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81章 不要玷污我的容先生(情人节快乐!!!)
    而宫少玺明明知道他自己的身体状况,还要跟着她到日本,这份情义更是令她感动莫名。

    她用纸巾替他擦了擦嘴角的汤汁,柔声道:“哥,等游轮靠岸,你就带着林心念回国去吧!”

    “那你呢?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把你一个人留在这边,我实在不放心!”

    “不!我要等到黄玉柔的身体完全康复才能回去!”

    “可是,你的身体也随时都有可能……”

    宫少玺的话还没有说完,屋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兄妹两个都循声望去。

    只见林心念带着青木武重往这边走了过来。

    青木武重一脸的关切:“宫先生,听闻你生病了,现在感觉可好些了?”

    宫少玺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没事儿,都已经好了!”

    “唉,你们宫氏一族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灵,怎么每一位宫氏后人都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青木武重一面感慨,一面将一只精美的果篮放在宫少玺的床头。

    夏桑榆将一杯热气袅袅的香茶捧给他:“青木先生,请用茶!”

    “好的,谢谢!”

    青木武重的目光在夏桑榆的脸上停留片刻,遗憾的语气道:“桑榆小姐如此年轻美丽,也要承受这样的病痛,而且还不能享受常人的寿命,实在是令人唏嘘!”

    青木家族与宫氏家族虽然分别在日本和Z国,但是两家世代交好,互相知根知底,家族遗传病和不能长寿的事情,青木武重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夏桑榆心里却是突然一个咯噔。

    她凝重道:“青木先生,有一件事情,还请你一定要帮我!”

    “桑榆小姐不必客气,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便是!”

    “青木先生,我有家族遗传病和不能长寿的事情,还请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千万不能告诉给容瑾西先生!”

    “容先生不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也希望他永远不要知道!”

    夏桑榆望着青木武重,恳切道:“还请青木先生帮忙,千万不要把这些事情透露给他!”

    青木武重好像明白了她的深意,徐徐叹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这样瞒着容先生,会不会对他太不公平了?”

    “不会!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夏桑榆神色坚决,主意已定。

    青木武重也不好再说什么,陪着宫少玺闲聊了一会儿。

    谈到渡边次郎与唐又琪的死亡,语气也甚是轻描淡写,看样子已经将这事儿彻底的摆平了。

    青木武重走了之后,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夏桑榆都陪在宫少玺的身边。

    因为知道生命正在走向终结,桑榆的心里始终戚戚然开心不起来。

    漫天云霞被夕阳镀上了缠绵的金色,碧澄无垠的海水倒影出云彩的丽影,画面美得令人窒息。

    她望着绚丽斑斓的泼天晚霞,涩然问道:“哥,你害怕死亡吗?”

    宫少玺的声音,有一种看透生死的空寂和平淡:“以前很怕,现在不怕了!”

    “可是我很害怕!我害怕死亡!害怕活着的人因为我的死亡而悲泣,也害怕活着的人因为我的死亡而雀跃……,我害怕一个人踏上充满黑暗的死亡之旅……”

    说着说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她害怕容瑾西和曜儿因为她的死亡而痛苦,也害怕乔玉笙陆泽那样的恶人因为她的死亡而欢喜。

    她不想死,她还没活够呢!

    宫少玺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叹道:“桑榆,你要学会放手!生命是上天借给我们的一副积木,不管我们把它搭建成什么样子,到最后都会被收走……,不管你做出怎样的努力,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终将失去一切!”

    夏桑榆声音微哽:“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活着本来就没有意义!”

    “哥,这样的想法,会不会太悲观,太厌世了?”

    “不不!一点儿也不悲观!我们敢于直面这种毫无意义的生命,才是最积极,最勇敢的!”

    宫少玺说话的时候,手指一直在无意识的捻摸着那枚黑骷髅戒指。

    他的目光投向遥远的海天一线,淡淡道:“你跟我,都没有意义,但是我们可以对彼此有意义!”

    对彼此有意义?

