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52章 我都快被她搞死了
    “嗯,那就辛苦你了!”

    薛紫涵迷迷糊糊说了一句,又睡了过去。

    夏桑榆将她的最后一根手指甲上面也绘上一坨恶心的便便,终于觉得彻底解气了。

    站起身正要去洗手,突然看见林心念站在不远处,用一种极其惊悚的目光看着她。

    她笑了笑:“想叫就叫吧!正如你看到的这样,薛紫涵被我恶搞,毁容了!”

    她的淡定从容,反而让林心念不知所措。

    “夏桑榆,你完蛋了……,紫涵姐姐醒过来会打死你的!”

    “等她醒过来再说吧!”

    桑榆一点也不担心会被薛紫涵打死!

    因为她知道,宫少玺发现她已经顺利的将曜儿带走之后,肯定会尽快离开熊太的别墅,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只要宫少玺一回来,这庄园里面,还有谁敢动她夏桑榆一根汗毛?

    她走到旁边洗手台洗手,语气凉凉的威胁说道:“看见没有?我夏桑榆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你快点把曜儿还给我,不然的话,我会把你搞得比薛紫涵惨上十倍不止!”

    林心念连连摆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竟是撒腿就往远处跑去。

    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夏桑榆瘪嘴:“胆小鬼!”

    没办法,只得她自己去找了!

    可是庄园这么大,应该去哪里找呢?

    她漫无目的在庄园各处转悠,看到人便急切的上前询问:“你看到我的曜儿了吗?薛紫涵将我的曜儿藏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就算有代孕女仆知道她带回来的那个小男孩儿在哪里,可是没有薛紫涵的命令,她们也不敢轻易将小男孩儿的藏身之处告诉她。

    她横穿了大半个庄园,一无所获。

    她的心,像是被热油烹煎着,痛不欲生。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嘶哑无力的叫声:“桑榆,桑榆你在哪里?你给我出来!”

    她心房一窒,容瑾西的声音?

    容瑾西在这里?

    她四下张望,根本看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偌大的庄园,只有夏末的风瑟瑟作响。

    她轻吁一声,一定是她太紧张,太焦虑,所以出现幻听了。

    她苦闷的叹息一声,正准备继续往西去寻找看有没有曜儿的踪迹,耳边突然又传来熟悉的低唤:“桑榆,桑榆……”

    这一次她听清楚了,声音是从左手边的偏厅传来的。

    真真切切,是容瑾西的声音。

    她心尖一颤,拔腿就循声跑了过去。

    “瑾西?瑾西是你吗?”

    容瑾西坐在那张黄铜色雕花大椅上。

    将近一整天水米未进,再加上在丛林中走了大半宿,此时又困又饿,已然乏力。

    若不是心中还牵挂着桑榆,他早就已经晕过去了。

    他喃喃叫着桑榆的名字,根本也没敢奢望桑榆会真的听到。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夏桑榆,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桑榆?我出现幻觉了吗?真的是你?”

    他声音嘶哑暗沉,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丛林中的荆棘划烂,手背上和脸颊上也被拉出了血口子。

    这才一天不见,他就已经眼窝深陷,容色憔悴得不像样子了。

    桑榆的视线迅速被泪水模糊。

    她快步走到巨大的黑铁笼子前面:“瑾西?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容瑾西的手从笼子里面伸出来,将她一把握住:“桑榆!桑榆,宫少玺他把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是我的哥哥,能有什么事儿?”

    “哥哥?他怎么会是你的哥哥?”

    “我和他都是罕见血型,他也取过我的头发做DNA检测,血缘关系是错不了的!”

    桑榆一面把事情的原委简单的说了一遍,一面围着笼子四处看了看,想要寻找这只困龙笼的机关在哪里。

    她蹲下去,眸光盯着黑铁笼子最靠近地面的那一圈图纹。

    这图纹,与宫少玺手臂上的刺青图腾有三五分的相似。

    她眸色一亮,伸手在那图纹上缓慢摩挲起来。

    容瑾西颓然叹道:“桑榆,没用的,这笼子打不开!”

    话音刚落,夏桑榆一番摆弄之下,这巨大铁笼猛烈的摇晃一阵,居然缓缓向上升起。

    夏桑榆双眸灿若星辰,冲他使劲招手道:“瑾西,瑾西快出来!”

    他急忙弯腰,从笼子下端钻了出来。

    一出笼子,夏桑榆就猛然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环着他的腰,还未出声,眼泪先就流了下来。

    “瑾西,我把曜儿找到了……”

    “真的吗?曜儿在哪里?咱们带上曜儿回家吧!以后咱们一家人再也别分开了!”

