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9章 容先生,你口味还敢再重点吗?
    “呵呵,我今天这一切,不都是托你的福吗?”

    乔玉笙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和甜蜜,眼神却是一寸寸冷了下去。

    桑榆如芒在背,浑身都不自在。

    当初将她送到渡边次郎的手里,就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还会再和她相见!

    就算到了日本,见到了渡边次郎,也万万想不到就在她带着母亲入院的这么短短两三个小时里,渡边次郎居然会热情过度,将乔玉笙给接了过来。

    不止乔玉笙,还有唐又琪!

    唐又琪才到日本不到一周的时间,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头被恶搞留下的短发茬子,现在被修剪出夸张不羁的字母图案。

    张扬的姨妈红唇膏,厚重的眼影,金属感十足的吊坠项链,让她看上去性感狂野。

    她脸上带笑,走到夏桑榆面前,亲热的说道:“桑榆,来日本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儿?我和玉笙姐姐若早知道你要来,肯定会提前做准备的!”

    桑榆脸上强撑着一丝笑意,心中却在嘀咕:提前做准备?是准备怎么害她,准备怎么报仇吧?

    她在日本人生地不熟,又拖着一个黄玉柔,实在没功夫与这样两个女人互撕互虐。

    这两个女人都是极有手段的!

    她们表面上看着笑容灿烂,暗地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阴损的招数来对付她呢。

    她必须小心提防才是!

    不然的话,就算没有死在换肾的手术台上,也得死在这两个恶毒女人的手中。

    勉强和她们打过招呼,她看向渡边次郎道:“好了渡边先生,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去忙吧,我回酒店了!”

    “还这么早,回什么酒店啊!”

    渡边次郎脸上堆满了热情的笑容:“你难得来,无论如何我也得尽尽地主之谊,为你接风洗尘才是!”

    夏桑榆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回去晚了,我哥会生气的!”

    乔玉笙在旁边掩唇娇笑:“夏桑榆,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听你哥哥的话?被你哥哥管着?”

    唐又琪也笑得意味深长:“桑榆你可真行,干爹才死了没多久,居然又傍上宫少做哥哥……,你这样的本事,我和玉笙姐姐这一辈子只怕都学不来呢!”

    桑榆冷声回呛:“你们每天睡不完的男人,哪还用跟着我学这些?”

    说完,转身就要打车回丽思卡尔顿酒店。

    渡边次郎大约是对中文不怎么精通,听来听去,居然没有听出三个女人语气当中的火药味。

    见夏桑榆莫名的有了生气的模样,急忙便也跟着追了过来。

    “桑榆小姐,你别走啊,你把玉笙小姐和又琪小姐介绍给我认识,我怎么也得请你吃顿饭表示一下感激之情……!”

    “改天有时间再约吧,反正我要在日本呆一段时间,不急的!”

    桑榆匆忙应付了两句,抬手对远处一辆出租车招手示意。

    出租车还没到,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轿车先就无声的停了过来。

    车门打开,金贝贝从车上走了下来:“桑榆,上车吧,我送你回酒店!”

    夏桑榆透过车窗缝隙,看见了里面坐着的俊朗男子。

    金质玉相,不是容瑾西是谁?

    想起他在飞机上的流氓行径,她瞬时打消了上车的念头。

    渡边次郎殷勤的凑了上来:“桑榆小姐,赏个脸吧,咱们一起吃个饭……”

    她看看渡边次郎,又看看车上静默如石的容瑾西,一时左右为难,不知道应该如何决断。

    现在的情况是,要么跟着金贝贝上车,与容瑾西坐同一辆车离开这里。

    要么拒绝金贝贝的邀请,跟着渡边次郎去赴宴,身边还要跟着乔玉笙和唐又琪这两条美女蛇。

    思前想后,她终于还是一咬牙,弯腰上了容瑾西的车。

    车子像是无声的游鱼,滑进了车海当中。

    夏桑榆从后视镜里面清楚的看到了乔玉笙与唐又琪眼底的失望之色。

    她们今天晚上是准备联手虐她的!

    只可惜,她没有给她们这个机会!

    眼看着渡边次郎和两条美女蛇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她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我放前面路口就好了,我自己打车回酒店!”

    容瑾西俊脸紧绷,没有说话。

    金贝贝也紧抿着嘴唇不搭理。

    车子很快就从她口中的‘前面路口’开过了。

    看样子,容瑾西和金贝贝是故意无视了她的请求,执意要将她亲自送回酒店了。

    好吧好吧,他们爱送就让他们送吧。

    反正她也累了,没精神在陌生的街道上来来回回打转了。

    抱紧双臂,微微蜷缩着身子靠在座位上正准备假寐休息,金贝贝突然说话了:“你答应过我,找到她,就去医院包扎伤口的!”

