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6章 那些年,被他睡过的女人们
    欧亚纶眼中恨意翻滚,一张俊逸绝伦的脸颊因为仇恨而紧绷得狰狞扭曲。

    家庭遭遇变故那年,他才十几岁。

    那一日他恰巧去了相好的同学家过夜,才躲过了一劫。

    第二天一大早听说所有的亲人都遭了毒手,他又惊又怕,直接就哭了起来。

    自小就泡在蜜罐子里的少年,根本就没有能力去应对这样的巨变。

    他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眼睁睁看着亲人的尸体被装在裹尸袋里,一具一具的被抬上殡仪车,他连上前哭喊的勇气都没有。

    他凄凄惶惶如同丧家之犬。

    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一个人趁夜到码头坐船离开了晋城。

    在外面漂泊的时间,他吃过不少苦。

    十八岁那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珠宝大亨裴远征的妻子汪洁。

    汪洁见他生得英俊不凡,便将他带在身边做跑腿的伙计。

    那时候他血气方刚,汪洁美貌成熟,两个人一来二去,不知怎么的就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背着裴远征,两人偷吃的兴头越来越大。

    那时候的欧亚纶虽然才十八岁,却已经有了缜密的心机!

    他想着只要搞定汪洁,然后再找机会制造一场意外,让这个裴远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那么他便能得到裴远征的一切!

    财富!地位!女人!

    都将成为他欧亚纶的囊中之物。

    到时候他自然就有机会为惨死的亲人报仇雪恨了。

    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

    汪洁越来越喜欢他了!

    没过多久,她怀孕了。

    裴远征还不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

    他兴高采烈的将远在国外留学的女儿裴琳琅叫了回来,要在家里大摆宴席,告诉所有亲友,他老来得子,又要做爸爸了!

    裴琳琅是个热情活泼的姑娘。

    见到欧亚纶的第一眼,她便怦然心动,继而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汪洁因为怀孕,被丈夫裴远征当个宝贝似的捧在了掌心,欧亚纶没机会再接近她了。

    习惯了偷吃的人,一旦吃不着了,就会心痒难耐,饥不择食。

    欧亚纶很快就与裴琳琅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一边是汪洁,一边是裴琳琅,他周旋其中,游刃有余。

    汪洁凭借着女人天生的直觉和细致入微的观察,看出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她趁着裴远征出差去了,将欧亚纶叫到了自己的卧室。

    她本来想要质问欧亚纶与裴琳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要问问欧亚纶到底是选择她还是选择琳琅?

    可是看着欧亚纶俊逸如玉的面颊,看着他春情盎然的桃花眼,她最先做的,居然是抱着他就亲吻起来。

    她是健康的成熟女人。

    就算怀孕了,也有着正常需求。

    而裴远征那方面本来就不怎么行,她怀孕后,他更是连碰都不碰她了。

    他的理由是做那种事情,会伤到孩子!

    她饥渴了个把月,这时候恨不得将欧亚纶吞下去。

    两人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本应该在飞机上的裴远征突然带着人闯了进来。

    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被强行分开。

    欧亚纶被人拉着,推进了一只巨大的冰桶。

    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有人往冰桶里面倒进大量的冰块。

    他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好在裴琳琅对他还有几分真心,趁着裴远征惩罚汪洁的功夫,偷偷将他救了出去。

    虽然没死,他的身体却留下了难以医治的后遗症。

    对男女之事,他也经常提不起兴趣。

    又在外面漂泊了一年左右,十九岁那年,遇到了熊太。

    凭借绝佳的女人缘和这副罕见的好相貌,他开始涉入演艺圈,一步步走上影帝之位。

    可是,不管他怎样的光环加身,怎样的被万人欣赏受人膜拜,他的心里始终都惦记着灭门之恨。

    随着年龄的增长,年少时候不敢面对的仇恨与责任,成了摆脱不了的枷锁,一日日勒得他难受。

    无论如何,他也一定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仔细筹谋,却还是破绽百出。

    他知道夏桑榆已经知道了真相,所以,今日便也不准备再瞒着她了。

    他走到桑榆面前,伸手从她的掌中将那两颗金色的子弹取了出来:“桑桑你知道吗?这种最新型的左轮,一共有十二颗子弹!”

    桑榆见他脸色比刚才平静了许多,心里反而更加没底了。

    她抿了抿干涸得快要开裂的唇,讷讷道:“欧亚纶,容鸿儒早就已经病故,我父亲也被你亲手杀死了,我想问问你,现在报仇了,你开心吗?”

    “开心!却不够开心!”

