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8章 心情不好,谢绝撕逼
    桑榆有些心虚:“贝贝小姐!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金贝贝鼻孔里面冷哼一声,伸手在她的肩膀上面推了一把:“夏桑榆,在医院里面你和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都不作数了?”

    “我说过的话,每一个字都是作数的!”

    “那你怎么还和容瑾西那样?你们在绒毯下面做的那些小动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们做什么了?”桑榆越发心虚,弱弱的辩解道:“真的,金贝贝你不要疑心,我和容瑾西之间永远都没可能了!”

    “嘁,夏桑榆你别把我当傻子!”

    金贝贝的眼神中迸出敌意:“我知道容瑾西喜欢的人是你,可是没办法,谁让我现在爱上了他呢?我不怕和你公平竞争,我只是受不了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恶心样子!”

    夏桑榆无力争辩,苦涩道:“贝贝小姐,你别激动……,我发誓,我和容瑾西已经离婚了,我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了!”

    “满口谎言,鬼才信你呢!”

    金贝贝冷哼一声,扭身就往外面走。

    桑榆心一横,脱口道:“金贝贝你站住!”

    金贝贝冷脸看向她:“怎么?承认你对容瑾西还没有死心了?”

    她走到金贝贝面前:“我不想澄清什么!我只问你,想不想在这趟日本之行的几天时间里,真正成为他的女人?”

    金贝贝眼神中闪过异样的神采:“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就这几天?”

    “嗯!就这几天!”

    “……,好吧夏桑榆,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若你再敢骗我,可就别怪我不对你客气了!”

    她是金氏财阀的女儿,要财有财,要貌有貌,她就不相信会输给夏桑榆!

    夏桑榆回到容瑾西的身边,发现他已经歪在座椅上睡着了。

    五官俊朗立体,眉宇神色安静柔和,没有一丝戒备。

    呼吸均匀,就那么安静的睡着了。

    她放轻脚步走过去,想到这个男人再过几日,就会彻底与她没了关系,情不自禁的,心中升起了难过的情绪。

    她帮他把身上的薄毯往上面轻轻拉了拉,纤秀的手指正想要轻抚他黑色的碎短发,喉头处突然升起强烈的咳嗽浴望。

    她怕吵醒他,急忙捂着嘴往后面退去。

    他却突然腿一瞪,失声喊道:“桑榆小心……”

    紧接着,他呼一下坐起,整个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惶然的四下张望,目光落在夏桑榆的身上,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你没事儿!”

    桑榆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音:“做噩梦了?”

    他惊魂未定:“梦见你被一只巨大的怪物追赶,那怪物浑身黑毛,两只眼睛像是巨大的灯笼,还能喷火……,你身上的头发和衣服都被点燃了……”

    “别担心,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辛亏只是梦!不然的话,你就真的被怪物吞下肚了!”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哪有怪物敢吞我?”

    她在他的身边坐下来,刻意用轻松的语气安慰他。

    他则像个没了安全感的孩子,紧紧攥着她的胳膊不肯松开,然后,又依偎在她的身边睡着了。

    半个小时后,他进入深睡状态。

    她花了十多分钟时间,终于将他的手脚无声无息从身上挪开,然后示意金贝贝坐到她的位置上。

    她回到宫少玺身边。

    宫少玺有些责怪的看了她一眼:“桑榆,你要明白,优柔寡断对你对他都没有好处!”

    “你放心,我会尽快做一个了断的!”

    她表情涩涩,说完便垂下了眸光。

    几个小时后,飞机在日本成田机场平稳降落。

    渡边次郎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相貌堂堂,鬓角却有一些早生的白发,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好几岁。

    一看见夏桑榆的身影,他连忙堆笑迎了上去:“桑榆小姐,很高兴在日本见到你!”

    说话间,殷勤的送上了双手。

    桑榆含笑,正要与她握手,容瑾西修长有力的大手直接从中间将她的手拉了回去。

    他俊脸带怒,责道:“怎么随随便便就与别的男人亲近?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桑榆冷着脸,将手猛然拽出:“他是我的朋友!倒是你容先生,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以什么身份来管我?”

