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每一步,都踩着刀尖!(谢‘丽丽’送巧克力两块!新年快乐哦!)
    “不!你穿着,别脱!”

    她摁住他脱外套的手:“瑾西,你能不能忍着疼,咱们挪到靠窗的位置去?”

    “嗯!没问题!”

    他们刚刚起身没多久,烈焰就将刚才坐的地方淹没了!

    靠窗的位置,是火势相对稍弱一点儿的地方。

    桑榆被浓烟呛到了,弯着腰不停的咳嗽。

    眼泪和鼻涕都下来了。

    胸肺处像是被一柄锋利的刀子割开,疼得她死去活来。

    “瑾,瑾西,我们逃不掉了……,我们死定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

    容瑾西像是濒死之人,奇迹般的回光返照了。

    他用湿毛巾捂住她的口鼻,然后脱下身上的嘶外套她披上:“桑榆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他将她直接抱起来,放在了窗户外面。

    桑榆吓得双腿打颤:“瑾西你要干什么?这里是二十多层!”

    摔死和烧死,差别不大。

    可她想和瑾西在一起!

    只要能够和容瑾西在一起,就算死了,也是极乐之事。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肯松开。

    “瑾西,别松手,我怕!”

    “桑榆你听我说!你抓着这一排防护栏往左边走,一直走,不要往下看……”

    “我不敢,这太高了!”

    “别怕!你勇敢一点!走到防护栏的尽头,推开那扇电焊小门,从那小门里面钻出去,再踩着中间凸出来的那个露台,往前面走五六米,跳下去,就是隔壁人家的房子……,那里没有大火,很安全!”

    他刚才就是顺着这条线路爬进欧亚纶的房间的。

    辛亏他到得及时,不然的话,欧亚纶左轮中最后一颗子弹,就已经射进桑榆的脑袋了!

    他将这条线路细细的告诉了桑榆。

    然后他收回了手:“走吧!”

    桑榆吓得双腿打颤,紧紧抓住了栏杆:“瑾西,瑾西我害怕,你陪着我一起走!”

    “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这护栏是精致的景观护栏,并不是居民区那种常见的防盗护栏。

    他刚才顺着护栏爬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摇摇欲坠,感觉随时都会不堪重负垮塌下去一般。

    桑榆只有一百來斤,从上面爬过应该毫无问题。

    可如果再加上他,这华而不实的景观护栏铁定会垮塌下去。

    到时候,他们两个人就都会被摔死!

    他尽量轻松的语气,冲她挥手道:“你先走!等你走十步,我再上来!”

    “不行!我害怕!”

    桑榆想往回走!

    这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是他的身边。

    她不要离开他!

    容瑾西见她想回来,急忙沉声喝道:“夏桑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这么矫情?我走得快你走得慢,你走十步我就跟上来!”

    她被他一喝,胆子反而壮了些。

    他说得没错,回去之后两个人都会被活活烧死。

    顺着他说的路往前走,说不定两个人都能够死里逃生。

    她深吸一口气,抓着栏杆,小心翼翼往前面移动了一步。

    容瑾西在身后鼓励她道:“桑榆,继续,继续往前面走,我马上就来……”

    她手脚并用,一步步往前面挪动。

    十步了,她颤声问:“瑾西你来了没有?”

    “我来了!你往前走,别回头!”

    窗外的护栏很长,也很窄。

    她确实没法回头。

    就这样一步步往前面挪动爬行。

    身后,一直都传来容瑾西的声音:“桑榆,你别怕,我一直都在你的后面!”

    十分钟后,她终于爬到了护栏的尽头。

    打开拿那道电焊小门,她双手撑地,爬了出去。

    爬上那方凸起的露台,她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瑾西,我们总算逃出来了!”

    身后却没有容瑾西的声音。

    她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急忙回头看过去:“瑾西!”

    身后哪里有瑾西的影子?

    刚才他们站立的窗口,已经被烈焰填满。

    两三米高的火蛇翻卷着,双层真空玻璃被烧得碎裂炸开,窗框也被烧得严重变形。

    容瑾西,只怕已经被烧得变成了焦炭了!

    她的心房被一股巨大的悲恸攥得近乎窒息:“瑾西……”

    心如刀绞,眼泪夺眶而出!

    她慢慢站起身,想要顺着护栏再爬回去。

    无论生死,她都要和瑾西在一起。

    然而护栏早就被烈焰烧得变形。

    漂亮的雕花塑钢发出咯吱的声响,在她面前变魔术一样,一寸寸垮了下去。

    与他之间的通道,就这样断掉了!

    她望着那可怖的烈焰嘶声呼喊:“瑾西!容瑾西!”

    ‘轰——!’

    一声巨响猛然炸响。

    一团巨大的火球从窗口爆射而出,在半空中如同烟花一般轰然炸开!

