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60章 今天晚上,就是你了
    金贝贝一面嚷,一面往里面冲。

    “金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冷静一点!”

    “他都要死了,你还让我怎么冷静?”

    她歇斯底里,挣扎着冲进了急救室。

    这几天,她一直被父亲金重泰软禁在家里,不准出门,连朋友聚会都不让她参加!

    昨天她突然接到了欧亚纶的告别电话。

    她听出他话里面一心求死的悲观意味儿,实在不放心,便买通了家里的佣人,偷偷跑了出来。

    她赶到云之港的时候,大火已经成势。

    用指纹将门锁打开,进门看见的是欧亚纶已经被烈焰包裹,燃烧成了一只大火球。

    而容瑾西站在窗边,不顾四周翻滚的烈焰,目光直直的看着窗外的护栏……

    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她只知道,他如果继续站在那里,肯定会被大火烧成焦炭。

    她没时间为欧亚纶的死悲伤难过。

    直接冲进厨房,用菜刀将水管砍爆。

    在爆裂的水管子下面站了两三秒,她浑身上下便已经湿透。

    拎着一桶水穿过火海,在滚滚浓烟当中,她看见了晕倒在地的容瑾西。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将他从大火当中救出来了。

    坐在急救车上,护送着容瑾西往医院里面赶,她才发现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几乎都在容瑾西的身上。

    至于欧亚纶的死亡,她反而并没有过多的感触。

    要问她心里有没有为欧亚纶的死感觉到悲伤?

    或许也有吧!

    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已经七年有余了!

    可是自从看见容瑾西之后,她的所有情绪都在随着他的伤势上下波动!

    他会死吗?胸口上的枪伤是欧亚纶打的吧?

    有没有伤到心肺?

    流这么多血,他还能撑得住吗?

    金贝贝心急如焚,整个人像是被放在油锅里面煎熬一般。

    从容瑾西被送进急救室到现在,足足四十多个小时,她水米未进,不曾合眼,已经是撑到极限了。

    此时听说容瑾西再也醒不过来,顿时情绪失控,推开医生和护士就冲进了急救室。

    “容瑾西,容瑾西你别死……”

    她跪在手术床旁边,紧紧握着容瑾西冰冷的手,哽咽说道:“你死了,夏桑榆会伤心的……,夏桑榆正在赶来的路上……,不管怎样,你得等她来了,跟你告个别啊!”

    悲痛欲绝,仿佛正在死亡的容瑾西是她相爱多年的恋人。

    旁边一个小护士正在收拾器械和仪器,一脸漠然,是因为早就见惯了这种生死离别的场景。

    叮叮当当,将手术器械一样一样收入托盘当中。

    正当她准备拔掉生命体征检测仪的时候,目光无意中往显示屏上面一扫,居然意外的发现已经归零的直线出现了异常的波动。

    她瞪大眼睛,难以相信眼前的奇迹:“他还没死!”

    金贝贝精神一振:“你说什么?他还活着?”

    “心跳仪有反应!太神奇了!”

    小护士并没有理会金贝贝,兴奋的说了一句,转身便冲出急救室:“肖医生,肖医生你快回来,病人的心跳正在复苏!”

    肖医生已经走到了走廊的拐角处,闻言也是一惊:“你说什么?”

    “心跳监测仪有反应,病人还有意识……”

    “快!通知所有人,继续抢救!”

    肖医生带着人冲进急救室的时候,金贝贝正半跪在病房旁边。

    “容瑾西,夏桑榆知道你还活着,她很开心,她正在赶来的路上……,容瑾西你想见到夏桑榆吗?她很想你,你别让她失望好不好?”

    她发现,每次她说到‘夏桑榆’三个字,心跳检测仪上面的数据都会出现细微的波动。

    肖医生带着医护人员在紧急抢救的时候,金贝贝退到了一边。

    她摸出手机,给夏桑榆打了电话。

    夏桑榆短暂的晕厥之后,很快就醒过来了。

    金贝贝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回墨尔庄园的路上。

    迟疑了一下,她接听了这个陌生的电话。

    “夏桑榆,是我,我是金贝贝!”

    金贝贝哭得快要岔气的声音,让夏桑榆颇为意外的怔了怔。

    可是她嗓子眼像是被揉进了一把荆棘,除了火辣辣的刺痛,她一个字都说不出。

    金贝贝得不到她的回应,语气更加焦急起来:“夏桑榆,容瑾西快不行了!你一定要帮帮他!”

    夏桑榆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容瑾西没有在火海中丧生?

    忍着疼,她的喉中发出呵哧呵哧的气流。

    口不能言,她现在连个哑巴都不如。

    金贝贝听不到她的声音,只当她和容瑾西离婚之后,对他的生死就不再关心了!

