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7章 两人成了焦炭(谢‘崔恒秀’送巧克力!祝大家新年快乐!)
    “是!”她乖巧的答应。

    听话的样子,半点儿要反抗的迹象都没有。

    细软如脂的小手在裤扣上面迟疑片刻,脱了下来。

    修长笔直的美腿,令人看一眼便血脉喷张。

    欧亚纶盯着她腿心处那一抹粉色棉布,哑声道:“全部脱掉!”

    夏桑榆露出为难羞怯的神色:“亚纶哥哥,让我帮你也脱掉吧!”

    她半跪在床上,小手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缓缓画圈,柔声说道:“亚纶哥哥,你别这么紧张嘛,让我服侍你好不好?”

    欧亚纶紧绷的神经,在她一口一声亚纶哥哥的呼唤下放松下来。

    她脱下他的外套,解开他的衬衣。

    温软的小手沿着他的腹肌缓缓下移,顺着人鱼线往隐秘的三角区探去。

    若有似无的电流传遍他的全身。

    情不自禁,他闭上了双眼。

    极缓极轻的呻,吟起来:“嗯,桑桑……”

    正觉得飘飘欲仙的时候,小腹突然传来一阵锋利的刺痛。

    尚未睁开眼睛,夏桑榆又冷又狠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一刀,是我替我父亲夏挚老先生还给你的!”

    说话间,她握着刀柄残忍一拧。

    刀锋在他的小腹三百六十度旋转。

    血流如注,他疼得几乎马上就要昏死过去。

    不等睁开眼睛,夏桑榆已经扑过来,伸手就要抢他的左轮。

    他虽然被夏桑榆撩拨得松懈了不少,可是食指始终都还是扣着扳机的。

    抢夺之下,枪响了。

    血从夏桑榆的小腿流了出来,很快就将身下的白色床褥润成了一片血红。

    但她丝毫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将那把血淋淋的匕首从欧亚纶的小腹抽出来,举起,又猛插了下去:“这一刀,是替夏家其余七口还给你的!”

    血从欧亚纶的身上迸溅出来,喷射得她满脸都是。

    眼前一片血红。

    整个世界都被血浸透了!

    欧亚纶疼到极致,已然麻木。

    他抬起右手,乌黑的枪口再次对准了夏桑榆的脑袋。

    夏桑榆也不躲避,拔出刀,对着他的心口猛刺下去:“这一刀,是为咱们之间的恩怨做了一个了断……”

    欧亚纶俊美绝伦的脸颊浮上恍惚的笑意:“那就一起上路吧!”

    食指用力,就要叩动扳机。

    扳机一动,子弹势必会射穿夏桑榆的脑袋!

    夏桑榆一死,容瑾西势必会痛不欲生。

    想到这里,欧亚纶兴奋起来。

    食指正要用力,一颗子弹忽然呼啸而来。

    碰一声,直接击穿了他的脑袋。

    鲜血染红了欧亚纶那张俊逸无双的脸颊。

    魅惑众生的桃花眼内,神采渐渐黯淡。

    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将手中左轮调转了方向,砰的一声,最后一个子弹几乎是擦这桑榆的耳朵射了出去。

    夏桑榆脸色苍白,转身看向身后,正看到容瑾西胸口迸溅出一朵红色的血花,整个人颓然往地上倒去。

    她心下大骇,急忙扑了过去:“瑾西,瑾西!”

    容瑾西抬手轻抚她的面颊:“桑榆,小心啊……”

    虚弱至极的声音,满是担忧的叮嘱了一句,手便从她的脸颊上颓然垂了下去。

    “瑾西!容瑾西你醒醒!你快点给我醒过来!”

    夏桑榆伸手去捂他心口汩汩冒出的鲜血,一张脸苍白得没了一丝血色:“来人,来人啊!”

    房门外面,陆昂已经等了很久了!

    欧亚纶早就交代过他:“陆昂,今天你就在外面守着,千万不能让外人进来,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进来打扰我与夏桑榆!”

    “嗯!欧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进来的!”

    “不!当你在外面听到两声枪响之后,就可以进来帮我们收尸了!”

    “欧先生……”

    陆昂当时听到欧亚纶这样的交待时,心里十分的酸楚难受。

    可他做特助这么长时间,已经深知欧亚纶的脾性,所以当时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直到这时候,真的听见了两声枪响,这才急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夏桑榆一看见陆昂,连忙求救道:“陆昂先生,求你帮帮我,帮我把容先生送到医院去,他中弹了,在心脏位置……”

    陆昂的眼神极冷。

    只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便径直走到了欧亚纶的身边。

    欧亚纶腹部被插了两刀,心口被插了一刀,脑袋上还被容瑾西十多年前的高仿左轮击出了一个血窟窿。

    浑身是血,已经气绝身亡了!

