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1章 造小人,没了我可不行
    林心念语气戒备:“夏桑榆,你来干什么?”

    宫少玺也十分意外:“桑榆?你怎么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说累了,想要早点回去休息吗?”

    夏桑榆倒是十分淡定。

    抽出早就准备好的手写黑板,她刷刷写道:今天晚上你们不是要造小人儿吗?我以过来人的身份旁观指导一下!

    林心念满脸尴尬:“夏桑榆,你脑子没毛病吧?这种事情,你怎么旁观?”

    夏桑榆笑笑,继续写道: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你们做你们的,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她是宫氏的人,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他们怀孕。

    前一世她嫁给陆泽之后,也是整整两年没有身孕。

    各种偏方窍门学了不少,这才怀上了曜儿。

    她是真的想要帮他们!

    林心念却气得鼻子都快歪掉了。

    以前听薛紫涵说夏桑榆是个心机婊,她还有些不相信。

    今日看来,这个夏桑榆当真是妥妥的心机女人!

    以退为进,装疯卖傻,不就是想要和她一起侍候宫少吗?

    她冷哼一声:“夏桑榆,你想要陪宫少睡觉,就直接明说吧,搞这些花花过场有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重重的耳光直接将她抽倒在地上。

    她捂着迅速肿起的脸颊,委屈道:“宫少,你为什么打我?难道我说错了吗?她就是想要怀你的孩子,才会闹出这些幺蛾子!”

    宫少玺寒眸骤缩,上前正还要教训她,夏桑榆急忙将他扬起的手腕一把抓住。

    她摇头,示意他不要动怒。

    然后她在手写板上面道:你别生气!愤怒之时行房事,会影响精,子的速度和质量!

    宫少玺眼底拧起一抹幽暗!

    他这个妹妹,也太不知道避讳了吧?

    怎么连精,子这样的词语都说得出口?

    看她这架势,是真的要他当着她的面,和林心念造小人了?

    这简直太尴尬了!

    虽然他经常同时和两三个女人过夜,可是床边有人带着审视的意味旁观,这还是会让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出现障碍的。

    他十分为难的望着夏桑榆。

    林心念也一副怨念十足的表情瞪着她。

    无奈,她只得在手写板上写道:好吧,我回避一下,你们随意活动,我走了!

    林心念和宫少玺见她转身走出视线,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都以为夏桑榆离开寝殿了。

    两人正是做得忘我的时候,林心念突然瞥见窗帘后面有一双女人的腿。

    她吓得心里一个咯噔:“有,有人!”

    宫少玺不耐烦的转身:“哪有什么……”

    一个‘人’字尚未出口,窗帘掀开,夏桑榆举着手写板走了出来。

    两人都是一惊,急忙分开,各自扯了薄毯一角裹住身体的关键部位。

    夏桑榆的手写板上面写着:这种姿势不行!不利于怀孕!

    林心念简直要崩溃了:“夏桑榆,你有神经病吧?”

    宫少玺也是满脸囧色:“桑榆,时间不早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夏桑榆心里也很委屈。

    她是担心宫少玺在临死之前不能为宫氏留条根,所以才想要用自己的经验帮助他们怀孕。

    现在被嫌弃,她也不乐意了。

    将手写板扔在床上,扭身大步走出了寝殿。

    林心念跳下床,亲自将房门反锁。

    回到床边,发现宫少玺正拿着手写板出神。

    她依偎过去,柔软的小手轻抚他紧绷滚烫的身体吧:“宫少,咱们继续吧……”

    宫少玺正在看手写板的背面。

    那上面写着各种易孕体,位,有的还有简易配图。

    他突然就体会到了夏桑榆的苦心。

    大手一捞,直接将林心念的身体反搂了过来:“趴下……”

    整个过程,林心念都十分配合。

    事后,还根据宫少玺的要求,贴墙倒立了三十分钟。

    第二天早上,夏桑榆接到金贝贝发来的信息,得知容瑾西已经脱离了危险,心里一舒畅,居然能开口说话了。

    她开着宫少玺送给她的代步豪车,前往夏氏集团。

    毫无意外,夏氏集团的门口除了追债的,还有法院和银行的人在等着见她。

    所有人都以为她身负巨债,肯定会丢下夏氏集团这个烂摊子出门避债。

    没想到她一个二十一岁的女人,居然会有如此勇气,站出来面对这一切。

    看到她从车上下来,众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与敬佩。

    夏桑榆虽然是夏氏集团的负债人,却同时也是宫氏的继承人。

    曾经压得她喘不过气巨额债务,现在已经变得不值一提。

    在曾有信律师的帮助下,她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处理了大部分债务。

    曾律师看了看腕表:“桑榆小姐,咱们一起去吃个午饭吧?余下的下午再处理!”

