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2章 好臭,是尿吗?
    可是最近两天,到处都是国民男神欧亚纶纵火自,焚的新闻。

    唐又琪看着这些新闻,心里很是难受。

    继而又被人扒出她与欧亚纶有过一夜疯狂,于是,病房里经常挤满了前来窥探的八卦记者。

    就连护士小姐都被买通,想要从她的口中套出一些劲爆的话题素材。

    她的三度撕裂,更是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甚至有媒体愿意出重金,邀请她以口述笔录的形式,把那天晚上和欧亚纶之间的细节一一曝光出来。

    她被逼得没办法,这才想起夏桑榆两三天之前就承诺过,要带她去日本旅游度假。

    夏桑榆都快忘记与唐又琪之间的恩怨了。

    直到这时候听到她的声音,眼前浮现她的样貌,这才记起不久前她怀过一个孩子,被唐又琪用堕胎药害得孩子没了,她也差点把命搭上。

    既然都找上门来了,那她就不客气了!

    她眼底溢出冷意:“好吧,你收拾一下,今天下午我就陪你飞日本!”

    “今天下午?”唐又琪惊喜道:“太好了!我恨不得马上就离开晋城!”

    夏桑榆又应酬了两句,挂断电话后,叫上杨力杨量,直接就出发前往医院接唐又琪。

    在车上,她囫囵吞枣,吃了个简单的午饭。

    车子在医院附近停下来,她给唐又琪打了电话。

    “唐又琪,我已经到了,你自己出来吧,咱们傍晚六点二十的航班。”

    “桑榆,我,我没钱给住院费,他们不让我出院……”

    “又没钱了?”桑榆皱眉:“算了算了,我让杨力带着钱上来接你吧!”

    “好好,我等你!”

    唐又琪欢喜的说完,挂断了电话。

    杨力杨量去医院接唐又琪。

    桑榆抿唇略一思忖,就又拨通了渡边次郎的电话。

    “渡边先生,我是夏桑榆!”

    “桑榆小姐,你好你好,能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开心了!”

    渡边次郎热情得很,一面说话,一面在电话里面打着哈哈。

    桑榆微微蹙眉,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天给你送个女人过来,你在那边负责接待一下!”

    “好的好的!桑榆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的!”

    渡边次郎觉得夏桑榆不是在给他送女人,而是在送摇钱树给他!

    两人相谈甚欢,桑榆看到唐又琪跟在杨力的身后从医院走出来,这才挂断了电话。

    从车上下来,她笑靥如蜜:“又琪!”

    唐又琪眼眶湿润,一把就保住了她:“桑榆,呜呜,快带我离开晋城离开Z国吧,我一天也不想呆了!”

    夏桑榆轻抚她的后背,安慰道:“你别担心,网络上那些攻击言论,过段时间自然而然就烟消云散了。等到咱们从日本回来,谁都不会再记得这些事情。”

    “嗯,我也希望如此!”

    “上车吧,把行李给杨力,让他们走前面去办托运!”

    “好!”唐又琪完全信任夏桑榆,丝毫也没有起疑心。

    夏桑榆故技重施,亲自送唐又琪上了飞机,然后又折转身离开了机舱。

    当然,行李都没有被托运,而是直接扔进了垃圾收集箱。

    各种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也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像唐又琪这种女人,与家人的关系都十分凉薄,短时间之内,根本不用担心她的家人会发现女儿失踪,继而报警之类的可能。

    处理好唐又琪的事情,天色已经渐晚。

    夕阳西坠,给漫天云朵镀上缠绵绯色。

    她让杨力杨量先开车回去,自己驾车回墨尔庄园。

    现在是曜儿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

    车子穿过繁华市区,穿过跨海大桥,穿行在茂密的丛林当中。

    星月之光都被茂盛的树冠遮挡,只有道路两旁的欧式铁艺路灯散发着幽暗的光线。

    这条路她来来回回也走过好几次,心里却还是有些发憷。

    打开远光灯,她向着摩尔庄园的方向驶去。

    刚刚转过一个弯道,突然从斜旁窜出一条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她的车身扑来。

    她吓得头皮发麻,本能的踩下了急刹。

    车子发出刺耳的尖叫,堪堪停了下来。

    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狼啸,让寂静的丛林更添阴森恐怖。

    她冷汗涔涔,刚才,是撞倒什么东西了?

    这黑漆麻乌的,该不会是有鬼吧?

    她不敢下车去察看。

    就那么趴在车窗上,战战兢兢往外面看。

    她没有看清楚刚才撞见了什么,却看到了丛林深处,无数双绿莹莹的兽瞳正诡异的往她这边逼拢过来。

    妈呀,真的有狼!!

