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乔玉笙这是在给她搭台阶了。

    她连忙顺势说道:“对对!我刚才就是听到唐又琪的呼救声,所以才到她房间去看她……”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好点没有?”

    “她……”桑榆迟疑了一下,含糊回道:“她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在外面拍门,她半天没有回应……”

    乔玉笙在旁边紧张兮兮的说道:“没有回应?该不会是已经昏迷或已经死了吧?”

    话音一落,渡边次郎也顾不上和夏桑榆说话,大步就往唐又琪的房间走去。

    乔玉笙从夏桑榆的身边经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桑榆,你现在相信我的诚意了吧?刚才若不是我帮你说话,你在渡边次郎的面前就已经露出马脚了!”

    夏桑榆微微颔首:“好!这份儿人情我买下了!以后你若遇上什么难处,我可以帮你一次!”

    “你太客气了!”乔玉笙含笑:“好姐妹是应该互相帮助的!风水轮流转,说不定以后的岁月里,我帮你的地方会更多一些也说不定哦!”

    夏桑榆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转身往上面一层走去。

    当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处,乔玉笙的脸色又慢慢阴沉下来。

    唇角咧出一丝噬血的冷笑,美丽的小脸上,杀气笼罩。

    夏桑榆,你的好运气,已经透支光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会把你一步步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她步态婀娜,缓缓往唐又琪的房间走去。

    渡边次郎已经闯进了唐又琪的房间。

    “唐又琪!又琪小姐!”

    唐又琪穿着黑色睡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又琪小姐,你怎么样?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渡边次郎一步步往床边走去。

    除了唐又琪的腿上和身上有几处不甚明显的血迹,其余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她的嘴巴为什么张得那么大?

    她脸上的表情为什么那么惊悚痛苦?

    渡边次郎俯身过去,轻轻摇晃她的肩膀:“又琪小姐?又琪小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叫了一阵,唐又琪并无反应。

    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急忙将手往她的鼻端探去。

    还没等他辨别出唐又琪有没有鼻息,他的手腕上突然传来一阵锥心剧痛。

    如同恐怖片里面演的那样,一条长相怪异至极的裂头海蛇从唐又琪的口中钻出来,咻的一口,直接就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他大惊失声,情急之下慌乱后退了好几步:“来人,来人!”

    乔玉笙用一种绝美的姿势斜依在门上,缓缓笑道:“渡边先生,这种裂头海蛇是有剧毒的!”

    “八嘎!”渡边次郎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我要去医院,还不快点扶我去医院!”

    “扶你去医院?”

    乔玉笙以手掩唇,风情万种的咯咯咯笑了起来:“去什么医院啊?我过来就是为你送行的!”

    渡边次郎瞪圆双眼:“你,你早就知道这房间里面有毒蛇?”

    “我当然知道!这些毒蛇,还是我出钱,让唐又琪从海边渔夫的手中买回来的呢!”

    乔玉笙笑靥如花,继续说道:“这本来是用来对付夏桑榆的!谁知道唐又琪太笨,没有害死夏桑榆,反而被夏桑榆给害死了!至于你……”

    “我,我怎么了?”

    渡边次郎的脸色已经灰白,嘴唇也变得乌黑发绀:“你为什么要将我骗到唐又琪的房间?你是成心想要这些毒蛇咬死我?乔玉笙,自从你到日本,我自问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呸!你限制我的自由,把我送给你想要贿赂的官员,一晚上叫我侍候五六个男人,这还不叫亏待?”

    乔玉笙的眼神迅速冷了下去:“渡边先生,实话对你说吧,自从我到你手里的第一天,我便在想着如何逃跑,如何复仇……,你死了,我就自由了!”

    渡边次郎气极之下,毒素在体内扩散得更快了。

    他狠狠瞪着乔玉笙:“你这个贱人!吃里扒外,忘恩负义,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一面骂,一面就往乔玉笙的面前扑过来。

    他神色狰狞,恨不得直接扑过去拧断乔玉笙的脖子。

    然而他只走了几步,就噗通一声摔倒在乔玉笙的脚前,口中吐出白沫,浑身抽搐着,很快就没了气息。

    乔玉笙冷冷一哼,神色漠然的扭身离开了。

    夏桑榆虐死唐又琪之后,返身来到了上面一层。

    刚刚一露面,游轮上面的安保人员就扣住了她的双臂,态度十分强硬的说道:“桑榆小姐,容先生请你马上去见他!”

    “容,容先生?容先生什么时候下的命令?”

    “十分钟之前吧!”

    十分钟之前?

