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3章 亲一下,希望别那么痛
    打耳光!

    揪头发!

    逼着下跪!

    用开水烫成这样,还在伤口上撒盐!

    这样的酷刑,居然就发生在他的墨尔庄园!

    宫少玺苍白病态的脸上激起怒色:“薛紫涵?”

    名字有些熟悉,可他完全想不起这个名字应该匹配怎样一张脸。

    没办法,身边的代孕女仆太多。

    他也从来没有花心思记过她们的样貌。

    在床上,他的心情更是烦躁郁闷,从头到尾,他只做最简单最原始的运动。

    不看她们,更不亲她们。

    所以,这时候他听着薛紫涵的名字,根本想不起那个恶毒的女仆长什么样貌。

    就算昨晚才一起睡过,他也是毫无印象!

    容瑾西在旁边听到桑榆亲口说出被虐的细节,已经是心如刀绞。

    他的女人,他捧在掌心疼都疼不过来,到庄园才一天,就被虐成这样,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他牵过桑榆的手,沉声开口:“跟我回家!带上曜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我不!”桑榆猛然将他的手甩开:“容瑾西,你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我们离婚了!我们之间没关系了!你去找你的温驰吧!”

    “你怎么还给我提温驰?温驰已经回韩国去了!我和你之间,再也没有见鬼的温驰了!!”

    容瑾西嚷着,还要上来牵她的手。

    她连忙躲到宫少玺的身后:“宫少玺帮我!我不想跟他回去!”

    宫少玺正要说话,前院突然传来凄厉疯狂的咆哮:“啊——!我一定要——杀——了——她!”

    紧接着,前院闹哄哄乱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

    他脸色一沉,抬步便走了过去。

    一定是薛紫涵醒了!

    桑榆也想要跟过去看看薛紫涵状如女鬼的滑稽样子。

    容瑾西将她一把抓住:“夏桑榆!”

    她冷眼看他:“干什么?”

    “桑榆,别走!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矜贵如天神的男人,在爱情面前也束手无策,露出了令人心痛的软弱与卑微。

    桑榆硬起心肠,掰他的手:“放开!”

    “不放!”他紧紧攥着,就是不肯放手。

    拉扯之下,旁边的宫少玺看不下去了!

    他强行将桑榆从容瑾西的大手中解救出来:“容先生,方管家已经将你的迈巴赫加满汽油并且开到了庄园门口,你请自便吧!”

    说完,拽着桑榆大步往前院走去。

    容瑾西还想要跟上,被几个家仆给拦下了。

    他看着桑榆的背影,心口像是被刀子划开一般,血淋淋的,疼得他几近窒息。

    他不明白,刚才桑榆抱着他流泪,抱着他说要为他生个孩子,感情明明那么真,那么深,可是一转眼,她就冷着脸和他划清了界限!

    她到底想要怎样?

    她那么清冷骄傲的一个人,在这里被人逼着下跪,被人扇耳光,虐待得遍体鳞伤,她居然还不想走!

    若宫少玺不是她的哥哥,他早就醋意大发在,直接与宫少玺决斗了!

    桑榆跟着宫少玺刚刚来到前院,便听见薛紫涵那凄惨惊恐的叫声:“夏桑榆!你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你!”

    宫少玺眉梢微蹙,怒气开始滋生。

    桑榆是他唯一的亲人,岂容别人这样辱骂诅咒?

    林心念迎了上来:“宫少!”

    宫少玺面含薄怒:“出了什么事儿?谁在辱骂桑榆小姐?”

    林心念低声回道:“是紫涵姐姐,紫涵姐姐被人恶搞毁容了,她怀疑是桑榆小姐干的,所以让我们把桑榆小姐带过去!”

    桑榆故作害怕,连连摆手说道:“我不去我不去,紫涵小姐会打我耳光,会用开水淋我……”

    “有我在,我看谁敢动你!”

    宫少玺浑身怒火,牵着她的手就往薛紫涵所在的女仆休息大厅走去。

    薛紫涵正在水池边不停用水清洗脸上的面膜。

    冷水热水都试过了,这厚厚的海藻泥面膜像是长在了她的脸上一样,无论她用什么办法,根本就揭不下来。

    她甚至用电吹风试图将面膜吹干,再直接撕下来。

    然而失败了!

    皮都快撕掉了,面膜依旧纹丝不动。

    更加恼火的是她的手指甲全部被剪成了齿形,指甲盖上面还是一坨一坨恶心至极的便便!

    旁边的女仆都用一种见鬼的表情盯着她。

    谁也不敢上前帮她。

    她气得疯狂尖叫:“夏桑榆,我一定要杀了你!”

    “你要杀谁?”

    宫少清朗而浸着寒意的声音传来。

    薛紫涵吓得一个哆嗦,差点往地上瘫去。

    “宫少,我,我……”

    她眼神热切,看见宫少就想要迎上去。

    可是转念又想到自己黑如锅底的面容,五颜六色并且根根直立的杂乱头发,恶心的十指……

    这副鬼样子,宫少肯定是不喜的!

    她急忙低下头,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呜呜,宫少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宫少玺嫌恶的看着她:“你就是薛紫涵?”

