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1章 口对口,喂他
    “不不,渡边次郎不是我的客人,他身边的两位尤物才是我今天的客人!”

    青木先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低声说道:“为了款待宫先生,我特意邀请了我们日本风头正劲的两位女优,希望她们能为你平添些乐趣。”

    夏桑榆闻言,秀眉紧紧的拧成了结。

    她唇角挑起一个冷冽的弧度:“青木先生,你不了解我哥哥,像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他是不会碰的!”

    青木武重看了宫少玺一眼,见他眼神冷漠,全无正常男人看见漂亮女人的那种火热神采,顿时也觉得自己今日的安排有些唐突不妥。

    他轻咳一声,讪讪笑道:“宫先生品味高雅,这样的女郎你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这样吧,她们来都来了,宫先生就留在身边,做个女佣什么的使唤使唤也好!”

    “嗯,也行!那我就多谢青木先生的一番美意了!”

    宫少玺与青木武重寒暄的时候,渡边次郎带着两位美女已经走了过来。

    男人们在一起寒暄的时候,乔玉笙和唐又琪走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夏桑榆不愿意在两条美女蛇面前露出怯意,抢在她们开口之前道:“皮肉生意不错啊,居然连青木先生也看得起你们!”

    “嘻嘻,桑榆,你就别挖苦我们了!我们都是在Z国混不下去的人,托你的福,才能在这边有个立锥之地……”

    “对呀,以前在Z国的时候,我就是靠夏桑榆你的接济才能度日,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充满了感激!”

    两个女人炉火纯青的演技,差点就让夏桑榆以为她们真的不记恨她了!

    辛亏她活了两世,早就把人心人性揣摩得透透彻彻的了!

    她冷眼看着两个女人:“如果不累,你们就继续装吧,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你们的!”

    说完,板着脸就往甲板上面走。

    乔玉笙和唐又琪两人对视一眼,急忙便想要跟上去。

    容瑾西的声音却突兀传来:“桑榆,等等我!”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养,他的身体和精神看上去都好了许多。

    龙章凤姿,俊朗不凡。

    他身后的金贝贝娇艳如花,两人并排行来,给人一种郎才女貌的即视感。

    夏桑榆心下微沉:“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你?”

    “我也是接到青木先生的邀请才过来的!”

    容瑾西说着,侧眸看了身边的金贝贝一眼。

    金贝贝立马会意,从手拎包里面取出那份华美的鎏金邀请函:“桑榆小姐,请过目!”

    夏桑榆淡淡瞟了一眼,突然说:“金贝贝,咱们借一步说话?”

    金贝贝神色冷淡:“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你确定你不想听?”

    “……”沉吟片刻,金贝贝还是选择了再相信她一次:“好吧,我们上游轮吧!”

    两人手牵手,看上去像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一起沿着甲板往巨大豪华的游轮上走去。

    “你想和我说什么?”

    “我需要你配合我!”

    “配合你?配合你干什么?虐那两个女优吗?”

    “不不,我需要你在容瑾西的面前配合我……”

    桑榆俯身在她的耳边,这般这般,如此如此的低低道来。

    金贝贝双眸渐渐圆睁:“这样也行?……,他不会杀了我吧?”

    夏桑榆又在她的耳边嘀咕了一阵,金贝贝的顾虑之色这才消减了一些:“好吧!我都听你的!”

    “你们在说什么?”

    容瑾西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两个女人都是低呼出声。

    夏桑榆后退一步,垂眸道:“你们聊,我先走了!”

    刚刚才走两步,容瑾西有力的胳膊就将她攥进了怀里:“是欲擒故纵吗?每次见到我就逃……”

    “什么欲擒故纵?我没功夫和你玩这些幼稚的把戏!”

    桑榆沉着脸,想要从她怀里挣开。

    他却低下头就吮住了她娇嫩的唇,辗转碾磨,呼吸交融,一个吻很快就变得缠绵火热起来。

    金贝贝沮丧转身,消失在他们的背景里。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一个旋转,将她的身体抵在了游轮护栏上:“把戏玩过头,可就没意思了……”

    “容瑾西,你……,唔……”

    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他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她架不住他的撩逗,渐渐沉沦下去。

    她手中那柄精美的圆形绘扇不知不觉从她的掌中脱落,打着旋的往海面上飘去……

    巨型游轮启航了。

    习习海风吹拂过她的秀发,又从他的面颊轻轻拂过。

    柔柔的将他们包裹起来。

    身周宾客往来不息,他们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桑榆脸颊发烫,整个人像是快要燃起来了。

    当他下腹的坚挺抵得她隐隐作痛的时候,她绵绵低吟:“别……,别在这里……”

    别在这里,意思就是换个地方就可以做咯?

