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9章 撕破脸
    确实应该好好想个办法才行!

    乔玉笙这女人,不简单!

    前一世,她就是被乔玉笙抢走了老公,最后还被乔玉笙害死在产床上。

    这一世如果不多加提防,乔玉笙迟早也会抢走容瑾西!

    夏桑榆越想越觉得事态严重!

    可是一时半会儿,她实在拿不出什么行之有效的手段来对付乔玉笙!

    金贝贝也是忧心忡忡,在旁边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弱弱道:“桑榆,我倒是有个想法……”

    夏桑榆眸光微动:“说来听听!”

    “昨天晚上我表现不好,中途就晕过去了……,我就想着今晚能不能再创造一次这样的机会?我保证不会再晕,我会想尽办法让容先生满意的!”

    金贝贝见夏桑榆脸色阴沉,像是十分不高兴,急忙又说道:“只要容先生对我彻底满意,乔玉笙就没机会了!等我回到晋城,我就会让父亲出面找容瑾西提结婚的事情……”

    只要他们一结婚,乔玉笙手段再高,插足别人的家庭也会受到道德的谴责。

    怎么说都是不光彩的事情!

    上一次乔玉笙插足夏桑榆与陆泽的婚姻,就得到了坠落断腿的下场。

    相信她这一次一定会有所收敛,不敢再插足容瑾西与金贝贝的婚姻。

    夏桑榆打心底里不希望容瑾西再与金贝贝之间做那种事情。

    一想到他们滚床单,她的心里就好像在被针扎一样。

    可是不久的将来,她就会发病,就会像宫少玺那样,每次发病,都要做十几个小时的活死人……

    以其让容瑾西面对那样的自己,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帮助金贝贝一把,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加牢固一些。

    思及此,她紧绷的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好吧!今天晚上,我再帮你一次!”

    “桑榆,太谢谢你了!如果我能够和容先生结婚,一定会备份厚礼好好的感谢你!”

    “厚礼就不必了,好好待他就够了!”

    夏桑榆垂下眼睫,将眼底的痛苦之色完全遮掩。

    一碗香喷喷的煎蛋面,很快就煮好了。

    撒上几粒葱花,简直是完美。

    夏桑榆让金贝贝捧着面出去给容瑾西,她自己则故意留在厨房里面收拾灶台。

    一双耳朵却注意力高度集中,努力捕捉外屋的动静。

    金贝贝有些羞怯的声音:“容先生,面条煮好了,你快尝尝吧!”

    容瑾西漫不经心的说道:“先放着吧!”

    “面条不能久放,久放就糊了……”

    “……”容瑾西沉吟片刻:“那你喂我吧!”

    “好的好的!我这就喂你!”

    金贝贝欢喜激动,声音都微微打颤了。

    她先用筷子夹了一块煎蛋,递到容瑾西嘴边:“容先生,你尝尝这个煎蛋合适不?如果太老,我下一次煎嫩一点!”

    容瑾西看了一眼她筷子上的煎蛋,眼底有明显的嫌弃之色划过。

    薄唇紧抿,半点儿也没有要张口的意思。

    金贝贝软声又道:“容先生,你就尝尝吧,这是我第一次下厨煮东西,你就给我个面子吧!”

    他还是不张嘴,俊脸上神色冷峭。

    冷凝的低气压让金贝贝有些扛不住,怯怯的嗫嚅两句,正要将筷子收回来,身后传来夏桑榆的声音。

    “容先生,你就尝尝金贝贝的手艺吧,她为了煎蛋,手都被烫伤了!”

    夏桑榆的出现,让容瑾西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

    他的目光看向金贝贝的手背。

    白皙如玉的手背上,果然有一块绯红的烫伤。

    他又看了夏桑榆一眼,这才张口,含住了金贝贝喂过来的煎蛋。

    煎蛋面的味道有些熟悉,他不用问也知道这碗面多数都是夏桑榆亲手煮的。

    她还是关心他的,知道他今天打翻了食盘到现在都还饿着肚子,所以才会一过来就忙着为他煮面。

    他越吃心情越好,一碗面很快就见了底。

    饭后,三个人去顶层甲板上面晒太阳。

    沿途看到游轮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许多海警,进进出出,整个游轮上面的气氛都有些紧张。

    夏桑榆一看到海警,莫名就有些心虚。

    这么多海警,是为了渡边次郎和唐又琪的死才来的吧?

    他们会查出事情的真相吗?

    会不会把她抓起啊?

    她心里慌乱,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就踉跄了一下。

    容瑾西乘机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夏桑榆心里更乱:“你又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他眸色幽暗:“该知道的我都已经知道了!”