    陆昂噗通一声在欧亚纶的身边跪了下去,一声悲嚎从喉中呐喊而出:“欧先生……”

    夏桑榆这时候稍稍冷静了一些。

    她先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又拨打了报警电话。

    云之港是晋城乃至全国最有名的富人区,相信警方和急救人员很快就会赶来!

    然后她将白色的床单撕成条状,紧紧勒缠在容瑾西的伤口上。

    “瑾西你别怕!我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你活,我生!你死,我亡!无论生死,我都陪着你!”

    这一枪打在心口上,血流得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

    容瑾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呼吸也渐渐微弱起来。

    她整个人都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笼罩着。

    她俯身过去,将他手中那只高仿黑色左轮拿在了手中,哽咽说道:“容瑾西你给我听着!我命令你必须给我醒过来!如果你就这样丢下我,我便将这枪膛里面所有的子弹都射进我自己的脑袋!”

    昏迷着的容瑾西绵密浓黑的眼睫突然轻轻颤了颤。

    紧接着他的右手微微抬起,搭在了她握枪的手腕上,虚弱至极的声音道:“别……”

    “瑾西,瑾西你听得到我说话?那好,你给我记着,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也就不活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撑不住,陷入了更加浓郁的黑暗当中。

    “瑾西,瑾西……”

    她突然被呛住了!

    抬眼一看,顿时吓得不轻:“陆昂,你,你干嘛放火?”

    陆昂面色铁青,冷着脸说:“抱歉了桑榆小姐!欧先生的遗愿便是与你同归于尽!现在他都已经走了,你也应该跟着上路才对!”

    说着,他就要关上房门!

    桑榆忙道:“陆昂,求求你,不要将我们关在这里,我们会被烧死的!”

    “烧死了难道不好吗?”

    陆昂阴笑一声道:“欧先生让我听到两声枪响就进来给你们收拾!所谓的收尸,也就是用火将这房子点燃而已!”

    陆昂说完,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火势贴着地面燃烧,很快就往他们三个人这边席卷而来。

    桑榆急得不得了!

    她刚才拨打了报警电话,拨打了急救电话。

    唯独没有拨打的就是火警电话。

    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就算警车和救护车赶到,也不能从火海中将她与容瑾西救出去!

    今日,只怕真的就要葬身在火海里了!

    火苗贴着地面燃烧,很快就舔舐上了屋内家具,一只只装着遗像的相框受不了高温的炙烤,发出啪啪的碎裂声响,一一炸了开来。

    她站起身,拖着被褥进入卫生间。

    想要用自来水将被褥浸湿,包裹在容瑾西的身上。

    可是水龙头里面一滴水都没有。

    应该是陆昂将房门锁上之后,就从外面将自来水的总闸关掉了。

    辛亏饮水机里面还有半桶纯净水。

    她用纯净水将毛巾润湿,捂住容瑾西的口鼻,不让他被浓烟呛到。

    余下的水,她全部淋在了容瑾西的身上。

    烈焰已经将欧亚纶的尸体包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他们这边舔,舐而来。

    桑榆双眼被熏得通红。

    她想要将容瑾西拖到靠近窗边的位置,又担心拖来拖去,他刚刚止住血的伤口会再次涌出大量的血。

    她也实在太累,没力气了。

    在他的身边坐下来,她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握着他的手低声道:“瑾西,我以前看过一个新闻,说是一对殉情的小情侣点火自,焚,,最后被烧成了焦炭,两人的尸骨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怎么都分不开……”

    她觉得呼吸之间都是火烧火燎的火星子。

    烈焰正在逼近他们。

    她打算靠在他的身边,就这样想到什么说什么,然后像那对殉情的小情侣一样,在烈火中融为一体。

    可是容瑾西突然轻轻咳了一声,紧接着他慢慢睁开了眼睛:“桑榆……”

    桑榆悲喜交加:“瑾西,瑾西你醒过来了?”

    他暗沉的眸子被火焰衬得眼底一片血红:“起火了?”

    “嗯!是欧亚纶的特助陆昂放的火!”

    夏桑榆伸手轻抚他紧紧拧在一起的眉心:“他要活活烧死咱们,已经将房门关上,咱们出不去了!”

    他低头看了看身上。

    胸口的枪伤已经被勒缠止血。

    身上的衣服被水浸湿,四周虽然烈焰翻滚,可是身上并没有难耐的炙烤之感!

    再看夏桑榆。

    她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早就在刚才被欧亚纶用枪挟持的情况下脱掉了。

    裹着的一张床单,上面全是血迹。

    肌,肤已经被靠得绯红,小脸爆红,就连嘴唇都已经开裂渗血。

    心疼伴随着感动,让他瞬间凝噎在喉。

    他脱下身上半湿的外套,语气带着不容人推迟的强势:“你穿上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