    毫不留情的诘问,呛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里面,怒火却在慢慢堆积。

    不知好歹的女人,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说这样的话……

    他气得心口发疼,她却姿态优雅,带着人上了渡边次郎的车。

    那辆银灰色轿车,带着桑榆很快就离开了他的视线。

    他的怒火无处发泄,抬起一脚,狂躁的将行李箱踢得飞出去老远。

    乒乓一阵乱想,行李箱几乎炸开。

    金贝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快步过去,将行李箱中散落出来的东西一一收纳整齐。

    回到他的身边,看到他脸色灰白嘴唇颤抖,急忙关切道:“瑾西你怎么了?震到伤口了?”

    他双眸被愤怒逼起了一片猩红,双手乱挥,狂躁道:“少废话,还不快点查清楚他们入住的酒店!”

    “好好,我这就查,你别着急!”

    金贝贝任劳任怨,全程担负起了生活保姆和秘书助理的工作。

    银灰色的轿车内,渡边次郎兴致勃勃的说道:“桑榆小姐,你真是我的贵人!你介绍过来的两位小姐,都成了我手里的顶梁柱……”

    夏桑榆讪讪道:“没事!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就是别再提了的意思。

    这种事情暗地里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行了,真的不适合摆在明面上。

    渡边次郎却不明白夏桑榆的意思,继续说道:“桑榆小姐,我给你的卡里面打了一百万,你查收没有?”

    “我还没看,应该到了吧。”

    桑榆急忙岔开话题:“医院早就帮我们联系好了吧?”

    “对!早就联系好了,我这就先带你们过去?”

    “现在就过去吧,我母亲的病不能再拖了!”

    夏桑榆看了一眼枯瘦萎靡的黄玉柔,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她担心,就算到了日本,就算有了顶级的医疗条件,依旧不能挽回黄玉柔的性命!

    宫少玺一路上都很少说话,俊脸凝霜,眉梢紧锁,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到了医院,在旁边听了夏桑榆与长泽医生的谈话,才知道夏桑榆是想要将自己的肾换给黄玉柔。

    他顿时淡定不了。

    “桑榆,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气恼之下,苍白病态的脸上浮起了反常的红晕。

    她倒是十分镇定从容,含笑说道:“哥,你别着急嘛!”

    他暴跳如雷:“我能不着急吗?你本来就只有不到十个月的时间,现在你还要摘一只肾给那个不相干的女人,你这是不想活了吗?”

    “哥,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啊?我有两只肾只能活不到十个月,我只有一只肾,也还是只能活不到十个月!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摘一只肾来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和抚育之恩呢?”

    她语气平缓却坚定,继续说道:“哥你别劝我,我都已经想好了!这次来日本,我之所以带上你,就是担心找不到合适的血源……”

    “这么说,你是把我当成你的移动血库了?”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不否认!”

    她累了,没力气解释那么多。

    这次日本之行,宫少玺的作用,确确实实就是一个移动的循环血库。

    宫少玺气得不行:“夏桑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你哥哥?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她心虚的缩了缩脖子:“提前告诉你,你肯定就不会让我来日本了!”

    “行!夏桑榆,我不管你了!要换肾还是要摘心,要死还是要活,我都不管你了!”

    宫少玺怒气冲冲,带着林心念直接去酒店了。

    桑榆也不着急解释。

    反正她是吃定了宫少玺,相信当她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是绝对会帮她的!

    谁让他们是相依为命的兄妹呢!

    她转过身,继续和长泽医生商量黄玉柔的治疗方案。

    把黄玉柔安排在医院住下,又特意为她找了一位听得懂中文的护工,她这才从医院出来。

    渡边次郎斜靠在车头,远远的冲她挥手:“桑榆小姐,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两位老朋友!”

    老朋友?还是两位?

    夏桑榆不用想,已经猜到这两位是谁了!

    她心里暗暗发沉,今天,她累了,不想和人撕逼啊!

    可是掉头就走的躲避态度,实在不是她夏桑榆的风格!

    车门打开,身穿浅粉色荷花抹胸裙的乔玉笙先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两个月不见,她的容貌更加美艳动人。

    大约是经历的男人多了,她的胸围看上去更加傲人,腰肢也更加细软。

    只是她当初从怀安教堂摔下来的时候,断裂的腿骨似乎还没恢复利索,走路微微有些一瘸一拐的,影响了整体的美感。

    她看向夏桑榆,笑靥如花:“桑榆,听渡边先生说你来了日本,可把我高兴坏了!”

    夏桑榆竭尽所能,脸上还是撑不起一丝笑容。

    干笑着,讪讪道:“嗨,玉笙,你比以前更美!更性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