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8章 戒指,骨灰
    “这时候你要戒指做什么?我还是先喂你吃点东西吧?要不你身边有药没有?我喂你吃点药也行!”

    “不用!我什么都吃不下!”

    宫少玺固执的说道:“把戒指取下来!”

    “好吧!我帮你取下来!”

    夏桑榆伸手去取他手上戴着的戒指,触碰到他冰凉滑腻宛如无骨的手,心下不禁骇然:“怎么会这样?”

    “就是会这样!有人把我们这种病叫石化病,也有人把我们这种病叫渐冻症,还有人说我们是活死人……,没有知觉,不能动弹,像是受到诅咒一般,我们只能这样慢慢死去……”

    “我也会变成你这样吗?”

    “会!只要你身体里面流淌着宫氏的血液,就避免不了这样的结局!”

    宫少玺望着夏桑榆,眼神当中盛满了悲悯:“桑榆,如果有一天,你的双脚出现麻木酸软的症状,先不要慌张,因为最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这种症状就会过去……,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病症发作的时间会越来越频繁,时间也会越来越长……”

    夏桑榆心下惊骇,讷讷问道:“那你现在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才能恢复正常?”

    “恐怕还得五六个小时吧!”

    宫少玺清俊的脸上,露出鼓励的微笑:“放心,我除了不能动弹,并没有觉得特别痛苦……”

    这次是脖子以下的部位不能动弹,持续的时间是十多个小时。

    下一次病发,不能动弹的部位将会上移。

    先是脖子不能动,然后是面目肌肉不能动,再然后是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到最后,变成了真正的活死人。

    持续的时间也将会由现在的十几个小时,变成几十个小时,再变成几天,到最后,永远永远都醒不过来。

    这是夏桑榆第一次近距离的目睹这种传说中的家族遗传病。

    恐怖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宫少玺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

    如此看来,她将容瑾西托付给金贝贝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宫少玺的目光凝在她的脸上:“桑榆,你怕了吗?”

    她怔怔道:“怕也没用,这大概就是宿命吧?”

    以前她一直想不明白,母亲生下她,为什么又要将她遗弃在伽来寺外面的桑树上。

    现在看到宫少玺这副模样,她突然就明白母亲当年的心思了。

    以其如此漫长又煎熬的死去,还不如从未出生,或者一出生就死掉。

    这样的做法很懦弱,也很无奈……

    她从宫少玺瘫软如棉的手指上,轻轻松松就将那枚戒指取了下来。

    戒指以白银为底托,上面是一朵嫣红怒放的蔷,薇,蔷,薇花的花蕊部分,才是一枚十分精致逼真的黑色骷髅头。

    她将戒指递到宫少玺面前:“你要这戒指做什么?这里面有能够救你的药吗?”

    “不!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救我们!”

    他看向她手中的黑骷髅戒指:“我让你把它取下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戒指是我父亲的骨灰做成的!”

    “骨灰?骨灰可以做成戒指?”

    “嗯!等我死了之后,也请你把我的骨灰做成戒指随时带在身边,这样的话,等到你发病的时候,你就会想起你所经历过的痛苦,都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你就不会觉得那么害怕,那么难熬了!”

    “哥……,你别说了,我听着心里好难过!”

    夏桑榆的眼泪,扑簌簌不停往下掉。

    宫少玺叹息一声,安慰道:“桑榆,别哭……,每个人都是会死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这种眼睁睁看着亲人一步步走向死亡的感觉,实在是撕心裂肺,太让人难以承受了。

    兄妹两个人在床边低低嘁嘁的说话,屋外突然传来金贝贝的声音:“林小姐,请问桑榆小姐在这里吗?”

    林心念往里屋看了一眼:“在!不过她恐怕不大方便见你!”

    金贝贝为难的说道:“请你告诉她一声,就说容先生让她马上过去一趟!”

    “好吧,你稍等,我这就去转告她!”

    林心念答应着,转身正要往里屋来找夏桑榆。

    夏桑榆却已经自己走了出来。

    金贝贝一看见她,就几乎要哭出来了:“桑榆小姐,请你跟我去见容先生吧,他生气发怒的样子,好吓人!”

    桑榆神色清冷:“金贝贝,容瑾西现在是你的男人,他的脾性你要慢慢了解,慢慢适应!现在你搞不定倒是可以找我,万一将来我不在了呢?你还能找谁?”

    “你不在了?你怎么可能会不在?”

