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2章 铸成大错
    她喂给他的东西,再苦也是甜。

    接连着喂了两三口,一杯掺药的红酒就已经去掉了三分之二。

    他的神色也有了醉意:“桑榆,你说的新鲜刺激呢?不会就只是想要将我灌醉吧?”

    “喝下最后这一口,咱们的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她眸光诱惑,在他期盼的目光下,将杯子里面的红酒全部仰头灌进了口中。

    他看着她被红酒润得绯红的唇瓣,莫名的觉得饥渴燥热。

    手一伸,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醇声说:“我要喝!”

    她眼中闪过奇异的亮色,喝,当然是给你喝!

    她翻身跨坐在他的身上,低下头就往他的唇片上面吻去。

    加了药的红酒,当真是透着难言的苦味。

    就是最后这一口,他突然就觉得难以下咽了。

    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她皱眉轻呼,苦涩的红酒居然又从他的口中回到了她的嘴里。

    等她回过神来,一大口加了药的红酒已经顺喉而下,进入了她的腹中。

    这可不是普通的红酒啊!

    她心里一惊,推开容瑾西从床上呼一下坐起:“完蛋了!”

    “怎么了?”容瑾西像只贪恋花香的蝴蝶,又往她的身边欺身过来:“什么完蛋了?”

    她看着他更加潮红的面颊,呆愣片刻,僵硬笑道:“没什么!瑾西,咱们开始吧!”

    “好啊!”他像是听到号令的将军,策马就要往她的身上驰骋而来。

    她急忙伸出纤纤细手,轻轻抵在他火热的嘴唇上:“瑾西,你别着急嘛!”

    嗲嗲的声音,令人全身酥软如麻。

    容瑾西的呼吸急促又沉重。

    “小妖精,你还要吊我胃口到什么时候?我都快要炸了……”

    “别急,马上就满足你!”

    她小手顺利的解下他的领带:“不许偷看,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我不偷看!”

    他甘心情愿被蒙上眼睛,然后被她带着,乖乖地在雕花藤椅上面坐了下来。

    他浴望如炽,喉结剧烈的上下滚动。

    “桑榆,今天晚上你想要在上面吗?”

    “嗯,想尝试一下。”

    “可是,为什么要蒙上眼睛?”

    “蒙住你的双眼,是为了让你的身体感官更加敏感刺激……”

    她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绵软妩媚,话音未落,便用一柄金色的手铐铐在了他的手腕,另一端连接在了床柱上:“现在,我要开始脱你身上的衣服咯……”

    手铐落在手腕上的那一刻,他心中有过一丝警觉。

    可是一听到她柔嗲的声音说要脱衣服,他心中的警觉便烟消云散了。

    她要玩花样,他愿意无条件的陪着她,哪怕把天戳出一个窟窿也没关系。

    只要她在他的身边,便一切都好。

    他绯色的薄唇绽开一抹邪肆的笑意:“好,你想怎样都可以!”

    “你要听话,不能偷看,不然就不好玩了!”

    “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那我开始咯!”

    她在他耳边低声说着,尽量惑乱他的心神。

    这个男人平日里一本正经充满了禁欲气息,没想到今天晚上会这么配合。

    戴小手铐他不反抗,蒙眼睛也不反抗。

    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如果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在戏耍她,肯定会气得要她的命吧?

    夏桑榆正迟疑的时候,窗帘后面传来嘶嘶嘶的声音。

    那是金贝贝在催她了。

    唉,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结局如何,她都只有做下去了。

    桑榆看向窗帘后面,一个眼神示意,躲藏在窗帘后面的金贝贝赤着双足,无声的走进了过来。

    在夏桑榆鼓励的眼神下,她伸出细软的小手,解开了他的上衣纽扣。

    一颗,又一颗。

    男性特有的结实腹肌展现在她们面前,完美得令人看一眼就意乱情迷,血气上涌。

    夏桑榆继续在容瑾西的耳边说着迷惑的话语。

    时不时,还在他的脸颊或嘴唇上面亲吻一口。

    容瑾西俊脸上的神色突然沉了沉,侧耳听了听,疑惑道:“桑榆?”

    她连忙答应:“我在!”

    她最后在他的嘴唇上面深深一吻,然后和金贝贝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从房间里面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容瑾西喝了加药的红酒,本来就意识模糊混沌不清,再加上她在旁边做了很多铺垫,所以今天晚上,金贝贝一定能够成为容瑾西的女人了!

    这一切,明明都是她夏桑榆计划和安排的。

    可是一退出房间,她的心里还是难受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从今往后,她不再是容瑾西唯一的女人了!

