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像条狗一样
    “我给你打过不下一百个电话,要么不在服务区,要么无人接听,我根本就找不到你!”

    夏云姿涕泪横流,抓着笼子苦苦哀求道:“桑榆,好妹妹,我的家已经陷入绝境,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会这样对你!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会与我计较的,对不对?”

    “好吧,看在你母亲救过我,你父亲养过我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

    夏桑榆抬抬手,示意小太妹把笼子打开。

    夏云姿像条狗一样,带着臭气熏天的秽物爬了出来:“桑榆,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与你为敌了!”

    桑榆冷冷勾唇,没有说话。

    今天辛亏她反应快,将夏云姿塞进了笼子里。

    不然的话,被虐得惨不忍睹的人,就是她夏桑榆了。

    摸出手机,要了三个小太妹的支付账号,一人十万,一分不少。

    反正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三十万就可以让她免于被凌虐,被泼S,这笔买卖,值!!

    三个小太妹看到账户里面多出十万,一个个高兴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桑榆小姐,你真是太阔绰了!”

    她冷声吩咐:“把她弄出去,有人问起,别说认识我!”

    “是是,桑榆小姐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说!”

    三个小太妹带着浑身秽物的夏云姿,很快就离开了。

    夏桑榆无奈摇头。

    被夏云姿这么一搅,她都差点忘记今天到B大的目的了。

    教务处门窗紧闭,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

    问了路过的同学,才知道办理休学手续的老师都被叫去开会去了。

    正事没办成,还差点被人泼S,想想都好郁闷。

    从教务楼出来,手机响了。

    “渡边先生,有事儿吗?”

    “没事,我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你送过来的女人我这边已经接到了,真没想到,她居然还是个原装货!”

    渡边次郎的声音,透着一种捡到宝的兴奋。

    桑榆冷冷勾唇,这个唐又琪在治疗会,阴撕裂的同时,还真的顺便做了一层初女膜!

    身经百战的技巧,偏偏又还是一个原装货,这样的女人落在渡边次郎的手里,肯定就成香饽饽了!

    她冷冷轻笑:“对呀,她就是个原装货,渡边先生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留着自己用……”

    “哈哈哈,桑榆小姐你说笑了……”

    “好了渡边先生,我这边不方便,先就这样吧,回头我再打电话给你!”

    这里是神圣的B大校园,实在不应该讨论原装货和初女膜这样的问题。

    夏桑榆简洁的应付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如果夏云姿再敢招惹她,她就会将夏云姿也送到渡边次郎的身边去。

    三个女人,凑起来都可以都地主了。

    脑子里面闪过一些无厘头的画面,她漫无目的在校园各处转了转。

    这是夏桑桑生活过的地方。

    她走在其中,一些模糊的记忆也都渐渐变得清洗起来。

    遇见以前相识的同学,她也会含笑打个招呼,好像她就是真正的夏桑桑。

    西侧有一面照片墙。

    上面全部都是欧亚纶的写真和剧照。

    俊逸完美的五官面容,魅惑众生的桃花眼,绯色多情的嘴唇……

    不得不承认,欧亚纶真真儿是罕见的美男子。

    只可惜,这样的美男子,最后还是化成了一截焦炭。

    B大小院内,他的女粉丝捧着白蜡烛,在照片墙前面为他默默祈福哀悼。

    夏桑榆从她们的身边走过,不悲不喜,神色漠然。

    一切恩怨,都随着那场大火归于寂无了。

    从B大校园出来,她打车去了人民医院。

    这才一个多月不见,黄玉柔已经枯瘦得脱了形。

    看见夏桑榆,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淌了出来:“你还来干什么?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走,我不想见你!”

    夏桑榆看着她鬓角冒出的白发,心中凄然:“妈……”

    “别叫我妈!我当不起!”

    黄玉柔赌气的说着,眼泪却淌得更凶了。

    她与夏桑榆断绝关系没多久,就查出了尿毒症。

    家里本来就没什么钱,唯一一点积蓄也被夏如海拿去赌博输掉了。

    要透析,要换肾,要住院,要治疗,要康复,每一笔都是不小的开支。

    她实在撑不下去,便抹了脸面,给夏桑榆打电话。

    然而夏桑榆的电话在这期间早就因为各种原因换了又换,她根本联系不上。

    她吃斋念佛,希望能出现奇迹。

    奇迹没有出现,她的病情却在快速的恶化。

    亲生女儿夏云姿根本无法承担她的医疗费用,把她送到医院,也仅仅是住院观察而已。

    院方给出的治疗方案,因为没钱,一个也实施不下去。

    今天早上,她无意中听到医生说再不换肾,她只怕是撑不到这个月底。

    她万念俱灰,根本不报任何希望的时候,养女夏桑榆却出现了。

    她凄然抹泪:“你走吧,我是死是活都与你没关系!”