    他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干涸的唇不停亲吻她的秀发。

    只有将她温软的身体紧拥在怀里,他彷徨惊悸的心才能慢慢平复下来。

    心情稍一平复,他才发现怀里的她在不停颤抖。

    “桑榆你怎么了?”

    他将她拉开一些,这才看见她脸颊上左右两边都是红肿的掌印。

    含胸驼背的样子,身上似乎还有别的伤?

    他眸色暗沉,三五两下,就将她身上的衣服解开了。

    光洁的肌,肤上被烫成了朱红色,上面还布满了成片的水泡。

    一颗颗透亮的水泡,像是烫在了他的心上。

    他疼得几欲抽搐:“是谁?谁把你烫成这样?”

    她勉强撑起一丝笑意:“没事儿,都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

    “被烫成这样还算皮外伤?你看这些破了的水泡,血肉都露出来了!”

    凝神细看,还会发现边缘处沾着一些未及融化的盐末。

    伤口撒盐的剧痛,他想一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而他最心爱的女人,刚刚就遭受过这样的酷刑!

    他心疼得快要窒息,捧着她的脸就吻在了她的唇上。

    “桑榆,对不起……,我没用!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自责又愧疚,声音已经近乎哽咽。

    桑榆眼里含着热泪,想要强撑着说声‘没事儿’!

    可是伏在他宽厚温暖的怀里,她那些强撑着的坚硬外壳一张张慢慢变得异常柔软。

    她突然不想那么要强了!

    就想像个娇柔的小女人那般,把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告诉他,把肩上所有的胆子都交付给他……

    她伏在他怀里,眼泪很快润湿了他的衣裳:“瑾西,我,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十个月,够了!

    她答应过爷爷,要为容瑾西生个孩子,要为容家延续香火。

    容瑾西的注意力却还是在这些被人虐待留下的伤上。

    他将她拉远一些,定定看着她道:“桑榆,告诉我,是谁把你虐成这样的?”

    他眼神中的怒火,随时都可能演变成一场骇人的风暴。

    她不想看他动怒!

    也不想把两人相聚的时间浪费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她踮起脚尖,用唇瓣轻蹭他紧抿的唇片:“瑾西,我爱你……,让我为你生个孩子吧!”

    他蓦然心动,吮住她滑嫩如花瓣的嘴唇,浑身的血液都被点燃了。

    反正这偏厅也没人,就算他们在这里欢爱一场,也不会有人发现。

    情意渐浓之际,旁边突然传来幽幽一声轻叹。

    紧接着,宫少玺幽怨凉漠的声音道:“桑榆,你真的想要为他生一个孩子吗?你可有想过我们的血统,我们的宿命?”

    桑榆知道,他最想说的其实是他们宫氏一族的寿命。

    就算生下孩子,又能活多久呢?

    二十多岁,别人的生命正在怒放,宫氏一族的生命却走向了凋零。

    如果真的给容瑾西留下一个孩子,也就给容瑾西留下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恸!

    想到这里,她浑身的血液瞬时冷却了下来。

    推开容瑾西,她后退了两步:“瑾西,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刚才说的话,你千万别当真!”

    容瑾西深邃的眸子掠过寒光:“别当真?”

    “嗯嗯!你千万别当真,我今天受了刺激,说的话都没经过大脑,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夏桑榆不敢看容瑾西受伤的眼神,垂着眼睫道:“容瑾西,咱们已经离婚了!你忘了我吧,另外找一个干净听话的女人,让她为你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我祝你们白头偕老,子孙绕膝!”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吓得她猛然一个瑟缩!

    容瑾西盛怒之下,一脚踹翻了旁边一张鎏金琉璃茶几。

    他愤怒如同狂狮,怒声吼道:“夏桑榆,你成心想要气死我吗?你明明知道我只想与你白头偕老,我只想与你生孩子……”

    他沉寂多年的浴望,是她唤醒的!

    他的身体只对她有反应!

    让他和别的女人去生孩子,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他气得快要原地爆炸,她却神色清冷。

    “容先生,请回吧,我和你之间没有关系了!”

    说完她转身看向一旁的宫少玺:“宫少玺,谢谢你,今天若不是你,我也不能那么顺利就将曜儿带回来!”

    宫少玺寒眸骤然紧缩:“你脸上的巴掌是谁打的?你胸前的烫伤是怎么来的?告诉我,是谁将你伤成这样?”

    她涩然苦笑,楚楚可怜的告状:“是薛紫涵!我一回家,她就抢走了我的曜儿,还说要教我规矩!她让人打我耳光,揪我头发,逼我下跪,用开水烫我,还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宫少玺,我都快被她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