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4章 病毒邮件(谢‘嘟嘟外婆’送巧克力九块!么么哒!!!)
    他又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才柔声说道:“你和曜儿都在这里,我怎么可能独自离开?”

    柔情款款的样子,把她搞得有些懵:“瑾西……”

    她眼神柔软迷离,小脸上满是惊喜与不敢置信。

    “桑榆,我真是爱死你这个样子了!”

    低下头,又要往她的唇上吻去。

    她却蓦然清醒了些。

    伸手在他胸膛上用力一推,她站起身道:“容瑾西,你走吧,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什么叫别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

    他抓住她的胳膊,将她重新摁回椅子上:“你是我的妻子,我这一辈子都耗在你身上了!”

    她还要挣扎,他已经动作熟练的脱下了她的上衣。

    手指一勾,胸,罩也解开了。

    触目惊心的烫伤,让他的眼眶瞬时泛红:“疼吗?”

    “……”她迟疑一下,低声道:“疼!”

    “我也疼!”

    他是心里疼!

    用棉签沾了特效药膏,他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本就不堪触碰的肌,肤。

    擦着擦着,大颗大颗的泪珠突然砸在他的手背上。

    他抬起头,正对上她泪眼婆娑的双眸。

    心房猛然一窒:“桑榆,我弄疼你了?”

    “不是……”

    她细软的小手轻轻抚上他俊朗的面颊:“我只是突然有些心疼,好舍不得你!”

    “你舍不得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你是爱我的,我比谁都清楚!”

    他满眼欣喜,握着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久久的亲吻:“桑榆,谢谢你,让我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不!能被你这样爱着,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她知道,这些情话不应该说。

    可是看着他深情又专注的半跪在身边,近乎虔诚的为她的伤口上药,她的心中便满满都是舍不得,舍不得,舍不得……

    心里仿佛又有两个小人儿在纠结。

    一个说:夏桑榆,赶快让他离开!你们已经离婚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再这样藕断丝连的继续下去,只会让他在十个月之后,饱尝痛失爱人的巨恸!

    另外一个小人儿说:夏桑榆,抱紧他!好好爱他!用这最后的十个月好好去爱他!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纠结来纠结去,微凉的唇瓣再次被容瑾西吻,住了。

    从他第一次吻上她嘴唇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是造物主最精妙的杰作。

    女娲造人的时候他们本是同一块泥巴。

    女娲把他们捏成后,给了他一根丁丁,也给了她一只完美契合的窟窿!

    他们生来就是注定要相爱相伴的!

    就算将来死了,化成灰了,他们也会融为一体,重新变成最初的那一块泥巴!

    他吻得特别深情,桑榆也很快沉溺其中。

    直到他不小心触碰到她胸前的烫伤,她轻微的一个瑟缩,这才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他急忙将她放开一些:“对不起,我忘记你身上的伤了……”

    明明已经有了坚挺的浴望,却还是强忍了下去。

    他蹲在她的身边,重新帮她的烫伤上药。

    桑榆的情绪却久久都未能平复。

    看着他专注的俊脸,她决定,今天晚上一定好好满足他。

    就算身上有伤不能做,给他口,也愿意。

    她仰面斜靠在椅子上,容瑾西正给她擦药,房门突然被推开。

    宫少走了进来。

    容瑾西反应极快,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扯过旁边的一张薄毯盖在了他的身上。

    转过身,他满面怒火的吼道:“不是说了不准打扰我们的吗?”

    宫少也有些尴尬:“抱歉哈,我找一下桑榆!”

    桑榆用薄毯裹着身体,责道:“宫少玺你不会敲门啊?”

    “我在自己的家里还敲什么门?”

    宫少说着,将手机递给她:“有人找你!”

    她纳闷儿道:“谁?”

    “你听吧,一听声音你就知道是谁了!”

    宫少知道容瑾西敏感多疑,占有欲又是极强的,若他知道这电话是欧亚纶打过来找夏桑榆的,只怕又得火冒三丈了。

    桑榆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桑桑,是我!”

    欧亚纶好像喝了酒,有些含糊的说道:“桑桑,我现在好难受……,我好像快要死了……”

    “那你死吧!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的!”

    桑榆挂断电话,递给宫少道:“这个人的电话,以后不用转给我了!”

    宫少讶然:“你就这么给挂了?”

    “无话可说,当然得挂了!”

    桑榆刚刚将电话递到他面前,欧亚纶居然又打进来了。

    宫少忙道:“好好和他说两句吧!他喝醉了,你不接他的电话他就会一直打我手机!”

    “没什么好说的!”

