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7章 容先生,请自重
    在晋城乃至整个Z国,这样的人物只怕也找不到几个!

    她微一思忖,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哥,要不咱们改乘别的航班吧?”

    “不!我倒要看看这位一个电话就能够让航班延迟起飞的能人到底是谁!”

    宫少玺把玩着手指上的黑骷髅戒指,冷俊的俊脸上神色傲然。

    空姐端来鲜美的热带水果果盘,带着歉意道:“抱歉啊宫少,耽搁您时间了!”

    宫少玺冷漠的别开脸,不理会空姐的殷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夏桑榆越来越不安。

    这人,该不会是容瑾西吧?

    昨天晚上打电话问过金贝贝,他恢复得不错,已经能够下床活动了……

    正想着,空姐突然露出惊喜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容先生,欢迎乘坐本次航班!”

    真的是容瑾西!

    峻拔颀长的身影,一出现在机舱内,那些空姐的眼神就都快燃起来了。

    她们的注意力原本都在邪魅冷峻的宫少玺身上,可是容瑾西一出现,她们的目光便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极帅极帅的。

    这样的男人不去混演艺界,真是亿万万粉丝的损失。

    所有女人,包括黄玉柔和林心念,看见容瑾西的时候,眼神都不同程度的亮了几分。

    唯有夏桑榆,恨不得钻到座椅下面去藏起来。

    她看向容瑾西身侧的金贝贝,用眼神责问道: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跟来了?

    金贝贝微微摊手,一脸无辜:我也没办法啊!

    夏桑榆还要和金贝贝无声的交流几句,容瑾西深邃难懂的眸光往她这边看了过来。

    她急忙低下头,假装自己谁也不认识。

    容瑾西薄唇微抿,滚烫的目光,都快要把她看得融化了:“桑榆小姐,好久不见!”

    她只得勉强应了一句:“容先生,好久不见!”

    语气中的冷淡疏离让他的英眉渐渐拧成了一个结。

    见她要走,他急忙伸手将她摁回了座位:“马上就要起飞了,别乱走!”

    他弯腰帮她把安全挡板放下来。

    如此细小的一个动作,却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本就浅淡的唇色更是灰白了几分,英挺的鼻头上也沁出了一层细汗。

    他忍疼的样子让夏桑榆心房一窒,瞬时就乖乖听话,不再乱动了。

    他的大手轻轻落在她的头发上:“真好,又能见到你了!”

    低醇磁性的声音饱含着浓浓情义,宛如暗夜大提琴在缓缓流淌。

    温暖的大手轻揉她的头发,丝丝电流传遍她的全身。

    猝不及防,便已经是热泪盈眶了。

    真的好想扑进他的怀里!

    可是,那不到十个月的寿命就好像一道恶毒的咒语,紧紧攥着她的心。

    不!不能靠近他!

    他刚刚经历过生死大劫,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贪恋,让他在十个月之后,再次经历痛失所爱的巨恸!

    心念至此,她眼中的热泪迅速退去。

    抬起手,她冷着脸将他的手一把拂开:“容先生,请自重,我们已经离婚了!”

    刻意的疏远和冷淡,让他的墨瞳骤然紧缩。

    依照他往日的脾性,肯定会勾着她的下颌,低下头就是一阵狂吻。

    嘴硬的女人,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它一定会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可是现在不行!

    因为他被宫少玺那满含敌意的眼神搞得神烦。

    只怕他还没亲上夏桑榆,宫少玺就已经扑过来发难了。

    算了,先忍一忍。

    反正行程才刚刚开始,他不急!

    等他的元气再恢复一些,一定要变着花样将她爱个够!

    直到她亲口承认她对她的爱为止!

    一想到她身体的滋味,他的下腹奇异的窜起一股热流。

    居然就这样起了生理反应!

    为了避免尴尬,他急忙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夏桑榆颇为不满的横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几个小时的飞机,熬一熬就过去了。

    等到下飞机的时候,再找机会甩掉他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她调整姿势,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容瑾西却侧身望着她,眼神里面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浓浓爱意。

    他的女人,横看竖看侧看斜看都是最美的。

    他永远永远都看不够!

    夏桑榆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容瑾西,你有病吧?这里美女这么多,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

    “美女多吗?我怎么没看见?”

    他侧身靠近她,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我只看得见你!恨不得现在就要你!”

    这么暧妹露骨的话也说得出,这风格,果然很容瑾西!

    夏桑榆知道他的脾性,越是和他搭话,他便会越是兴奋起劲。

    剜了他一眼,正准备转过身不理他,眼风无意中一扫,居然看见他的下面高高的支着帐篷!

    他想要她!这果然不是一句假话!

