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9章 我天亮才从他身边逃走
    欧亚纶吓得脸色都白了!

    夏桑桑就在这庄园里面。

    他与宫少玺面对面说的那些话,说不定都被她听去了。

    就算她再蠢笨,也应该知道他对她并无一丝感情,只是利诱而已!

    完蛋了!

    这次彻底的完蛋了!

    他身形摇晃了两下,身上的力气瞬间泄尽,再也没有挪动脚步的力气了。

    容瑾西在丛林中兜兜转转了一整夜,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座恢弘的十七八世纪的欧式庄园。

    他担心着桑榆,揍了欧亚纶一拳之后,就径直往里面大步冲去:“桑榆,夏桑榆你给我出来!”

    穿过种满绿植的院子,绕过巨大的花式喷泉,在长廊上遇见了几个身穿黑白女仆装的妙龄女郎。

    为首的女郎正是薛紫涵。

    薛紫涵一边走还在一边抱怨:“你们都给我记着,夏桑榆她就是一个再婊不过的白莲妹,她比咱们谁都来得晚,却比咱们谁都更早的爬上了宫少的床……”

    容瑾西担心着桑榆,本来就心急如焚,一进来就听见这些女人在背地里说桑榆这样的坏话,顿时火冒三丈:“你刚才说什么?夏桑榆上了宫少玺的床?”

    薛紫涵等女仆被突然冒出来的容瑾西吓了一跳。

    不过,当她们认出他是夏桑榆的前夫后,脸上的表情就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一女仆道:“是啊!夏桑榆一来就抢了咱们的风头,昨晚就侍寝了!”

    另外一名女仆说:“她可厉害了,在床上的时候,把紫涵姐姐的风头都抢了!”

    容瑾西气得快要爆炸!

    他一把揪住最近一个女仆,厉声吼道:“她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那女仆正是林心念。

    她看着容瑾西俊朗完美的脸颊,嘻嘻笑道:“容先生,夏桑榆和你离婚之后又和欧亚纶厮混在一起,现在还和宫少有了那种关系,都脏成这样了,你难道不嫌恶心吗?”

    容瑾西双眸几欲喷火,直接一把攥住了林心念的脖子:“说!她在哪里?”

    他太气愤,太用力。

    手上力道失控,林心念直接被他捏晕了过去。

    他怒气未消,将林心念一把摔在地上。

    摔在地上之后,才发现林心念的身上除了外面的黑白荷叶边性感女仆装,身上便再也没有别的布料了!

    没有小裤,没有胸,衣!

    摔在地上的样子,十分难看。

    不仅林心念是这样的装扮,旁边站着的几名女仆都是这样的穿衣打扮。

    围裙很短,一撅屁股就什么都看见了。

    上衣很薄很透,里面的丘壑玉山一览无遗。

    昨天晚上,他的桑榆也就是穿着这样的女仆装,服侍了宫少玺一整夜!

    想到这里,他狂躁得如同愤怒的雄狮,挥起一记重拳就狠狠打在旁边巨大的白色罗马柱上。

    咔嚓一声,罗马柱承受不了他极致的愤怒,居然起了裂纹。

    薛紫涵等一众女仆都被吓得变了脸色:“容先生息怒……”

    “带我去见夏桑榆!快点!不然的话,我就将你们的脖子一根根全部拧断!”

    容瑾西狂躁暴怒,像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忍的魔王。

    铁钳一般的大手直接捏住了薛紫涵柔软的脖子,他凶戾得如同魔鬼:“想活命的话,带我去见夏桑榆!”

    薛紫涵吓得瑟瑟发抖:“容,容先生,你,你放过我吧,我,我……”

    方管家远远看见这一幕,连忙说道:“容先生住手!我带你去见桑榆小姐便是!”

    容瑾西眸光锐戾:“前面带路!”

    “是!容先生请跟我来!”

    方管家带着容瑾西,一路往西,来到了庄园的一处偏厅。

    偏厅里面陈设十分简单,一张黄铜色欧式雕花大椅十分显眼。

    方管家微微躬身,恭敬道:“容先生,请你先在这里稍作休息,我这就去请桑榆小姐过来!”

    容瑾西此时反而愈发不安:“她昨天晚上,真的在宫少玺的寝殿里面度过了一晚上?”

    “是的!桑榆小姐凭借一道造型别致味道独特的点心,得到了陪宫少过夜的机会……”

    方管家将昨晚的事情大致给容瑾西说了一遍,容瑾西心头的怒火更是不可抑止的燃烧起来。

    点心?

    他和她结婚这么久,都没有机会吃到她亲手做的点心,宫少玺凭什么能吃到?

    哼,这次把她带回去,一定让她把会做的点心都做一遍,然后,他要全部吃掉!