    桑榆正要果断的再次挂断电话,容瑾西大手一伸把手机拿了过去,免提接听了。

    欧亚纶的声音带着醉意传来:“桑桑,我想你,我想见你……”

    容瑾西正欲发怒,欧亚纶又道:“桑桑,你难道不想知道夏挚是怎么死的吗?容瑾西应该早就告诉过你,在夏挚的书房里面看见过我吧?”

    桑榆脱口道:“欧亚纶,你什么意思?你承认夏氏别墅上下八口都是你杀的?”

    “想知道?”

    “告诉我,是不是你杀了他们?”

    桑榆早就知道答案,可还是想要听到他亲口承认。

    欧亚纶在电话那端呵呵笑了起来:“到云之港来吧,我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欧亚纶……”

    欧亚纶已经挂断了电话。

    桑榆愣了片刻,转身去里面换了衣服,拎着包就要出门。

    宫少急忙拉住她的胳膊:“桑榆别去!如果他真的是屠杀夏氏满门的凶手,那他就太危险了!”

    “不行!我必须去!”

    明天就是父亲的葬礼,她一定要让真正的凶手伏法!

    她挣开宫少的钳制,匆匆留下一句‘帮我照顾好曜儿!’就走了!

    她包里有一柄水果刀。

    自从父亲被杀之后,她就买来放在包里了。

    她无数次的发过誓,找到真正的凶手,一定要用这柄刀在那凶手的身上戳八个血窟窿。

    如此,也算是为枉死的夏氏八人报仇雪恨了!

    穿过院子,径直往庄园的外面走去。

    天气阴沉沉的,像是正在酝酿着一场大雨。

    她走出庄园大门,才发现这里是丛林深处的墨尔庄园,想要步行到云之港,只怕得不停不歇的走上好几天呢!

    心里正焦虑,身后传来容瑾西的声音:“桑榆,上车!”

    容瑾西将加满油的黑色迈巴赫停在她的身边:“上车,我送你去见欧亚纶!”

    “嗯!”她也不客气,上车后直接说道:“开快点行吗?”

    “好!你把安全带系上!”

    容瑾西的车子开得又快又稳。

    “曜儿放在墨尔庄园不会有事儿吧?”

    “不会!宫少玺人不坏,他那么稀罕孩子,我又是他的妹妹,他会对曜儿好的!”

    “他还不坏?他明明将你带走了,还把我支得团团转,一会儿紫荆酒店,一会儿喜来登酒店的让我到处瞎撞!我到他的庄园找你,他的管家还将我困在笼子里,哼,以后有机会,我也让他尝尝被人戏耍的滋味儿!”

    “你别戏耍他!他只有三到六个月可活了!”

    桑榆脱口说出的这句话,让容瑾西大吃一惊。

    “他活不长了?”

    “嗯……,可能吧,他有先天性遗传病……”

    桑榆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车子往丛林外面开,手机恢复了信号。

    除了接收到唐又琪的感谢信息之外,居然还有一份温驰发过来的邮件。

    不是说温驰已经回韩国去了吗?

    还发邮件给她干什么?

    她迟疑了一下,点开了邮件。

    邮件内容是一副温驰自制的电子动漫图。

    图中一只黑色的大猩猩趴在一个酷似夏桑榆的年轻女子身上,屁股正在不停的抽,动。

    那女子居然还一副销魂表情,发出嗯嗯哦哦的声音。

    画面说不出的猥琐与恶心!

    桑榆一下子就想起了温驰曾经送给她的那只黑猩猩。

    那时候她被黑猩猩羞辱,也不甘示弱,直接用剪刀将猩猩下面的那根棍子剪成了两截。

    这事儿过去就算了。

    她只当温驰不懂事,并未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可现在温驰把她做成动漫人物,让黑猩猩这般肆意的羞辱她,这性质就实在太恶劣了!

    她气得握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容瑾西一面开车一面看了她一眼:“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她抿了抿发干的唇:“温驰真的去韩国了?”

    “嗯!已经到了!”他认真凝视着她:“你怎么又提起他了?”

    “没事儿,就顺便问问!你快专心开车,别看我!”

    她涩然的敷衍了两句,又把手机拿了起来。

    动漫里面的女子已经跪在黑猩猩脚前,开始用口了!

    她气得浑身轻颤,手指乱戳,想要关掉!

    可是这动漫邪门得很,关不掉,也退不出。

    因为这动漫中的女子做得和她极其相似,所以她看着的时候,情不自禁就将自己的感受代入了进去。

    与一只黑猩猩做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是被羞辱到了极点!!!

    这个温驰,到底是有多恨她?

    就算去了韩国,都还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深深的恶心她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