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套路不可深挖
    容瑾西更是激动,分开她的腿,让她直接坐到了他的腿上。

    她面红耳赤:“别……”

    身体后仰,避开了他更加深入的亲吻。

    他捧着她的脸,低沉魅惑的声音,微微喘息着说道:“桑榆,你知道吗?每次见到你,我都会沦为浴望的奴隶……,我幼稚肤浅,我狂躁冲动,我贪图感官上的享受,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他抵在她的耳边,声音沉沉又道:“桑榆,你教教我,我要如何做,才能对你的依恋少一些……,要如何做,才能爱你少一些?”

    她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面深深一吻:“瑾西,对不起……,如果没有遇见我,你肯定会过得更好!”

    两个人腻乎在一起的时候,旁边的乔玉笙脸都黑透了。

    她重重咳嗽一声:“夏桑榆,你可真有本事!敬个酒,都敬到人家容先生怀里去了!”

    话里面充满了揶揄嘲讽。

    虽然很难听,却提醒了夏桑榆此行的目的。

    她重新端起那杯精心兑制的红酒,含笑嫣然的看着容瑾西道:“容先生,我亲也亲了,吻也吻了,这杯酒,无论如何你得全部喝下去!”

    容瑾西面色潮红,身体胀得发疼:“那你今天晚上陪我!”

    “好!我陪你!今晚晚上,我一定好好陪你!”

    夏桑榆带着诱哄的神色,将酒杯递到他唇边道:“来,喝了这一杯,我就陪你回房间去!”

    “那好!我喝!”

    他就着她的手,张口就喝了一小口。

    同样苦涩的口感,让他的心里瞬时升起了警觉。

    咂了咂嘴唇,他不悦道:“怎么这么苦?”

    “苦吗?要不我喂你吧!”

    她举杯就要喝下一口。

    像昨天晚上那样,一口一口喂他喝下去。

    到时候他情潮涌动,自然而然就会和金贝贝睡到一起!

    亲手把她送到金贝贝的身边,她的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

    可是她的寿命越来越短,如果不抓紧时间为他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照顾他的余生,她就算死也死得不放心。

    没人知道她的苦,没人理解她的痛!

    这一切,只有她自己来承受。

    酒杯刚刚碰着唇瓣,容瑾西的大手却摁在了她的手腕上:“等一下!”

    她抬眸看向他:“怎么了?”

    “我自己喝!不用喂!”

    刚才一喝到这苦涩的红酒,他就已经完全明白了她今天晚上殷勤敬酒的真实用意!

    这个女人,好像不明白套路不可深挖这个道理。

    昨天晚上就是用这样的方法给他下药,然后偷梁换柱,将他送给了金贝贝。

    今天晚上,她居然还想用相同的套路,相同的手段?

    还想再把他送给金贝贝?

    夏桑榆啊夏桑榆,我今晚若不给你一点厉害,你还真把我当成你掌中的凯蒂猫了!

    他眸色暗沉犀利,充满了她看不懂的意味。

    抓着她的手腕,将红酒递到后面,仰头全部灌下。

    俊眉紧拧,这大概是他喝过最苦的酒了。

    他微喘着正要咂舌,她已经倾身过来,捧着他的脸,低头便吮住了他的唇。

    她细细的亲吻,将他唇齿之间的苦味全部吞下。

    这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亲吻了!

    今夜之后,他与金贝贝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牢固。

    他们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她的存在了!

    夏桑榆的心里突然就很难受!

    鼻头一酸,眼泪几乎就要滚落下来。

    他察觉到她的异样,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拦腰抱起。

    金贝贝见他们往房间走,眼中露出欣喜雀跃的神色。

    真的是太顺利了!

    今天晚上,又能与容先生在一起了!

    她得赶紧去香氛沐浴,顺便再去补充一点儿能量,不然的话,中途再晕倒可就太丢脸了。

    乔玉笙对于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游戏倒是没有多少兴趣,喝了一杯鸡尾酒,摇摆着柔软的腰肢,滑进舞池狂欢去了。

    夏桑榆跟着容瑾西回到了房间。

    一路上,她也配合着容瑾西,说了许多滚烫的情话。

    容瑾西的身体涌动起熟悉的燥热,将她放在床上就要扑过来。

    她急忙用小手抵住他的胸膛:“等一下!”

    他邪笑道:“又怎么了?还要和我玩新鲜刺激的游戏吗?”

    她脸颊绯红,想要推开他也不对,想要迎合他也不对。

    眼看着他的手越来越放肆,她忙道:“我,我想上个洗手间!”

    “上洗手间?桑榆,你事情可真多!”

    口里抱怨了两句,他还是听话的侧身从她的身上下来:“快去吧,我等你!”