    可是,这也太羞耻了吧!

    这舱内这么多人,被看见可就不好了!

    想也不想,她直接就将身上盖着的进口波斯绒毯往他身上一掀一抖,遮住了他的半截身体。

    容瑾西坏坏一笑,绒毯下抓住她正要退出的小手,轻车熟路,带着她往某个地方探去。

    她小脸霎时变得通红!

    可恶的容瑾西,大庭广众之下,他这是要闹哪样?

    她还没想清楚他的意图,掌心便被他的坚挺烫到了。

    心下一颤,急忙就想要将手收回。

    他却紧紧将她的手摁住,另外一只手关掉了他们这边的顶灯。

    私密封闭的空间内,他凑近过来。

    黑暗中,居然准确的含住了她的耳珠。

    她浑身轻颤,正要挣开他的亲吻,他的手已经邪肆的揉上了她的身体:“桑榆,别躲着我……,你躲不掉的……”

    “容瑾西……,你不能这样,你快放手!”

    她心里又气又急。

    想要粗暴的将他推开,又担心黑暗中会撞到他的伤口。

    欲拒还迎的情况下,他的亲吻和动作变得更加狂热急切。

    夏桑榆感觉到自己的掌中宝又膨胀了几分,忍不住也是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可是,这里是飞机上啊!

    虽然没有灯光,别人看不清两个人在做什么,可是万一呢?

    万一被人发现,她羞都得羞死!

    不行,不能纵容他!

    更何况,他的身体正在康复期,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

    她硬起心肠,将手从他的身上抽回:“有水吗?我想喝水!”

    空姐急忙殷勤搭话:“有的!小姐请稍等,我这就给你端过来!”

    说话间,她头顶上的小灯打开了。

    她侧眸看了容瑾西一眼。

    容瑾西面色潮红,眸色深沉,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吸进他的眸光里。

    毯子下,她的手虽然抽回来了,他的手却还停留在她的身上,缓缓碾磨,不肯离开。

    空姐端着开水过来:“小姐,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空调温度过高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口渴,喝点水就好了!”

    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水杯刚刚喝了一口,他的手突然邪恶的往里面探入了一分。

    异样不适的感觉让她失声轻呼:“啊……”

    空姐忙问:“小姐怎么了?”

    “没,没怎么,就是水太烫了!”

    她脸颊爆红,心虚得说话都结巴起来:“好了,我没事儿了,帮我把灯关掉,我准备睡一会儿!”

    “好的!”灯关掉了。

    空姐还体贴的帮他们把隔帘放了下来。

    封闭的小空间内,某人的动作更加大胆了。

    她气得不行,使劲想要将他的手从裙子下面抽出来:“容瑾西你混蛋,快点放开!”

    “我不!好久没有在一起了……,瞧,它好喜欢我的触碰!”

    他抵在她的耳边,暧妹露骨的声音撩拨她整个人都快要燃起来了。

    她又羞又急,拽也拽不出,只得在他的手背上狠狠拧了一把:“滚开,别碰我!”

    “我偏要碰!”他的手又深入了两分。

    异样的充实感让她差一点就要哼吟出声。

    脸颊酡红如醉,眼神迷离含春。

    容瑾西真是爱死这样的夏桑榆了。

    薄唇微微一牵,邪笑道:“舒服吗?”

    黑暗中,她狠狠瞪他:舒服你个大头鬼啊!

    又羞又气,恨不得将他邪恶的手斩断!

    他却愈加得寸进尺,不仅侵犯她的领地,还强行将她的手牵过来,再次罩在了他的硕大上。

    危险的触碰,让她意乱情迷,浑身火热像是快要燃起来了。

    金贝贝坐在容瑾西的另外一侧,精细描画过的美丽脸蛋紧紧绷着,整个人冷得像冰块!

    绒毯下面两人的小动作,瞒得过旁人,瞒不过她金贝贝!

    特别是空气中有了那种特殊的味道之后,她更是气得脸色都绿了。

    容瑾西重重吁出一口长气:“纸!”

    金贝贝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乖乖将纸递了过去。

    只不过,她心里的郁气更浓了些。

    在这整个过程当中,夏桑榆在容瑾西的手背上手腕上狠狠拧了七八下。

    他却根本不怕痛,直到完全满足,这才从她的身上离开。

    他小心的替她收拾身上的狼藉,动作温柔至极。

    她却余气未消,拍开他的手,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辛亏她的包里带着一次性内裤,不然的话,就尴尬了。

    刚刚收拾停当,金贝贝踩着高跟鞋气咻咻走了进来:“夏桑榆!”

    她心虚讪笑:“贝贝小姐,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