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5章 病毒
    她正准备强行关机,黑猩猩抓着动漫中年轻女子的头发,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对着她缓缓咧开嘴唇笑了起来。

    黑色的兽唇掀开,露出锋利的白色兽牙。

    嘴唇张合,一串狰狞字幕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夏桑桑,想不想知道六月二十二号晚上,在万庆胡同是谁强爆了你?

    强爆二字,用了非常震撼的血红色。

    桑榆心房猛颤,差点没失声惊呼出来。

    被强爆的事情,温驰怎么会知道?

    六月下旬的时候,温驰不正被容老爷子软禁在东跨院吗?

    他如何会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心念电转之际,黑猩猩和年轻女子的图像慢慢模糊变淡。

    她的手机上出现了月朗星稀的夜晚。

    时间显示正是六月二十二日晚上。

    她经过一个偏僻的巷子口,一辆黑色轿车在她的身边停下,两个黑衣人直接将她拽进了车里。

    车身剧烈的颠簸起来。

    还传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嗯嗯啊啊的。

    第二日,她站在跨海大桥上跳海自尽。

    被救起后嫁给了一位仪表非凡的英俊男子。

    后面的动漫情节桑榆都十分熟悉,因为都是她经历过的!

    她脸色发白,贝齿都快要把嘴唇咬破了。

    容瑾西将车靠边停下,关切道:“桑榆你脸色好难看,出什么事儿了?手机上有什么?”

    她神色惶然:“温驰,温驰发了封邮件给我……”

    “他在邮件里说什么?快给我看看!”

    他伸手就要去拿手机。

    手机页面上,再次出现了那只猥琐下流的黑猩猩。

    黑猩猩哈哈哈大笑三声,手机剧烈颤抖,尖锐的示警啸叫响起。

    黑屏了!死机了!

    “是病毒!”

    温驰和容瑾西一样,精通计算机编程。

    专门开发这样一个简易的病毒软件,用来气夏桑榆,并不是什么难事。

    桑榆气得心口闷痛:“我手机还能用吗?”

    “换一个吧!”

    容瑾西心情也有些郁闷,直接将她的手机从窗口扔了出去:“回晋城了我帮你买个最新款的!再给你装个最新最强的杀毒软件!”

    温驰人都已经在韩国了,还来骚扰桑榆,这实在让他有些忍无可忍。

    他就是想不明白,明明是可以换命的好兄弟,最后怎么会变得如此面目可憎!

    他希望温驰就呆在韩国,不要再回晋城,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

    可是,以今天这封病毒邮件的恶劣程度来看,温驰似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长长的叹了口气:“桑榆你还好吧?”

    “嗯,没事儿了……”

    她小脸上惊惶未散,眼前也还是不断出现猥琐的黑猩猩画面。

    可恶的温驰,彻底的恶心到她了!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又想起邮件动漫中那辆不停震动的黑色轿车。

    她是被两个男人拖上车的!

    难道她是被两个男人强爆的?

    到底是谁在她的身上做下了这样的禽,兽之事?

    而温驰又怎么知道的?

    温驰既然知道她在万庆胡同被人强爆,便一定也知道将她拖上车的那两个男人到底是谁!

    想了想,她艰涩开口:“瑾西……”

    他看向她:“嗯?”

    “温驰还会回到晋城吗?”

    “不会!他走的时候,我就说过让他永远都别回来了!”

    “那你知道他在韩国的住址吗?”

    “桑榆你想干什么?你想找他?”

    容瑾西握着她的手,有些着急的说道:“算了吧桑榆,别去在乎他,对于我们来说,他已经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了!”

    “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问他,要不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吧?”

    “他换号了!新号码我也不知道!”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想办法找到的!”

    桑榆说着,赌气的将脸扭到了一边。

    容瑾西并没有看到邮件的内容,所以,他也不知道桑榆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温驰,更不能理解她此时为什么要赌气。

    简单安慰了几句,驾车继续前行。

    穿过那座庞大的跨海大桥,车子进入晋城,径直往云之港驶去。

    广袤的森林和无垠的海域都被抛在了车后。

    随着眼前景致渐渐繁华,桑榆的思绪也从温驰的身上转移到了欧亚纶的身上。

    刚才她就已经接到了欧亚纶醉酒之后的电话。

    听他的口气,他已经承认了夏家上下八口都是被他杀死的!

    不过空口无凭,得从他的身上找到证据才行!

    迈巴赫在城中穿行。

    她看到一家电子用品销售店,急忙说道:“瑾西,停一下!”

    “你要买什么?”

    “我需要一支录音笔!”

    桑榆推开车门:“瑾西,你就在车上等我吧,我很快就好!”

    “好!你慢点,当心车子!”

    容瑾西目送着她走进商店,摸出手机给阿宇打了一个电话。

    “阿宇,温驰手表中的定位仪显示他现在在哪里?”

    “在韩国釜山……”

    “嗯,你帮我盯着,一旦他到Z国,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一声!”