    也就是说,欲擒故纵的把戏,她不准备继续玩了?

    他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之情,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咱们回房间去!”

    她浑身发软:“嗯……”

    巨型游轮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度假村。

    上面不仅有比酒店更舒适更奢华的房间,还有游泳池,台球室,高尔夫球场之类的娱乐休闲场所。

    容瑾西抱着夏桑榆进入房间,一关上房门,就迫不及待往床上走去。

    他胀得发疼,恨不得现在就要她。

    两人滚倒在床上,他动作粗暴的拆她身上的和服,呼吸急促滚烫:“怎么裹这么多层?以后别穿这劳什子东西了!”

    以前穿裙子,他直接一下就能扯掉她的小裤。

    现在,这一层又一层,他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了。

    胡乱扯了几把,他更加憋疼,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自己脱……”

    “现在?”她脸颊酡红如醉,眼神更是迷离魅惑:“要不等到晚上吧?晚上的时候……,我来你房间,陪你玩……”

    他眼眸帜热:“晚上,你真的会来?”

    “会!”她有些笨拙的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口:“我承认,我一直都很爱你……,我拒绝你,躲避你,其实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因为,我害怕你被金贝贝抢走了!”

    他内心的喜悦,像是烟花一样绽放开来。

    他像个孩子一样捧着她的脸吧唧吧唧的亲吻个不停:“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早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放心,在这个世界上,我永远永远都只爱你一个……”

    他热切的表白,桑榆的眼神中,却渐渐溢出了苦涩。

    几个消失之后,盛大华奢的晚宴开始了。

    夏桑榆陪着宫少玺应付了一阵,便偷偷往容瑾西的房间走去。

    容瑾西早就把自己上上下下清洗干净,穿上洁净松软的睡衣,还在房间里面点上了特制的熏香。

    餐桌上,娇艳的玫瑰花多多怒放,表达着最浓烈的爱意。

    两支高脚杯里面,殷红剔透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桑榆一进门,就落入他滚烫坚实的怀抱:“桑榆,我想死你了!”

    她就是有这么独一无二的力神奇力量。

    每次只要一靠近她,一拥抱她,他的身体就会像是弹簧一样高高耸立。

    急不可待,他撩起她的裙子,直接就要闯入她的身体。

    她却推开他,岔开话题道:“有红酒?”

    抬步就要往餐桌上面的两杯红酒走去。

    他拉住她的手腕,醇厚的声音透着情浓时候的危险:“不觉得我比红酒更吸引人吗?”

    她嫣然轻笑,生涩的抛出一个媚眼:“瑾西,夜还这么长,你不要着急嘛!”

    他的心窒了一下:“桑榆……”

    “等我一下,咱们今天晚上玩点新鲜刺激的!”

    她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一下,脚步轻盈的走到两杯红酒前面。

    背对着他,将两颗白色药丸投入其中一杯红酒当中。

    这种药丸,效力强劲,其实一粒就足够了。

    为了保险起见,她用了两颗。

    举着红酒杯轻轻晃了晃,她含笑转身,看清楚容瑾西的那一刻,却吓得手中一滑,两杯红酒差点脱手而出。

    “你,你干嘛脱成这样?”

    “衣服太碍事,我迫不及待,要与你亲密接触!”

    修长健美的身体,让夏桑榆羞窘不已。

    还没有喝酒,就已经面红耳赤,心跳如擂了。

    特别是他最傲人的某处,更是让她的身体有些异样的酥软:“容瑾西,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我不穿!”他走到她面前,一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腰肢:“你说今天晚上要玩新鲜刺激的,是什么?”

    她小脸爆红,羞怯又慌乱的说道:“我们先喝一杯,然后我再告诉你!”

    “好!”容瑾西毫不怀疑,接过红酒杯就抿了一口。

    舌尖接触到酒液,他的俊眉瞬时皱了起来:“好苦!”

    “苦吗?”她心虚得很,连忙喝了一口自己杯中的红酒,尽量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喝着不苦啊!”

    “不苦吗?那咱们换一杯吧!”

    换一杯,岂不就是她喝掺了两粒药的红酒?

    这可万万不行啊!

    她灵机一动:“要不我喂你喝吧!”

    他的眸光倏然亮了起来:“口对口的喂我?”

    “嗯!我口对口的喂你!”

    她当真就喝了一口。

    嗯,两粒药实在太猛了些,口感确实有些苦。

    她将他推倒在旁边一只雕花精美的圈椅上,低下头,就口对口的吻上了他。

    他甘之若饴,将她度过来的苦酒悉数咽下。

    她直起身:“苦吗?”

    他面色潮红,摇头说:“不苦!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