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3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这种裂头海蛇属于变异物种,据说比最毒的眼镜王蛇还要毒上好几倍。

    唐又琪两天前听说青木武重先生要邀请宫氏兄妹,就花重金从海边渔夫的手里一条条收购而来。

    上次夏桑榆恶搞了她的头发,害得她满头秀发变成了难看的发茬子,好长时间没法出去见人。

    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一把堕胎药,直接打掉了夏桑榆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说,还让夏桑榆差点进了鬼门关!

    这次夏桑榆将她骗上飞机,成为了渡边次郎手底下一名声色,女优,被千人骑,被万人压,这种仇恨她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所以,今天这七十多条剧毒裂头海蛇,就是她对这份仇恨的回应。

    看着裂头海蛇一条接一条的往夏桑榆的身边游去,她的脸上露出阴毒的冷笑。

    “再见,夏桑榆,明天早上,你就会只剩下一具白骨了!”

    夏桑榆的身体里面本来有红酒里面的药效,被唐又琪迷晕后,脑子里面全部都是那种桃色的画面。

    做暧,疯狂的做暧!

    在柔软的云朵里,在温暖的海水里,在陡峭的山壁上,在树林的林梢间……,相拥,亲吻,不停的做暧。

    直到筋疲力竭,她才浑身酸软,慢慢恢复了意识。

    眼睛尚未睁开,耳边先就听到了簌簌轻响。

    像是和风拂过林梢,像是细浪拍打海岸……

    这场春梦,真是做得太逼真了!

    清丽的小脸上浮上满足的笑意,然而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无比骇人的景象。

    一条条长相怪异的黑纹怪蛇,直挺挺的立着上半截身体,围在她的身边,正用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

    她吓得浑身汗毛乍起,尖叫一声,从地上弹跳而起:“救命,救命啊!”

    她一动,那些黑纹怪蛇也就跟着她动!

    三角形的蛇头微微摇晃着,黑色的信子嘶嘶作响,似乎下一刻,它们就要飞窜起来,吃她的血,喝她的肉。

    “救命……,来人,救命啊……”

    她吓得头皮发麻,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那些可怖的裂头海蛇也跟着她嘶嘶前行,蛇信子发出垂涎的声响。

    她双腿打颤,跑到门边使劲的扒门锁。

    哐当哐当,唯一的门,早就被唐又琪从外面锁上了。

    她无路可逃,冷汗大颗大颗从额头上渗出:“呜呜,救命,救命呐……”

    叫了半天,没人理她。

    然而奇怪的是,那些裂头海蛇虽然追得很紧,却没有一条扑上来咬她。

    她后背贴着墙壁,与那些海蛇静静对峙。

    它们很饥饿,很危险,可是却并不敢轻举妄动。

    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震慑着它们,使它们不敢再靠近她一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夏桑榆突然记起刚刚到墨尔庄园那会儿,方管家曾经将两只红黑二色的小香囊送给她。

    “桑榆小姐,咱们庄园位于丛林深处,各种蛇虫鼠蚁数不胜数,你将这两只香囊带在身上,可以保你安全无恙不被蛇虫骚扰……”

    “这么神奇啊?那好吧,我就要这只红色的吧!”

    “不不不,这丛林中有毒的生物层出不穷,为保安全,红色和黑色你都必须带在身上……”

    于是,在方管家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她的身上就随时都带着一红一黑两只小香囊。

    辛亏味道还不算难闻,她便从来也没有解下来过。

    看今天这个情况,应该是这两只小香囊起了作用?

    心念一动,她的眸中闪过阴鸷寒光。

    唐又琪,看来将你送到日本做女优实在太便宜你了!

    你最应有的下场,是被百蛇啃噬,尸骨无存!

    她刚刚将这些裂头海蛇诱进坚韧的麻袋,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乔玉笙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走了进来。

    看见夏桑榆,她脸上露出惊诧神色:“桑榆?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是你在呼救吗?”

    夏桑榆明眸微微眯起:“乔玉笙,你和唐又琪早就串通好了对不对?”

    “桑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乔玉笙一脸无辜,关切道:“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是唐又琪干的?”

    夏桑榆努力分辨她话里面的真伪:“你真的不知情?”

    “我知什么情?晚宴后,我就被渡边先生安排去了宫少的房间……,刚才我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这边有人呼救,所以就起来看看……”

    乔玉笙拉着夏桑榆的胳膊,焦急的解释说道:“我看见你被关在这里面,我也觉得很惊讶!我都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先就怀疑我和唐又琪串通好了呢?”

