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昨天晚上,我很满意
    “那你到底还想要怎样啊?”

    夏桑榆像是一只被激怒的母兽,冲着容瑾西怒声咆哮起来。

    容瑾西俊脸狰狞:“既然你不想做我的女人,那么,你就留下来,做我身边的女佣!”

    “凭什么?”她怒目冷笑:“容瑾西,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说留下我就必须得留下!”

    “那你又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安排我与别的女人在一起?”

    “容瑾西你个大傻瓜,你看不出来我做这一切,都是在为你好吗?”

    “为我好?!抱歉,我看不出!”

    明明他是受害人,是差一点就吃亏上当的那一个,她居然就有本事把他说成是捡到大便宜的那一个!

    她的思维逻辑,他真的搞不懂!

    两个人互相对峙,气氛降到了冰点。

    里屋突然传来金贝贝弱弱的声音:“桑榆?桑榆,是你在外面吗?”

    金贝贝,终于醒了?

    夏桑榆冷冷看向容瑾西:被你搞晕的女人醒了,你还不进去看看?

    容瑾西眸色深邃,冰冷:有什么好看的?要看你自己进去看!

    她轻哼一声,抬步往里屋走去:“贝贝,你醒了?”

    金贝贝穿着男式大衣,小脸上还残留着欢爱过后的余韵,看上去格外动人!

    她望着夏桑榆,欣喜道:“桑榆,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桑榆苦涩点头:“对,昨天晚上,你已经是容瑾西的女人了!”

    “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等我回到晋城,我就会告诉我的父亲……”

    金贝贝兴奋的伸出手,想要握着夏桑榆的手。

    夏桑榆无端的觉得有些脏。

    她不动神色往后面缩了缩:“恭喜你,你们在一起,郎才女貌,真的很合适!”

    “谢谢!桑榆,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永远都不可能和容先生在一起!”

    金贝贝的声音里面满满都是兴奋与感激。

    屋外的容瑾西听到这里,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炸开了。

    这种被两个女人当做礼物送来送去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羞耻。

    他神色阴鸷,抬步走了进去。

    金贝贝一看到他,脸上顿时露出娇羞的神色:“容先生……”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激烈欢爱,整个人羞得面红耳赤,情不能已。

    夏桑榆是过来人,一看到金贝贝这样的表情,自然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扭头看向窗外,喃喃说道:“时间过得好快,天都亮了……”

    然后她站起身:“容先生,金小姐,你们慢慢聊,我回房间休息去了!”

    金贝贝冲她愉快挥手:“桑榆再见!”

    她轻轻颔首算是回应,然而一转身,却被容瑾西粗暴的钳住了胳膊。

    她奋力猛挣:“容瑾西你干什么?快点放手!”

    他不仅没有放手,反而还一用力,将她拽到了怀里。

    “夏桑榆,你陷害我,算计我,还想就这样拍拍屁股就离开?”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

    “赔偿我,弥补我,直到我满意为止!”

    “休想!”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将他亲手送给金贝贝,她已经难受得犹如万箭穿心了。

    他还让她帮金贝贝擦洗身上的秽物,这更像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她也知道,事情既然已经闹到了这一步,就断然没有转圜的余地。

    所以,她只想离开!

    只想快点离开!

    容瑾西却偏偏不肯放过她!

    凝视着她愤怒的小脸,他眸色暗沉,突然毫无征兆的低头往她的嘴唇上面啃了下来。

    她的嘴唇,香滑柔嫩,他早就已经上瘾了。

    正要撬开她的齿关,她啪一声打在了他的脸颊上。

    这一巴掌,把两个人都震懵了。

    在他发怒之前,夏桑榆转身就要往外面跑。

    容瑾西却暴戾的再次将她攥了回来:“敢打我?夏桑榆,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她心虚得要命,根本不敢看他怒火腾腾的眼睛。

    小手一下下捶打着他的胸口:“放开……,容瑾西你放开……”

    放开?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将她放开?

    昨天晚上,他被她设计陷害,只差一点点他就吃大亏了!

    今天若就这样放开她,说不定她转身就又会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幺蛾子来。

    他眸色狠戾:“夏桑榆,你给我听着!如果你不愿意做我身边的女佣,我就像你对我那样,将你送给别的男人,让别的男人把你侍候得舒舒服服,那我们之间的恩怨便也算是两清了!”

    二选一,她今天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容瑾西墨瞳微缩,等着她求饶,等着她妥协。

    却没想到她挺直脊背,桀骜的瞪着他道:“好!把我送给别的男人吧!我相信你容先生的眼光,为我选的男人一定错不了!”