    她着急的说道:“夏桑榆,容瑾西胸口被子弹击中,抢救了四十多个小时都还没有醒过来……”

    她将容瑾西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下,然后带着浓浓的哭腔哀求道:“夏桑榆,我知道你和他离婚了,可我还是想求你看在你们夫妻一场的份儿上,救救他!你如果不救他,他就死定了!”

    夏桑榆乍然之下听到容瑾西的消息,已经震惊得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她的瑾西还活着!

    真的好想现在就调转车头,飞奔到他的身边去。

    无论生死,她都要和他一起面对!

    她转眸看向宫少玺,眼神中透着祈求。

    宫少玺俊颜漠然,手一伸,将她的手机接了过来。

    打开免提键,他清声道:“金小姐你好,桑榆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你有什么事,不妨直接对我说!”

    金贝贝没心思去猜想夏桑榆身边这个男人是谁!

    她带着哭腔道:“容瑾西的情况很危险,我只想请夏桑榆说一段话给他听,我录下来在他耳边循环播放,他一定能醒过来的!”

    金贝贝都哭成这样了,夏桑榆没有道理怀疑她的真心。

    可是她的嗓子时而刺痛,时而麻木,连最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怎么可能说出一大段话?

    宫少玺见她为难,拒绝道:“抱歉啊金小姐,桑榆身体不好,恐怕帮不了你!”

    “别啊!求求你,你让夏桑榆一定要帮帮……”

    金贝贝话还没有说完,宫少玺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将手机还给夏桑榆:“别勉强,也别难过!生死由命成败在天,他能不能活,不是你能决定的!”

    夏桑榆却猛然想起了手机里面有一些她与容瑾西的语音聊天记录。

    翻找出来,一条条发给了金贝贝。

    金贝贝也是极其聪明的。

    她将这些音频做了截取,来来回回在容瑾西耳边放的只有一句:容瑾西!容瑾西!容瑾西!

    紧张忙碌的抢救室里面,来来回回都是夏桑榆的声音:“容瑾西,容瑾西……”

    她的声音每呼唤一次,心跳监测仪上面的波动就跃起一次。

    随着她不间断的呼唤,各种监测仪上面的数据都慢慢都有了变化。

    起伏不定,弧度越来越大。

    一片深寂的黑暗中,容瑾西听到了一声比一声清楚的呼唤声。

    容瑾西,容瑾西,容瑾西……

    她唤他,像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

    他挣扎着,努力的想要突破重重黑暗,桑榆,桑榆……

    过了好久,他看到夏桑榆身披霞光,穿过黑暗往他面前缓缓行来。

    她笑容潋滟,柔情款款:“瑾西,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他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桑榆,我爱你!”

    我爱你啊,桑榆!

    抢救室里面,几名护士同时惊喜出声:“醒过来了,他醒过来了!”

    金贝贝悲喜交加,伏在他身边哭了起来:“瑾西,瑾西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容瑾西的意识苏醒,深邃墨瞳茫然的四下看了看:“桑榆呢?”

    金贝贝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桑榆回到墨尔庄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天色一晚,做糕点的时间也就到了。

    林心念将曜儿交给家里的保姆,急急忙忙便去厨房准备今天晚上要用的糕点。

    薛紫涵昨天就被扔去丛林喂狼去了,今天晚上,她们的机会来了。

    明亮洁净的饭厅内,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各色食物。

    夏桑榆担心着容瑾西的安危,吃什么都是味同嚼蜡。

    宫少玺给她盛了一碗浓汤:“吃不下东西就喝点汤吧,不然你身体会垮的!”

    她听话的端起汤碗,小口小口,强迫自己喝下去。

    接受了不能说话的事实,她的心反而静下来了。

    晚饭后,陪曜儿玩耍了一会儿,哄着他睡着了,便回了卧室。

    宫少玺泡在雾气氤氲的药浴温泉里,心里装着夏桑榆的事情,一直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林心念手里捧着各色糕点,恭恭敬敬走了过来:“宫少!”

    宫少玺慵懒的撩了撩眼皮,目光从那些精美的糕点上一一扫过:“哪道是你做的?”

    “回宫少,这道小兔子点心是我做的!”

    “小兔子?”他的语气颇为玩味。

    伸手将造型为小兔子的点心拿在手中看了看:“今天晚上,就是你了!”

    “谢谢宫少!谢谢宫少!”

    林心念简直是大喜过望啊!

    今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说不定为宫氏延续香火的人就是她林心念了。

    她欢喜雀跃,跟着宫少玺回到了宽敞舒适的寝殿,却发现寝殿里面居然早就有了另外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