    转念容瑾西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幼稚很可笑!

    夏桑榆她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她接近欧亚纶他还可以理解,因为她要查找到曜儿的下落,要为夏挚老先生报仇嘛!

    可她接近宫少玺是为什么?

    宫少玺与她才刚刚认识,两个人之间毫无瓜葛,她为什么要到墨尔庄园来?

    为什么要像个代孕妈妈一样讨好宫少玺?

    夏桑榆呀夏桑榆,你这样从一个男人的身边跳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啊?

    在你的心里,我容瑾西的位置在哪里?份量又在哪里?

    他越想越郁闷,心口一阵一阵的发疼。

    他发誓,从今往后,一定不再任她由着性子胡来!

    要报仇,要找人,他全权代办!

    就让她在他的身边,做一个简单的,幸福的小女人就好了。

    他走到茶几旁边,端起凉茶猛灌几口。

    刚刚在那张黄铜色的大椅上面坐下,也不知道他触动了哪里的机关,一只巨大的黑铁笼子从天而降,直接将他困在了里面。

    他满脑子都是夏桑榆和宫少玺滚床单的画面,反应自然就慢了半拍。

    等他察觉到不妙的时候,笼子已经落了下来。

    他勃然大怒,腾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宫少玺,你干什么?快点放我出去!”

    他暴跳如雷,抓住黑铁笼子用力猛掀,想要从里面出来。

    可是这笼子像是生根了一般。

    无论他怎样用力,都焊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气得俊脸狰狞,不停咒骂。

    方管家端着热茶和点心走了进来。

    “容先生,别浪费力气了,这是困龙笼,不管怎样,你都是出不来的!”

    “宫少玺就只会玩这些阴招吗?他把我困在这里是不准备见我?准备一辈子当缩头乌龟?”

    “容先生你误会了!将你困在这里是我方德的意思,与宫少无关!”

    方管家将茶水和糕点放在容瑾西够得着的地方,语气还算和善的解释说道:“庄园里进进出出都是代孕女仆,为了宫氏血统的纯正,我只能擅自做主,让你暂时在这困龙笼里,等到宫少和桑榆小姐回来之后,我自会回禀宫少!”

    容瑾西抓着铁笼使劲摇晃:“方德,你把我容瑾西当什么人了?你以为我会和你们豢养的代孕女仆发生关系?”

    “还请容先生见谅!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宫氏血统考虑!”

    在方德的眼里,宫氏血统简直就是天大的事情!

    容瑾西峻拔伟岸,龙章凤姿,但凡是个女人,见了他没有不动心的!

    如果任由他在庄园里面横冲直撞,保不准就会与某位代孕女仆干柴烈火发生那样的关系。

    到时候,女仆怀孕,生下的却是容瑾西的孩子。

    那这事情可就麻烦大了!

    所以,将容瑾西困在这里,才是最安全,最完全的办法。

    ……

    全球限量版的黑色房车内。

    桑榆靠在车座上,情绪恹恹,不想说话。

    宫少玺摩挲着手中黑骷髅戒指:“桑榆,还在想欧亚纶的事情?”

    “没有!他的事情,我才不关心呢!”

    “你就不想知道他费了这么多周折,到底想要我帮他完成什么心愿吗?”

    “不想知道!”

    桑榆郁郁然叹了口气,揉着晕胀的太阳穴道:“我只想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活得更长一点!”

    “没有用的,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们也活不长!”

    宫少玺悲凉苦笑:“这是我们的宿命,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我不想死!我还没活够呢!”

    “我也没活够!可谁让咱们的身上流着宫氏的血呢!”

    宫氏的血,宫氏的命运,宫氏的寿命。

    没人能够逆天改命!

    桑榆正想要再问一些关于宫氏的事情,包里面手机响了。

    唐又琪嘶哑的声音传来:“桑榆,你现在在哪里?”

    夏桑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欢快的语气说道:“我和宫少在一起啊!怎么了又琪,昨天晚上和欧先生在一起很愉快吧?”

    “愉快什么呀愉快?呜呜呜……,他把我下面都撕裂了……”

    “撕裂?你们做得也太激烈了吧?”

    “欧亚纶根本就是个性变,态,呜呜呜,我要告他强,奸!”

    “别啊!”桑榆忙道:“紫荆酒店里面有楼道监控,你是心甘情愿进去的,告也告不了他!”

    “我虽然进了房间,可是不代表我就愿意和他发生关系啊!”

    “他手上有一份音频,里面收录了你们昨天晚上发出的所有声音,包括你说你爱他,你夸他好棒,你很爽之类的话……”

    “啊?他还录音了啊?”

    唐又琪一下子就慌了:“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是很爽,可谁知道他没完没了,一直做了将近六个小时,我天快亮的时候才从他身边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