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3章 工具而已
    他身上只简单裹了一张进口的暗纹金丝绒布,像是睡袍又像是浴巾,遮住了关键部位,却露出了让人血脉喷张的胸膛和人鱼线。

    全身上下唯一的饰物,就是他手指上的黑骷髅戒指。

    妖异,邪魅,危险,又性感。

    明知道不该胡思乱想,夏桑榆还是红了脸颊。

    别开视线,她低声责道:“你怎么也不穿件衣服?”

    宫少玺并没有察觉到她的羞窘。

    他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的身体扳转过来细细看了又看:“你受伤没有?有没有哪里痛?有没有哪里流血?”

    她心头骤暖:“我没事!”

    “没事?那车头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凹陷下去的地方又是怎么回事?”

    他始终不相信她没事。

    拉着她又前后左右的看了个遍,确认她真的没有受伤,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桑榆轻描淡写的说道:”也没怎么,就是在回来的时候,被狼群围攻了!”

    “狼群在丛林深处,无缘无故,怎么会跑到路上来围攻你?”

    宫少玺一听到狼群围攻,就又紧张起来了。

    这丛林广袤无垠,除了狼,还有老虎豹子,毒蛇毒蝎等等凶险物种。

    墨尔庄园位于丛林中间,几百年来,家族成员早就已经摸索出一套与这些生物和平共处的生存之道。

    在宫氏一族的成员看来,反而是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里的人类,远比这些凶禽猛兽更加可怕。

    正常情况下,他们很长时间都不会见到恶狼猛虎之类的生物。

    而今天,狼群居然窜到他们的领域,公然围攻行驶中的汽车了!

    这实在太反常了!

    桑榆架不住他的连声追问,只得如实说道:“是薛紫涵,薛紫涵为了躲避狼群才会蹿出来拦住我的车子,狼群追她,这才围拢上来……”

    “薛紫涵?”一个已经快要被宫少玺遗忘的名字。

    宫少玺疑惑的目光看向院子一角。

    薛紫涵被几个佣人摁在水龙头下彻底的冲洗,没有脱衣服,半瓶沐浴液直接往她的身上淋洒。

    两个女佣撸起袖子,在她身上一番用力的搓洗。

    泡沫带着怡人的芳香,总算将她身上熏人的味道洗淡了些。

    只可惜脸上黑黢黢的强效胶水面膜无论如何都洗不掉,硬绷绷乱糟糟的头发上,五颜六色的发彩暂时也洗不掉。

    薛紫涵,已经被恶搞得没个人样了。

    宫少玺的眼中露出嫌恶的神色:“不是扔去喂狼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薛紫涵看到宫少玺,茫然涣散的眼神瞬时变得精亮。

    她急忙从几个佣人的手中挣脱,快步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他的脚前。

    “宫少,求求你,你大人大量,就饶了我吧!”

    她容貌尽毁,其丑无比。

    一面哭着哀求,一面便伸出手,往宫少玺的脚上抱过来。

    宫少玺厌恶的轻哼一声,往后面退去:“滚开!别碰我!”

    “宫少,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一定规规矩矩听话,不惹你生气……”

    薛紫涵涕泪横流,悲声说道:“宫少,我爱你啊,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为了你,我连家里人都欺骗了!我骗他们说我出国留学去了,暗地里我却参加了你的代孕女仆选拔活动……,我呆在你的身边,只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这便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声情并茂的表白,反而让宫少玺眼中的嫌恶神色更重了!

    什么爱不爱的,听着就烦人!

    他只需要一个女人生孩子,就这么简单!

    他连她们的名字和长相都懒得记,更别说和这些女人萌生点什么感情了!

    代孕女仆,工具而已!

    他眼眸中迅速凝起冰霜,冷声说道:“方管家,将她扔到丛林中区去!我就不相信她这么幸运,还能从狼口再逃生一次!”

    “等一下!”桑榆脱口道:“宫少玺,你别把她扔去喂狼了!”

    宫少玺冷眸微眯:“怎么?你想要替她求情?”

    桑榆莫名就想起了薛东来。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里面,薛东来听说爱女薛紫涵再也不可能回到身边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悲伤与绝望,让桑榆触动颇深。

    她想起了刚刚去世不久的父亲!

    突然就变得很心软!

    此时看到薛紫涵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她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又被扔去喂狼。

    她的目光从薛紫涵的身上收回,郑重的点头说道:“对!我要替她求情!宫少玺,我求你放过她!如果你实在不想见到她,就让她离开庄园,回到她的父亲身边去吧!”