    乔玉笙着急解释,语速又快又急。

    发生了太多事情,夏桑榆的心里已经乱极了。

    “好了乔玉笙,我姑且先相信你!你先告诉我,唐又琪住在哪个房间?”

    “下面一层,左转最尽头的那一间……”

    “好!我知道了!”

    夏桑榆拖着麻袋,往下面去找唐又琪去了。

    乔玉笙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一寸寸完完全全的垮了下去。

    到最后,美丽的脸蛋上,已经是一片萧杀戾气。

    她在暗室门口站了约莫十分钟,身上的凌厉杀气越来越重。

    她来到渡边次郎的房间。

    渡边次郎穿着夸张的动漫花裤,趴在床上正有节奏的打着呼噜。

    她拍了拍他的脸:“渡边先生,渡边先生快醒醒,大事不好了!”

    渡边次郎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见是她,便直接将她拉进了怀里:“怎么了?发,骚睡不着?”

    大腿一抬,将她压在了身下。

    乔玉笙推开他,在他的腿内侧狠狠拧了一把:“渡边先生,你清醒一点,要出人命了!”

    渡边次郎疼得瞬间清醒,抬手便是一个巴掌重重扇在她的脸上:“八嘎!你找死吗?”

    乔玉笙挨了一巴掌,嘴角马上就溢出了血丝。

    “渡边先生息怒!实在是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才会这般唐突的闯进来叫醒你!”

    “你最好是真的有急事,不然的话,我非虐掉你一层皮不可!”

    渡边次郎忍着怒气坐起身,狠狠瞪着乔玉笙:“说吧,什么事?”

    乔玉笙红肿着半边脸,忍痛道:“是唐又琪!唐又琪在房间里面突发疾病,怕是熬不过今天晚上了!”

    “什么?唐又琪发疾病了?”

    “嗯!千真万确!她疼得死去活来,刚才一直在房间里面呼救,现在倒是没动静了……,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不不,她还不能死!”

    唐又琪是渡边次郎刚刚培养起来的摇钱树。

    如果就这么死了,他可就损失惨重了!

    渡边次郎思及此,连木屐都来不及踩上,直接就往唐又琪的房间走去。

    乔玉笙跟在身后,脸色忽青忽白,神色阴诡至极。

    夏桑榆拖着装满裂头海蛇的麻袋,很快就找到了唐又琪的房间。

    她从窗户的缝隙往里面看了看,发现唐又琪穿着性感的黑色睡裙,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轻轻推开虚掩的窗户,她将手中的麻袋口子解开:“宝贝儿,去享用你们的美味吧!”

    一条条其丑无比的诡异怪蛇闻见了血肉的香气,直接往床上那个穿着黑色睡裙的女人游去。

    领头的海蛇迫不及待,一口便咬在了唐又琪白嫩的小腿上。

    “啊——!”

    唐又琪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围拢过来的恐怖海蛇,吓得浑身战栗如筛糠:“不——!别过来,别过来……!”

    这些海蛇,不应该在暗室里面啃噬夏桑榆的血肉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又惊又怕,双手胡乱挥打之际,又是一条海蛇咬在了她的大腿上。

    毒素在体内迅速扩散,她很快就看见眼前出现的斑斓光团,一团团,一层层,过分美丽的色彩,吓得她魂飞魄散。

    她绝望的瘫在床上,口中无力的喃喃呼救:“救命……,谁来救救我啊……”

    没有人来救她!

    只有更多的裂头海蛇来咬她。

    这些海蛇不仅毒素极强,还十分嗜阴喜潮。

    有那么一两条,就从她身体最隐秘的地方钻了进去,还有一两条,从她痛苦微张的嘴巴钻了进去……

    画面极其惊悚骇人。

    夏桑榆根本不敢看,直接就往上面一层走去。

    她要尽快回到容瑾西的身边去。

    当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凶险的时候,容瑾西的身边,才是她唯一可以依靠停歇的避风港。

    可是现在,容瑾西已经有了金贝贝,对她还会像从前那样吗?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低头走路,没想到居然会在走廊过道上遇到身穿夸张花裤头的渡边次郎。

    渡边次郎看见她,也觉得十分意外:“桑榆小姐,你这是刚刚从唐又琪的房间出来吗?”

    “我,我……”讷讷惶恐,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

    渡边次郎如果发现唐又琪已经被毒蛇咬死了,肯定会联想到她是杀人凶手。

    在日本,杀人也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她的生命短暂又可贵,她可不想余下的日子,都在监狱里面度过!

    正是踌躇着难以回答的时候,乔玉笙表情轻松走了过来:“桑榆小姐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听到有人呼救,所以去看望过了唐又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