    “好!我很快就回来!”

    她从床上坐起身,想了想,道:“无聊的话,看点小电影吧,以前渡边次郎传给我的,都是珍藏版,画面和音效都不错!”

    “渡边次郎能拍出什么好电影?”

    他一脸嫌弃,表示不想看。

    她打开手机,找到资源,连接到墙上的闭路电视。

    香艳唯美的画面,却根本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

    他来到紧闭的洗手间,伸手叩门:“桑榆,桑榆你上个洗手间怎么这么久啊?”

    “我马上就好,你稍等一下!”

    她连声答应,手中却不停的给金贝贝发信息。

    “金贝贝,怎么回事?说好的停电呢?”

    “说好的停电呢?”

    “说好的停电呢?”

    短信轰炸了好一会儿,金贝贝才回:“一切准备就绪,我停电就进来吗?”

    “嗯!快点!他催得急!”

    夏桑榆飞快的编,辑信息,同时还时不时的回应容瑾西一声。

    容瑾西趴在洗手间的门上:“桑榆,你再不出来,我就进来咯?”

    “别!我现在的样子还不能见人!”

    她急忙又道:“你去帮我倒杯水吧,我担心等会儿会口渴!”

    他邪邪一笑:“好,我给你倒水,免得你呆会儿叫得口渴……”

    听话的走到饮水机旁边,刚刚把杯子拿起来,眼前突然一黑,停电了?

    这里是超级豪华的大游轮,按理说,不应该有停电的现象!

    难道是线路故障?

    他摸黑将水杯放下,夏桑榆柔柔的声音传来:“瑾西,是停电了吗?”

    “嗯!桑榆莫怕,我这就打电话给青木武重,问问是怎么回事!”

    “别!不用打电话,我觉得停电挺好,挺有情调的!”

    “……”容瑾西突然就起了疑心。

    无缘无故的停电,难道是夏桑榆在背后搞鬼?

    她又想玩什么?偷梁换柱?

    直觉告诉他,夏桑榆又要玩花样了。

    可恶的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神色霎时变得晦暗莫测。

    洗手间里面,夏桑榆又接到了金贝贝的信息:我准备好了,已经进房间了!房门没锁,你快走吧!

    她微微愣神后,回了一个字:好!

    拉开洗手间的门,她赤着脚,悄无声息往过厅对面的房门摸去。

    房间里面的光线很昏暗。

    远远的她看到房门口快速闪进一条黑影,本能的以为那就是金贝贝。

    只要金贝贝进入这房间,事情就已经成了大半。

    看透了生死,她心里虽然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儿,却也少了很多纠结与痛苦。

    过了今晚,她与容瑾西之间就真的是覆水难收,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到时候她死了,他应该也不会太难过吧?

    夏桑榆心情复杂,正蹑手蹑脚穿过过厅,容瑾西的声音突然贴着耳际传来:“桑榆,卧室在那边,你走错方向了!”

    “我……”她一下子就慌了。

    这么暗的光线,容瑾西是怎么看到她的?

    不等她想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将她拦腰抱起。

    她大惊:“容瑾西,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不妨!”他几个大步来到卧室,直接将她扔在了床上:“今天晚上这场游戏,由我来主导!”

    “容瑾西你别乱来……”

    她刚刚从床上坐起,手腕上突然一凉,一柄冰冷的手铐直接将她靠在了金属床头。

    她心下大骇,抓着手铐使劲摇晃了几下。

    一丝松动都没有,被锁上了!

    “容瑾西你干什么啊?快点放开我!”

    她着急起来,声音都带出了哭腔。

    他却现出一种运筹帷幄的笃定和冷淡:“你昨天晚上铐了我,今天晚上轮到我铐你了!”

    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容瑾西,你到底想怎样?”

    黑暗中,他哼哧哼哧喘着粗气,暗色的眸子中,盛满了危险。

    “昨晚你将我送给了别的女人,今天晚上,我也要将你送给别的男人!”

    “不行!容瑾西你疯了吗?”

    “我没疯!疯的人是你!”

    他低沉的声音蕴着愤怒:“我们在云之港的火场互相以命相护,只差一点,我就死了!我是听到你的呼唤才醒过来的,可是你却突然之间变了心!你躲着我,疏远我,你还一个劲的将我往别的女人身上推!”

    黑暗中,他的手轻抚着她的面颊,带着浓浓的爱意,也带着明显的恨意。

    “夏桑榆,既然你喜欢玩这种互换游戏,那么今天晚上,我就让牛郎松本先生好好侍候你!”

    “不——!不要!容瑾西你别开玩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要换互换游戏!”

    她惊恐莫名,正还要哀求解释,一双男人的粗糙大手已经从侧旁摸上了她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