    宫少玺唇角上挑到一个危险的弧度,冷冷的声音自薄唇溢出。

    “夏桑榆,你替她求情?你忘记她是怎么对你的了?她抢你的曜儿!打你的耳光!逼你下跪!还用开水烫你!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随着他的声音,她与薛紫涵的过节也是一幕幕浮上心头。

    说实话,她夏桑榆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

    她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有时候为了复仇,她甚至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可这一次,她是真的心软了,不忍了!

    “以前的事情,我虽然没忘,却也不想再追究了!”

    她将薛紫涵从地上扶起来,抬手捋了捋她湿哒哒的头发,正色问道:“薛紫涵,咱们和好吧?”

    薛紫涵喜极而泣:“嗯嗯!我愿意和好!桑榆,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

    “过去的事情都别说了,你回家去吧!”

    桑榆不看宫少玺那张阴沉的俊脸,直接安排了佣人开车送薛紫涵回家。

    同时她也给薛东来打了一个电话。

    “薛先生,你先别睡,给你的女儿留个门吧!”

    “我女儿?你是说我家紫涵要回来了?”

    薛东来一提到‘紫涵’二字,声音就哽噎住了:“桑榆小姐,你没有和我开玩笑吧?我的紫涵今天晚上真的能回家?”

    “嗯!你给她准备一点吃的吧,她零点之前准能到!”

    桑榆挂断电话,这才转身看向宫少玺:“哥……”

    一声哥,足以融化万年不化的坚冰。

    宫少玺心绪起伏,喉结上下滚动了好一阵,才微微黯哑的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关照了这么一句,转身就往寝殿方向走去。

    身后突然传来夏桑榆激动的声音:“哥!要加油哦!”

    加油?加油造小人儿吗?

    宫少玺俊脸一抽,脚下紧接着就是一个踉跄。

    管家方德急忙将他扶住:“宫少你没事吧?”

    “没事!”语气有些慌乱,苍白的脸颊居然也莫名其妙有些发热,发红。

    夏桑榆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心中也暗暗责怪自己说话不经大脑,害得他尴尬了。

    ……

    纤尘不染的高级病房内。

    容瑾西经过长时间的昏迷,终于慢慢恢复了意识:“桑榆……”

    “我在这里!瑾西,你醒了?”

    打盹的金贝贝急忙靠近过去,眼神热切的望着他:“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墨瞳宛如不见底的深渊。

    定定看了她片刻,他眸色不安的四下找寻:“桑榆呢?我一直都听到她在叫我……,她现在在哪里?她有没有从火灾中逃生?”

    金贝贝美丽却憔悴的小脸上露出了失望和落寞的神色。

    在急救室里面,容瑾西听着循环播放的夏桑榆的呼唤声,曾经醒过来一次。

    他当时口中叫着桑榆的名字,她便顺势应了下来:“我就是桑榆,瑾西你别担心,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桑榆,你没事就好……”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叫她桑榆:“桑榆,你没事就好……,桑榆,要当心啊……”

    没过多久,他便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昏迷!

    她以为他是失忆了,要不就是记忆混乱了。

    她一直都在庆幸!

    如果他真的记忆错乱了,她不介意做他的‘桑榆’!

    然而现在他再次醒来,却已经分得清金贝贝是金贝贝,夏桑榆是夏桑榆了!

    面对他的询问,她只得苦涩说道:“瑾西,你别担心,夏桑榆她没有死……”

    “那她现在在哪里?她为什么不来看我?”

    容瑾西抓着金贝贝的手,正还要追问,对面的挂墙电视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夏氏集团的办公楼前,她一下车就被守候在那里的记者和追债人给围住了。

    记者们的提问尖锐刁钻。

    追债人的气势咄咄逼人。

    而她始终从容优雅,眼神清冽,唇角抿着一抹泰山崩于前而便不改色的淡定!

    这是他魂牵梦绕的爱人啊!

    他虚弱的身体像是被注入了神奇的力量,不顾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直接从病床上下来。

    “桑榆!桑榆!”

    摇摇晃晃走到电视机前面,骨节分明的手掌隔着冰冷的屏幕轻抚里面的爱人:“桑榆,谢谢你还活着……”

    眼眶刺痛,有滚烫的液体迅速盈眶。

    这一刻,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街头抓娃娃机,他像个单纯的孩子,而她就是那个令他最心动的漂亮娃娃。

    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他想要她!

    他只想要她!

    他想把她抓在手里,抱在怀里,永远永远疼爱她……

    金宝宝僵直着身体站在病床边,看着情绪失控的他,一时忍不住,也是泪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