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5章 他弄脏的女人,由她来清洗
    金贝贝粉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欢爱之后的爱痕。

    到底是做得又多凶猛,居然让金贝贝承受不住,直接晕厥到现在。

    也就是说,他更加沉迷的,是金贝贝的身体,而不是她的身体!

    嗯,很好,这样真的很好!

    她马上就能从这份感情当中抽身而出了!

    她的计划如此完美的收官,她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直接往下掉。

    “容瑾西,你这个混蛋,你弄脏了的女人,凭什么让我来清洗?”

    心房像是被一柄钢刀绞碎,疼得她几乎就要悲咽出声了。

    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说什么你侬我侬,情深意浓,到最后还不是转眼就睡了别的女人?

    最可恶的是,一个小时之前,容瑾西都还抱着她说一些滚烫的情话,转眼就上了金贝贝不说,居然还变态的要求她来替金贝贝清洗!

    偏偏这份羞辱是她自找的,她还必须得咽下去。

    她在心里变着花样的骂容瑾西,手中动作不停,忍着恶心,清洗金贝贝的身体。

    金贝贝皮肤没她好,腰没她细,唯一的长处就是胸比她大,并且形状看上去还不错。

    没想到容瑾西喜欢的,是金贝贝这样款式的女人。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疯狂的将她做到晕厥不醒。

    她心里酸涩得要命,又想到容瑾西抱着金贝贝欢爱云雨的场景,更是气得恨不能一巴掌将金贝贝傲人的胸部拍扁!

    胸大了不起吗?

    凭什么让她来清洗伺候?

    她委屈难过,眼眶红了又红。

    换了三盆水,才将上面清洗干净。

    忍着恶心的味道,她又端来一盆水放在旁边的搁架上,掀开金贝贝下面搭着的薄巾,只看了一眼,眼泪就差点夺眶而出了。

    “容瑾西,你太过分了!”

    他到底是有多疯狂?

    连那里都被印上了排排齿痕!

    恶心的东西,弄得到处都是!

    心房像是被一只残暴的大手咔嚓捏碎。

    她抽噎着,用手背将眼泪狠狠擦掉。

    容瑾西,你做得很好,我很满意!

    既然你这么喜欢她,那么,我也就放心了!

    她心里这样想着,眼泪却像是决堤的河水,流得更凶更猛了。

    她和容瑾西之间,这下是彻底的完蛋了!

    所谓的信任,所谓的忠贞,所谓的感情,都是被她亲手摧毁的!

    她没有权利去责怪任何一个人,包括容瑾西!

    自己酿的苦酒,她必须得自己喝!

    把金贝贝全身上下的秽物清洗干净,她已经累得筋疲力竭,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个人在床边呆坐良久,这才收拾情绪,起身去衣橱里面取了一件容瑾西的男式大衣给金贝贝盖在身上。

    最后她将浴缸里面放满了热水,脱掉身上的衣服浸泡了进去。

    鼻端前面始终萦绕着特殊的怪味,让她一阵恶心,又一阵伤心。

    情绪跌落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将沐浴液整瓶倒入浴缸,丰富的泡沫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埋起来了。

    容瑾西在游轮顶层的甲板上面吹了好长时间的凉风,心中的怒火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还愈燃愈烈。

    可恶的夏桑榆,她有什么权利这样对他?

    这段时间,她冷落他,疏远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哄骗他喝下掺药的红酒;还敢蒙上他的眼睛;还敢让另外一个女人来触碰他的身体!

    她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

    这一次,如果不好好教训她,惩罚她,只怕将来她还会做出更加变本加厉的事情来!

    他迎风而立,轮廓深邃的俊脸在夜色下显得阴晴不定,喜怒难辨。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容先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他回头看过去,只见一位身穿水蓝色抹胸长裙的女人正往他这边款款行来。

    看眉眼,像是有几分熟悉。

    不过,他对除夏桑榆以外的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

    所以,淡淡一瞥之后,他又将视线投向了深黑无垠的海面。

    女人走到他的身边,柔声说道:“容先生不记得我了?我叫乔玉笙,是桑榆最好的姐妹!”

    ‘乔玉笙’三个字,让容瑾西的脸色有了些细微的变化。

    他斜睨她一眼:“好姐妹?这大概是你的错觉吧?”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夏桑榆。”

    乔玉笙将更好看的左脸侧对着他,含笑说道:“就在刚才,在下面一层的房间里,夏桑榆就是在我的帮助下,才用剧毒的裂头海蛇毒死了唐又琪和渡边次郎……”

    她说得轻描淡写,容瑾西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刚才他往甲板上面走的时候,就看到安保人员紧张戒备,说是下面那一层,死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两人的死,会和夏桑榆有关系。

    杀人是重罪,若被坐实,不是吃枪子儿就是将牢底坐穿!

