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8章 骨子里比谁都浪
    “你的目的,我怎么会知道?”

    宫少玺轻嗤一声又道:“昨天晚上在紫荆酒店,我已经为你举行过欢送酒会,你欧亚纶就算闹出再大的丑闻,也与我八喜再无关系,所以,你今天上门找我,给我听这么脏耳朵的音频,我真的猜不出你的用意!”

    欧亚纶神色有些黯然:“宫少,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与夏桑桑在正式交往。”

    “你爱与谁交往就与谁交往,与我有何干系?”

    “当然与你有关系了!宫少你难道不知道吗?夏桑桑……,哦,就是你们口中的夏桑榆,她其实是你宫氏一族流落在外的孩子!他是你的同胞妹妹!”

    “……”摩挲黑骷髅戒指的手骤然停了下来。

    宫少玺从雕兽圈椅上缓缓起身,森寒的目光盯着欧亚纶道:“你说什么?”

    兽皮屏风后面,夏桑榆惊讶得下巴都合不上了!

    方管家也是满脸惊讶,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凝重摇头说道:“桑榆小姐,切莫冲动,先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欧亚纶并不知道那面宽大的兽皮屏风后面,还有人偷听。

    他直视着宫少玺,冷声说道:“宫氏一族是晋城最古老的一个大家族,拥有无尽的财物和权利!却因为一种极其罕见的家族遗传性怪病,寿命都特别短,男的活不过二十六七岁,女的活不过二十二三岁,所以你们的人丁凋零得极快……”

    宫少玺清寒的眼眸中渐渐浮上了杀意:“欧亚纶,知道得太多的人,一般都活不长!”

    “我不在乎!只要你能帮我完成心愿,我随时愿意交出自己的性命!”

    欧亚纶说着,噗通一声在宫少玺的脚前跪了下来:“宫少,我是你唯一的妹妹深爱之人,还请你看在她的面子上,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是她深爱之人?”

    宫少玺讥诮的笑了起来:“前天晚上,你和金贝贝在凤凰酒楼的休息间被媒体抓了个现行!昨天晚上,你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在紫荆酒店7011激战不休!就你这样,她凭什么深爱你?”

    “她对我的爱,还请宫少不要怀疑!”

    欧亚纶正色说道:“她暗恋了我三年,还为我写下了《帝宠》!宫少你放心,只要你帮我完成心愿,我一定会用尽心力好好呵护她,让她幸福甜蜜的渡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他的话刚刚出口,一位须发花白的管家从兽皮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宫少,小姐请你过去一趟,她有话要问你!”

    宫少玺眸色微动:“好!我这就去!”

    欧亚纶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小姐?宫氏除了一个宫少玺,哪里还有什么小姐?

    院中花树下,夏桑榆正在不安的来回踱步。

    看见宫少玺过来,她急切问道:“怎么回事儿?欧亚纶说的是真的吗?我姓宫?是你的亲妹妹?”

    “你都听到了?”

    “当然听到了!你让方管家将我带到屏风后面,不就是想要我偷听你们谈话的内容吗?”

    桑榆小脸发白,抓着宫少玺的胳膊急声说道:“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宫家的女人最多只能活二十二岁,所以你昨天晚上在床上才会问我的年龄?”

    “宫氏最长寿的人是我的姑姑,她活了二十二岁零四个月!”

    宫少玺抬手将她头发上沾着的丝状花蕊轻轻捻下,叹息一声道:“而你就是我姑姑的女儿!”

    夏桑榆明眸中盛满了惊惶。

    她望着宫少玺苍白病态的脸颊,颤声问道:“你调查过?”

    “嗯!我们宫氏一族的血型都极其罕见,上次,那个叫厉哲文的男人找到我,说只有我的血才能救你的时候,我就暗中调查过你的身世!”

    阳光洒在宫少玺的脸上,更衬得他皮肤白皙如纸,嘴唇殷红如血。

    他眸色柔和,看着桑榆继续说道:“我取过你的头发做DNA检查,事实证明我们之间,确实有着非常近的血缘关系!”

    桑榆脑子里面嗡嗡嗡乱成了一团。

    找到血缘亲人,她半点儿欢喜都没有。

    失色的嘴唇颤抖得厉害:“宫少玺,我……还能活多久?”

    “你说你二十一岁半,运气好的话,你还能活十个月吧!”

    “十个月?”

    十个月够干什么啊?