    十分钟之前,他不正与金贝贝忙着把生米煮成熟饭吗?

    怎么有时间下捉拿她的命令?

    夏桑榆被人整怕了,这时候心中也是自然而然就升起了警觉。

    她做出一副听话顺从的表情,跟着两名安保人员往容瑾西的房间走去。

    站在容瑾西的门口,她心中突然忐忑得紧!

    趁着安保人员举手敲门,她矮身一闪,直接从安保人员的胳膊下面钻出,转身就准备离开。

    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直接拎住了她的后领:“还想跑?”

    他的气息骇然冷酷,吓得桑榆差点就要惊呼救命。

    一回头,果然正对上容瑾西那张比暗夜还阴霾的俊脸。

    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容,容先生,你这么快就忙完了?”

    这话一出口,容瑾西的脸色更是闪过噬血的暴戾。

    可恶的女人,出卖他,将他送给另外一个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嘲笑他时间短?

    他俊脸冷峭残暴,直接将她拎回了房间。

    房间里面的膻腥味儿熏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容瑾西,我恨死你了,你快点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你又想跑对不对?”

    他墨瞳中怒火熊熊,抬手便将她扔在了床上。

    床虽然很弹,很软,可她还是被撞得眼前金星直冒。

    撑起身子,看见一臂之远的地方躺着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

    浅栗色的秀发,漂亮秀气的脸蛋,玲珑有致的身材,不是金贝贝是谁?

    她的脖子上有斑斑齿痕,浊色秽物更是比比皆是。

    夏桑榆心中泛起一阵恶心。

    她脸色发白,手脚冰凉,跳下床就想要离开。

    容瑾西气定神闲的站在床边,见她要走,伸手就将她扯了回来:“把她身上擦干净!”

    她气得嘴唇轻颤:“容瑾西,你有病吧?”

    “我有病没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把她身上的脏东西清洗干净!”

    他直接将她推到了金贝贝的身边:“快洗!”

    洗个毛啊,隔得这么远,恶心的味道就已经熏得她快要作呕了。

    “容瑾西,你混蛋,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站起身扑过去,用小手使劲捶打他的胸口:“混蛋,混蛋,我恨死你了,呜呜呜……,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凭什么?就凭你把我像个垃圾一样扔给了别的女人!”

    他憋着一肚子邪火,攥着她的小手就要将她从怀里扯开。

    她却扬起另外一只手,如同猫咪亮爪,在他的俊脸上划出一道深刻的血痕。

    “容瑾西,你有什么资格生气?你不是很享受吗?你既然都有了金贝贝,何苦还要这样羞辱我?”

    “说来说去,反倒成了你有理了?”

    容瑾西邪肆冷笑:“既然如此,那我也把你送给别的男人,只要他们把你侍候好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对我感激涕零?”

    她心里惶恐,口中却强撑着:“对啊,你如果能做到这一步,我肯定会感激你的!”

    “你……”他直接被一口闷气噎住了!

    可恶的女人,这是吃定他了?

    他情绪失控,愤怒的转身将房间里面的东西乒乒乓乓一阵乱砸。

    但凡是他能够踹的,都被踹翻,踹坏了。

    但凡是他能够掀翻的,都被掀翻,摔碎了。

    奢华的房间,瞬间就成了他情绪的坟场。

    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雄狮,他要将这一切都捣毁。

    夏桑榆知道他发起怒来,破坏力是极强的。

    抿了抿因为紧张而干涸的唇,她怯怯解释道:“容瑾西,你冷静一点……,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深邃的眼底一片赤红血色:“为我好就是将我像个傻子一样耍得团团转?为我好就是用另外一个女人来羞辱我?”

    说什么羞辱?

    不是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吗?

    不是已经将那种秽物弄得人家金贝贝身上到处都是了吗?

    现在来说什么羞辱,容瑾西,你真是够了!

    她突然就没了继续和他争辩下去的力气。

    深吸一口气,她艰难的开口说道:“是不是我把她清洗干净,你就会放过我?”

    他墨瞳骤缩,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让他放过她?

    他想到这一点,心口像是被带毒的利剑狠狠刺入,一阵猛搅。

    其实,夏桑榆的心里又何尝好受?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是再也没有更改转圜的余地了。

    定了定心神,她硬声说道:“我可以把你的女人洗干净,不过,还请容先生高抬贵手,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他面色铁青,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门被他重重砰上,吓得夏桑榆手中的热水盆差点摔在地上。

    她将金贝贝身上盖着的一条薄巾掀开,男欢女爱后留下的情浴味道扑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