    她不是一直都很聪明吗?

    今儿怎么就这么糊涂蠢笨?

    做了这么冲动的事情不说,居然还让乔玉笙抓住了把柄!

    他心念急转,深邃的眼底蓦然闪过一丝杀意。

    然而,不等他有所行动,乔玉笙已经在他的脚前咚一声跪了下来。

    他往后面让了让:“你这是干什么?”

    “容先生,请你带我回晋城吧!”

    “回晋城?你买张机票就能回去了,根本用不着这样求我!”

    “不!我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根本买不了机票……”

    乔玉笙匍匐在容先生的脚前,苦苦求道:“容先生,求求你了,你就带我回晋城吧!我离开家已经好几个月了,再不回去,我家里面的父母肯定会急疯的!”

    容瑾西始终一脸冷漠,就算乔玉笙痛哭流泪,他的情绪也始终没有一丝波澜。

    “抱歉,我帮不了你!”

    夏桑榆不喜欢的人,他也不喜欢。

    漠然转身,他急着就想要回房间找夏桑榆。

    “容先生,你先别走!”

    乔玉笙跪行到他的脚边,一伸手就抱住了他的小腿:“容先生,你必须得带我回晋城!”

    “放手!我最讨厌被人纠缠!”

    他极为不悦,甩开乔玉笙就要离开。

    乔玉笙突然在身后说道:“你不带我回晋城,我就告诉警方,唐又琪和渡边次郎都是被夏桑榆害死的!”

    他危险的盯着她:“你敢威胁我?”

    “我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在和你谈一笔交易!”

    “凭你也够资格与我谈交易?”

    “我自然是不够资格与你容先生谈交易!不过,我有了这个,应该就够资格了!”

    乔玉笙将一支手机双手捧到了容瑾西的面前。

    手机里面,有她用相机拍下的视频。

    这份视频,足以证明唐又琪房间里面的裂头海蛇,都是夏桑榆故意放进去的。

    视频若落在警方手里,杀人的罪名,她想洗也洗不掉。

    容瑾西的脸色极为阴鸷。

    片刻后,他沉声道:“好!我会想办法带你回国!”

    “真的吗?容先生,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不过我得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把这事对第三个人提及,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容先生你放心!我嘴巴很严的!”

    “但愿吧!”

    容瑾西将手机扔给乔玉笙,转身大步往房间走去。

    走进房门,却不见了夏桑榆。

    房间的角落点着熏香,床上只有金贝贝,夏桑榆却没了踪影。

    他的心像是被挖了一块:“夏桑榆……”

    各个房间都找了一遍,到处都没人。

    正准备通知安保人员留意她的去向,眼角余光突然看见浴室的门缝下面,有水正往外面渗出来。

    他急忙拧门走了进去:“夏桑榆!”

    浴缸里面,细腻的泡沫已经堆积如山。

    他伸手连捞了两三把,才将溺在水里的她给捞了起来。

    他暴跳如雷:“你想死吗?”

    她双眼通红,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心里邪火乱窜,直接将她从里面一把抱了起来:“今天晚上这一切,不都是遂了你的心意么?你凭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要死要活的?”

    她眼睛红得像兔子,闷声说:“我没有要死要活!我只是觉得你留在金贝贝身上的味道太恶心了,所以才久洗了一会儿!”

    他神色微变:“心里不舒服?吃醋了!?”

    她硬起心肠,冷硬道:“不!我一点儿也没有不舒服!我很高兴看见你和金贝贝在一起!”

    “你高兴个什么劲?”

    “因为你有金贝贝,就会放过我!我就可以和你彻底的分手了!”

    他鼻孔里面怒声冷哼,手一松,她直接就从他的怀里摔跌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她被摔得十分狼狈。

    “神经病,你干嘛摔我?”

    “因为你欠摔!”

    他墨色的眼瞳燃起残暴,咕咕作响的右拳重重打在旁边的实木桌子上!

    咚——!咔嚓——!!

    桌子碎成了几块,上面的琉璃摆件碎了一地。

    手被裂开的碎片划伤,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

    她看见了,却装作视而不见。

    从地上站起身,去旁边取了衣服穿上:“容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金贝贝清洗干净!若没有别的事情,咱们就此别过,以后互不相扰吧!”

    “谁同意你离开了?”

    他拦在门口,暴躁的将她手中拎包一把夺过来:“夏桑榆,这场游戏虽然是你开始的,却不能由你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