    他尝到了别的女人的味道,很快就会厌倦她,忘记她。

    不会再记得她是谁了!

    心里突然像是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很空,很痛。

    她摸出手机,打开早就安装在房间里面的微型摄像仪。

    金贝贝已经将身上碍事的衣物全部脱下,正双唇微颤,往他焦灼饥渴的嘴唇上面吻去。

    夏桑榆以为自己能平静面对,可是这样的画面她只看了一个镜头,就已经是妒火中烧。

    再看下去,只怕她就要返身回到房间,将他身边的女人一脚踹飞出去。

    关掉手机,她避开众人,独自一人来到了甲板上。

    海面上的夜风很凉。

    她身体内的血却正在变得灼热滚烫。

    那一大口加了猛药的红酒,开始发挥效力了。

    她哪里都不敢去,抱紧双臂蜷缩在甲板角落处,感觉到身体四周到处都萦绕着容瑾西迷人的体息。

    他现在,正和金贝贝颠鸾倒凤快活无比。

    而她却只能躲在这里吹冷风。

    心情一点点变得沉重,嫉妒的烈焰愈燃愈烈。

    颤抖的手指,终于再次打开了手机。

    手机连接着房间内的微型摄像仪。

    她没有勇气看画面,只打开了声音键。

    金贝贝的浪叫让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心口处传来的巨恸,比预想的要强烈很多。

    夏桑榆的耳边都是金贝贝的娇喘,容瑾西的呼吸,还有身体与身体碰撞,发出一连串暧妹声响。

    她胸口闷痛,整个人像是快要爆炸。

    不能再往下听!

    再听下去,会比杀了她更痛苦!

    她抓起手机,用力扔进大海之中!

    “容瑾西,你这个混蛋!讨厌死了!你滚开,我再也不要见到你!滚——!”

    手机没入夜空,连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就带着那些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消失了。

    在这之前,她对容瑾西或多或少还是抱有一些希望的。

    她以为,在容瑾西的眼里,她与别的女人肯定是不同的。

    就算有药效的催动,在金贝贝靠近他,触碰他的时候,他都应该有所察觉,从而拒绝和金贝贝之间的下一步互动。

    可是他并没有拒绝,直接就沦陷在金贝贝的温香软玉里。

    在他眼里,她夏桑榆和世界上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夏桑榆妒火炽烧,雪白的贝齿几乎要将娇嫩的唇瓣咬出血来。

    错了,她完完全全的错了!

    她以为自己将容瑾西托付给金贝贝,让金贝贝和容瑾西发生关系,自己就能够干净利落的抽身而出。

    却没想到,占有欲这种东西,她也有!

    最宝贵最重要的东西,被她亲手送出去与别的女人分享,这种感觉,简直比凌迟车裂还要痛苦一万倍。

    只可惜她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大错已铸,无法挽回了。

    心中巨恸无比,没办法与容瑾西就这样说分手,说再见。

    挣扎着站起身,拖着犹如灌铅的沉重双腿,一步步往容瑾西的房间走去。

    她想跪在他的身边,请求他的原谅!

    可是心底残存的尊严在清晰的告诉她:不能再往前走了!夏桑榆,回头吧,你和他之间彻底完了!带着你的自尊和骄傲,回头吧!

    进退两难,她纠结得要命。

    “哟!桑榆,我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啊!”

    唐又琪故作亲热的声音突然传来,打乱了她的思绪。

    她抹了脸上的泪痕,强打精神看向唐又琪:“我现在没空和你纠缠,你有仇有怨,以后再挑个时间找我吧!”

    “桑榆,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唐又琪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一脸无害的说道:“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呆着无聊,这才找你叙叙旧嘛!”

    “抱歉,我没心情!”

    夏桑榆掰开她的手腕,径直往容瑾西的房间走。

    唐又琪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快步上前拽住她的胳膊:“桑榆,你别这样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嘛!”

    “放手!”夏桑榆已经极其不耐。

    一想到房间里面,容瑾西和金贝贝已经将生米做成了熟饭,她就烦躁得恨不能将唐又琪一掌拍飞出去。

    挣开唐又琪,她大步走开。

    唐又琪却更加快的追上来,手中一张浸泡了药水的湿巾直接捂住了她的口鼻。

    她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唐又琪对黑暗中招了招手,两个男人过来,直接将夏桑榆拖到了转角一间暗室。

    暗室里面,夏桑榆意识全无的昏迷着。

    唐又琪将暗室角落一只大瓮的盖子揭开,冷笑说道:“夏桑榆,我上次就告诉过你,这个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

    一条条长相怪异的裂头海蛇从大瓮游出来,吐着黑色的信子,径直往夏桑榆的身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