    她这话,是对容瑾西说的。

    容瑾西的伤口开裂了?

    夏桑榆心念一动,眸光便已经看向了容瑾西的胸口。

    那里果然被伤口处的鲜血沁出了一片血红!

    她心里一沉,失声问道:“怎么回事?”

    容瑾西冷峻的脸色,因为她的询问霎时回暖了不少:“没事!”

    “还说没事?伤口开裂,如果感染的话,是会有性命之忧的!”

    金贝贝一脸焦急,看向夏桑榆道:“桑榆小姐,你快帮我劝劝他,他一下飞机伤口就裂开了!他还非要找到你才肯去医院……”

    金贝贝已经被容瑾西的犟脾气磨得没有办法了,看向夏桑榆的眼神当中,充满了哀求。

    夏桑榆看向容瑾西:“我陪你去!”

    “好!”他很是爽快,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十分钟后,夏桑榆和金贝贝一左一右,陪着容瑾西去看医生。

    这也是夏桑榆第一次看见他胸口的枪伤。

    伤口并不大,却靠近心脏位置。

    再偏差一公分,便是大罗神仙也没法将他救回来了。

    医生用药棉花沾着碘酒给他的伤口清洗消毒,整个过程,他都紧紧攥着夏桑榆的小手。

    桑榆看着他的伤口心里就一阵阵发麻:“疼吗?”

    “一点都不疼!”

    语气当中,满满都是幸福与满足,丝毫也不见痛苦。

    金贝贝在旁边看着,脸色不自觉便阴沉了两分。

    忍着嫉妒的火焰,她转身往外面走去。

    站在过道上,她用尖锐的指甲在墙体上划出一道道扭曲的刻痕。

    咬牙切齿:“夏桑榆,如果你不能兑现承诺,让我成为容瑾西的女人,那么我就只能恭喜你,在这世界上又多了恨你的人!”

    夏桑榆守着容瑾西,等医生帮他把伤口包扎完了,便想要将手从他的掌中抽出。

    他却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深深一吻:“桑榆,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冷淡我疏远我?”

    她脸颊莫名泛红:“容瑾西,从下飞机到现在,我没洗手!”

    飞机上,她的这只手,几乎全程都没有离开他的某处。

    现在,却被他深吻着。

    这种感觉,想想就觉得好……怪异啊!

    她好言提醒,满以为他会放开她,没想到他居然浑不在意,凑到她的掌心,暧妹的湿吻起来!

    呃……,亲爱的容先生,你这样的口味,会不会太重了点?

    她看着他线条完美的侧颜,心中突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柔情,不舍得将他推开了。

    金贝贝从外面进来,重重咳嗽一声:“好了没有?可以走了吗?”

    夏桑榆这才如梦初醒,急忙后退一步,拉开了和容瑾西之间的距离。

    她不敢看金贝贝充满质问的目光,低头匆匆道:“好了!贝贝小姐,你陪容先生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我也该走了!”

    说完,逃一般夺门而出。

    容瑾西看着她的背影,唇角慢慢溢出一丝惑人笑意,女人,还敢说你不爱我吗?

    他的感觉向来很准,刚才他亲吻她掌心的时候,她分明动情得很。

    他敢肯定,夏桑榆的心里是爱他的!

    只要证实了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开心好久了。

    不就是丽思卡尔顿酒店吗?

    他正好也在那里订了房间。

    女人,我看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夏桑榆回到酒店的时候,宫少玺已经和林心念睡下了。

    她没有打扰他们,自己回房间洗漱休息。

    两天后,她在各项体征都达标的情况下,接受了换肾手术。

    虽然有顶级的医疗技术,精湛的世界级医生,还有最高精尖的医疗仪器,可是这毕竟不是普通的换肾手术。

    整个手术过程持续了将近十二个小时。

    辛亏她的身边有宫少玺为她源源不断的提供血源,不然的话,她在手术台上肯定就挂了。

    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她的麻醉药效还没过。

    迷迷糊糊间,只听到身边有容瑾西嘶哑的声音,在一遍遍唤她的名字:“桑榆,夏桑榆你这个坏女人,你为什么要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他气恼得不行!

    气恼她做换肾手术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给他。

    他又不忍心去责怪她,心里总觉得她能活着从手术室里面出来,就是对他最大的恩赐!

    握着她冰冷的小手,他不停的亲吻。

    手心,手背,手指……

    “夏桑榆你听着,你必须给我赶快好起来,我已经想好要怎么惩罚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