    不是一头两头,而是十几头,数十头的狼群。

    她只不过愣怔了数息功夫,这些狼群距离她已经不足五十米了。

    再不走,她会被这些狼群生吞活剥的。

    手忙脚乱之下,她居然没法把车子发动起来。

    狼群逼得更近了。

    她甚至听到了兽类特有的呼哧呼哧喘气声。

    她吓得手脚发软,眼前也是一阵一阵发黑。

    正是快要晕厥的时候,车窗玻璃上突然‘啪’一声,趴上了一只黑乎乎的人手。

    夏桑榆吓得惊声尖叫:“啊——!鬼啊!”

    尖叫声刚刚出口,另外一只黑乎乎的手也爬上了她的车窗玻璃。

    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造型古怪的人贴在了她的车窗玻璃上。

    隔着玻璃,那张黑黢黢的人脸上,嘴唇一张一合:“救命,救命……”

    夏桑榆大惊大骇之下,反而将车子发动了。

    正准备一轰油门飚出去,视线突然被外面这个比鬼还恐怖的人吸引了。

    手指甲黑漆漆的,被剪成了不规则的齿形。

    头发蓬乱粘连,借着车上的灯光,可以看见头发的颜色纷杂怪异,看上去有些滑稽。

    最让夏桑榆移不开视线的,是这人有着一张墨绿色的脸。

    这张脸除了眼睛鼻孔和嘴巴,其余部分都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厚重墨绿。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她几天前亲自为薛紫涵调配出来的海藻面膜。

    里面加了强效胶水,这么久了,居然半点儿也没有脱落!

    不等她细想,头狼领着狼群已经往她们这边纵跃扑来。

    她急忙推开车门:“快上车!”

    生死关头,薛紫涵的身形也变得矫捷无比。

    她迅速上车,车门还没关上,夏桑榆已经驾车快速飚了出去。

    砰——!

    迎头撞上两头灰黑色的饿狼。

    鲜血迸溅得到处都是。

    两个女人吓得失声惊叫。

    薛紫涵紧紧的蜷缩成一团,双手死死捂住眼睛,口中喃喃低呼:“快,快离开……”

    夏桑榆也很害怕,可是她没有多余的手去捂眼睛。

    紧握方向盘,将车子开得快要飞起来了。

    狼群的嗷呜惨叫很快就被抛在了身后!

    几分钟后,她紧绷的心弦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她看了一眼身边捂着脸瑟瑟发抖的女人,开口道:“薛紫涵!”

    薛紫涵置若未闻,蜷成一团:“快离开,快点离开这里……”

    桑榆看向她身下那一大团润湿,无奈的叹了口气,打开了车内的加速换气装置。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墨尔庄园。

    守门的佣人见车头前面溅得到处都是血,急忙便用内线电话通知了方管家。

    宽大如宫殿的卧室内。

    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造人计划正在紧张激烈的进行当中。

    林心念和另外一名新挑选出来的代孕女仆正在使尽浑身解数讨好宫少玺。

    他瘦削的脸颊凝着一层寒意,像是万年雪山下永远不会融化的坚冰。

    就算身体被女仆撩拨得坚挺滚烫,他的眼神和表情始终都是一派漠然,没有一丝波痕。

    以前他还会想一些刺激的把戏来增添浴望。

    现在,他没兴趣了!

    伸手将手写板啪一声扔在两名女仆的面前,冷硬的声音道:“选一种姿势吧!”

    手写板是夏桑榆昨晚留下的。

    上面全是易孕姿势。

    两名女仆都和配合,摆好姿势,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宫少……”

    她们眼神中带着祈求,崇拜,渴望。

    这样的眼神,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心动,情动。

    可是落在宫少玺眼里,依旧是激不起一丝波澜。

    心如止水,身体却早就被糕点中的催,情粉点燃了。

    他翻身靠近,正要进入,方管家突然在隔帘外面轻声唤道:“宫少!”

    宫少玺身体一僵:“什么事?”

    “回宫少,桑榆小姐回来了!”

    方管家感觉到宫少玺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寒怒气,急忙又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桑榆小姐的车头被撞凹了,上面还溅了好多血……”

    他还没有说完,宫少玺已经翻身下床,披了外衣大步往外面走去。

    凌乱的大床上,两名尤物愿望落空,美丽的小脸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新选拔出来的女仆问:“桑榆小姐是谁啊?”

    林心念小嘴一瘪,痒痒道:“心机婊,狐狸精!”

    院子内,夏桑榆将车停下,打开车门连呼了好几口新鲜空气。

    车上的味道,真是快把她熏坏了。

    佣人看到车上还有一个人,便殷勤的上前,刚刚将车门拉开,便掩着口鼻低呼道:“好臭!是尿吗?”

    不仅有尿臭,还有几天不洗澡的难闻体味儿!

    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

    薛紫涵羞窘得连头都抬不起来,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不说话,也不下车。

    佣人们都很嫌弃,掩着口鼻不肯上前。

    桑榆叹了口气:“好了,都别看着了,帮她清洗一下吧!”

    “桑榆,你把谁带回来了?”

    宫少玺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

    他身上有诱情香水的味道,很容易便让人心猿意马,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