    “是!回宫少的话,我就是薛紫涵,昨天晚上就是我服侍的你……”

    想起昨夜宫少的勇猛,薛紫涵的声音情不自禁带了些颤音。

    宫少玺却为昨晚睡了这样一个女人而恶心不已。

    他冷睨着她:“你刚才说你要杀了谁?”

    “我要杀了夏桑榆!”

    薛紫涵抬起头,喷着怒火的眸子直直盯着一脸无辜的夏桑榆:“夏桑榆,你把我搞成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

    夏桑榆无所谓的勾了勾唇角:“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你恐怕还排不上号呢!”

    “你……”薛紫涵被她轻描淡写的态度呛得火气更甚,凶光一现,直接就往夏桑榆的身上扑过来。

    齿状的锋利指甲,状如鬼魅的脸,再配上根根直立的杂色头发,张牙舞爪,真是说不出的骇人。

    桑榆吓得刚要往旁边躲,宫少玺已经极快的出手,直接将她摔翻在地:“来人!将她给我扔森林里面喂狼去!”

    “是!”林心念意识到这是个出头的机会,连忙答应一声,带着几人拖着被摔晕的薛紫涵就要往外面走。

    桑榆忙道:“等一下!我的曜儿还在她的手里呢!”

    林心念含笑道:“桑榆小姐你放心,曜儿在南边的小楼里,有人照看着,不会有事儿的!”

    话刚刚说完,夏桑榆已经转身往南边的小楼跑去了。

    这庄园极大,刚才她将东西北三个方向差不多都找了个遍,因为南边儿有一座巨大的兽宠园,她也没想到孩子会在这边。

    曜儿在柔软的摇摇床里面睡着了。

    两名女仆守在摇摇床的旁边,看见她进来连忙戒备的站起身:“夏桑榆,你怎么来了?”

    夏桑榆径直往摇摇床走去。

    其中一名女仆拦住她:“夏桑榆,你巴掌还没吃够吗?没有紫涵姐姐的同意,你不许碰这个孩子!”

    “紫涵姐姐?”夏桑榆冷笑:“你们的紫涵姐姐已经被丢出去喂狼了你们不知道吗?”

    “喂狼?不可能!”

    紫涵姐姐是代孕女仆之首,是宫少和方管家跟前的大红人,怎么可能会被扔出去喂狼?

    两名女仆都觉得不可能。

    可是窗户外面,隐约传来薛紫涵凄厉的惨叫声:“宫少,宫少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求求你别把我扔出去!外面有狼……,呜呜,我不想被狼吃啊!”

    庄园很安静,惨叫声传得很远。

    两名女仆急忙走到窗户边循声看去。

    只见林心念带着几名家仆,正拖着薛紫涵往庄园外面走。

    薛紫涵虽然被恶搞毁容,两名女仆还是能够凭借声音和体形判断出她就是她们的紫涵姐姐。

    成天端着架子教她们规矩的薛紫涵,真的被赶出庄园,丢去森林里面喂狼了。

    两人交换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回转身,对夏桑榆的态度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桑榆小姐,你别怪我们,我们做这一切,都是薛紫涵授意的!”

    “我没功夫怪你们!”

    桑榆走到摇摇床旁边,低头亲吻曜儿稚嫩的脸颊,忍不住便喉头凝噎,眼眶湿润了。

    宫少玺处理了薛紫涵的事情,找方管家拿了特效烫伤祛瘀膏,刚刚走到兽宠园的旁边,一道峻拔伟岸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冷眸森寒:“容瑾西?你怎么还没走?”

    “我的女人和儿子都在这里,我怎么可能走?”

    容瑾西声音沙哑,暗眸盛满了不可移转的坚决。

    宫少玺冷笑:“真没想到,堂堂容先生,在面对感情的时候,除了死缠烂打,还是只有死缠烂打!”

    容瑾西没有笑。

    他盯着宫少玺,一字一句的说道:“把你手里的药箱给我!我用四方传媒,换一晚和她共处的时间!”

    “你愿意把四方传媒给我?”

    “没错!用四方传媒换你手里的药箱!”

    容瑾西墨瞳熠熠,走过去从他的手里将药箱直接拎了过去:“谢谢!今天晚上,我不希望有人打扰我们!”

    “容先生,四方传媒可比我的八喜影视值钱,你真的舍得?”

    “我对桑榆的感情,你这个豢养代孕女仆的男人是不会懂的!”

    容瑾西深邃的眸子看了宫少玺一眼,颀长的身影往桑榆所在的欧式小楼走去。

    绿荫掩映下的小楼内,桑榆正趴在曜儿的摇摇床便打盹。

    领口微微敞开,露出被烫得红肿溃烂的两枚果实。

    红肿的脸上,巴掌印还清晰可见。

    他轻轻走过去,单手撑在她的椅背上,俯身在她紧拧的眉心上面轻吻了一下,仿佛这样就能让她梦境中的疼痛感减轻一些。

    桑榆睫羽轻轻一颤,睁眼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俊脸,好半天反应不过来:‘你?你怎么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