    桑榆看了看接待名单:“你先去吧,我把这位薛东来先生接待了再去吃午饭!”

    “薛东来?薛东来不过是两百万的债务人,让他等会儿吧,不打紧的!”

    “不!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和他说!”

    桑榆摁下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杨力,把薛东来先生带进来吧!”

    “好的!”

    杨力很快就带着薛东来走了进来。

    薛东来一扫昨天在教堂外面的凶横戾气,满脸堆笑:“桑榆小姐,你饿了吧?我在凤凰酒楼订了包席,咱们……”

    “吃饭就不必了!”

    夏桑榆面无表情,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推到他的面前:“这里是两百万!收下这张支票,再这张协议上面签上你的名字,咱们之间就两清了!”

    “……”薛东来迟疑起来。

    夏桑榆挑眉:“怎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拿回你投资的钱吗?”

    “桑榆小姐你别生气,以前是我目光短浅,才会想要将资金收回去!”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

    “桑榆小姐,实不相瞒,酒店连锁是我当年和夏挚老先生经过多番调研才定下的投资项目,夏挚老先生走了之后,我也是听信了一些不切实际的传言,误以为夏氏集团要破产了,旗下的项目都要歇菜了,这才急着想要将资金收回去……”

    “听你的意思,你现在又不想抽回去了?”

    “对对!我不想抽回去了!”

    薛东来堆笑道:“桑榆小姐与宫氏的人交情匪浅,我以后就跟着桑榆小姐你了……”

    夏桑榆唇角微抽:“薛先生,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该相信哪句了!”

    “桑榆小姐,我为昨天在怀安教堂的鲁莽向你道歉,为了表示诚意,我再追加一百万的投资!”

    薛东来迎上夏桑榆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莫名有些发虚。

    他竭力想要证明自己的诚意,当即便摸出手机,打电话道:“张会计,马上往夏氏集团的账面上汇一百万!对,马上!”

    夏桑榆很快就收到了财务方面的消息,追加的一百万,到账了。

    她抿着的唇角这才徐徐漾出笑意:“薛先生既然这么有诚意,那我也透露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给你吧!”

    薛东来眼神精亮:“什么消息?”

    “你有一个女儿叫薛紫涵?”

    “对对,我家紫涵在国外留学!我打算等到明年就让她到夏氏集团应聘一个职务,还请桑榆小姐到时候多多关照!”

    “恐怕她永远都没机会回到你身边了!”

    “桑榆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她根本就没有去国外留什么学!”

    “你见过我家紫涵?”薛东来神色微变,急声问道:“她没有去国外留学,那她去了哪里?”

    桑榆叹了口气:“抱歉了薛先生,我只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好心提醒你一句,让你别再等你的宝贝女儿了!至于她现在在哪里,我实在不便透露!”

    她站起身:“薛先生请吧!我会让秘书将最新的投资合同尽快送到你的面前!”

    薛东来此时的心思,已经完全被爱女薛紫涵占据,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投资合同啊?

    他摸出手机,开始疯狂拨打薛紫涵的号码。

    嘟嘟!嘟嘟!嘟嘟!

    永无止尽的忙音让他抓狂!

    为了赚钱,为了追债,他已经许久没有给爱女薛紫涵打过电话了。

    她现在在哪里?

    到底遭遇了什么?

    为什么桑榆小姐会说她永远都回不来了?

    他越想心里越慌乱,急得眼圈都发红了:“桑榆小姐,求求你告诉我,我家紫涵怎么了?我要怎么才能联系上她?”

    桑榆也左右为难。

    总不能直接告诉薛东来,薛先生,你家宝贝女儿根本没有出国留学,她一直都在墨尔庄园做代孕女仆吧?

    更何况薛紫涵也是因为和她起了冲突,才会被宫少玺扔去丛林喂狼。

    薛东来如果知道了真相,不和她拼命才怪。

    她被薛东来缠得不能脱身,只得让杨力进来,直接将薛东来带了出去。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端起杯子,想要喝一口凉掉的咖啡,手机震动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秀眉不自觉的拧起:“又琪,怎么了?”

    唐又琪恹恹道:“桑榆,你上次说要去日本度假,时间定下来没有啊?”

    夏桑榆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怎么?你急着要出门?”

    “嗯!我心里难过得很,想出门散散心。”

    “可是你的伤,没问题吗?”

    “没问题,这段时间不和男人发生就没事,会慢慢恢复的!”

    那晚被欧亚纶粗暴对待,下面三度撕裂,按照常理她应该卧床静养一段时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