    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

    关于裂头海蛇?

    关于唐又琪和渡边次郎的死,他都知道了?

    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昨晚他不是忙着和金贝贝滚床单吗?

    怎么会知道她与唐又琪之间的事情?

    容瑾西接受到她眼神当中抛过来的一连串问号,不由得扬唇一笑:“你不用觉得奇怪,你只需要知道没事就好了!”

    正说着,青木武重带着两名海警走了过来:“哟,容先生,这么巧啊!”

    容瑾西轻轻颔首:“怎么样?渡边先生和又琪小姐的死因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根据乔玉笙小姐的口供,我们得知唐又琪小姐在游轮出发之前,就从附近渔民的手中购买了大量的剧毒海蛇……,唐又琪小姐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购买的这些海蛇偷偷跑出来,咬死了她,也咬死了渡边先生……”

    “这么说来,这是一起意外?”

    “是意外!绝对是意外!”

    青木先生带着歉意道:“很抱歉啊容先生,都怪我,如果不邀请他们,也就不会让你们受到惊吓了!”

    “没关系!查清楚是意外就好了!”

    容瑾西淡定的说着,握着夏桑榆的手继续往最顶层的甲板走去。

    夏桑榆的掌心细细密密都沁出了一层薄汗。

    她刚才真的是太紧张了!

    好害怕那两名海警突然就掏出手铐,掏出手枪,将她直接就逮捕归案。

    不过还好,听他们刚才的对话,已经把这起命案裁定为意外了!

    从今往后,没人会把这件事情和她联想在一起!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辛亏这游轮上面没有监控,不然的话,她的罪名可就坐实了。

    甲板上面阳光很好。

    花花绿绿的遮阳伞下面,三三两两的宾客正躺在舒适的躺椅上享受秋日暖阳。

    和煦的海风吹拂过来,让人心头涌起一阵阵的舒适惬意之感。

    侍者恭敬的迎上来,带着他们往左侧的空位走。

    夏桑榆却突然有些内急:“洗手间在哪里?”

    “右侧尽头,那个小花圃后面!”

    “好的!我知道了!”

    夏桑榆给容瑾西打了个招呼,举步就往右侧走去。

    没过多久,果然看见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小花圃。

    沿着鹅卵石小径,她正往卫生间方向走,突然听见前面花架下,传来乔玉笙的声音。

    乔玉笙的声音压得很低:“阿泽,你别着急,我过两天就可以回国了……,咱们从头再来,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比从前过得更幸福……,至于夏桑榆,你放心,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弄死她!”

    低低的声音里面,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夏桑榆无意当中听到这样的对话,震惊得差点就失声低呼了!

    阿泽是指陆泽吗?

    陆泽不是已经死在监狱里面了吗?

    这怎么还能和乔玉笙讲电话啊?

    她后背一阵阵发麻,身体僵直的站在靠边的绿荫下,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乔玉笙特意找了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万万也想不到谈话内容被夏桑榆全部听了去。

    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无意识的掐捏面前一朵白色山茶,恨恨的声音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夏桑榆,咱们现在早就过上了幸福甜蜜的生活……,所以我早就发过誓,一定要将我们承受的痛苦,加倍的还给她……”

    夏桑榆正听得紧张,身后突然传来金贝贝的声音:“桑榆?你在那里干什么?”

    夏桑榆心里一惊,乔玉笙打电话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她抬起头,乔玉笙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你都听到了?”

    她表情僵硬,本能的就想要掩饰:“我听到什么了?我刚刚走到这里……”

    乔玉笙不屑冷哼:“你听到了也没关系!现在我一无所有,不怕你!”

    说完,抬步就要从夏桑榆的身边经过。

    夏桑榆心头一紧,脱口问道:“他还活着?”

    乔玉笙的脚步霎时顿住,美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森寒冷笑:“你猜呢?”

    并不给夏桑榆一个准确的回答,冷冷丢下这三个字,身姿婀娜的往前面走去。

    夏桑榆手脚发冷,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金贝贝在旁边小声问道:“桑榆,我刚才说错话了吗?”

    “不!你没有说错话!我和她之间,其实早就已经撕破脸了!”

    她心情沉重,郁郁的叹了口气,问金贝贝道:“你不陪容瑾西,跟着我做什么?”

    “是容先生让我过来看看,他害怕你偷偷跑了!”

    “放心!我不跑了!”

    今天晚上还要撮合容瑾西与金贝贝第二次滚床单呢,她若跑了,金贝贝肯定进行不下去!

    她现在就好像是身处荆棘当中,进一步是断头悬崖,退一步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