    无数火星火团,划出最美丽最残忍的轨迹,绚烂的下坠。

    她痛不可抑,那是瑾西!

    那一定是她的瑾西!

    他死了之后,也还想要再看她一眼,所以就从窗口出来了。

    泪水模糊了视线。

    巨大的悲恸让她无法承受!

    这一刻,天塌了,地陷了,她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

    站起身,她一步步走到露台边缘。

    “瑾西,等我!我这就和你一起上路!”

    说好了要同生共死的!

    我怎么能忍心让你一个人奔赴黄泉?

    她站在露台边沿,脚下是繁华的晋城繁华的夜。

    而她的世界,从此将陷入一片永寂荒芜。

    张开双臂,在夜风的吹拂下,她像是一片落叶,往下飞坠而去。

    她相信瑾西还没有走远。

    他就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用充满爱意的眼光深情的凝视着她。

    只要她跳下去,就能见到他了!

    死亡之后,将会是永远的相聚。

    经历过死亡,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了。

    她双脚离地,身体往下面飞坠。

    电光火石之间,一股大力突然缠上她的腰。

    “瑾西……”

    瑾西的样子,好像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虚空。

    他俊朗非凡,模样还是如同初见那般,耀目得令人挪不开眼。

    他冲她柔柔的微笑,好看的唇片一张一合,像是有不尽的情话要对她倾诉。

    “瑾西!瑾西……”

    她想要往他的身边靠近。

    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脸。

    可是他的样子越来越淡,越来越淡,一阵夜风拂过,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了。

    眼前一黑,她晕了过去。

    ……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像是趟过了刀山火海,浑身刀割一般的从疼痛中醒了过来。

    入眼是一片令人心慌的白色!

    空白的颜色,让她想起欧亚纶布置的灵堂!

    心里更加不安,张开嘴唇:“瑾西……”

    喉咙处麻木得异常。

    瑾西两个字,从她口中发出,却没有一丝声音。

    她转动眸光,终于在靠窗的位置捕捉到了一抹英挺颀长的身影。

    那身影逆光而立,让她想起晕过去之间,瑾西站在窗口的样子。

    “瑾西……”

    她无声的呼唤。

    那声音一动不动,像是看着窗外初秋的景色入了迷。

    她想起了烈火将窗户填满的惨状,想起了容瑾西的身体像一朵烟花一般从窗口射出,然后在半空中爆炸开来的样子!

    心房处传来剧痛,她本就缺少血色的脸颊更是惨白得厉害。

    “瑾西,瑾西是你吗?”

    她吃力的撑起身子,想要从床上下来,走到床边将瑾西紧紧的抱在怀里。

    手脚虚软,浑身火辣辣的炙痛。

    一个不小心,将床头柜边一只水杯打翻在了地上。

    那人这才回过神来,清寒的声音透着些许欣喜:“桑榆你醒了?”

    桑榆愣愣的看着面前男子,失望和悲恸的神色一点一点从眼底溢出。

    苍白俊美,阴鸷冷漠,是宫少玺。

    不是她的容瑾西!

    眼泪疯狂决堤!

    嘴唇张合,却像是突然哑巴了一般,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

    她四下张望,瑾西,瑾西你在哪里?

    宫少玺坐在她的身边,修长微凉的手掌一点一点抹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桑榆,桑榆你振作一点,你还有我,你还有你的曜儿……,你给我振作一点你听到没有!”

    瑾西?瑾西你在哪里?

    你去哪里了?

    她推开宫少玺,跳下床就要往外面走。

    手背上的输液针被倒拔出来,血顺着手背滴落在地上。

    殷红,爆满,宛如带血的玫瑰!

    宫少玺握住她的手腕,眼神中掠过阴霾:“你要去哪里?”

    瑾西,我要瑾西!

    嗓子好像是被烟熏坏了,她连一个最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

    挣开宫少玺,她跌跌撞撞往门口走。

    左边小腿被子弹击穿了一个窟窿,每走一步,都好像是踩在刀尖上。

    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她的脚步。

    她总觉得,门的那一边,容瑾西就站在那里。

    他在含笑等着她,等着将她拥入怀里。

    她神色急切,拉开了房门!

    房门外面是长长的走廊。

    走廊上空无一人,她的瑾西,不在这里!

    她泪如泉涌,还要顺着走廊找下去,宫少玺拦腰将她抱起,转身就重新进了病房。

    “桑榆你听我说!你一定要给我清醒一点,振作一点!”

    他将她重新摁回病床,扯过旁边的纸手帕摁住了她流血的手背:“你想想曜儿,他那么小,你忍心让他没有母亲吗?”

    桑榆唇角咧开一抹凄然苦笑,若没了容瑾西,她活着便也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