    她像是一脚踩空,跌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

    还记得当初被唐又琪害得流产,她躺在病床上晕晕乎乎的,听到医生对一帮护士说:“病人血型特殊,体质特殊,免疫系统也不健全,就算能够找到合适的血源,只怕也活不了两年……”

    当时她失血过多,人也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并未将医生的话放在心里。

    今日听到欧亚纶和宫少玺的亲口证实,才不得不承认,她是寿命,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已经死过一次,她现在特别怕死!

    正是惶恐得紧的时候,宫少玺伸手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安慰道:“人都是要死的,别害怕……”

    她嗫嚅良久,颤颤问:“你,你还能活多久?”

    “三个月到六个月!所以,我才会这么着急的想要为宫家留一条根!”

    宫少玺平静得近乎麻木:“桑榆,没关系的,知道了生命的长短,我们才能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最在乎什么!”

    薛紫涵和林心念等几个代孕女仆从不远处经过,看见半拥着站在花树下的两人,一个个气得脸都绿了!

    薛紫涵冷哼一声,满是怨气的说道:“这个夏桑榆心机深得很!你们都给我小心着点儿!”

    “紫涵姐姐,昨晚她和你一起服侍宫少,她在床上的表现怎么样?”

    “哼!快别提了!她整个就是一个白莲婊!”

    薛紫涵添油加醋,将昨天晚上在寝殿里面的细节全部都告诉了众女仆。

    众女仆听得暗暗咂舌:“天呐,我最讨厌这种假装清高的女人了!”

    “对呀,嘴巴上说着好讨厌啊,好羞耻啊,人家不要啦,骨子里却比谁都浪荡……”

    “浪荡也就罢了,她一个新来的,凭什么一来就得到宫少的青睐?”

    “是啊,你们看宫少对她的态度,简直是宠溺得很呢!”

    “唉,真没想到宫少连离过婚的二手女人都会要!”

    “二手?恐怕不止二手吧?我听说她和容先生离婚后,直接就住进了欧亚纶先生的云之港……!”

    “这么说来,不是二手,而是三手了?”

    “三手四手,谁说得准呢?听说她以前还老爱逛富太俱乐部和良辰夜总会,只怕和里面的牛郎都睡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吧?”

    “啧啧,这么脏,居然还敢在咱们面前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一人一句,在她们口中,夏桑榆直接就变成了人尽可夫的下贱之人。

    欧亚纶在前厅等得没了耐性的时候,宫少玺面色阴沉,缓步走了进来。

    欧亚纶急忙上前:“宫少,宫少我刚才给你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桑榆爱我,我也爱桑榆,只要你帮我完成心愿,我发誓,我的余生一定会好好照顾桑榆,我会让她剩下的每一天,都生活在被爱的幸福当中!”

    “一晚一个女人,你也配说爱这个字?”

    “我真的很爱桑榆,我把我最珍贵的法螺天珠都送给她了!”

    “那又怎样?就算你送了一座金山给她,我也不会觉得你这样的男人,会懂得什么是爱!”

    “宫少,我……”

    “好了,别说了!”

    宫少玺沉着脸打断他,冷声说道:“我有事要出门一趟,就不留你了!”

    说完向方管家使了一个眼色:“方管家,送客!”

    “是!”

    方管家走到欧亚纶面前,恭敬道:“欧先生,请吧!”

    欧亚纶俊脸上满是颓败之色。

    今天一早赶过来,他是信心满满的。

    他敢肯定,只要他和夏桑榆发生了关系,宫少玺就绝对会看在这个失散多年同胞妹妹的情分上,帮他完成那个毕生夙愿。

    却没想到,偷梁换柱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夏桑榆变成了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

    他的计划,泡汤了!

    他无话可说,跟着方管家颓然的往外面走。

    刚刚走到庄园门口,容瑾西像是披荆斩棘的将士,带着一身疲惫往这边大步而来。

    远远看见欧亚纶,容瑾西也是十分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欧亚纶冷笑:“来找你的夏桑榆?你的夏桑榆昨晚被我玩坏了……”

    容瑾西墨瞳骤缩,敏捷如同猎豹,奋起一拳重重将他打翻在地:“人渣!凭你也配做男人?”

    欧亚纶心里本来就憋着火,一出门就挨揍,自然也不肯善罢甘休。

    他从地上爬起来,挥拳就要反揍回去,方管家急忙叫来几个家丁将他们分开:“两位先生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容瑾西冲方管家吼道:“夏桑榆呢?我要见夏桑榆!让宫少玺将她交出来!”

    欧亚纶愣住了:“你说桑桑在庄园里?”

    “当然,我从监控里面看得清楚,桑榆就是被宫少玺带走的!”

    容瑾西说话的功夫,已经径直往里面闯去:“桑榆,夏桑榆你给我出来!”