    她慢慢咂摸这几个字,渐渐品出了味道。

    她的生命也正在走向终点。

    上天很快就会收走她手中的这副积木,一切爱恨,一切恩怨,都将失去意义。

    可是她若能在临死之前,为容瑾西安排好一切,为曜儿安排好一切,那么她的生命,就有了意义。

    与宫少玺的这番对话让她醍醐灌顶,豁然之间就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徘徊在心头的迷惘与彷徨,都消失了。

    余下的时间,她将会用一种坦然的,淡定的心态,一天天度过余下的日子。

    晚上的时候,青木武重先生在顶层甲板上举办了一个露天狂欢派对。

    她和宫少玺置身其中,一面享受派对的激晴狂欢,一面用眼角余光有意无意追逐容瑾西的身影。

    容瑾西的身边始终跟着两位美女。

    一个是金贝贝,一个是乔玉笙。

    两位美女对他殷勤备至,争宠似的讨好着他。

    他想要喝酒,高脚杯就已经递到了手边;想要吃水果,新鲜饱满的日式红樱桃就送到了口边;想要坐下,椅子就已经帮他拉开了。

    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更不缺女佣。

    可是心里面始终还是空落落的,像是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

    发现夏桑榆的目光始终在有意无意的看向这边,他邪邪勾唇,搂过身边的女人:“亲我!”

    “啊?”金贝贝一脸疑惑,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虽然昨天晚上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是今天一整天他对她都是冷冰冰的若即若离。

    主动索吻,这样的事情,她真的不相信是他能做的!

    见她迟疑,他俊脸一沉:“亲我!”

    “哦哦!”她凑近过来,恭敬虔诚的往他的脸颊上吻去。

    乔玉笙却突然横插进来,用身体挡开了金贝贝,娇嗲道:“容先生,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帮我回晋城!”

    面对乔玉笙的敬酒,容瑾西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固执的再次要求:“亲我!”

    不管是金贝贝亲他也好,乔玉笙亲他也好,他反正就是想要看到夏桑榆吃醋的样子。

    只有她吃醋,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

    他微微仰头索吻,俊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出一种夺人心魄的俊美。

    乔玉笙的眼波瞬时变得风情万种。

    她咯咯咯娇笑两声,柔软的玉手搭在容瑾西的肩膀上,身体前倾,慢慢往容瑾西那张性感的薄唇上面吻去。

    对付男人,她很有一套。

    她有信心,只要吻上容瑾西,容瑾西就一定会为她深深着迷。

    上一次她就抢走了夏桑榆的老公陆泽,这一次,她略施手段,同样能让夏桑榆最爱的容瑾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呵呵,一想到夏桑榆那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的心里就涌起一阵一阵的快,感!

    她胭红的嘴唇距离容瑾西的薄唇只差一根发丝,肩膀上面突然被人用力一掰,她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往后面仰退了好几步!

    等她稳住身形,才看见夏桑榆身穿一袭魅蓝色露肩小礼服,娇俏妩媚的正站在她和容瑾西之间。

    乔玉笙恼羞成怒:“夏桑榆,你干什么呀?你差点让我摔倒!”

    夏桑榆浅淡一笑,眼神里面却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抱歉,我只是不希望容先生被你玷污,所以下手重了些!”

    “我玷污容先生?夏桑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听不懂吗?”

    夏桑榆缓缓晃动杯中色泽瑰丽的红酒,讥诮笑道:“意思就是你很脏,不配碰容先生啊!”

    “我脏?夏桑榆,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居然敢说我脏?”

    乔玉笙恼羞成怒,举起杯子就要往夏桑榆的身上泼去。

    神色冷峻的容瑾西突然低喝道:“住手!你敢动她一根毫毛,就别想着我能带你回晋城!”

    乔玉笙举起的手,硬生生收了回来。

    “夏桑榆,我看在容先生的面子上,今天就不与你计较!以后你再敢羞辱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这种不痛不痒的威胁,夏桑榆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晃动手中的红酒杯,明眸含笑,看向身边的男人:“容瑾西,咱们喝一杯?”

    容瑾西伸手一搂,直接将她拽入怀中:“吻我!”

    桑榆讪讪:“这么多人呢……,先喝酒吧!”

    “不,先吻我,再喝酒!”

    他像个撒娇的孩子,腻在她身边索要她的亲吻。

    她心里有些酸涩:“容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成熟一点?”

    “你吻了我之后!”

    他已经等不及了,拉低她的身子,主动就吻上了她的嘴唇。

    滑滑软软的香唇,让他一吻就停不下来。

    狂肆的撬开她的齿关,疯狂榨取她的甘美。

    夏桑榆原本以为浅吻一下就可以敷衍过去,没想到唇舌好似都有它们自己的记忆,一旦触碰上,便缠绵火热,难舍难分。

    浑身像是要着火一般,灼热得不行。

    那两粒药明明都还在酒杯里,怎么就这般春情荡漾,不能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