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两位尤物
    她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是被强力胶水黏住了一般。

    听着他的声音,心里更是难受得要命。

    可是,她只有模糊的意识,根本没法现在就醒过来。

    容瑾西见夏桑榆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心里更是焦躁得不行。

    站起身,他大步走到长泽医生面前,急声问道:“情况怎么样?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先生不必担心,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桑榆小姐很快就能康复的!”

    长泽先生虽然十分疲惫,却还是十分敬业的回答了容瑾西的一切问题。

    容瑾西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

    跟着护士小姐到了夏桑榆的病房,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

    半夜的时候,夏桑榆的身体有了痛觉。

    轻嘶一声,刚刚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他神色紧张:“桑榆,你感觉怎么样?”

    她愣了愣:“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你老公,我当然要守在你身边!”

    "容先生,你早就已经不是我老公了……”

    话还没有说完,他炙热的唇便吻了过来。

    她双眸圆睁:“你……”

    他吻得狂肆霸道,饥渴热切。

    她刚刚醒过来,脑子里面晕晕乎乎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他给吻得七荤八素了。

    金贝贝拎着水果进来,看见这一幕,顿时僵在了原地:“你们……”

    夏桑榆急忙将容瑾西推开:“容先生,你太过分了!”

    他舔了舔嘴唇,像一只偷腥得逞的猫,笑得一脸玩味:“这就是我的惩罚方式,谁让你换肾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一声?”

    “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夏桑榆冷冷辩驳了一句,看向金贝贝道:“贝贝小姐,麻烦将你的男朋友带走吧!他影响我休息了!”

    容瑾西俊脸一沉:“我什么时候成她男朋友了?”

    桑榆也不和他争辩,抬手便摁下了呼叫仪。

    在医生和金贝贝的联合劝说下,容瑾西又低头在她的额头上深深一吻之后,这才离开了她的病房。

    桑榆恢复得不错,黄玉柔换肾之后也并没有出现排异反应。

    长泽医生说,照这样的情况,黄玉柔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出院了。

    这天,天气晴好,秋风袅袅。

    夏桑榆一个人正在花园里面散步消食,身后突然传来乔玉笙的声音:“桑榆,你都能出来活动了啊?”

    桑榆回头看去,只见乔玉笙抱着鲜花正含笑走来。

    她心下一沉:“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啊!”

    乔玉笙一手抱着鲜花,一手拥抱了她:“渡边先生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了,如果你身体没问题的话,他打算这个周末为你补办一个接风晚宴,把你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

    “我和他之间的交情,恐怕还没到这种地步吧?”

    夏桑榆始终有着没来由的戒心。

    乔玉笙却笑得一脸真诚:“渡边先生一直都说要感谢你!这次难得你有机会到日本,他自然要好好的款待款待你!”

    “他感谢我,是因为我将你和唐又琪都送到了他的手里……”

    桑榆眸色冷冽,似笑非笑的说道:“乔玉笙,别装了,我知道你恨我!说吧,你打算怎么报复我?在宴会上下药,将我送给别的男人睡?”

    “桑榆,你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乔玉笙神色诚恳的说道:“我怎么会恨你?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我在Z国的名声早就臭了,不要说找工作,就连出个门逛个超市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到了渡边先生这里,我成为了众多宅男喜爱的女神,我的银行存款现在已经超过了七位数……”

    乔玉笙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说,说她到了日本之后,日子过得有多惬意。

    一个劲的说她有多感激夏桑榆。

    夏桑榆神色凉淡,对她说的话,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愿意相信。

    等到乔玉笙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好困啊!玉笙,我要回病房休息,就不陪你在这里闲聊了!”

    “这怎么是闲聊呢?”

    乔玉笙急忙说道:“我今天特意过来看你,除了代渡边先生邀请你参加晚宴之外,就是想要和你澄清之前的误会,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你做好姐妹,好闺蜜!”

    桑榆表情缺缺,凉声说:“够了乔玉笙,我回病房了!”

    “那你到底是去不去啊?”

    “不去!没兴趣!”

    她毫不留情的拒绝,清丽的背影十分决绝。

    乔玉笙追着走了两步:“夏桑榆,我送你的鲜花,你总得收下吧?”

    夏桑榆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帮我扔垃圾桶吧,谢谢!”

