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这么大,你一口吃得下吗?
    夏桑榆心里一惊,转身往乔玉笙看过去。

    乔玉笙今天打扮得格外妖艳,那张本就漂亮的脸蛋被她精细描画过,看上去,比金贝贝还要美艳几分。

    只不过她的腿恢复得并不好,走路的时候竭力掩饰,还是会有一瘸一拐的痕迹。

    从怀安教堂顶楼坠落下来的那一幕,仿佛就还在昨天。

    夏桑榆不相信乔玉笙这么快就忘记了!

    乔玉笙如此笑意盈盈,一定是憋着更大的祸害!

    她一定要加倍小心,可千万不能着了她的道道。

    心念如电,夏桑榆似笑非笑看向乔玉笙:“听说你老板死了,你的好姐妹唐又琪也死了,你怎么看上去一点儿难过的表情也没有?”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

    乔玉笙风情万种的撩了撩秀发,含笑说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桑榆眸光一动:“为什么?难道你巴不得他们早点死?渡边次郎是你故意哄骗到唐又琪的房间的?”

    “桑榆小姐,现在是非常时期,还请你言语之间谨慎些为好!”

    乔玉笙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和你一样,都是毫不知情的!他们的死,更是与我们毫无关系!”

    “那你高兴个什么劲?”

    “我高兴,是因为容先生答应我,要带我回晋城了!”

    “你说容瑾西要带你回Z国?回晋城?”

    夏桑榆惊愕的瞪圆了双眼,难道容瑾西尝到金贝贝的滋味儿后,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乔玉笙也有了那方面的想法?

    这个念头让她心里酸溜溜的,十分不舒服。

    金贝贝去旁边取了一杯果汁,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这话,语气里面也是有了敌意:“容先生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昨天晚上!我和容先生在甲板上偶遇,我一提出这个要求,他就立马答应了!”

    要带一个没有身份信息的人回国,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容瑾西愿意为乔玉笙做这样的事情,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浅不了。

    夏桑榆和金贝贝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都有一种兵临城下的紧张之感。

    容瑾西站在雕花隔断的对面,正和青木武重先生低声说着什么。

    他们两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大约是在谈昨天晚上的离奇命案。

    容瑾西的目光时不时往她们这边看一眼,眼神很空,三个女人却都觉得他是在看自己,脸上的神色或冷漠,或娇羞,或妩媚,各不相同。

    夏桑榆放眼整个餐厅,没有看见宫少玺,也没有看见林心念。

    难道他们两个睡到现在还没起床?

    不应该啊,宫少玺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不熬夜,不赖床,这是他多年来的生活习惯。

    难道是生病了?

    夏桑榆草草吃了几口早饭,就准备去宫少玺的房间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一名穿着黑色礼服的侍者却走过来,礼貌道:“桑榆小姐,容先生请你过去一趟!”

    夏桑榆往容瑾西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不和青木先生在一起吗?”

    “对!他说他想吃桔子,让你过去帮他剥一下!”

    “他自己有手,为什么要我帮他剥?”

    “这……”侍者露出为难的神色。

    桑榆痒痒地,想起今天早上,她答应过某人,要做女佣!

    如果做女佣只是剥剥桔子,那倒也没什么!

    深吸一口气,她撑笑走了过去:“容先生早上好,青木先生早上好!”

    青木武重对她十分客气,欠身道:“桑榆小姐早上好!怎么没看见你哥哥?他没来餐厅吃早餐吗?”

    “我正说去他房间看看呢,就被容先生给叫过来了!”

    夏桑榆颇有些怨念的瞪了容瑾西一眼。

    容瑾西俊脸上毫无表情,伸手从果盘里面取出一只金色的桔子递给她:“剥!”

    剥就剥,剥个桔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她憋着气,三五两下就将一只桔子的皮剥光了:“给你,吃吧!”

    他看了一眼,嫌弃道:“这么大,你能一口吃下?”

    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么普通的一句话,居然让她紧绷的小脸刷的红了个透。

    青木武重早就听说过容瑾西与夏桑榆之间的事情,虽然离婚了,可是这感情一看就还没断嘛!

    他状若无意的看了看,突然惊喜道:“哟!大岛先生,好久不见!”

    然后,他端着食盘就去了别桌。

    容瑾西薄唇微勾:“这个青木,倒是个明眼人!”

    夏桑榆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容瑾西,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我哪里幼稚了?”

    “你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我给你剥桔子?”

    “因为你是女佣,而我是你的主人!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那我剥了,你为什么不吃?”

    “我要你掰开了一瓣一瓣的喂我!”