    “妈,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夏桑榆将一杯温水递到她的口边:“妈你勇敢一点,一个尿毒症根本不算什么,我有钱,再昂贵的治疗费用我都能帮你支付!”

    这话让黄玉柔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桑榆,你,你真的还愿意管我吗?”

    “当然!你对我有恩,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夏桑榆安抚了黄玉柔,喂她喝了水,又陪她说了一会儿话,起身去找黄玉柔的主治医生去了。

    黄玉柔的主治医生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微微秃顶,鼻梁上架着眼镜,看上去学识十分渊博。

    桑榆问:“吴医生,我是病人黄玉柔的女儿,她现在是怎样一个情况,你能给我一句实话吗?”

    吴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神色凝重的说道:“病人是尿毒症晚期,因为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现在情况相当糟糕……”

    “有办法保住她的性命吗?”

    “难!一来是因为病人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二来是因为近期我们晋城根本没有合适她的肾源!”

    也就说,只能等死咯?

    桑榆着急起来:“吴医生,请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她……,现在医疗科技这么发达,听说不同血型的肾源体也可以移植了?”

    “可是是可以,可是我们这边的技术还不支持不同血型的人换肾!”

    “那哪里可以做这样的手术?”

    “日本或美国!可是,病人已经错过了换肾的最佳时期,就算送到日本或美国,就算找到了医术精湛的顶级医生,也不一定能挽留病人的生命!”

    吴医生苦口婆心,劝她放弃治疗。

    她的脑子里面却已经打定了主意。

    从吴医生那里出来,她直接就拨通了渡边次郎的电话:“渡边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

    “好,你说!”刚刚收到一个原装货的渡边次郎心情超好:“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桑榆将这边的情况大概讲了一下,最后说道:“帮我联系你们国家最顶级的医院,找最顶级的医生,我一定要让她活下去!”

    “好!没问题!我一天之内,给你答复!”

    “嗯,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桑榆安排好黄玉柔,又去缴了住院费,离开医院,直接回了墨尔庄园。

    宫少玺正在院子里面享受阳光浴。

    苍白俊美的面容在阳光下近乎透明,手指上的黑骷髅戒指更是透着妖异邪气。

    林心念带着两名女仆小心翼翼伺候在他的身边。

    一个帮他揉肩按摩,另外两个分别帮他放松紧绷的腿部肌肉。

    没有吃掺了催,情粉的糕点,再美艳的女人在他面前,他也懒得撩一下眼皮。

    近两年,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要做那样的事情,身体早就被掏空,兴趣早就被抹灭。

    所以,就算那纤纤玉手按摩到他的腿心,他依旧是焉哒哒没有一丝兴奋。

    林心念看见夏桑榆从外面回来,含笑招呼:“桑榆小姐回来了!”

    桑榆淡淡点头:“你们先下去,我有话要单独对宫少说!”

    宫少听见她的声音,也坐直了身体:“你们下去吧!”

    “是!”毕恭毕敬的应答声。

    等到林心念三人走远,夏桑榆才开口说道:“哥,我近期可能要出国一趟!”

    宫少玺一愣:“去哪里?”

    “日本!就这两天动身!”

    “去日本干什么?旅游吗?我陪你吧?”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她欠黄玉柔的,该还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始终觉得有些不踏实。

    特别是那懆蛋的罕见血型,让她对于换肾的做法充满了畏惧与担忧。

    思忖再三,终于还是改口说道:“哥,你还是陪着我吧,我害怕有命去日本,没命回晋城!”

    “什么事情?很严重吗?”

    “也没什么,就是带个长辈过去看病而已!”

    她现在还不想给宫少玺透露太多,害怕他知道她的意图,就不让她去了。

    三天后,她带着黄玉柔,宫少玺带着林心念登上了飞机。

    宫少玺订的是超级豪华舱,奢华尊贵,空姐也都长得倾国倾城。

    只可惜宫少玺早就腻烦了女人,空姐一再道歉,他还是阴沉着脸色不停抱怨质问:“不是十点过五分的航班吗?都过了时间怎么还不起飞?”

    空姐露出漂亮的梨涡:“抱歉啊宫少,我们刚刚接到通知,还有一位豪华舱的乘客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们恐怕得等他一会儿!”

    桑榆闻言心里咯噔了一下。

    什么不得了的乘客,居然有本事让航班延迟起飞,就为了等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