    “……”乔玉笙的脸色变得十分十分的难看。

    她的眼神中溢出狠戾的寒光:夏桑榆,你以为你像只乌龟一样躲在壳里,我就拿你没办法吗?

    自从被夏桑榆骗上飞机后,她心里这颗仇恨的种子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生长。

    在日本的这段时间,她竭尽所能讨好渡边次郎,讨好渡边次郎为她安排的每一个男人,就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能够顺利的回到Z国,找夏桑榆报仇。

    既然老天开眼,将夏桑榆送到了她的跟前,她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将鲜花扔进垃圾桶,她脸色阴寒的离开了医院。

    夏桑榆回到病房,一推开门,就看见宫少玺单手插兜站在窗户边,像是已经等她许久了。

    她敛藏情绪,挤出笑容道:“哥,你找我?”

    宫少玺盯着她的脸色认真看了看,确认她的气色已经恢复了不少之后,才徐徐说道:“周末有个应酬,有没有兴趣陪我一起参加?”

    又是应酬?

    她秀眉微拧,叹气道:“我可以不去吗?”

    “最好还是去吧!”

    宫少玺从兜里摸出一份暗纹鎏金的华丽请柬:“这是日本青木先生的邀请函!青木先生也是听闻咱们是宫氏一族的后人,这才特意设宴……”

    “什么青木先生?我都不认识,为什么要去参加他的宴请?”

    “青木家族和宫氏一族素来交好,这次咱们到日本,本应该备上礼物前去拜访的……”

    宫少玺不疾不徐的说了一大堆。

    中心意思只有一个:身为宫氏一族的后人,她必须得去参加这个无聊的宴会!

    不想看宫少玺失望,她只得点头:“好吧,我陪你去就是了!哥,这几天你身体也虚耗过度,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参加完青木先生的宴会,我便会启程回晋城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我还要等到我母亲黄玉柔完全康复才能回国。”

    “那好吧!到时候我在晋城等你!”

    他的身体离不开墨尔庄园后面药浴温泉的滋养。

    到日本的这段时间,没有泡温泉,他的身体明显的比不上在晋城的时候。

    晚上,已经没力气做播种机了!

    林心念在他的身边已经完完全全沦为女仆,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她在侍候着病床上的黄玉柔。

    至于代孕,还是等到回晋城之后再说吧。

    四天后,就是青木家族继承人青木武重先生,宴请宫氏家族继承人宫少玺先生的日子。

    为了表示尊重,夏桑榆按照宫少玺的要求,特地换上了隆重的女房装束。

    手里拿着精美的绘扇,脚上踩着木屐,秀发上戴着额栉,活脱脱一个日本当地小女人。

    最漂亮的是那一袭淡淡紫红色和服,质地细软,在阳光下散发着柔美的光泽。

    宫少玺看见她从里面出来,眸中闪过惊艳的神色:“好美!不愧是我宫少玺的妹妹!”

    她低声抱怨:“我只是去走个过场,有必要穿得这么隆重吗?”

    “当然有必要了!”

    宫少玺帮她整理后腰上美丽的扇形长布,语气郑重的说道:“我走了之后,如果你用得上青木先生的地方,只管开口,他一定会帮你的!”

    夏桑榆想到再过三五个月,他就会离开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瞬时喉头哽咽:“哥……”

    她伸手要拥抱他。

    他却将她轻轻推开一些:“不用安慰我,我没事,别弄皱了你身上的衣服!”

    青木武重派来的豪华房车已经在酒店外面等着他们了。

    半个小时后,房车载着兄妹两人,在南码头停了下来。

    青木武重是一个目光犀利,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宫先生,欢迎光临!”

    说完又将目光看向夏桑榆:“这位美丽的小姐是?”

    “我的妹妹,姓夏名桑榆!”

    “桑榆小姐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青木武重满面含笑,殷勤的伸出右手,要与她行Z国的见面握手礼。

    她的目光却直直越过青木武重,看向了他的身后。

    青木武重的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中。

    宫少玺急忙低声提醒:“桑榆,桑榆你怎么了?”

    她神色冷肃,望着前方微微失神。

    宫少玺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渡边次郎带着各具风情的乔玉笙与唐又琪两位正往这边走过来。

    他俊眉微蹙正要说话,身边的夏桑榆抢先问道:“青木先生,渡边次郎和他身边的两名女优今天也是你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