    一句话,差点没将他呛死!

    突然发现,他拿她,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金贝贝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是暗暗叫好。

    她现在是容先生的女人了!

    从身体的酸疼程度来看,容先生对她的爱,丝毫也不亚于夏桑榆。

    她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彻底的占据容先生的心。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一点,便是夏桑榆会掺和在中间,与容先生藕断丝连。

    不过看现在两人互相之间的狠劲,他们的关系,应该是玩完了。

    她走过去,含笑说道:“容先生,桑榆也是为了我们好,你别怪她……”

    容瑾西俊脸冷凝,对于她的话,根本就无动于衷。

    金贝贝有些讪讪,转身又对夏桑榆说道:“桑榆,你别顶撞容先生……,要不你就答应下来做我们的女佣吧?你放心,你虽然是女佣,我和瑾西也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夏桑榆也深知容瑾西的脾气,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略微一思忖,终于还是点头妥协道:“好,我做你们的女佣!只要你们能恩爱白头,幸福到老,我就算是为佣为奴也值得了!!”

    这话让容瑾西心里又不舒服了。

    他重重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金贝贝急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容先生……”

    他神色墨瞳恐怖一缩:“干嘛?”

    金贝贝神色娇羞,低低道:“容先生,对不起,我昨天晚上有些晕船,所以才会中途晕过去……”

    他性感好看的薄唇咧开一抹意味莫测的浅笑:“没关系!昨天晚上,我很满意!”

    “真的吗?容先生你真的不怪我吗?”

    金贝贝得到他的谅解,兴奋得小脸都浮上了红晕:“容先生,你真的太好了……,你放心,我下次会让你更满意的,也绝对不会再晕倒了……”

    “好!那我期待你下一次的表现!”

    他淡淡说着,目光越过金贝贝,直直看向她身后的夏桑榆。

    夏桑榆脸上那抹失落和伤心的情绪,让他心中泛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情绪,既苦涩,又甜蜜。

    他在看着夏桑榆的时候,金贝贝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受伤:“容先生,你手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

    “不用!”他收回视线,淡淡说:“换身衣服,出来吃早饭吧!”

    “好,我马上就来!”

    送走矜贵得宛如天神的容瑾西,金贝贝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这一切进展得太顺利了!

    上游轮的第一个晚上,她就成了容瑾西的女人了!

    回去之后,整个晋城的名媛千金都会羡慕她,嫉妒她……

    夏桑榆叹了口气,走到她面前道:“金贝贝,我这就算把容瑾西正式交给你了!他这人外表看着有时候暴戾得像个魔鬼,有时候又幼稚得像个孩子,其实他只是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而已……”

    “桑榆,我和瑾西之间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

    金贝贝神色疏离,冷漠道:“感情的事情,我和瑾西会慢慢培养!你放心,我们会如你所愿,恩爱白头,幸福一生的!”

    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夏桑榆的叮嘱,实在是有些多余了!

    两个人洗漱后换好衣服,一起往第二层去吃早饭。

    过道上,餐厅里,到处都有宾客三三两两围成一团,神秘兮兮的低声议论。

    “誒,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晚上咱们游轮上死人了!”

    “我也听说了,据说死的是一个叫渡边次郎的三,级片导演,还有他身边一个女优,好像叫唐又琪……”

    “好恐怖,据说他们是因为突然疾病才死的!”

    “怎么可能是疾病?再厉害的疾病,也不可能会同时要了两个人的性命吧?”

    “听青木先生说,渡边次郎和唐又琪的死不是因为疾病,是因为在房间里面玩双人游戏,玩得太过火,才会窒息而死!”

    “到底是窒息而死,还是病发而死,咱们谁都说不清啊!”

    “可惜咱们游轮上为了保护宾客的隐私,全部都没有安装摄像头,不然的话,很容易就查出渡边次郎和唐又琪是怎么死的了?”

    “我听说那个叫乔玉笙的女优知道一些内情……”

    “乔玉笙?我刚刚才问过她,她说她昨晚睡得太死,什么都不知道啊!”

    几个人议论来议论去,话题始终围绕着昨晚的命案。

    夏桑榆越听越心虚,小脸上的神色忽青忽白,十分难看。

    昨天晚上她被仇恨蒙蔽了意识,只想着用那些裂头海蛇反虐唐又琪,却没想到应该用个头套或者面罩遮住自己的五官!

    若她放蛇的画面被人捕捉拍到,那她余下的日子,就只能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正心神不宁,乔玉笙的声音传来:“桑榆,昨晚睡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