    “容先生你放心,我会帮你盯着的!”

    “辛苦你了!”

    打完电话,容瑾西重重的叹了口闷气。

    温驰只要乖乖呆在韩国,就算偶尔用病毒软件骚扰一下他们,只要不影响到他与桑榆的关系,其实也没什么。

    最怕的就是他痴心不改,还要继续回来添乱。

    那样的话,他们三个人都会痛苦无比。

    夏桑榆买了一支收录效果极好的录音笔,很快就从商店里面出来了。

    天阴沉沉的。

    铅云飞渡,在头顶上聚成巨大的黑色阴影,像是随时都要压下来一般。

    黑色迈巴赫刚刚驶进云之港,欧亚纶的特助陆昂远远就站在绿化带旁边冲他们招手:“桑榆小姐,桑榆小姐,这边!”

    容瑾西将车慢慢开过去。

    夏桑榆下车:“陆昂,欧亚纶让我过来找他!”

    “我知道!欧先生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

    陆昂恭敬礼貌,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下车走来的容瑾西,脸色沉了沉:“桑榆小姐,欧先生的意思,是只见你一个人!”

    桑榆想起那些一吃就浑身发热的糕点,想起那杯可疑的红酒,眸色也冷冽了几分。

    “如果我硬要容先生陪着呢?”

    “抱歉啊桑榆小姐,欧先生特意叮嘱过,只许带你一人进去!如果你硬要带着容先生的话,那欧先生肯定就不会见你了!”

    陆昂的语气也强硬了些。

    容瑾西闻言轻嗤一声:“不见就不见!桑榆,咱们走!”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见到他!”

    她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只要他亲口承认夏家八口是他杀的,包里的录音笔就能够将他送进监狱。

    男神也好,影帝也罢,最后都只会成为阶下囚。

    她对容瑾西宽慰的笑了笑:“放心,不会有事儿的!”

    然后转身对陆昂道:“带我去见他吧!”

    “好!桑榆小姐请跟我来!”

    陆昂带着夏桑榆,往云之港的深处走去。

    陆昂走了几十步,还有些不放心容瑾西。

    回头看了看,见他正斜靠在迈巴赫的旁边打电话,并没有要跟过来的意思,心里这才放松下来。

    他直接用指纹开了锁。

    “桑榆小姐,请吧,欧先生已经等你很久了!”

    “好!”桑榆迟疑了一下,抬步走了进去。

    入目所见,皆是一片素白的丧色。

    墙壁上,桌子上,搁架上,到处都摆放着黑白遗像。

    有白须老者,有妇孺幼童,也有成年男女。

    他们的音容笑貌,都被定格在黑白相框里。

    地上洒满了祭奠用的白色纸钱,铂金箱式留声机里面,播放的是令人愁肠百结的哀乐。

    桑榆走了两步,后背开始一阵一阵的发寒。

    “欧亚纶?欧亚纶你在吗?”

    咕噜噜……

    一颗金色的子弹从旁边一间小屋滚落出来,停在了她的脚边。

    她弯腰刚刚将子弹捡起,还来不及细看,另外一颗子弹又咕噜噜滚了过来。

    被她脚尖一挡,子弹停了下来。

    她弯腰,将第二颗子弹也捡了起来。

    这不是弹壳,也不是弹头,而是完整的,真实的子弹。

    是左轮专用的微冲子弹。

    她握着子弹,推开了旁边的小屋。

    屋子里面酒气弥漫。

    欧亚纶穿着白色丧服,正颓然跪在一长排的灵位前面。

    见她进来,他抬起头戚然一笑:“你来了?”

    “嗯,我来了!”

    桑榆的目光从那些灵位灵牌上面一一扫过。

    “他们是你的家人?”

    “对!这是我的爷爷和奶奶,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我母亲死的时候,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

    欧亚纶声音黯哑,双目被酒精熏得血红:“十多年前,他们一夜之间就被人杀了!桑榆,你知道是谁杀了我的所有家人,让我一夜之间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吗?”

    桑榆略一思忖,猜测道:“是……我父亲?”

    “没错!就是夏挚和容鸿儒!”

    欧亚纶从蒲团上站起,俊脸狰狞的说道:“那时候晋城的三大家族分别是容氏,夏氏,和我们欧氏!容夏两家联手,一夜之间灭了我欧家上下十六口,吞并了我欧家的所有生意……”

    这段往事,桑榆小时候就从父亲的口中听到过一二。

    不过,从父亲口中听到的版本与从欧亚纶口中听到的版本有些不同。

    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心思去细辨这两种版本到底哪种更真实可信了。

    她盯着盛怒的欧亚纶,尽量淡定的说道:“容鸿儒是谁?容瑾西的父亲?”

    “没错!容鸿儒与夏挚害得我欧亚纶家破人亡,这么多年,若我没有这副好皮囊,只怕早就已经沦为街头乞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