    他去牌位下面取出一柄黑色左轮,熟练的将子弹装进枪膛。

    修长的手指勾着左轮,滴溜溜一转,左轮急速旋转,看上去像是一朵黑色的夺命莲花。

    瞬息,他手一抬,枪口对准了夏桑榆的脑袋:“桑桑,枪膛里面还剩下两颗子弹,你猜我是为谁留着的?”

    “……”

    黑洞洞的枪口,让桑榆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你给我留了一颗?”

    “没错,你一颗,容瑾西一颗!”

    他冷声说着,抬手把保险栓拉开了。

    手指扣着扳机,也就等于扣住了桑榆的生死。

    他靠近她,低头嗅了嗅她的发香。

    “桑桑,你别怪我!我知道你是宫少玺的妹妹,原本只想利用和你的关系,让宫少玺帮我除掉容鸿儒的两个儿子!”

    他声音冷冷的,连喷出来的气息都冷得彻骨:“可是我的计划连连失败,没办法,我只能送你一颗子弹,谁让你与夏挚是义父义女的关系呢?”

    枪口直接顶住了她的太阳穴。

    只需要他稍稍一扣扳机,子弹就会从她的太阳穴穿过。

    一秒不到,她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扭转这种必死无疑的局面。

    极致的惶恐之下,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既然这子弹有容瑾西一颗,你干嘛要让陆昂将容瑾西拦在外面?让他陪我进来,用你手中的子弹射穿我们两个的脑袋,你才算是真正意义的报仇了吧?”

    “我最开始确实是这样想的!不过在一个小时之前,我改变主意了!”

    他居然伸出猩红的舌头,在她的耳廓上面舔了一圈。

    桑榆吓得猛然一个瑟缩,往后面躲去。

    欧亚纶用一只手臂勾住了她的脖子。

    “别乱动,小心我的枪走火!”

    子弹早就已经上膛,保险栓也拉开,这种情况之下,确实很容易走火。

    桑榆不敢乱动。

    她僵直着身体:“你现在想怎样?”

    “我想和你同归于尽!这子弹,你一颗,我一颗!”

    他呵呵冷笑两声,在她耳边低语说道:“我知道容瑾西很爱你,你也很爱容瑾西,那天早上你趴在路边草丛里面找婚戒,我都看到了!”

    “你都看到了?那你想怎样?”

    “我不会让你们死在一起!我要让你们阴阳相隔,生生世世,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这就是他对他们的报复!

    让容瑾西一个人活在世上,痛失所爱,孤独终老,这就是最好的报复!

    他低下头,啃在桑榆白皙的颈脖上:“来吧桑榆!我临死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和你发生过关系!让我尝尝你的滋味儿,就真的死而无憾了!”

    夏桑榆吓得失声惊叫:“欧亚纶你疯了吗?这里是灵堂……”

    “不仅这里是灵堂,还是我们的洞房!”

    活着已经毫无乐趣!

    他身上的羽毛已经被扒光,现在他欧亚纶就是整个娱乐圈乃至整个社会的笑话!

    仇已经报了,没必要再苟活下去了!

    最后疯狂一次,就与夏桑榆携手上路吧!

    他从后面啃她的脖子,咬她的肩膀。

    “桑桑,来吧,你不是暗恋了我三年吗?今天,我让你如愿以偿……”

    白皙的脖子和肩膀,很快就出现了一排排齿痕。

    疼痛反而让桑榆清醒镇定了些。

    她僵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亚纶哥哥,我们到床上去吧?这里是灵堂,我害怕……”

    “床上?好啊,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一定会让你在最爽的瞬间死去!”

    他用枪顶着桑榆的脑袋,两人慢慢往卧室里面走。

    卧室里面也是一片素白丧色。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褥,就连家具也是瘆人的白。

    床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副黑白遗像。

    遗像里面的人,是夏桑榆。

    边上围着一圈黑纱,看上去很瘆人。

    欧亚纶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脱!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

    他心里很期待,想看看容瑾西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她却抬手指了指头顶上方的遗像,眨巴着眼睛,一脸胆怯的看着他道:“亚纶哥哥,可不可以把这遗像取下来,我胆儿小,看着会害怕的!”

    “有什么好怕的?不觉得你的遗像也很美吗?”

    欧亚纶伸手,将她身上的衣裳一下子拉开:“脱吧,脱了你的,再把我的也脱了!”

    她不想死,所以不敢过度反抗,生怕激怒了他。

    心里始终觉得,只要欧亚纶现在不开枪,她就还有逃生的机会!

    她就不相信,做暧的时候,他还能如此警惕,如此清醒!

    她半跪在床上,将身上的衣服慢慢脱了下来。

    白如玉瓷的身体,让欧亚纶的眼瞳中瞬间燃起了兽浴:“把裤子也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