    金贝贝拉着她的手,哀求道:“好桑榆,你就帮帮我吧!他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桑榆叹了口气:“好吧!就这一次,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好好,你先帮我把这一次应付过去再说吧!”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夏桑榆又进里屋,与宫少玺说了几句话,出来后叮嘱林心念,要好生照顾宫少玺。

    一切安排妥当,这才跟着金贝贝往容瑾西的房间走去。

    毫无例外,房间里面一片狼藉。

    能砸能摔的东西,无一幸免,全部都变成了碎片。

    容瑾西浑身怒火,双目赤红,看见夏桑榆过来,哼哧哼哧喘着气,张口就要怒声责问。

    夏桑榆却抢在他说话之前开口道:“容瑾西,下次你如果再这样乱发脾气,再这样乱砸东西,再这样牵连他人,你就永远永远都别想再见到我!”

    她面色平静,声音也沉寂无波,并没有多余的情绪。

    可是说出来的话,第一次让他感觉到了害怕。

    心里的怒火,也因为这番话消了大半。

    他像个闯了祸,又知道错了的孩子,走到她面前低声道:“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保证不乱发脾气,不乱砸东西,更不会牵连他人!”

    明明是一个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大男人,站在她面前说这番话的时候,却给她一种想要竭尽所能去呵护他,疼爱他的感觉。

    她有些无语,转身往厨房走去。

    他跟上来:“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没吃早饭吗?我给你弄点吃的!”

    她随随便便回答了一句,便让他心花怒放,心情大好。

    他走出去,对外面的金贝贝道:“这里没你的事儿了,出去吧,别让外人打扰我们!”

    金贝贝小脸微抽:“是!”

    不是说好了夏桑榆是女佣吗?

    怎么搞得她金贝贝更像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女佣?

    忍着心里的不舒服,她还是听话的答应一声,转身就要从房间退出去。

    夏桑榆却从厨房里面追了出来:“金贝贝你别走!”

    金贝贝停住脚步,委屈道:“可是容先生让我出去!”

    “你是容先生的女人,就算要出去,也应该是我出去!”

    夏桑榆拉过金贝贝的手:“跟我来厨房,我教你做番茄煎蛋面!”

    “好啊好啊!”

    两个女人很快就进了厨房。

    油锅吱吱作响,食物的香气很快就弥漫在了整个房间。

    容瑾西好不容易晴朗起来的心情,又阴霾密布,跌落到了低谷。

    他的耳边来来回回都是夏桑榆对金贝贝说的那句:‘你是容先生女人!你是容先生的女人!你是容先生的女人……’!

    他心里憋屈得厉害!

    这个夏桑榆又蠢又笨,该不会以为昨天晚上,他真的和金贝贝之间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吧?

    他心里像是有一百只顽皮的猫咪在抓挠。

    真的好想现在就把这个误会给她解释清楚,可是看她那忽冷忽热的态度,他又想借此机会再刺激刺激她,让她意识到自己在她心里的重要性……

    他忐忑不安的时候,厨房里面的夏桑榆正在极有耐心的教金贝贝怎样烧油,怎样煎蛋,怎样择菜,怎样煮面。

    金贝贝虽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豪门千金,为了心爱的男人,也愿意虔诚的学习如何做好一碗煎蛋面。

    趁着空闲,桑榆问金贝贝:“昨天晚上,容瑾西真的和你……”

    “嗯!”金贝贝的脸上顿时飘上了红晕:“容先生很好,很……棒!”

    夏桑榆心底里那一点儿希冀的小火苗,瞬间就熄灭了。

    金贝贝看了看她的脸色,小心的问道:“桑榆,你好像不开心?你不希望我和容先生在一起吗?”

    “谁说我不希望了?我巴不得你们现在就结婚呢!”

    “结婚恐怕还早吧!昨天晚上我们虽然在一起了,可是容先生的态度对我忽冷忽热,我心里实在没底!”

    金贝贝一脸苦色,沉吟片刻又道:“现在还突然冒出一个乔玉笙,我看容先生对她的态度,就比对我的态度好很多……!”

    “乔玉笙?”夏桑榆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乔玉笙长相本来就不错,这几个月经过渡边次郎的调教,对付男人更是有一套。

    如果乔玉笙有心,容瑾西是绝对逃不掉的。

    夏桑榆想到这一层,心里也觉得有些焦虑:“乔玉笙这个女人心肠狠毒,我绝对不能让容瑾西和她有任何牵扯!”

    金贝贝六神无主:“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桑榆你快想想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