    俊脸上有些耍赖的神色,让她无法拒绝。

    掰开桔子:“张嘴!”

    “哦……”酸酸甜甜的桔子一入口,他脸上的表情就更生动了些:“真好吃!”

    “好吃就继续吃!”

    喂完桔子,她还得去看看宫少玺是怎么回事呢。

    她又掰下一瓣桔子,往他的口中塞去。

    他却头一偏:“你吃!”

    “我是女佣,我哪配吃?”

    她有些赌气,捏着桔子就要往他嘴巴里面强塞。

    吃吧吃吧,最好能噎死你!

    他躲不过,张口就将桔子和她的手指一起含在了口中。

    桔子在他的口腔被挤压破裂,汁液迸溅,顺喉而下。

    她的手指却被他的舌头紧紧卷裹,有滋有味儿的咂摸起来。

    她脸颊一热,急忙将手收了回来:“容瑾西,你流氓!”

    “这样说你的主人,可是会被惩罚的哦!”

    他将面前不曾动过的食盘推到她面前,语气强硬的说道:“喂我!”

    她脸都黑了:“我让金贝贝过来喂你!”

    “不行!我就要你喂!”

    “我偏不喂!”她将食盘毫不客气的推了回去。

    刚刚站起身,就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了。

    他眼眸微眯,邪妄道:“身为女佣,不想喂饭,那就是想要今天晚上为我暖床哦?”

    她被他逼得彻底没了脾气:“好!我喂你!”

    他满意道:“对了,这才乖嘛!”

    食盘又回到了她的面前。

    她拿起勺子,舀起瘦肉粥正要往他嘴边喂,金贝贝绕过雕花隔断往这边走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金贝贝忙道:“容先生还没吃饭吗?我来喂你吧?”

    夏桑榆巴不得,赶紧站起身道:“好啊好啊,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不管他的面色如何阴霾密布,她站起身就往外面走。

    三五步之后,身后突然传来哐啷啷一片乱响。

    她回头看去,只见整张食盘全部扣在了地上。

    各种食物泼洒出来,狼藉一片。

    容瑾西俊脸紧绷,危险得如同暗夜魔王,一双冰冷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而金贝贝容色如土,手足无措的样子,委屈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夏桑榆暗暗吐了吐舌头,低着头快步走出了容瑾西的视线。

    容瑾西勃然大怒,抬起脚重重踹在面前的矮木茶几上:“去把她给我找回来!”

    金贝贝吓得一抖。

    随后想起他这话应该是对她说的!

    可是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儿啊?

    说好的她是女主人,夏桑榆是女佣,怎么搞得她比夏桑榆更像女佣?

    昨晚还抱着她恩爱不休的男人,此时已经变成了阴狠暴戾的魔王。

    她除了乖乖听话,别无他法。

    容瑾西已经被夏桑榆彻底气炸了!

    他一直想要找个机会,把昨天晚上的真实情况告诉她。

    说真的,昨天晚上他的表现,把他自己都感动了。

    为了她守身如玉,她却把他的忠贞看得一文不值。

    狠狠扔在地上不说,还肆意的用脚踩压践踏。

    他真是……快要被她给气死了!

    夏桑榆从容瑾西身边离开,径直便往三层宫少玺的房间走去。

    房门虚掩着,她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宫少玺?哥……”

    外间悄无声息,她又举步往里面走。

    刚刚绕过一道屏风,就看见林心念呆坐在椅子上,望着床上的宫少玺出神。

    她出声问道:“怎么了?我哥还没醒吗?”

    林心念看见夏桑榆,黯淡的眼神瞬时就明亮起来了:“桑榆小姐,你快去看看宫少吧,他全身都一动不能动,看上去像个死人,好吓人哦!”

    桑榆心里一咯噔,快步往床边走去:“哥!”

    宫少玺穿着华美的银色暗纹睡衣,直挺挺躺在床上,俊美苍白,宛如绝美雕塑。

    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儿!缓过这一阵就好了!”

    他转动脖子,对她绽放出一个安慰的微笑。

    她突然就有些哽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手脚不能动吗?”

    “嗯!这是我们的家族遗传病,最开始的症状是双腿没有知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躯干和双手也会失去知觉……”

    他悠悠叹了口气,又道:“桑榆你别害怕,我们家族中的每一个人,最后的结局都是这样!当我们的脖子和脸颊感觉到麻木的时候,就距离死亡很近很近了……”

    意思就说,九个多月以后,她也会用这样的姿势死去。

    家族遗传病,谁也救不了他们!

    她在他身边坐下来,悲戚着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宫少玺凝视着她,缓缓道:“桑榆,把我手上的黑骷髅戒指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