我劝你对容先生不要再抱希望了!你都被牛郎睡过了,他是绝对绝对不会再要你的!”

    夏桑榆无语极了:“金贝贝,你如此不自信,我真的很担心你能不能守得住容瑾西一辈子!”

    “我怎么就守不住了?我那么爱他……”

    金贝贝还要说,她却轻叹一声,岔开话题道:“容瑾西什么时候才会放过我?”

    “这个我不清楚!他只是让我进来,将你身上清洗干净!”

    金贝贝声音闷闷的。

    她都是容瑾西的女人了,却还要侍候夏桑榆,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憋屈。

    两个女人正互相看不顺眼,神色冷峻的容瑾西推门走了进来。

    他表情冷漠,走到床边讥诮道:“和牛郎在一起,舒服吗?”

    她成心要和他闹掰,挑衅道:“简直不要太舒服,又粗又长还十分有技巧,比你强太多了!”

    “夏桑榆,你,你简直是不知羞耻!”

    “我只是在如实回答你的问题,怎么就不知羞耻了?”

    其实她刚才被强上的整个过程,都陷入到了对发病和死亡的恐惧当中,对于‘那个男人’的表现她根本就没留意!

    除了痛和更痛之外,她没有别的感觉。

    此时她面不改色的说了假话,眼看着容瑾西被噎得俊脸变色,心下不由得有些得意,正准备开口让他打开手铐放过自己,一直在帮她擦洗身子的金贝贝说话了。

    “桑榆,你就别骗容先生了!如果你真的舒服,你就不会有这么些血丝了!”

    “血丝?什么血丝?”

    容瑾西的反应比夏桑榆的反应还快。

    昨天晚上,他伤到她了?

    他神色焦急,蹲在金贝贝身边就急切的问道:“真的有血丝吗?在哪里?严重不严重?”

    金贝贝眼中闪过狐疑:“容先生,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他结巴一下,表情僵硬的说道:“大家私底下玩玩没问题,万一伤到她,我不好给宫少玺交代!”

    “嗯,也对,宫少好像很宝贝她呢!”

    金贝贝抬手指了指盆里的水:“你看,真的有血丝!”

    容瑾西往水盆里面看了一眼,确实有血丝,虽然不多,却也足以让他紧张得心都提起来了。

    他起身去把早就准备的女式服装拿过来,丢在金贝贝身边道:“替她换上!”

    然后走到窗户边给青木武重打电话:“青木先生,给我准备一艘快艇,我急用!马上就要!”

    挂断电话后,他啪一声打开手铐,然后手忙脚乱帮着她穿衣服。

    他脸上的紧张焦急之色,让夏桑榆酸涩无比:“我没事儿……”

    “夏桑榆你到底是有多蠢,都流血了还敢说没事儿?”

    他蹲在她的脚边,捧着漂亮的红鹿皮靴子,沉声命令道:“抬脚!”

    她眼眶微热:“我自己来!”

    “抬脚!”他的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单膝跪在她的身边,捧着她的脚就要往鹿皮靴子里面套。

    很快,他就皱眉道:“你的脚怎么这么冷?”

    刚刚才做了那么剧烈的运动,不可能冷成这样啊!

    她却猛然记起刚才发病,足踝以下的部位就好像是被冻住了一般,这时候虽然恢复了知觉,脚趾头也能动了,可是说到底血液还没完全循环过来。

    这么冷,也是正常的!

    她急忙就想要将脚从他的掌中抽回来:“你别管!”

    他却双手捧住了她,轻轻揉搓起来:“怎么搞的?怎么冷成这样?”

    一面搓揉一面呵气,那神色那模样,简直是宠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夏桑榆有些尴尬。

    她极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容……”

    刚刚吐出一个字,却见他低下头,虔诚又深情的在她的脚背上轻轻吻了一下!

    她整个人瞬时僵住,紧接着全身似有电流流转,酥麻到了极致,温暖到了极致。

    金贝贝在旁边看着,脸都绿了!

    此情此景,就算瞎眼人也看得出容瑾西对夏桑榆还用情至深啊!

    她脑子里面灵光一现,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看着他俊朗完美的侧颜,她讷讷道:“容,容先生,有个问题,请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

    他用温热的大掌帮夏桑榆缓缓揉脚,清淡如风的声音淡淡道:“问吧,我听着呢!”

    金贝贝咬唇纠结了一会儿,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

    “怎么可能会是我?我怎么可能碰你?”

    他继续为夏桑榆揉脚,醇厚的声音漫不经心道:“你们之间的那些小动作,小把戏能够瞒得过我的眼睛?昨天晚上我见你情痒难耐,就帮你叫了一个牛郎,牛郎叫松田太郎,今天晚上为你服务的也是他!”

    说到这里,他抬眼看了金贝贝一眼。

    金贝贝面色雪白,一双眼眸里面盈满了晶莹的泪珠。

    他笑笑,残忍道:“你不相信?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松田太郎,他的电话号码是……”

    “不要说啦!”金贝贝嘶声嚎了起来。

    她抬手打翻了旁边的水盆,恨恨盯着容瑾西,最后又将目光恨恨盯着夏桑榆:“我恨你们!我恨死你们了!”

    口中发出呜呜的悲哭声,她掩着脸夺门而出。

    她是金氏财阀金重泰的女儿,出生在豪门,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可笑她还一直幻想着能够做容瑾西的妻子,现在看来,她做的只是夏桑榆手中的一枚棋子!

    人家夫妻两个恩爱得很,而她,只是一枚可笑的炮灰而已!

    她恨!恨夏桑榆,很容瑾西,也恨自己!

    将来,如果有机会,她一定会将这份恨,这份羞辱,加倍的还给他们!

    夏桑榆看着金贝贝悲泣而去的背影,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完蛋了,她的计划这下全部落空了!

    她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听到过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唯有爱与贫穷无法隐藏!

    在这场将容瑾西托付给金贝贝的计划当中,她自问做得天衣无缝,可是在这最后的关头,当容瑾西捧着她冰冷的双足疼惜亲吻的时候,爱意不可掩饰的流淌而出。

    而她也是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就是这无法隐藏的爱意,让金贝贝瞬间就起了疑心。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容瑾西从昨天晚上就已经识破了她的小把戏,从外面找了一个叫松田太郎的牛郎来代替他演戏!

    谁说他在感情面前幼稚了,肤浅了?

    他这不明明很腹黑,很诡谲嘛!

    连她都差一点被骗了!

    她的心里说不出是悲是喜,低着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

    容瑾西却用手指托起她的下颌:“桑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